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今天开始,你来代替锡的位置“

      14

      -方寸-

      阿猫不太念旧。

      白果有问过阿猫很多次关于想不想原先那个家或者会不会留恋的那些问题,阿猫也想了很多次,可是不管怎么追根究底,阿猫还是觉得并不想家。后来阿猫听说了那收养他的老两口也已经死了,毕竟日子已经到了。九十几岁的老人,离死亡能有多远呢?不过是有一天晚上睡下去,早晨就没再起来了。渝州路的时间流速和外面是不一样的。渝州路一天,外面就过了一年。外面也许是早就物是人非了。阿猫听说之后只是流了几滴眼泪,就没再多说什么了。她现在在那个世界,也只不过是个失踪人口,过了几十年也就没人找了。本就是浮萍一样的家伙,哪里有水家就在哪里。没有那么多多余的感情和根系。阿猫更愿意从流飘荡,任意东西。而渝州路更像是一根牵住风筝的线。风筝之所以叫风筝,就不能没有线。但是线是长短粗细,没人能说清楚的。

      今天是个不错的好天气。渝州路上大家都开着门,有老先生在门口的躺椅上晒着。有人带着小板凳在河边钓鱼。阿猫收到组织的来信,说已经知道了阿猫任务成功的事情。毕竟牵扯到很多人很多事,有不少人在关注阿猫的动向。

      门被推开,又是陈漱。

      “阿猫裁缝在不在呢?我这有个衣服,能不能帮我改改呢?”

      他笑眯眯地说着,心情颇好的样子。

      “那我可不会。”

      阿猫不抬头,拿着笔刷刷地批文件,再一个一个地擦出火星,送到其他地方。

      “但是杀人可以。这次是谁?”

      陈漱笑笑。

      “打仗啊。早上召我上他那去讨论了。主将三个人,你,我,新上任的钙。”

      “打什么仗?”

      “你上次北缙王的事情,那家伙让氦活捉了,供出来幕后有个话事的。事情很复杂,老头不想夜长梦多,就没指派你,选了几个心腹,去打了一场,把事情平了。谕印也回收了。话事的是广尊者,以前在菩萨们手下做事。有一次派到人间接应即将降世的一位大修行者,结果出现差错,就扣了他三道魂,打入轮回了。这一世入了阿修罗道,是乾新江以南那一带的匪首。他们都叫他钱十八。被我们捉了之后也不肯说话,老头就把他杀了。结果过几天说是这傻子还有个三个儿子,联合起来说要打进老头家里。老头觉得留着他们迟早是个祸患,就立下反叛案书,给我们开了旗,让我们去劝降。说是劝降其实就是让咱们把他们全弄死。我们明天要用门,所以早上就会到这,你要准备好。带上你要带的东西,”

      陈漱一口气说了很多。

      “锡当时没来得及教你一个东西,你也应该听别人说过了这件事。锡有个杀招名叫..”

        ”老太太钻被窝。“

      门口躺椅上的白果悠闲地插话。

      ”…不不不是老太太钻被窝,是..“

      ”飞天猴巧夺宝盒。“

      ”你喜欢小猫吗?“

      ”不! 那不行! 拿走!我不说了! 好了! 不说了!“

      “这还差不多。”

      陈漱又重新起范。

      ”那招叫做方寸。你要把你的精神力注入手杖。锡婆婆应该已经把她的精神力也给你了吧。你应该不至于太差劲。等你熟练了就可以控制了。方寸被最早的几代锡设计出来是为了更大量的屠杀,但是每次都控制不好范围,把不该杀的人全杀掉了,因此很多锡被革职。所以后来,这个技能就被改造了。它的原理是这样的。我们都知道,渝州路和人间是不一样的世界根源和体系,时间的性质也不一样。当人做某件事情的时候,哪怕是一个动作,他都会有一个念头。例如我将手抬起,那么我的脑子会告诉手抬起,我的手才会抬起。而你的手杖可以捕捉这个念头,把它变成杀人的条件。当你对这个手杖下达指令,把抬起这个念头和杀死结成一对因果,也就是,刚才起过抬手这个念头的就会死。这样,就可以完成杀人了。你要猜出刚才对方起了什么念头,然后启动手杖,使用方寸这个技能将特定念头和死亡结成一对因果。明白了吗?“

      ”那我要怎么才能知道别人在想什么?“

      ”这个就不一定了。不过通常,只要有动作产生,动作之前都会有一个指令性的念头。他们自己可能不一定能意识到,但是你可以抓住这个念头并且加以利用。“

      ”那如果他们没有动作呢?“

      ”他们不会永远没有动作的。再说了,不动不是正好么,你上去就给他一个大逼斗,这魂魄不就直接到手了么。这不是更好么。”

      “你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

      阿猫恍然大悟,拿着手杖仔细地端详。

      ”那我是现在就试一试还是…”

      “试一试就免了。”

      陈漱马上回绝。

      “你是新手,万一控制不好,杀错人,你我都难辞其咎。我可还是想活的。”

      门外有大树刷刷地响着。正值好天气。旧羊皮的请阵书摆在桌上,上写着三人的名字。

      “劝 钱懿 钱以谋 钱瓷  降 请 钙 陈漱 锡 丁日酉时 前往出阵 无功勿返“

      阿猫笔不停,手中的文件尽是琐事。

      阿猫还是第一次和这么多人打仗。虽然手中的杖正嗡嗡的振动,但心里还是发怵。钙一路上都不和两人说话,好像是个哑巴。快到午时,阿猫举眼来看,这乾新江两岸都是高山,两山之中霞光万丈,南边北边和西边,已经布下了百万士兵。而今天要举着着平反大旗,杀掉这些人的,也有她阿猫一份。当那记功的拿起笔的时候,他们三人的名字要并排写下。今日这百万平方的军营里,有些人的魂魄,就要消散在锡这张招牌下。

      连这霞光都显得意义非凡。

      “你是件大杀器。”

      身边陈漱抬眼。他四处张望了一会,又扯开了话题。

      “以前我们这出过一个奇才,以一手好文章劝降无数。”

      “这实在是很厉害。是哪一位?”

      “锡。”

      阿猫垂眼。不再问了。

      “锡婆婆以前常喜欢看夕阳漫过那写着渝州路的牌楼。她说那厚重的霞让她觉得所有的东西都黏黏糊糊的了,像是一大块芝士奶油蛋糕。”

      “府南那块吗?”

      “…是吗?”

      时辰到了,陈漱觉得不再容闲聊。

      阿猫运起咒,左眼泛出蓝色的光隐隐流动。

      确实不容闲聊了。阿猫紧盯着地上的大军。

      想锡婆婆了。

      这儿杀着人呢。动感情是大忌。

      那陈漱不再东张西望,从背后背囊中抽出一把重剑,在一个山垭落脚,人群被杀出一片空地。阿猫钻进一边的树上,盘腿打坐,将精神力注入手杖。她已经告知陈漱她选择的念头是攻击陈漱。所以以陈漱负责冲入敌阵吸引注意,阿猫那手杖便一片一片地杀。一队人发现了阿猫,想要突袭,被躲在一边的白果悄悄地弄死了。阿猫根本没发觉。数百万人的大军,几人杀了很久。陈漱肩上中了一箭,但是他看起来根本不太在意。

      这时忽然阿猫手指一痛,火花喷出,自大本营传来一道信。说是寡不敌众,希望能派人来增援。阿猫心道奇怪,钙在后面的大军严阵以待,自己二人在前方制造动静以引出那三人,按理不会这样。阿猫即刻跳下树,大喊白果。白果闻声而来,看过信后,就向大本营去了。一会儿本营方向狐火冲天,大约是战起来了。阿猫唤来手杖,冲入人群,找到陈漱通报了战情。陈漱也觉得不对劲。按理来说,动用方寸,几百万人也不过就是几分钟的事。怎么杀了这么久?钙虽然新上任,可那老头钦点的将,没道理弱到哪里去。再说了,三人已经攻城掠地过了乾新江,两岸奇峡按理说易守难攻,占尽地利。三人如果出来攻打江以北的大本营,看起来是个偷家的好战术,但是阿猫他们的战斗力根本不容小觑。如果时间一长,让前方的阿猫和陈漱得占先机,只能是被阿猫他们攻下江北。多少人杀起来都只是时间问题。一旦过了江去,阿猫一边占尽优势。即使三人偷袭大本营成功,也无法再成气候。那三人既有向老头宣战的勇气,怎么可能三个人都只是一介莽夫。这里面不可能没诈。阿猫听了也觉得有道理。陈漱收起杀意,不再动作,阿猫立即将捕捉的念头改成杀意。不愧是锡的精神力,漫山遍野的士兵迅即死了个干净。只剩树林边几个家伙拿着兵器瑟瑟缩缩,看样子是打算做逃兵。阿猫立即把念头跟上,那几人也倒下了。

      ”我留下再守一会儿,你去那边看看。“

      陈漱作出指挥。

      ”我怎么去?我每次都是乘别人的云。我只能跑啊。”

      “没事的。叫你的手杖把你拎过去。”

      手杖很听话,阿猫握住手杖,被带飞了过去。

      只见远处大片大片的狐火,烧得天地轻轻地颤。

                                                                                                                                                                                    

      江苏·常州
    • 1
    • 2
    • 0
    • 121
    • 黑衣探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黑衣探花LV.8 渡劫期VIP 5
      加油! @肥皂水与曲率驱动
    • 0
      肥皂水与曲率驱动LV.3 筑基期
      放假了 我会努力多写的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