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
  •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今天开始,你来代替锡的位置“

      第13章-蛋糕店-

      “这个宅子恐怕除了我们这些家伙,别人都看不见。锡婆婆曾经教过我,我们的世界和这个世界不是同一个根源。如果我们之间没有交集,那么我们和他们应该是互相看不见。那边大家能看见目标和其他人,一般都是因为各自有任命和法宝。我们有手杖。一个是很奇怪,这样的一个鬼宅,在人世没有人觉得怀疑。这说明一种是其他人看这个宅子,要不就是空宅,杨家完全是我们这里的人, 或者说明他们在那个世界的人看来都是健康的,因为某种术的原因。虽然我们白天一看这里全是尸体,但是恐怕在那个世界大家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那会是哪一种?”

      “前两个都好办,我就怕是第三种。”

      阿猫走到门口坐下。

      ”这里是个单独的时空。”

      “我们等到晚上再看。”

      阿猫和白果回到香丸里,开始下棋。一来一去的,这下午的时间就耗过去了。阿猫出了香丸,四周一看,心里有数。

      “你看,现在快六点了。”

      “他们起来了。咳嗽声又开始响起来了。”

      两人相视一眼,阿猫先开口了。

      “这里是个单独的时空。只有这条时间线的这个空间段被抽了出来,缝在了这里。”

      “那原来的时空呢?”

      “不知道。但是这个时空看起来是有特殊意义。看起来像是一个可以调动时空的人,因为这个原来的时间段发生了一个因,导致他后面得到了一个果。于是他回来,把因给改了。但是两个时间线因为时间流速不一样,还是发生了时间流逝。”

      “也就是说,这一天里面的人们,必须一边流逝着自己的生命,一边重复着这一天。那些法宝不是真正的法宝,只是他们曾经在这里,只是一个残影罢了。不过它们身上的时间还是在流逝,即使是个虚影也腐烂了。”

      “这也太残忍了。”

      ”这是什么?“

      ”啊?“

      ”这个,这个。“

      阿猫指着院子角落里的一个脚印。

      那是一个狐狸的脚印。白果把脚放上去,竟然是正好。

      白果一下子愣住了。他开始在记忆里搜索所有的自己来过的证据,但是都失败了。

      可那是好久之前了。自己也已经求老人把自己的记忆删掉,只剩下了很少的一点点。

      但是有的时候,身体会比脑子更先作出反应。白果一下子跪在地上,眼泪滴到了脚爪子上。

      像是一场病,病了好多年。

      “我曾经和钾做过这个任务。”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

      白果不狡辩。只是变回了狐狸的样子,舔着自己的鼻子。

      毕竟狐狸是不会哭的。

      ”那次我们三个是一起去的。我和钾,和前任的氦。”

      “这个房子不是陷阱。也不是你想的那样。陈漱之所以来派你做这个,是因为你爸做了结界,入口就是那个城门。这座城只有你能进,一整座都是留给你的礼物。”

      “我们那次任务做完了之后,钾到氦的方房子里去过,有过一次彻夜的谈话。他们探讨了很多东西,最后钾决定造反,氦决定帮他,把黑箭给他了。结果第二天氦的候选人,也就是现任的氦,找到老氦并且尝试劝阻。但是没效果,他们打起来了,氦元气大伤。但是伤得很奇怪,就像变了个人似的,黑箭也不知去向。现任的氦举报有功,上任并且举兵来战,把这个老氦抓回去直接处死,还带回了黑箭的一个碎片。但是他却打不过钾。钾不想和他打架,就逃走并在这住了下来。他在这里住了很久,在江上钓很多年的鱼。”

      “后来他要走了,他就选择了一个时空段,把它撕下来缝在这里,入口就是这个城门。只要我们从门进去,就会进到那个当年住着一家病痨鬼的杨宅,看到那当年的明月。普通人走进去,只会看到一座空城。因为这里很早就已经没有人烟了。这就是为什么门口那四个人不进去,只是在门口取暖。因为这里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有那个属于钾的对他有特殊意义的那一天的时间,被他拿出来,像书签一样夹在了这里,等着我们翻开。”

      “我们当年已经解除了这里的术,这些人受苦都是个假象。不必多理会。重要的是钾到底想让我们看什么。”

      “蛋糕店。”

      “蛋糕店?”

      阿猫和白果离开杨宅,往街角走着。这里人山人海,正是元宵节,到处歌舞升平。街上跑着小孩,嘻嘻哈哈的,书斋有人在念书。到一个转弯的地方,阿猫看到一家蛋糕店。

      那里的烤箱里面,有一盘烤的香喷喷的蛋糕正出炉。阿猫看着就流口水,马上冲上去,正想买却没有钱。白果忽然掏出一个信封,从里面拿出来一张钱。老板一看眼睛都亮了,给阿猫把那一炉都包了起来。两人坐在门口台阶上,呼呼地吹着吃。热乎乎的蛋糕实在是好吃。

      “对了,你哪来的钱?”

      “我在杨宅看到一封信来着。上面写的是你的名字,我就带上了。”

      “啊?给我看看呢?“

      是钾的信。

      阿猫打开,里面还有厚厚的一叠钱。不过是那个时代的钱,现在不能用。

      “阿猫: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看到这封信,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恨我。我并不是有意遗弃你。背后有很多原因。你这些年辛苦了。这蛋糕真实在是好吃得一塌糊涂。我把钱留给你,你想吃了就常来。这里永远是今天,蛋糕永远都新鲜。累了就来休息休息。来吃蛋糕。要是白果还活着,也要带白果来。他也喜欢吃这个。他问的话,就和他说我现在很好的,以后也会很好的。叫他不要想起我,也不要挂念我。”

      阿猫和白果都默不作声。

      晚上,氦回到自己的宅邸。阿猫任务完成的消息已经有人通知了他。他默默地沏一壶茶,拿出了两个杯子,给对面的人也倒了一杯。

      ”终于可以化作人形了,师父。逃过一劫啊。“

      ”是啊。“

      ”与天地斗,其乐无穷啊。“

      ”将军! 你死了!“

      ”啊?我就喝个茶你怎么将的?不行不行赶紧重来!“

      ”不带你这么耍赖的!我当年怎么教你的?孽徒!“

              

      江苏·无锡
    • 1
    • 0
    • 0
    • 122
    • 黑衣探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