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第二章 命运的交响曲

      六月的汉江总是有些炎热的。李泽文还是像他说的一样走了,也带走了李烨,李商殷心想这一幕怎么跟那些狗血电影里的剧情一样,生离死别缺一不可,只是更加平凡一些,没有什么山盟海誓的誓言,也没有令人期待的约定,如果世界是一部电影的话,自己应该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路人甲,不,应该是为主角铺路的路人甲,还真是有些悲哀。

      李商殷,下课后来一趟办公室。

      代理班主任的话把李商殷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不过李商殷对张老师的这句话并不意外,应该是前两天的时候省里面下来的调研考试,刚好赶上了自己的母亲去世,导致自己没有参加,自己在市里的成绩不说最好,但也是数一数二的,此时张老师喊自己过去应该就是为了这件事。

      李商殷敲了一下门说,张老师,我来了。

      进来吧商殷当张老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办公室所有的老师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抬起了头。

      李商殷明知故问的说,张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就是啊,这个李商殷啊,前几天不是省里面的调研考试嘛,你不是正好请假了嘛,就是我找你呢就是想给你商量一下补考的事,本来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的,但是在我和学校的争取下,省里特批可以给你补考,我叫你过来呢,就是希望你这两天可以好好休息,调整一下心态,准备好这次的考试。

      李商殷点点头,但随后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又补了句谢谢

      没事,你好好休息一下,你呢,家里的事我也听说了,我也说不了什么,我一直认为不身临其境就不能感同身受,你以后可以来找我聊聊天,到时候我们摒弃师生关系之间的隔阂,找到朋友之间分享喜闻乐见的心情,说不定你这个伯乐是我这头年迈老马的知音呢。说到最后一句,张文殊自己也笑了起来。

      李商殷对张文殊说的话内心没有丝毫感觉,李商殷明白这句话肯定不是只对自己一个人说过,感情牌是牌桌上最大的王炸。纵使李商殷心里再多的话,也不会开口揭穿他。李商殷面无表情的说道:好,谢谢老师。

      嗯,去吧,好好准备一下吧。张文殊笑着说道。

      走廊上,李商殷在回味刚刚的对话,仔细的对比着张文殊的话语与动作的匹配性。

      前面的同学让一下!李商殷的思考被这句话打断了,紧随其后的是几个女生急急忙忙的向前面冲去,李商殷眉头一皱,他其实很不喜欢在自己思考的时候被打断,但也无可奈何。

      要不,还是去食堂吧?李商殷原本是准备前往图书馆看《欧洲文学与拉丁中世纪》,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想着去食堂,但是李商殷认为自己主观还是想去图书馆的,只是因为现在绕路的话图书馆离得较远,所以产生了先到中转站食堂的想法。

      但是就在刚刚他忽然认为自己一定要先去食堂,这个想法无比强烈。

      就像埃克哈特·托利说的你压制什么,它就会变得更强,你抗拒什么,它就会继续存在。果然,哲学就是生活的映射。

      随后李商殷摇了摇头,准备前往食堂。

      李商殷没有关心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并不是他不感兴趣,而是他不用了解都知道怎么了,这么多人,还大部分是女生,肯定是咱们汉江高中的校草网红吕艺兴前来视察,要是世界真是一部电影的话,像他这样的应该就是主角吧?令人羡慕的出身,令人羡慕的脸仿佛他身上一切的一切都是令人羡慕的,那些爽文里面的主角特征吕艺兴好像都具备了。灯光,应该一直在他身上,舞台,好像也一直在他脚下。

      六月的气温也不会因为主角的到来而降低,可能以后会,但是目前应该不会。

      天上的太阳格外的亮,身体孱弱、带着眼镜的李商殷很想看看太阳,看看这恶的源头亦或是光的源头,幻想着天上掉下一把神弓,自己也像古时候的羿一样,拉神弓,射九日,我不想射九个太阳,也不想造福人类,我只想自己过的舒服一些,不过就算有神弓的话也应该不是我来当英雄,享受别人所带来的余阴才是最好的。

      就在李商殷准备进入食堂的时候,他突然被一种奇特的景观阳炎吸引了。

      李商殷明白这是因为高温地表较热,导致空气向上运动,地表的空气就稀薄了,这样空气的疏密不同,折射率也不同,光线将在这里被折射,所以传到眼睛里就是扭曲的,但是这次跟李商殷以前看到的不一样,李商隐也从来没有听别人说到过乃至任何书籍上面记录过的奇特气旋波。

      他此时看到的气旋波就像是一个个悦动的音符,不,不能说是像,就是一个个音符,甚至是还有不同的颜色。

      此时的李商殷的心思完全被吸引进去了,他现在只想抛弃所有,与这奇特的音符融为一体。

      “命运交响曲!”李商殷脑海中猛然浮现出这五个字!

      “这太令人震惊了!创世纪的发现!”

      随后李商殷像是无法自拔般的迷恋上了这一个个音符,他甚至对额头上水滴般大小的汗珠视若无睹。

      “诶,同学?同学?”

      当李商殷再次睁开眼睛都时候,自己已经不在食堂旁了,周围雪白的墙壁在告诉他这是医务室。

      李商殷揉了揉脑袋便坐了起来。

      你醒了?开口说话的是李商殷在学校里面位数不多说的上话的朋友高琪。

      李商殷没有回答高琪的话,而是还在回忆刚刚所看到的奇特景象。

      喂!你没事吧?商殷。高琪见李商殷不说话,便准备伸手去摸李商殷的额头。

      我没事,我怎么会在这里?李商殷避开高奇伸过来的手说道。

      高琪注意到了李商殷的动作,也没有感到意外。

      你中邪了不不中暑了,你吓了我一跳,你不知道啊!我刚刚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以为我再也看不见你了!我还以为我们汉江双娇要解散了呢…”说完高琪还做了做抹眼泪的动作。

      他们两个人在学校被称为汉江双娇,一个面瘫,一个人高马大,胆子却非常小。

      两个都是被孤立的对象,就好像是在学校这个不大不小的世界里面互相抱团取暖的人。

      不过高琪的身高和李商殷之间还隔了一个喜马拉雅,李商殷不过175,而同样的年纪,高琪已经185了,像是一个高大的古罗马战士。要是要抱团的话应该只能抱住腿。

      还没等李商殷开口,高琪便神秘兮兮的说道: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李商殷感觉高琪的眼里的好奇和激动都要溢出来了,不过李商殷也没有回答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怎么会在这里?李商殷转头说道。

      哦,我看你晕倒了就来看看你,看看你需不需要什么帮助。高琪也不出意外的没有继续追问。

      谢谢你把我送过来,麻烦了。李商殷点点头,算是道谢了。

      谁知,这是的高琪脸上表情又有了变化,刚刚的好奇已经消失了,剩下的都是羡慕的目光你可能误会了,我并没有说过是我把你送过来的,我想,要是你知道是谁把你送过来的,你可能不想醒来了。

      我想你说的这种情况应该是不会发生的,如果要是苏格拉底或者是柏拉图那当我没说。应该不是死了几千年的人把我送进的医疗室吧?

      你这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你说的这两个我倒是听说过,是他们把你送过来的我都没话说啊!但是,是李清照,李清照啊,是她把你送过来的啊。汉江毋庸置疑的校花啊,你知道追她的人排到哪里去了吗?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恨不得把你吃了吗?高琪说着说着激动的抓起来李商殷的肩膀,这让身体本来就不舒服的李商殷更加难受。

      李商殷有些受不了高琪的动作,这另他有些疼痛。李商殷推开高琪,行了,你说的我都不知道,等什么时候跟她见了面在谢谢她吧,走吧。

      什么?你还想跟她见面…”见高琪还在激情满满的说着,李商殷没有理会,自顾自的往门口走去。

      李商殷还是知道些的,唯一一个在《PANS》《Nature》《Science》上同时发布论文的华人,高中还没毕业就被剑桥、哈佛等知名院校争抢、两期亚洲周刊的封面人物,国家的天才少女等等,在她身上的光环标签数不胜数。

      但李商殷可不认为他和这样的天才会有什么交集,最多只是一句谢谢的关系。

      那个时候看到的《命运交响曲》究竟是什么呢?对比于天才少女送自己到医疗室的故事,李商殷还是对自己看到的事感兴趣多。

    • 1
    • 0
    • 0
    • 55
    • 可先生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