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今天开始,你来代替锡的位置”

      第三章-

      第一个任务

          "渝州路是我们以前为了纪念一个放射性元素而建立的。我们这个地方,本来是一个和你们那里平行的时间线,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合并了。我的裁缝铺就是一个接入点。上面就把这里扩建了一下,作为我们的据点了。"

      阿婆其实还想详细地介绍,但是门外来了一个披着粗缯大布的青年人。他的头发很长,披在后面,虚虚地一扎。他手里拿着一柄卷轴。

      "新的任务。"

      阿婆跪下来,接过去。

      青年人肃穆地低着头问她。

      "你取消了新来小姑娘的上任资格?"

      锡阿婆站起来,笑着对上他的目光。

      "是怎样?要把我铐起来,送去氡那里,再判我一个死刑么?"

      青年人忽然哈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没事! 这里很多年不动了,确实需要你们几个来镇场。"

      说完便大步地走了。

      锡阿婆转过身来。

      "走吧。咱们一起做的第一个任务。"

      目标的那个老人好像已经活了十个世纪那么长,可是他其实只有五十岁。鬓角也花白,人也消瘦。脸上的肉好像一块烂豆腐,一碰就要掉下来了。他躺在门口的躺椅上,可能是刚吃饱了炖蛋,胡子上还有黄黄的残留。嘴角溃烂了,小腿上有几处静脉曲张。脚趾甲黑黢黢的,一层一层,好像奇崛的峰,他浑身散发着老人独特的腐朽的气味,混合着里头已经重伤的肝肾功能所引起的那种烧肺的脚臭。他穿着一双颜色不同的人字拖,地上污水横流,他的眼睛倒还清亮,好像一头老兽,可是他的岁数今天就到了。

      阿猫觉得有一点可惜。

      "你可不要轻敌。"

      阿婆从包里拿出一把拐杖,轻轻的抚摸那杖头,好像云水四方的老朋友。

      “大丈夫...秉慧剑,般若锋兮金刚焰...”

      忽地那老头从椅子上被一股力带起,仿佛平地里钻出一股风,空气在哗哗的乱叫,他的肉体呲的一声被那风撕成细小的碎片。

      "啊!忘了你也是活人......快躲起来!"

      阿猫还没来得及躲好,那风便嘶嘶着又冲回来,带着那老头的血肉碎片,迎面扑在阿猫的身上的每一个点。

      阿猫发疯似的移动着自己的手脚,跑进了一个装水果的框框下面把自己扣了起来。

      外面呼呼的乱响,一会儿之后,好像便结束了。阿猫钻出来,看见阿婆手里拿着那个拐杖,已经变成红铜的颜色。那个老头的神识,也已经拘在手里了。亮亮的,好像一个柔软的大灯泡,下面还牵着几条绿色的丝。

      "他确实很不想死啊。"

      阿婆说。

      "可是他的日子到了。我们的工作就是,把这些到了日子的人全部杀死。和他们想活着的愿力作斗争。"

      阿婆又沉思了一下。

      "说是故意杀人也没错吧。"

      第一次任务做得稀里糊涂的,阿猫一路沉默着也不说话。那个老头子的神识在阿婆的手里摇摇摆摆,像一只很笨的水母,瞎撞着周围不存在的墙。

      大家谁也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阿婆先开口了。

      “那个...”

      "我们这一行...挺脏的。你要是现在后悔的话,我也有办法。"

      阿猫在口袋里搓搓手指。

      "没事。"

      可是阿婆分明看见阿猫扁着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于是几分钟之后,的视线她终于对上了那双水漓漓的眼睛。

      "大家都要这么死吗?"

      阿婆一时不知道怎么去解释。

      "好人也该死吗?那这样,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为了死吗?难道我这样努力的挣扎,这样努力的活下去,竟是为了死吗?那我们的欢笑和哭泣算什么? 我们的挣扎算什么?爱和恨呢?"

      "人......都要死的嘛!只是有些东西,除去这些纷杂,这些烦恼,有些东西比生死更重要,对吧。"

      "我早就不是个脆弱的小姑娘了! 我早就不是了。你不要用这些模棱两可的话来敷衍我,尝试引起我的思考,让我得出所谓的答案!"

      阿猫很激动地,眼泪几乎是夺眶而出。

      "我只想要是或者不是。你以为我会因为这一行并不符合所谓的道德仁义就怀疑我自己或者怀疑你吗?我从生下来开始,我吸收所有的顺境逆境来成长。我被那个老鸨捡去,用家里冻死了崽子的老母狗的狗奶! 狗奶把我喂大了! 我断奶的第一顿饭是那母狗吃剩了半个月的馊饭! 你知道我怎么逃出来的吗?好在现在那两个老人收养了我,我才有饭吃,我才知道了原来饭和菜不是混在一起的,刚烧好的时候原来是热的! 原来新的衣服闻起来,是香香的!"

      像发疯了一样,她的双目赤红。

      "我的日子早就烂得像一坨屎! 我八岁,为了买一双黑色的小皮鞋就接了第一个客人!你和我谈烦恼和生死,你觉得,我作出那种决定,到底是想开了还是没想开?"

      阿婆沉默了,但是也没有沉默太久。

      "阿猫...我为你骄傲。"

      “锡阿婆,你要比我更相信我自己啊。既然自说自话地成为了我的前辈,就不要让我失去信心啊。你难道真的觉得善恶对我来说有什么所谓吗?”

      阿婆停下了脚步,看着阿猫。

      她伸出那柄手杖,把手握的地方腾出来,捏着手杖的下端,把上端向阿猫递过去。

      "那就你了。"

      阿猫也不说话,啪的一下就把手杖抢过去了,很牢地握在手里。像是悬崖上的一棵树卷住身下的岩石,像是一只鸟用刚长好的双翅拥抱了天。

      那天晚上阿猫也想了很多。

      她拿出前几天才决定开始用的日记本,开始尝试记一点东西。

      “8月9日

      “今天干脆利落地选择了这边的世界,对我来说是再快乐不过的解脱。听说了父亲的事情,对我来说真是个好消息。至少我可以追寻着那所剩无几的温度。

      “我想起我以前读过的书有过一句话,但是不记得作者是谁了。

       “我们每个人都有独一无二的烦恼。可是如果把所有人的烦恼全部陈列在桌上,让你来选,你还会选择自己的那一份吗?

       

      江苏·常州
    • 0
    • 3
    • 0
    • 5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黑衣探花LV.8 渡劫期VIP 5
      @肥皂水与曲率驱动 [s-68]
    • 0
      肥皂水与曲率驱动LV.2 炼气期
      那个,大家还想看吗?
    • 0
      肥皂水与曲率驱动LV.2 炼气期
      昨天翻电脑翻到小时候写的东西,一个开头,觉得还蛮好的,就特地找个比较荒凉的网站续写然后发出来试试。我小时候作文经常拿满分,但是后来就不行了。所以想捡起来接着玩玩。主要目的是提高写作技巧,希望大家有会的,可以多多指教。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