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2
    • 关于我尬到离谱的第一篇网文

        “你真的很好,但可惜……我知道的太多了。”

       

        “噗!”卿肴一口水喷出来。

       

        她只是因为口渴去接了杯冰水而已啊!谁能来解释一下为什么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大屏幕上莺莺燕燕花红柳绿的美好景象已经变成了一片殷红?

       

        入云的大楼下,救护车疾驰而来。

       

        把世界进度当连续剧看的卿系统不淡定了。

       

        “主、主任,位面女主意识觉醒,她好像知道自己受制于人了,怎么办啊?”

       

        姜炀淡定地看着漫画,端起保温杯,滚烫的茶水中飘着几颗枸杞。“别急,正好咱们组新收了一批新人,你随便挑一个去应付一下。转行以来的第一次任务,加油啊。”

       

        “可是……”

       

        “世界要是崩塌了,维修费用从你工资里扣。”

       

        卿肴挂了电话,她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钱,就是一个打工人的青春。

       

        “唔……派谁比较好呢?”卿肴“嘎嘣嘎嘣”嚼着冰块,纤纤玉手在屏幕前游走,最终,落在末尾一张照片上。

       

        (万分不幸)被她选中的小可怜叫桉,是个刚结束培训的纯新人,考核分数正好卡在及格线上。卿肴很满意,新人小朋友总是有很强可塑性的,重点是,她一个小萌新系统带不了大神。大神可以用她擦地板,新人不行,新人一般都很怕系统。

       

        知道自己刚结束培训就被系统选中的那一刻,桉想上天。她高高兴兴来到卿肴的办公室,高高兴兴和卿肴迈出了漫漫打工路中的第一步

       

        “你的第一次任务,需要我讲一下剧情吗?”

       

        “可以啊!”

       

        “别那么激动。你即将成为某位面的女主,叫芸桉,任务是挽回男主卢瑞和,顺便拯救即将崩塌的剧情线。就在几分钟前,你用一把小水果刀刺伤了男主大大,他现在正躺在医院里。好好表现,你的命运和我的工资紧密联系在一起。”

       

        桉认认真真听着她说的话,沉思,感觉自己无形间背起了一个千钧重担。系统的工资啊,原来系统也会被扣工资?

       

        “你是待在我脑子里指点我吗?”

       

        “当然不是,那么高级的特权你当随随便便一个系统就能拥有的?我会进入一个女配的身份里,手把手辅助你守护我的工资!别看我现在只是个小萌新系统,想当年,我卿肴可是连续拿下四届【时管局最佳员工奖】的优秀员工!”

       

        当然,这是卿肴成为系统之前的事情了。时管局偶尔会挖掘一些特别有潜力的宿主,让他们成为系统,卿肴以年年优秀的成绩成功转行。系统获得最佳奖的难度要大很多,不过只要被评为优秀员工,就可以多一个月的假期,还可以拿不少额外的工资。

       

        桉还没来得及细想该怎么挽回男主,眼前白光一闪,周围的空间在一瞬间被撕裂一般破损开来。

       

        可以把人整瞎的白光褪去后,桉发现她正站在一张病床前,一动不动躺在那儿的应该就是男主爸爸了。

       

        呦吼,还有点小紧张呢——哎?等等,我的系统呢!

       

        气氛低沉的病房里,两人相视无言,一旁站着男主的父母,两人面色都不算太好看。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系统怎么没了?说好一起守护工资的呢?说好变成配角帮助她完成任务的呢?现在系统你人呢!

       

        “瑞和都住院了,你就真的不打算解释解释!”一旁的妇人咬牙切齿,要不是有男主爸爸的父亲——也就是男主爷爷抓着她,桉觉得她可以冲上来撕了自己。

       

        “我……”桉真不知道该说什么,爸爸是女主妈妈捅的,关她个测试刚过及格线的时管局小员工啥事儿啊?怎么解释?告诉人家不是我,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不想知道?

       

        除非男主爷爷是内啥,不然怎么可能相信她的鬼话?

       

        桉很慌。

       

        “我、我那个什么……其实我有第二重人格!”

       

        真不是我捅的,你们要相信我啊啊啊!

       

        空气中,一种名叫“尴尬”的东西弥漫开来,吞噬了一切声音。男主爷爷、男主奶奶包括还昏迷不醒的男主爸爸脸上都贴着几个大字:编,接着编。

       

        “砰!”地一声,病房门突然被撞开,一个双马尾齐刘海的小妹妹从门外闯了进来。

       

        卿肴趔趄一下,手扶着门框,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呼……呼……咳,我,没来晚吧?”

       

        卿肴抬起头,丝毫没有感受到周围尴尬的气氛,或说,以她这不要face的程度,已经达到了旁人所不能及的境界。什么尴尬?全都是浮云。

       

        “啊!妹妹,原来你真的在这啊!”卿肴双手环上桉,覆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你卿系统。”

       

        桉眼睛睁得圆溜溜的,第一次正式穿越,考核中所积攒下来的经验因为紧张忘得一干二净。相较之下,卿肴觉得她仿佛回到了曾经那还是宿主的美好时光,简直如鱼得水。

       

        卿肴撒开桉,又“噔噔噔”跑到男主父母面前,抹了把脸,秀气的面庞上瞬间布满了泪水。她带着哭腔道:“叔叔阿姨,桉桉她没事吧?”

       

        奶奶怒了:“你居然问我芸桉有没有事?躺在病床上的可是瑞和!”

       

        卿肴装模作样一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全是不解:“芦先生躺在病床上和我担心桉桉有什么关系吗?”

       

      ——

       

      不记得什么时候写的了,大概去年还是前年?一万字出头就坚持不下去了,没大纲没人设剧情还特尴尬,但我很勇敢,我有勇气把它发出来。

       

      我勇气的来源就是反正没人看🙃

    • 2
    • 2
    • 0
    • 513
    • 某山黑衣探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某山LV.6 化神期
      @浦西大战皮燕子 好耶✌🏻
    • 0
      浦西大战皮燕子LV.3 筑基期
      [s-84]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