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
  •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今天开始,你来代替锡的位置。“

      第二章-

      你愿意吗?

          锡阿婆牵着阿猫的手,走进了那间裁缝铺。走过那个泛着默然的气氛的门,从另一头穿了出来;还是在一间裁缝铺里,只是锡阿婆的袍子变成了黑色。

      “这里是渝州路。”

      锡阿婆在抽屉里噼里啪啦地翻找着,摸出来一个锡制的戒指,给阿猫戴在了小指上。

      “以后会常来。你要记住从裁缝铺里的那个门进入的时候,心里默念渝州路。要不然会迷路的。”

      她看起来很自豪的样子。

      “我的门很厉害的,可以去很多地方,是这条路上最厉害的门。”

      “每个人都有一扇门吗?”

      “只有主族元素有。”

      “对了,喝茶。”

      锡阿婆又翻箱倒柜地拿出一套茶具,泡起了一壶茶。

      阿猫有点拘谨,端坐着等水烧开。

      她觉得这里还不错,店里的柜台里陈列着许多许多的毛线和扣子,架子上有帽子和风衣,还有很多装饰品什么的。

      “我是个负责死亡的,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神仙。”

      她的水烧好了,于是她拿起茶叶和壶,手上开始忙活。

      “渝州路上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改天带你都去玩一玩。”

      她又看看外面。

      “我们这个部门一共有54个人,分别以元素的前54位来命名。我们每个主族都有不同的手段。”

      “例如卤素会使用温柔的手法,让人在睡梦中死去。然后交给碱土金属,把他们带去惰性气体那里审判。”

      “那我们呢?”

      “我们是主族金属,我们负责不择手段地让人死去,差不多就是一个善后组织。很多宗教都有天堂和地狱之分,可是其实我们是同一个组织的两个不同部分,有些元素负责的就是在世人面前做个天使,负责最轻的工作,并且保持美丽,但是寿命很短暂。我们大概属于死神的范畴,负责强行夺取人的生命。这其中需要使用不同程度的手段来达到目的。我们是锡,在这些元素里面排第五个周期,这意味着我们要使用最残忍的手段来达到目的。”

      “那钾呢?我可以继承钾的位置吗?”

      “你爸爸是最后一任钾。因为谋反,而且这个职位权力过大,威胁到了上面,后来被那几个惰性气体废止了。所以首先,你只能先继承我的位置。钾的手法比我们要残忍,他们有个非常霸道的技能——”剪屠“。如同名字说的那样,就是特定空间范围内的生命体会被全部收割。不像我们一样,是一对一的任务。这个技能是随职位世袭的,只有持有上任的那个谕印的人可以使用。如果退位或者死亡,就不再可以用了。但是孩子,你是他的血脉。他死的时候,我们没找到谕印。也就是说,要么他藏在你身上,要么他并没有死,他还保管着谕印,还有最坏的可能……流失了。”

      阿婆搓搓手指,一只羽毛笔嚓的一下从笔架子上跳了出来,在桌上的一张羊皮纸上写了几个字,批了几个符号。

      “以后会明白的。反正谕印只有二十岁以上的上位者才能用。如果藏你这了,只要你的职位是锡,这辈子估计都不会有人发现。”

      “我先带你四处看看。一个月内,你需要在这里完成你的实习手续,然后还要到那几个老东西那去,和他们说一声。你还要学会这个语言,因为等你上任以后,所有的卷轴都是用它写的。你的那张羊皮纸,我先替你收着了。”

      ”对了。“

      阿婆侧着手,伸进一个抽屉里面,拿出一个闪亮的胸针。

      ”这个胸针,是每收割六百条三维以上的生物的生命,就可以得到一个。我从事锡这个职位有一百多年了,我只得到了四个。“

      锡阿婆拉开了抽屉。

      抽屉里面哗啦啦地,响起了金属碰撞的声音。

      ”你爸有一抽屉。”

      阿猫一时没能说上来话。

      阿婆把茶壶拿起来。

      ”准确地评价的话……”

      “张先生在我们行业是个传说。“

      江苏·常州
    • 0
    • 0
    • 0
    • 20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