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今天开始,你来代替锡的位置”

      第七章

      -昨天阿猫问我修仙文的大家都会有宠物怎么我没有呢我一时答不上来于是只好选择了最烂大街的狐狸-

      渝州路总是不那么繁华,一副厌气的样子。更像是个养老院,都是一些资格比较老的元素住在这里。多数都不像茶楼那里的人一样烟火融融。眼睛闭上,再睁开,也还是渝州路的天,不会变的。锡婆婆不喜欢做很刺激的事情,也不喜欢一直改变。她是个老人家了,虽然这里没有到时间就退休这一说,但是因为没办法的人手不足,损失一个人都是很麻烦的事情。锡婆婆每天都有很高的一叠文件要批,很少有任务要做。但是今天锡婆婆主动去领了一个回来。阿猫来这里已经十多天了,前朝语言不难,阿猫现在已经可以勉强看懂锡婆婆每天签的一大堆文件。但是自从那天从总部回来,就一直没有机会再带阿猫去做一个任务。希望阿猫能觉得这个工作有趣…毕竟是张先生的女儿吧,也许会有一点天赋。

       

      今天的任务是要去收一个线人的命。但是现在查到很多消息,这个线人以前和上一任钙有过勾结。虽然这个钙已经被秘密处死,但是他的谕印被线人偷走了。

      “也就是说…”

      “这次的对手可以使用钙的技能。”

      锡婆婆沉默着。

      “这次我不打算出手。你想办法杀死他。”

      “啊???我怎么杀死他?”

      ”要带走他的生命,用很多方式都可以。你现在已经拿到了这个手杖,尝试探索一下他的用法吧。还有风,和你的小狐狸。所以不要担心,你肯定不会死的,而且还有我呢。当年张先生杀人的时候,只有我能抵挡住他的招数。“

      锡婆婆脸上的褶都皱在一起,嘻嘻地笑着。

      出了裁缝铺的门,他们乘船来到一座岛上。锡婆婆坐在船上,目送阿猫往岛上走过去。她知道这样很危险。但是如果因为危险就被淘汰了的话,这样的人不会有资格进入这个系统的。毕竟能活到变成老人的元素真的不多。所以一直都没有退休这一说。如果真的做不动了,那归宿就是在某一场战斗中被淘汰。

      阿猫其实真的有点害怕。这几天她都没有学会怎么用这个手杖,但是锡婆婆很有信心的样子又让她觉得非常紧张。但是不能让锡婆婆失望。

      今天至少要活着回去。

      忽然自树林深处,一道暗剑射过来。阿猫根本没有躲开,一下子就中了箭。阿猫觉得手脚发软,一下子紧张得要死,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箭上有毒,阿猫觉得视线开始模糊,大脑像个被架空的王。一片黑暗当中,她感觉意识掉进了一个空间。脑子里也传来回声。

      “ 怎么死得这么快?“

      见阿猫不回答,声音又问:

      ”唉?才几天就受伤了吗?“

      ”让人欺负了的话…那你说…怎么办呢?“

      “唉…连喊我出来都不会…那岂不是浪费我这一副漂亮的皮…”

      阿猫倒下的躯体旁边,忽然蓝色的火焰大作,一只棕红色的狐狸忽然化现。不过这可不是个小狐狸,能有一只狮子那么大。他把鼻子伸到空中闻了几下,什么都没有闻到。

      他又走到阿猫旁边,运起个法术,把阿猫叫醒了。阿猫看见狐狸,心想也许是受伤的原因,自动把护法给喊出来了。

      ”你这样我们是要扣功德的。“

      狐狸说。

      ”我就是那个白先生,老家伙应该和你说过了。“

      狐狸侧躺下来,舔舔自己的爪子。

      “我叫白果。”

      “那个老头喜欢管我叫白裸。”

      狐狸说着气呼呼的把下巴搁在爪子上。小胡子也一动一动的,鼻子都红了。

      “你可不许管我叫白裸。”

      狐狸看了阿猫一眼。

      “我要打你的。”

      “白裸。”

      “?????”

      阿猫继续往林子里走着。他必须得要先发现敌人才行。可是就刚才那么一会儿的功夫,白果就已经什么都闻不到了。阿猫学过钙的技能是空间的操控。正想着,忽然上面又劈下一道天雷。这雷从半当中打下来,阿猫想,这估计就是钙的技能了。她想躲开,但是旁边的白果根本不躲。阿猫正拉着白果要跑,白果却忽然张开了嘴,一口把一道十几米宽的雷给吞了下去。

      阿猫都傻了。

      “你还能吞这个???”

      “我要用这个来做狐火啊!你这几天学的什么东西啊,这都不知道吗? ”

      “啊???”

      “对了,刚才那个是一个自动触发的机关,应该是岛主人设置的,大概是安保系统吧。估计刚才你的箭也是。”

      正说着,前面出现一人浮在空中。这一定是钙了。阿猫心想。可算让我逮到你了。今天你不要想跑。

      但是阿猫跑近仔细一看,那个浮在空中的人确实是这次任务的目标,但是……

      他已经死了。他的嘴巴被人缝起来了,全身都勒着细细的绳子,耳朵被割掉了,眼珠也没有了。早就已经没有了气息。

      忽然前面的地面一动,阿猫和白果被一股吸力牵引着掉进了一个空间。

      江苏·常州
    • 1
    • 1
    • 0
    • 181
    • 某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肥皂水与曲率驱动LV.4 金丹期
      才第七章就没有人看了哇!!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