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蓝梦记(1):悸动的5月

      那是一年中最惬意的5月。万类竞绿,繁花盛放,阳光却没有丰沛得令人炫目。

       

      周末,我被闺蜜章静静带去一所著名大学试听MBA课程。天知道,我为啥跟去呢,也许是为逃避老妈的唠叨,也许是想学点什么提高自己(貌似当时的自己并未有如此觉悟),总之,我只记得那堂课老师讲得特别少,因为是第一堂课,几乎都是来自各地的精英人士在自我介绍,加上老师极具煽动的报班广告。

       

      静静一向很活跃,她似乎并不关心能在课程中学到什么,倒是很疯狂和周围的同学加微信。她当时已有男友,却还如此热衷社交,真是天生的“交际花”。此词并无贬义。我知道,当时的她并无更多的想法,仅仅是喜欢这样罢了。对她来说,年纪轻轻,多结交些人脉又有何不可。她就像一只好奇的小猫,这个世界对她而言,实在太有趣,太奇妙,有太多值得好奇的东西了。

       

      如你所见,我和闺蜜章静静的性格大相径庭。静静的名字,和她的性格完全相反,她没有一刻能安静下来。她天真热情,内心似燃烧着一团永不熄灭的小太阳。每个人和她一起都会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暖意。

      静静的男人缘很好,却老喜欢和我呆在一起,她说我是她最好的闺蜜,她眼中的我就像一瓢冰水,在她得意忘形、不知好歹时就给她一剂预防针,让她及时刹车和清醒,避免因浮躁而陷入灾难。

       

      “其实我们是天生的姐妹花。”静静大言不惭地说:“你看起来像个乖乖牌,其实内心却比谁都刚烈、善良,你很聪明,总能一眼看出谁好谁坏,谁是真心,谁是假意。”

       

      其实我心里清楚,我哪有她说得那么厉害,只不过从小的家庭环境让我更明白人性的险恶,学会了察言观色,也学会了分辨善恶。我那颗饱经风霜、脆弱敏感的心再受不得一点点伤害,而怀有戒心,懂得设防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走吧,见帅哥还磨磨蹭蹭的!”静静画好了妆,她喜欢描又长又弯的眼线,苹果般的圆脸上打了粉底,扑上杏色腮红,这让她增添了明艳气息,看起来既俏皮又妩媚。

       

      而我,一向素颜朝天。在很多人眼中,我就是那种寡淡无味的女孩。

       

      对了,我叫肖男,一个女孩子取一个男孩名,你们应该猜到了,父母希望我是男孩。很显然,我让他们失望了。朋友们都叫我小蓝,这是我为自己取的名字,天知道,我有多爱蓝色呢。

       

      蓝色,象征忧郁和沉静。BLUE读起来是一个回旋的圈,代表宿命的轮回。

       

      我喜欢这个浪漫的解释。小蓝,我很满意这个名字。

       

      “你呀,稍加打扮就会很美。相信我,只要你注重下化妆和穿着,你会迷倒很多男人的。”静静一向擅长彩虹屁,我见怪不怪了。

       

      静静把口红递给我:“再不济涂个口红吧,你这不吃肉的贫血怪人,嘴唇白得像吸血鬼。“万一你碰上真命天子了呢,岂不后悔死。”

      呵,我可没奢望过。

       

      那天晚上,我参加了静静组织的一个饭局。本来说好了所有人都会参加,结果全场只到了我和静静两位女生,十来位男士。静静热情地和大家敬酒,她像只花蝴蝶般在男士丛中穿梭,喝得脸上红霞飞。

       

      我不喝酒,像个小透明只顾闷头吃菜。那天的餐是静静点的,绝大多数是素菜。我心想,男人如衣服,闺蜜如手足,贴心的静静对我还是极好的。

       

      后来我们借联谊之名互相认识,还去KTV唱歌。很多人都和静静对歌,她像小明星一样,受到众多男生的追捧。我也丝毫不嫉妒,她喜欢这样的时刻,那我就像往常一样,当绿叶陪衬也挺好。我似乎有社恐,与太多人接触反而令我不安。

       

      不过我很快注意到那一群聒噪的男士中,有一位青年很特别,他穿着浅蓝色衬衣,没有打领带。头发有些长,皮肤好像很白,有一种阴柔的俊美气质。

      我发现他全程和我一样,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安静地听歌。更神奇的是,我发现他也在悄悄看我!有好几次,我们都察觉到彼此的目光在对视,就像两个同频的异类嗅到彼此的信号。又惊又喜。

       

      聚会结束后,大家纷纷散去,我和静静也准备回去。

       

      突然,那位频频打量我的青年向我走来,他递给我一张名片说:“你好,我叫龙英杰。”

       

      “加个微信吧。”静静很惊奇,因为带我出去参加过不少饭局,终于有男人对我这个怪女孩感兴趣了。

       

      “留个电话吧。下次上课我帮你占位。”他説。

       

      很明显,我们都不会去上课了。静静也不会去,她的目的似乎已经达到了。

       

      “你家住哪儿?”他问。

       

      我大概説了一个地方。再问他,天啦,怎么有这么巧的事,他居然和我住同一个小区!

       

      那天晚上,他打车送我回家。在车上,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问一些很日常和无聊的问题,我却莫名觉得一种亲切感。

       

      第二天,他开车去我单位接我下班,然后请我吃饭。我对他説,我是素食者。

       

      他点了一大桌素菜。我数了数,整整18道菜,他却一口不吃,实在太浪费了。

      他似乎很喜欢看我吃饭,不爱说话,就那么安静地看着我。他只喝一种红色的饮料。像是红酒又不像。我好奇地闻了闻,有一股奇怪的腥味。

       

      第三天早上,他又碰到我,说是顺道送我去单位。到我下班时,他又再次接我去吃饭。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接连一个月,他每天都在我单位堵我,非要请我吃饭。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一次又一次拒绝他。可他总是锲而不舍,找各种理由和我同路,请我吃饭。

       

      我问过他是不是喜欢我,他不置可否,总是左顾而言他。我发现他似乎很容易喘气,像是有心脏病的人。相识这么久,他对我的言语也是冷冷的,没有对我做出什么特殊的举动。甚至有一次我不小心碰到他的手,他像闪电般迅速弹开了。

      真是一个怪人。送我上下班,请我吃饭,却没有追我的意思。我其实很不安,感觉像在占他便宜一样难为情。

       

      我决定想办法捅破这层窗户纸。

      四川·眉山
    • 1
    • 0
    • 0
    • 983
    • 黑衣探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