•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今天开始,你来代替锡的位置”

      第12章-与天地斗其乐无穷啊-

      新娘一下轿子,到处都欢呼起来,开席了。到处开始上菜,倒酒,一时间觥筹交错,杯盘狼藉。

      ”咱们混进去看看吧。“

      ”这不危险吗?万一对面的比咱们道行高怎么弄?“

      ”怎么弄?死那呗。“

      “张飞喝断当阳桥..."

      白果起了个架子。

      ”万古流芳莽撞人!“

      ”你拉倒你才是莽撞人,你个毛燥狐狸早知道我就不带你了..."

      ”没事的。有我呢。我也是征战多年的,不是那些个小动物能够比得了的。“

      于是在那熙熙攘攘的花轿后面,有两个穿着红衣服的家伙一边咳嗽,一边鬼鬼祟祟地混了进去。

      现在已经是半夜了。

      动手的点已经误了。阿猫并不着急。这次搞不好真的很难做,阿猫已经做好了死在这里的觉悟。有了上次被北缙王碾压一般的一战的经验,阿猫已经有点后怕。这个世界什么都不一样。好像介于神和鬼之间,没有那种清晰的界限。

      他们坐到外屋摆的流水席上,开始假装吃了起来。

      忽然一道影子闪过里屋那纸糊的窗,阿猫一下子警觉起来,拉住了白果的手,白果看着里屋纸醉金迷的大伙,伸出舌头舔湿了鼻子,开始闻了起来。

      “四人。没我厉害。“

      ”那就好。“

      外面一声鸟叫,堂上的杨夫人忽然捂着肚子,跌跌冲冲向外面去了。阿猫见状立即跟上,白果留守席上。外面黑漆漆的,现在已经过了两点。天正黑得厉害。出了屋子,走到后面那厕所附近,杨夫人忽然又好了。阿猫马上爬到旁边的树上,在树上蹲着看。

      那杨夫人蹲下撩起衣服,从不知什么地方拿出一个匣子,里面摆着一块石头。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免死。

      免死?

      阿猫好像在那个老头那见过这么个东西。但是老头后来说,这东西从钾造反以后就不再发行了。而且这石头总共发出去过十块,他已经全部收回了。这东西不应该在这里。可是又很奇怪,之前那个人拿着一只箭,也是个仿品。这里的肯定也是个仿品。

      这是外面席上打起来了。乒乒乓乓的。杨夫人马上收起盒子,缩回里屋去了。阿猫心想这多半是白果喝醉了在闹事。下去一看,果然是这个家伙喝醉了。在那里发酒疯。蹭过阿猫身边的时候,白果凑到她耳边说:

      “来了。“

      说着他又摇摇晃晃坐下了,把酒坛子往后面一抛,乓的一声从树上砸下来一个人。但是马上冒出来两只手,刷的一下把他又抓上去了。那几个人刷地逃走了。

      ”是氦派来的。你误时了,他们以为你死了,是来给你收尸的。“

      “不要误会了。”

      身后一把刀抵住阿猫的后背,一个穿黑衣的贴近阿猫,轻声地说。

      “是组织。“

      阿猫正要把手去摸手杖,那人却已经乎地跳到门上,又乎地跳走了。

      怎么又能牵扯到组织?

      烦死了。一件事情越搞越复杂了。

      阿猫觉得干坐着也许确实不会有什么线索。

      白果看懂了阿猫的意思。蹒跚着起来,一只手挂住阿猫的脖子,一边大喊着小爷要方便了,快给让道。阿猫就这样扶着白果去里屋问路。两人一路摸索,藏在了那洞房的床下面。过了一会儿,杨家的新婚夫妇来了。那新郎早就累的要死,没碰新娘,就这么睡着了。新娘见状,也就躺下睡觉了。阿猫和白果进了香丸里面,也先睡了一会儿。直到早上阿猫醒来,看见白果正坐着托着腮,在思考什么。

      ”走吧,出去看看?“

      ”这都快中午了,你说这新人人还不起床?“

      ”那很正常嘛。昨天喝了点酒,又这么热闹,今天睡晚一点不很正常吗?“

      ”可是连个呼吸都没听见啊。“

      ”那我们出去看看吧。“

      白果率先变了个苍蝇,飞出去看。

      不过一会儿,白果一脸大事不好的样子回来了。

      “快点你来看。”

      阿猫不解,但还是出来看。

      外面一个活人也没有,是很多具已经有点腐烂的尸体。他们还摆着那个姿势,像是定住了一样,有的穿红衣抬花轿,有的在堂上喝酒。阿猫上前用手杖试图收取,但是失败了。他们的魂魄被拴在了这身体里,根本不能拘出来。看来这里已经被人设法做了局。

      阿猫走到大门口,却发现门被锁住了。

      白果忽然想到了什么。

      ”上次来这里执行任务的,不就是前任的氦吗?“

      ”是吗?“

      ”那箭难道是真的?“

      ”那他是因为什么被处死的?“

      ”和钾一起谋反。本来这个罪不至死的,因为只是收留了钾一晚上,但是他把黑箭给钾了,然后这只箭就下落不明。所以保管不利,只能一死谢罪。现任的氦举报有功,破格上任了。上任之后他便说是找到了箭,将它当场销毁了。还带回了一小节箭杆,核实无误,还记了大功德。“

      ”他其实可以直接带回去的,那功德不是更大么?为什么要当场销毁呢?“

      ”当时我也觉得很疑惑。不过毕竟是他给上一任氦行的刑,我们就谁也没问。“

      ”他是不是经过这里一战以后,功力损失了很多?“

      ”是啊。不过你怎么知道?“

      ”这里是个陷阱。“

      阿猫看着四周的山势和这院子的格局,心里已经觉得不妙。

      江苏
    • 1
    • 0
    • 0
    • 31
    • 黑衣探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还没有账号?点这里立即注册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