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第四章 思想者的祭奠日

      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能不去和李清照学姐吃饭。下课后,于子杨带两个人堵住了李商殷的去路,我一直认为每个人、每件事都有一个价,这个价或高或低,但是在你开口之前你先想好自己能不能拿的起!

      李商殷闭着眼睛都能想到这不是于子杨能说的出来的话,一开口就是上位者的语气,整个学校能说出这种话的估计也只有大名鼎鼎的学生会会长吕艺兴了吧。

      整个学校的人大概都知道这位学生会的会长喜欢李清照这个不算秘密的秘密了吧。

      李商殷其实还是很乐意这种双赢的方式的,对于他来说,这顿饭不是这么好吃的,一个风华绝代的美女找自己这个默默无闻、名不经传的屌丝吃饭,这种剧情大概只能是在那种三流小说里面才能发生,而自己如果真的可以用这次不知所以的饭局换来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还是很愿意接受的。

      至于事后想起为了钱而放弃和美女共进晚餐事,李商殷可能唯一的想法就是后悔,价开低了。

      李商殷淡淡的道:我也不要多,一切有关李清照学姐的东西开出了多高的价格我相信你们比我更清楚,我只要十万,这已经是一个很诚心的价格了。

      十万!你怎么不去抢!李商殷,你别给脸不要脸!于子杨激动的上前揪住李商殷的衣领。在于子杨庞大的身躯下,李商殷那瘦小的身体已经完全藏在了阴影下。

      面对于子杨忽然上来揪住李商殷的衣领李商殷也没有感到慌张,而是扶了扶眼镜继续道:我只要十万,你可以问一问让你过来的人,不过我可要提醒你们一下,时间不多了,要是让李清照学姐等的不耐烦了,说不定会直接来找我。

      这小子怎么知道我背后有人的,难道有谁通风报信!于子杨这一刻也有些拿不准了,他很想看看李商殷此刻的表情,但是自己完全遮住了所有射向李商殷的光,于子杨第一次恨自己吃的太多了。

      没有任何人让我过来,我只是看不惯牛头人!这是一个纯爱战士的骄傲!就算李商殷知道了自己背后有人,自己也不能说出来,只得编出一个理由,不过也不全是编的。

      哦,好,十万,答应就答应,不答应我就走了。

      李商殷也没有兴趣去揭穿这么无趣的谎言,经过刚刚的几句话,李商殷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了,只要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那么这十万自己是一定拿的到的,让于子杨拿肯定是没有的,但是要是那个传说中的吕艺兴拿,一定是没什么压力的,反正自己本来就和李清照没什么交集,而自己唯一的筹码就是赌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和李清照有关系。

      可能于子杨真的被李商殷唬住了,也可能是怕等会李清照真的过来了,于是便留下两个小弟看着,自己则说要去上厕所。李商殷在心中默数,当数到131的时候,于子杨回来了。

      果然,和李商殷预想的一样。我刚刚想了一下,十万块确实是有点多了,我一时半会也拿不出来。这样,我先给你一半,剩下的过几天给。

      不行,现在全部给完!李商殷看了一下于子杨就知道他在撒谎,说这句话时肩膀下意识的绷紧,眼角轻微的抽搐,闪避的目光,这些下意识的动作无不时刻在证明他在说违心的话。

      李商殷都能猜出来,于子杨肯定是想公饱私囊,事先先给一半,事后再找个理由把自己搪塞过去,那个时候就死无对证了。

      于子杨知道不能再拖了,只能松口道:行行行,现在给现在给,不过你小子得拿稳了,银行卡号给我,我现在转给你。

      我没有银行卡,你用比特币转给我,这是我的账户。

      你小子要求还挺多,行行行!虽然于子杨也不知道怎么转比特币,但是这也不妨碍自己答应。

      看到于子杨发了一个信息之后,确认自己的账户到账之后,李商殷留下一句我不会去的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没想到这小子个头不大,心眼这么多!

      李商殷当然没有准备违约,李商殷没有走正门口,而是选择的是比较少人偏僻的南门。

      没想到自己这么轻松的就赚到了第一桶金,一顿饭换十万,真是一个大写的值。

      至于那位美丽学姐的事,李商殷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美女的邀约就算是有再大的诱惑,也比不上这十万拿到实在。

      李商殷还在为自己的今天的运气而感到庆幸的时候,全然没有注意自己的前面有一辆车牌为京A88888防弹劳斯莱斯,当李商殷抬起头的时候,就看见了那张令所以人自惭形秽的脸,还没等李商殷开口,就听见一句轻灵的话。

      走吧,上车。

      李商殷心里就像是吃了这辈子都不会再吃第二次的香菜一样难受,自己特地选了一条偏僻的道路,就为了避开她,没想到这都遇见了!

      事实上,约李商殷吃饭并不是李清照自己的意思,这是她爷爷交给自己的任务,只给了自己一个相片,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会约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吃饭。

      李清照对自己爷爷下达给自己的这个吩咐也十分不满,于是便打算在偏僻小门等,要是遇见了就遇见了,没遇见的话回去就说别人不愿来。

      等一下,我今天可能去不了了,我忽然有点急事。下次有机会在一起吃饭!

      李清照可不管李商殷有什么事,这辈子还没有人拒绝过自己!况且这件事也是他本人也答应了的。

      李清照本来就一肚子的气,一想到自己的爷爷当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让自己一定要带这个陌生人回家吃饭,而现在对方居然还不愿意,这让她更加火冒三丈。

      李清照极力克制自己,不守信用可不是君子之道!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君子,而且我想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君子,不好意思了,我先走了。李商殷鞠了一下躬便真的准备走了。

      这把李清照气的不轻,~你以为我想喊你吃饭,是我爷爷硬要我来的,不然你以为我会浪费时间在这里和你废话!

      李商殷对这句话没有丝毫反应,甚至都没有有丝毫的停顿。

      李大小姐哪里受过这种气,我不管,今天你就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曹棠,把他给我绑上车!

      下车之后,李商殷看着眼前的金色牌匾功标青史感慨良多。平平无奇的少年被霸道女总裁绑回家见家长,不要说别人觉得魔幻了,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魔幻。

      不是我拿钱不办事啊!

      李清照一下车就看见李商殷看着自己门口的牌匾发呆,气没打一处来,于是便道:看什么,跟着我进去!

      哦。

      你这个臭爷爷,你出来!李清照还没进门就气冲冲的喊了起来。

      李商殷看着李清照此时的模样,心里默默的分析了一下,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白天一副高冷淑女样,怎么现在怎么跟更年期一样?难道这就是书上说的月经,难怪那些名人都说女性,是最难懂的学问了。

      呵呵呵,我的乖孙女回来了啊,怎么样??人带回来没有?李商殷还没走进客厅,就听见了这厚重的声音。

      你这个臭爷爷!你还好意思说!李清照见有人可以让自己发泄那满肚子的怒火了,瞬间就把苗条指向了自己的爷爷李令德。

      哎呦!我的乖孙女,是谁把你气成这样了!

      李清照看着李令德眼睛笑成一条线的样子,正准备来挖苦李令德,结果自己的爷爷又一改脸上的表情,用吃惊的姿态说道:商殷!你来了啊!来来,乖孩子,别在外面站着了,快进来坐坐!

      看了看这位意气风发的老人,李商殷有些无语,心里默默的说,不是你让你的孙女把我绑过来的吗?

      他实在有些想不明白,这么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的,不过李商殷一直秉承既来之则安之,李商殷鞠了一个躬便开口道,好的,谢谢李爷爷

      看到这么有礼貌的李商殷,李令德笑的更厉害了,乖孩子,这么些年没见,都长这么大了!想当初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在你妈怀里睡觉呢。

      李商殷心里的疑问更多了,听这位老人的话,难道他还认识自己的父母?李商殷没有急着询问,他知道,可能这位老人把自己喊过来就是说关于自己父母的事。

      谁知,李令德根本不按常理来,商殷啊,小息没有给你带来什么困扰吧?这孩子就是太高傲了,本身不坏的,你今后多担待一下。

      李商殷听这话越听越不对劲,这怎么像是女方家长对自己女婿说的话,但是李商殷也装做没有听懂,只是回答字面上的意思,没有,学姐很好,到是我好像给学姐添麻烦了。

      自从看见李商殷之后,李令德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下来过,这也让李商殷好感倍增。

      李清照可听不懂李令德的哑谜,于是便,气冲冲的对着李令德说爷爷!你怎么帮着外人说话!胳膊肘往外拐!我才是你的亲孙女!

      李令德只得讨好似的对李清照说,错了错了,爷爷错了。李清照看李令德敷衍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便自己跑回房间去了。

      ,李清照仿佛把所有的气都撒在了房门上,李商殷想,要是门会说话的话,现在一定要哭出来了。

      商殷,别生气哈,小息没有生你气,这孩子太傲娇了。李令德对李商殷说道。

      我没有生气,李爷爷,让我来有什么事吗,我二叔还在家,太晚了回去不好。李商殷双手抓住背包的带子,谦卑的说。

      李令德则是慢慢的答道:不急,不急,你的二叔我已经跟他打招呼了。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边吃边说。

      李商殷知道,当对方说出这句话的之后,要是自己不是铁了心的拒绝的话,基本上是反驳不了了的,只能道,那就打扰了。

      等待的时间不是很长,在这期间李令德也没有停下来过,家长里短的聊,李商殷不反感,但是也不喜欢。值得李商殷注意的是,李令德基本上都是围绕着自己的父亲李泽文在聊。

      小息,出来吃饭了。李令德对着李清照的房间喊道。

      房门开了,李商殷不得不承认的是,李清照真的很好看,白洁的衬衣搭配上白色的A字裙,明明只是一套普通到不能在普通装扮,但是偏偏在李清照身上就像是山间的精灵,就像是隔壁邻居家的女孩,曼妙的身姿,修长的双腿,说人间尤物也不为过。

      这时李令德贱兮兮的凑到李商殷的跟前,小声的说:怎么样,好看吧?要不要…”

      李商殷心想,还有这种爷爷?要是李清照知道了肯定要宰了自己,况且自己只是因为欣赏,没有人不喜欢美好的事物,我对学姐只是欣赏,世界上没有人不喜欢美好,一个人就算是超脱世外,也不会放弃对美丽事物的追寻。况且,我只是一个刚刚变成孤儿的、普普通通的平凡高中生。我只想自私自利的活着。

      李商殷其实不想和这种大户人家产生瓜葛,幸福来源于生活,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麻烦也来源于生活。

      你这小子,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真是跟你老爸一样。况且,我才不愿意让我孙女这棵大白菜被你小子拱了呢!李令德装作有些生气的道。

      李商殷没有管李令德,而是直奔主题,那最好不过了,请问您和我爸是什么关系?

      李令德看李商殷油盐不进的样子,心中也是感慨万千,唉!真像

      李商殷感觉跟这种文绉绉的读书人交流是真的累,想着该怎么开口打断李令德的沉思。结果李清照刚好走到旁边坐下了,看着李清照有些清冷的脸,李商殷忽然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了一些。

      对了,小息,我刚刚跟商殷讨论了一下生命的意义,我想听听你有什么看法?

      李令德这番话使李清照轻微皱了皱眉,李商殷一脸更是一脸懵逼,自己好像没有说过吧?

      在李商殷懵逼的时候李令德又小声的对李商殷来了一句:你不是想知道你父母的事吗?看你的表现了喔,我帮你的忙,你也要帮我一个忙,等价交换才是世界运转的法则哦!

      李商殷知道可能自己就算是不答应,李令德最后也是会告诉自己父母的消息的。但是李商殷也不喜欢欠下别人的人情债,别人也没有义务告诉自己。而且李令德说的没错,等价交换才是世界运转的法则!

       

    • 1
    • 0
    • 0
    • 55
    • 可先生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