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真实人生

      第2章   被打的小男孩

      吵吵嚷嚷的日子就这么过去了,转眼又是一年半,小男孩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

      正是冬春交替的时节,春光明媚,天气宜人。下午的时候,在堰塘边的一块土地上,有很多生产队员们正在地里忙着种植红薯。这在此地有一个专用的土语,名叫“并红苕”,并就是埋、种植的意思。每年冬天的时候,生产队就要把一定数量的红薯种子存储到一个专门修建的土窖房子里,并用煤炭给房子里面生火加温,让房间里的温度始终保持在二三十度左右,以免红薯在冬天的季节里会被冻伤腐烂。房子里面还专门挂着温度计用来测量温度,时不时有人进去查看,根据温度的高低调节煤火的大小,待到温度达到要求,就将房子完全封闭起来,以节省煤炭用量,避免温度的散失。到了春天的时候,人们就会把红薯从里面拿出来,集中种植在一块块泥土被打碎并被平整了的土地里面,浇上水,施以农家肥料,让红薯发芽,长出红薯藤,然后再将红薯藤割下来,分别移栽到队上的各个地块里。

      用来并的红薯放置在路边上,因为刚从高温红薯房子里拿出来,红薯还很新鲜。这条路是队上的孩子们从生产大队的小学放学回家的路。此时已是下午4点左右,正是孩子们放学的时候,学生们正三三两两地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他们肚子都已经饿了,一个个饥肠辘辘,都想赶紧回家吃饭。

      两个小男孩子一前一后地背着书包从放着红薯的路边走过。一个男孩长的虎头虎脑,名叫吴廷中,另一个男孩面黄肌瘦,名叫余泽贤。那个名叫余泽贤的男孩子偷偷地望了一眼正在埋头并红薯的大人们,见没人注意,便悄悄地将一个被其他学生踢到路中间一个小红薯捡到手中,正准备放进书包里的时候,不幸的是,他被旁边的一个大人发现了。

      “余老二,你偷红苕哈!我跟你妈妈告你!”他大吼了一声。因为他是家中第二个孩子,大家都喊他的小名叫余老二。

      这个名叫余泽贤的小男孩正是那个余世芳家放牛的小男孩,此时已经上小学一年级下半学期了。他一听见这个男人的吼叫声,吓得赶紧把小红薯放在地上,涨红了脸,和那个叫吴廷中的男孩一道飞快地跑了。他没有想到,他的厄运即将降临。

      快到傍晚的时候,小男孩的母亲收工回来。她手里拿了一根两尺来长的桑树枝,气匆匆地从牛圈里面把躲着的小男孩揪到房子外面的土坝子里,便朝着孩子的身上一阵猛抽起来!

      小孩男身上穿得破破烂烂的,十分单薄。不一会,小男孩腿上、背上、手背上便是一条条血红色桑树枝的印子了。但他使劲地咬着呀,不看母亲一眼,忍受着剧痛,任由母亲一个劲地抽打,却始终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姐姐和妹妹都赶紧躲到房间里,不敢吱声,她们不知道小男孩为什么会被妈妈这么凶地打,只是悄悄地藏着,害怕得发抖,担心自己也会被暴怒的母亲连累。男人回来了,看见小男孩被打得双脚直跳,眼巴巴求助地望着他,心里一阵不忍。但他不敢过来劝说,也不敢问女人为什么打孩子,只能呆呆地看着,任由女人将树枝狠狠地抽在小男孩的身上。女人见男人没说话,抽得更加起劲了!她不知道,此时的小男孩身上有多少血痕,也不知道,这个一声没吭的小男孩心里在想着什么!

      夜深了,男孩没有吃晚饭,趴在床上偷偷地流泪!只有他的那个小妹妹靠在他的身边,一遍一遍地说:“哥哥,去吃饭嘛,哥哥,你去吃饭嘛……”

      儿童时代的冬天总是感觉那么漫长。

      二年级的上学期,余泽贤和另外三名同学成了这个班上首批加入少先队的少先队员。班主任陈老师将鲜艳的红领巾给他们带上,带着他们面对讲台黑板上面正中间的毛主席画像和华主席画像,进行了庄严的宣誓。这个教室除了讲台前面墙上的两位领袖画像之外,还有一幅毛主席和华主席共同坐在一起谈话的画像,画像的下面写着一句话:“你办事,我放心”。教室的两边还贴着四幅标语,分别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攻城不怕坚,攻书不畏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还有“向雷锋同志学习!”教室是用石头砌成的,有四个大窗子,但却没有玻璃。教室的后面下课后是同学们的乐园,尤其是在冬天,男生们便排起队,一个一个侧靠墙面,使劲地往前挤。谁被挤出来了,就立即又从后面排队,重新往前面挤过去,便挤便一个劲地喊着“゙嗨着嗨着”。这样热热闹闹地,大家也就不会觉得冬天的寒冷了。

      上体育课的时候,小学的操场上,更是充满了同学们的嬉笑打闹声,他们有的在打篮球,有的在打乒乓球,女生则是踢毽子,跳绳,还有的在互相追逐玩耍。这个小学位于一个小坡上,共有小学五个班级加上初中一个班级,共六间教室。乒乓球台只有一个,用两块竖立的石头并在上面加盖一个水泥板制成。操场在教室的下面,由于地形的限制,大小只有200平方米的样子。

      那个名叫余泽贤的小男孩也在和这群孩子们一起玩耍。但由于两只脚都长了冻疮,他跑起来动作并不是那么的灵活,玩老鹰抓小鸡的时候总是会很快被别人抓住,而他自己当老鹰的时候,也不能很容易抓到当小鸡的同学。便觉得有些失去了信心。以后在玩这些游戏的时候,他便不再爱参与。上体育课的时候,如果不是老师要求的集体活动,他就会一个人在学校周围四处溜达。他喜欢收集香烟盒子和火柴盒侧面的擦皮,这个可以用来在放学的时候和同学们一起玩。所以他在学校的四周到处仔细地看,期望能够找到大人们丢弃的烟盒或火柴盒。

      然而找了半天,他却什么都没有找到。因为他喜欢的这些东西其他同学也喜欢,尤其是高年级的同学们,所以并不是很容易会找到这些东西。但他却忽然在另外一个班的墙脚捡到了一个五分钱的硬币!他太开心了!五分钱,他从未拥有过!他心里一阵激动!心跳得很厉害!这个钱拿回去交给妈妈,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妈妈经常打骂他,很少给他一个笑脸,这捡到的钱如果交给妈妈,她一定会给自己一个笑容,或许还能拥抱自己一下的吧?他美美地想着。

      但他此时却发现了胸前带着的鲜艳的红领巾,老师说过,他已经是一个少先队员了,他们几个少先队员应该比其他同学更加先进,当同学们的好榜样!

      向雷锋同志学习,捡到东西要交公。他想起了老师的话,便忘记了要把钱交给母亲讨她欢心的事情。于是,他立即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老师的办公室,把捡到的5分钱交给了自己的老师。

      “陈老师,我在外面捡到的5分钱!”他红着脸把钱交给了老师。

      几个老师都很开心地笑了,夸他是“好学生”。他因为受到表扬害羞而脸更红了,走出老师的办公室后,他心里感到无比的开心和自豪!他放下了因为偷拿生产队的红薯而产生的深深的愧疚感,不再害怕乡亲们的目光。因为他是少先队员,是拾金不昧的好学生了。

      很快就到了腊月天气,不久就快期末考试了。考试的头一天,因为他自己唯一的一支圆珠笔用完了,他便向自己伯父家读初中的堂哥借了一支笔来用 。这是一支看上去比较好的笔,比他自己之前用的笔漂亮多了,而且还带有别扣和按钮弹簧。可是第二天到了学校他却发现笔写不出字来了。因为冬天实在是太冷了,竟将里面的笔芯油给冻住了。尽管他在纸上反复划来划去,仍然写不出来,眼看就要考试了,他着急得抓耳搔腮!怎么办呢?同学们便一个个围上来,纷纷开始出起了主意。有的说放在身上捂,但捂了一会儿,许是时间太短,仍然写不出字;有的说用嘴里的热气哈一下,但依然不管用。后来还是那个叫吴廷中的同村同学说,我带了火柴,用火柴烤,保证得行。大家觉得这个主要不错,于是就让他划了火柴在笔尖处烤了一会,然而没想到笔筒顶部却在火焰的烧烤下一下融化了。

      这下同学们一见不妙,全都一下子散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这可把他急坏了!这是堂哥的笔,现在笔筒被烧变形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就这样拿回去还给他肯定他是不会要的,那就得要买支一样新的笔,可是自己哪里有钱去买呀?如果这事被母亲知道了,自己肯定又要挨打的。他害怕母亲那铁青的脸色,害怕她那严厉 的目光,更害怕她拿起的棍子。就是平时没有惹祸的时候,他看见母亲的目光就会油然而生惧意,何况惹了这么大的祸呢!

      这天在学校,他都是在忧虑恍惚中度过的。他时不时地拿出那支笔,尽管思来想去,还是没有想出个好办法。好不容易到了放学的时候,他不敢回家去了。但他又不敢不回去,而且还必须抓紧回去,他还要去放牛,给牛儿喂水呢!因为农村的学校放学都比较早,下午3、4点放学,这样可以帮家里做点农活。如果没有按时回去,他更要加倍地挨打。思来想去,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硬着头皮回去了,最后决定暂时不跟母亲说这件事情。他知道向父亲求助明显是没有指望的,因为父亲在母亲面前根本就说不上话。

      到了家,放下书包,他不敢看家里任何人一眼,匆匆地把牛儿牵出去,如释重负地离开了家。他把牛儿牵去喂了水,然后便牵着牛四处漫无目的地走,希望能够把这件事情拖过去。但他知道,堂哥今晚就会来要笔的,如果他发现了笔头变形了,那就无论如何是瞒不过母亲的。

      他再一次磨蹭到天黑才回到家,刚到家门口。就发现堂哥已经在等着他了。而母亲,则一脸怒目地看着他。他立即感觉到了大难临头!

      “你把你哥哥的笔怎么弄坏的?嗯”母亲厉声地问。

      原来他去放牛的时候,堂哥来要笔,母亲从书包里拿出来,已经发现笔被损坏了。

      “因为笔写不出字来,同学叫我用火柴烤,结果没想到就被烤化了。”他不敢抬头看母亲,怯怯地回答,双脚有些发抖。

      “嘭!”只听一声棍响,母亲将一根桑树头打在了他的脸上!他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用手一摸,发现那是血!

      “你个死崽崽,你是猪迈?别人叫你用火烧你就用火烧,别人叫你跳崖你难道就去跳迈?你真的要气死我!”她舞起棍子,劈头盖脸地向小男孩一阵乱打过来。

      小男孩之前的预想完全变成了现实,而且比原来预想的还要来得凶狠!他实在太小了,没办法抵抗母亲这无情的棍子。只好用双手遮住了脑袋,眼泪和着脸上的那道血水,一起迷蒙了那张蜡黄色的脸!

      但他和以前一样,仍然没有哭出声来,任由母亲把他像小鸡一样提起来,用棍子使劲地打他的双手和双脚。此时堂哥见势不妙,早已跑回了家去了,他也才十二三岁,见自己的幺妈因为笔坏了如此生气,感觉自己闯了祸,便立马逃走了。

      小男孩不再抵抗,一动不动地趴在了地上,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一脸泥土和着脸上的血,已经看不出他脸的模样。在迷迷糊糊中,他仿佛看见很多人跑来了,有伯母,有父亲,还有村里的很多人……

      只听一个年长的婆婆在说:“钟志碧,你怎么这么心狠,你看你把他打成什么样子了!”

      “谁叫他不争气呢!活该!老子还没打够!”女人恨恨地说。

      “多大个事情嘛,那个笔还能用,只是笔筒烧焦了不好看而已!我们又没有要他赔。”这是小男孩的伯母,堂哥的母亲在说话。

      那个婆婆将女人拉开,将小男孩从地上扶起来抱在怀里,为他擦去脸上的泥土,又用手绢给他擦去脸上的泪水,小男孩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一处地方被划破了皮。

      婆婆看了非常心疼,说:“乖,以后不要这么傻了!”

      “嗯,我不晓得会这个样子。我以后不会了。”小男孩含着眼泪回答。

      婆婆又责备了女人一会,便又对小男孩说,

      “你是不是还没有吃饭?”

      小男孩点点头。

      “走,到我家去,我煮的绿豆稀饭给你吃”婆婆说完,牵起小孩准备往自己家里走,但小男孩却怎么也站不稳,于是她毫不犹豫地抱起小男孩就往自己的家里走去。

      “我不去,妈妈还会打我。”小男孩想要挣扎。

      “她还敢打?我是你嘎婆,是她的长辈,她打你,我就打她!”婆婆说。

      女人没有吱声,表示了默许。

      其实她也看见了小男孩脸上的那些血,突然觉得心软了。尤其是当她看到孩子站都站不稳的时候, 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被刺了一下,仿佛有一根针在扎着自己的心。

      这个婆婆是她同姓的远房伯妈,因为她的丈夫姓钟,丈夫已经去世,因为有60多岁了,所以队上的人们都喊她钟大娘。

      钟大娘家住在一个寨子上。这个寨子名叫高嘴寨,她家住的房子解放前是一个名叫吴道成的大地主家住的房子。解放后,这个大地主因为之前犯过血债,协助国民党政府抓壮丁,贩卖吸食鸦片,且在解放初期拒绝14名征粮队躲避刀匪关上寨门,导致12名征粮队员被刀匪杀害。所以后来被新生的人民政府判决枪毙了。他家的房子也被分给了当时最贫困的两户人家,钟大娘就是其中的一家。由于是住的地主家的房子,所以钟大娘家成了这个大队住房条件最好的家庭。

      钟大娘将小男孩带到家里,小男孩第一次到这个他称呼为“嘎婆”的家中,见她家房子全是石头砌成的,有三层楼高,房子里面的地面也非常的平实整洁,而且还有楼梯,心里非常的震撼。钟大娘盛了一碗非常粘稠的绿豆稀饭给小男孩,这样的稀饭小男孩从来没有吃过,心里很是激动。但他又不好意思吃,在“嘎婆”的一再催促下,他只好拿起筷子,很快将这一大碗粘稠的绿豆稀饭吃完了。

      吃过晚饭后,钟大娘还将一件黑色的旧棉袄送给了小男孩。这是钟大娘的儿子以前穿过的棉袄。钟大娘的儿子已经二十来岁,这件棉袄他已经穿不了啦。因为他跟自己的母亲同姓钟,名叫钟明贵,小男孩称之为大舅。棉袄尽管已经很旧,而且还有好多个补丁,穿在身上显得也比较大,不太合身,但这已经是他穿过的最好的棉袄了。

      这是小男孩有生以来吃过的最香甜的一顿饭,以至于很多年以后,他还深深地记得这一碗绿豆稀饭的温润清香和黏糊糊的甜味。他也更深地记得这个让他感到亲切的“嘎婆”慈祥的笑脸和爱怜的模样。他不能用慈母般的温暖去形容这个慈祥的钟大娘带给他的温暖,因为他没有感受过慈母般的温暖是什么样子。

      这次圆珠笔事件之后,小男孩不管做什么事,都总是小心翼翼的了,生怕说错一点什么,做错一点什么惹得母亲发怒自己又会挨打。他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像村子里的其他男孩子,比如自己的玩伴吴廷中一样可以无忧无虑地玩耍,而不会被他的父母亲毒打呀!他也盼望着自己快快地长大,长大了自己也不会被母亲打骂了。他实在是被自己的母亲打怕了!

       

      重庆
    • 1
    • 0
    • 0
    • 98
    • 黑衣探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还没有账号?点这里立即注册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