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今天开始,你来代替锡的位置”

      第八章

      -抛弃小狐狸了吗喂!!!-  

       阿猫心道不妙。白果已经化作了一副人类的型,一脑袋毛毛躁躁的发遮住大半的脸,两个眼睛坏得冒水,一副亲者痛仇者快的嘴脸。他伸出沾着泥土,骨节突出的手——说是手,其实就是变长的爪子。白果抓住阿猫的手,也被带入了那个空间。

      这个地方蛮奇怪的,路上有很多嘻嘻哈哈的小孩子,每个人看起来都很亢奋。但是走着走着,白果就发现了不对劲。这里的小孩子一个个好像一头小兽,跑得急了,竟四脚着地像小狼一样向前奔袭。孩子们扑倒一起竟互相撕咬起来,一口下去血肉模糊,生生咬断对方的腿。而那个被咬的小孩,竟然很快就痊愈了。又几个小孩扑过来,几个泥团子滚到一起,一时鲜血混着泥浆四溅。再放眼望去,只见远处站起许多巨大的人,约有七人高,鬃发好像一簇跃动的火,眼目欲裂,凶相毕露。

          白果看起来很紧张。

      “这里是阿修罗界。”

          阿猫很疑惑,这是锡婆婆没有告诉她的。

      “阿修罗怎么了吗?“

          ”阿修罗要杀死一个人类就像人类要屠杀一头牲畜。不过没事,你要是带着锡的那个手杖的话,应该咱们有胜算。再说,还有我呢。我可是很厉害的。不过呢,他们很可能是拿着钙的谕印。所以咱们这只能说是五五开。“

          ”也行。你要是赢了,回去我请你去理发。“

          白果瞪了阿猫一眼。

          ”我这么好打发吗?“

          “用最贵的护发素。”

          “成交。”

             不一会儿白果就鼻青脸肿地回来了。

          “不好意思。可以把最贵的护发素换成云南白药吗。喷剂的。”

          白果扶着自己的膝盖喘着大气。

          “妈的。他们作弊,他们真的有钙的谕印。跟我猜的一样,他们用钙的那个,‘宏济’。而且我觉得他们背后还有人。这次任务估计可能还涉及到别的部门,有人变节了。我看到那个人肩膀上有个广尊者的幡旗。阿修罗这个种族虽然很强,但是脑子不好使。不可能做出杀死钙,抢夺谕印这种事情。肯定是有人指使。我们快点回去告诉锡婆婆吧,这属于情况有变。“

          ”我们很可能走不掉了。空间的门一般都是单向的。双向的门只有主族金属才有,或者由被废除职位的主族金属交给其他人。锡婆婆的门就是这么来的。但是单向的门说明开门的人是个气体。这个气体先杀死了钙,然后开了通到阿修罗界这里的门,他很可能还在这里。我们找不到他的话,大概率也是回不去的。我还没有学会怎么开门。我们也联系不上锡婆婆,除非锡婆婆想办法来找我们。”

          “啊……这也太惨了一点吧…”

      “可是如果我们可以偷到钙的谕印,我们就可以用他的技能开空间的门了。”

      “这样一来就可以回家,还可以找小鸡岛的高级发型师剪头。”

      ”好主意。那今天咱们先躲我的香丸里,明天慢慢的来。“

      两人都进入了白果的香丸里面,不过这里什么也没有。

      半夜三更,白果突然把阿猫叫醒了。

      “把你的那根手杖拿出来。“ 

      阿猫睡眼朦胧,显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啊?“

      “我们可能要准备战斗了。”

      白果拉着阿猫出了空间,街道上已经没有了任何活物。所有的阿修罗都不知道在哪里,天上连一只鸟都没有。理应来说阿修罗很强大好战,不应该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们害怕到这种程度。这一来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忽然从枯树的稍上,望见了那西南边呼啦啦压过一团黑云,汹汹向前,越围起了。冷灰的甲蔓延,银压西山,气势在无声的喧嚣里潮涨。

      白果胡须乍起,爪子紧紧拉住阿猫的袖子。阿猫手藏在后面扶着手杖,脑中回想平时锡婆婆的教义,可惜只能想起一点点了。下次再也不开小差了。妈的。

          白果忽然松开了阿猫的袖子。

      “我是个护法,不管之前发生什么,结局都是死在战场上。”

          他把脸转过去,看着前面的大军。

      “现在情况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看起来不管怎么样,都免不了一战了。” 他难得正经道。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当护法,但是我总是因为太弱被其他的元素退回去了。我没有机会死在战场上,那是对我的侮辱。“

      ”你看西南边的云上,那个人是北缙王。那是一个神仙,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神仙,是和那个老头一个级别的神仙。本来他已经修满劫数,要成佛时,忽然被旁边一个徒弟将魂魄拘走了,一场大乱之后,肉身也不知去向。看他额头塌扁,估计是被不法之人利用了这副躯壳和修为。这样的话,不管我们怎么打,都没有胜算。钙的谕印多半也已经让那几个阿修罗送到他手里了。等会儿我诈攻,你立即往南边跑,我曾经跟着钾的时候,在那边画过一个阵,可以传送到任何地方。”

      “钾?是那个张先生吗?”

      “…对.”

      阿猫一愣。

      “这…其实也说来话长。”

          阿猫忽然眼睛盯着天上的北缙王。

      “白果,那是…你快看,快看他的背后…”

          只见那北缙王的身后站着无数的阿修罗,上方有一朵厚重的棉云,正在向他们源源不断地输送这能量。阿修罗们迅速发生了改变,有的长出翅膀与利爪,有的长出三四个头,每个头都长出尖锐的獠牙;有的多手多足,有的神通化现。而那云朵之下的地面上,一切笼罩的花草树木,胎卵湿化,都被吸取了魂,一个个化作了灰烬。而北缙王的手上,赫然拎着那阿修罗首领的人头。

      “那就是宏济。”

      “真是残忍的招数啊…”

      “其实不如你们的残忍。”

      “啊?真的吗?锡婆婆其实还没有教过我怎么拿这个杀人呢。”

      “那我来教你好了。”

      白果拿过那柄手杖。

      “大丈夫,秉慧剑。般若锋兮,金刚焰!”

      “呐,假设我们要杀北缙王…”

      那手杖发射出一股猛烈的风,向天上的北缙王袭携而去。但是北缙王一抬手,就解决掉了。他手一挥,后面的阿修罗大军浩浩荡荡地向下倾泻。

      “阿猫,就是现在,快跑!”

      白果使个法天象地,变成一团巨大的狐狸,直接应战。阿猫心有不甘,但还是带着手杖往南去。一路无人追杀。跑着跑着,豁然开朗。一处露天的广场,正中间摆一法坛,四周砌的一个法阵还很完好。

      阿猫微怔,随后一跃而入。

      江苏·苏州
    • 0
    • 0
    • 0
    • 6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