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
  •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锡那个破故事的番外

      -我养的月季终于开花了我好开心但是这句话和文章没有屁关系-

              张涣之是个爱猫的人。

      但是如同猫对人的感情是若即若离,他对猫的感情也是如此的。猫就像遗世独立的仙人,他就像仙人离不开的酒和桃花。桃花不是天天有,仙人不是天天来。可是大家总是看见仙人对着桃花在酌饮,桃花见仙人一来,便很给面子地满山开放。好像它们自久远劫来就是好朋友了,只是这一世太默契以至于谁也忘了提。所以干脆懒得明说,只是举杯。

      张焕之每天做完任务就会回到渝州路去。他在这里开着一家玉器博物馆,平时并不开放。这些玉都是活的,上面附着着一些人间修行失败的散仙魂魄,或者一两只签订了保家仙契约,却被弄丢了的老狐狸。

      博物馆的门口由一道围墙圈出来一个院子。馆长常常在门口晒太阳,然后进去批文件,到下午又出来晒太阳。单调又重复。但是他每天雷打不动的一件事就是到裁缝铺门口喂猫。裁缝铺的锡与他相识很久,常常一起出任务。但是锡总是很正经,把公务放在第一。真无聊啊。明明是可爱的女孩子,为什么不能快乐一点呢?张馆长想着,啪一声打开手中的金枪鱼罐头和一大盆猫粮。草丛里就有一只三花飞奔过来像推土机一样吭吭吭地吃。吃得动不了了,就拖着大圆肚皮跟到馆长的院子里去晒上一下午太阳。最开始是只有这一个三花猫的,后来逐渐地有了一只壮得像狮子的大黄猫,白眼线,长长的胡子,像个黑帮大佬。还有大佬的好帮手,一只稍小一点的狸花猫。那狸花的尾巴已经被打没了,圆圆的一个跟在屁股后面。还有几只小的,都是在附近讨生活的年轻小公猫。张涣之在院子里面稍微躺过半个时辰,他们就会陆陆续续到了院子里面摊成大猫饼。张焕之就心满意足地睡上一个午觉,醒来以后绕过每一摊猫饼,回到屋子里去批文件。日子久了,院子里的猫已经三五成群,有的竟已经怀孕了。馆长准备的孕期补品也被大家分食了许多。各个都肥头大耳的,很有意思。

      馆长也在想着,这空空的博物馆也许需要一只猫咪来活动气氛。他想,门口有这么多猫咪,也许我抓一只回来养就好了吧?马上三花阿姨就要生小猫了,问她讨一只来就好了。过了几天三花临产,消失了一个礼拜。回来时竟已带着几只可以行走的小奶猫了。这几只长得小狮子一般,一看就知道是谁的手笔。好啊你,张焕之心想,你糟蹋我的三花猫。果然黑帮都是坏东西。仔细一看三花的怀里还卧着一只小小的狸花猫。馆长又看向狸花猫,狸花猫心虚地转过了头去。

      接下来的日子,馆长天天将小猫往博物馆里引。小猫正是好奇的时候,一个个都喵喵叫着要进去玩。但是馆长一关上门,几个小猫就扑腾着要出去。也许是外面野惯了养不得,几个狮子猫都没留得住。只有那只狸花猫很热情,每次看到他都会给撸给抱,十分有猫德。一天不见就会喵喵大叫冲过来蹭着馆长的脚。馆长心想,要不就这一只吧。可是在买猫盆的时候他还是迟疑了。小猫也许只是因为我常常喂他才这样的热情。何况馆里还有几只脾气暴躁的老狐狸,也许是要打架的,就像之前样的金鱼乌龟一样。如果我把狸花猫留在了馆里,三花阿姨看到了,会生气么?也许还是再观察一段时间。张焕之想着,只是买了一些猫粮和猫零食。这样也挺好的,这样大家都能自由一些。虽然猫咪是很可爱的,但是在不爱猫的看来,也只是面目可憎的动物。这是没办法的。万一博物馆要开放展览,猫该怎么办呢?不过说到底还是没胆子养吧…他这么疑虑着,就还是回家了。

      这一会儿晚了,猫咪已经散去了各自的领地在寻乐子。有的在远处花店米店门口打架,有的到屋顶上,把瓦片踩得啪啪响。

              张焕之有夜钓的习惯。他拎起靠在墙边的渔包和椅子就走了,到桥边守夜人的空屋子去坐下,把钓竿伸出窗外,浅浅地点在水面上。他想,钓到了鱼明天可以喂小狮子猫。

      锡的谕纹是白发,自己的渝纹是不眠,其他人呢? 今年上任的那一些家伙,自己都还没有出门去见。要是以后有了儿女,万万不能让他们继承这谕印。不睡觉的话,想必会发育不良。要是是女孩子的话,一定会变成黄脸婆的。锡的也不行,好好的女孩子变成白头发,看起来就老了。那可不行。她要做个红颜祸水,也许一个女汉子,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拥有作为她自己的正常的生活。

               上钩了。

              又下一竿。

              想那些也许太远了,他是元素,也许不会结婚…他摸摸自己的脸。我会像陈漱那样受女孩子欢迎吗?他简直就是一棵桃花树。

              锡?

              不行。

              我们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而且元素之间其实是不允许以私人名义结婚。因为说不清哪天就换代了,那样上面处理起来会麻烦。还是不要给锡添麻烦了。她现在正是老头面前的红人,不要给她增加其他的压力了。

              说白了就是没那个胆子。

              

              就像不敢养猫一样。

              

              天亮得很快,张焕之收杆,数了数框子里的鱼,回了博物馆。

              现在张焕之是真的想养一只猫了。

      美国
    • 1
    • 0
    • 0
    • 60
    • 黑衣探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