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第五章 思想者的祭奠日(2)

      在学术问题上,李清照是很认真的,12岁的李清照曾经就因为在新闻上看见了极光就要专门跑到阿拉斯加观察一个月,即使那边的雪已经比自己的身高还厚了。

      而出乎李令德意料的是,李清照一反常态的回答了一个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答案,生命的意义吗?我也在寻找…”

      李商殷都已经做好了血战的准备,在他认为,像李清照这种学富五车、朱门绣户的女强人,肯定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而像着种概念性的问题,理想主义者应该是最好,也是最喜欢回答的。虽然自己有些愧疚之心,毕竟胜之不武,甚至和自己没关系,但是这也不妨碍自己向李令德交作业

      李令德好像知道李商殷的想法似的,于是便先提前说:商殷,这可不算哦!

      李令德的一句话把李商殷刚要开口的话给挤回去了,李商殷看着李清照低沉的有些柔弱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同情,自己以前好像也是这样的。

      我认为生命的意义是一个概念,没有一个正确的回答,也没有一个错误的回答。

      生命的意义是一个解构人类存在的目的与意义的哲学问题。这个概念通过许多相关问题体现出来。

      例如:我为何在此’‘什么是生命?’‘生命的真谛是什么?生命的意义,也许即将失去生命的人才知道。

      奥地利的精神医学家弗兰克尔博士因其犹太人身份,遭纳粹逮捕,二战期间被关押,在奥斯维辛、达豪等集中营度过了三年艰难的岁月。

      在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里,他发现自己几乎丧失了一切。他的父母、兄弟、妻子或病死于集中营,或被送进了燃气炉。除了妹妹,他的全家都死在了集中营。所有财物都被剥压,所有价值都遭破坏,每天经受着饥饿、寒冷和拷打的折磨,时时企望着结束自己的生命。

      然而命运弄人,在这种条件下,他不仅活了下来,还发现了生命的价值所在,之后写成了一本书——《追寻生命的意义》。

      在这本书中,弗兰克详述他如何由亲身经验,发明意义治疗法

      他经常问遭逢巨痛的病人:你为什么不自杀?病人的答案,通常可以作为线索,以便为病人提供更好的治疗。

      譬如,有的是为了子女,有的是因为某项才能尚待发挥,有的则可能只是为了保存一个珍贵难忘的回忆。利用这些纤弱的细丝,为一个伤心人编织出意义和责任——这便是意义治疗法的目标和挑战,也正是弗兰克博士在现代存在分析上的创见。

      生命的意义并不是唯一的,每个人对它都有不同的诠释。这本书中,还为存在的虚空提供了合理的解释。

      弗兰克尔博士认为,它是20世纪广泛存在的现象,可能是一种自从人成为真正的人以来必须承受的双重丧失。

      这个观点类似的,弗洛姆在他很多的书里也有论述,人自为人以后,就脱离了自然,而永远处在一种孤立的状态。

      有了思想和意识,人更容易异化,分离,这样的痛苦,让人一辈子都在为寻找一种合一的途径而努力。痛苦和苦难也是为我们提供领悟人生意义的途径,就看你最后是如何选择的,逃避还是面对。对生命价值的探求,一刻也不会停止。也许到最后人们会发现,根本没有什么生命的意义,对不同的个体而言,生命的意义为何?的答案取决于他们想如何回答。

      李商殷说到这里稍微的停顿了一下,随后继续在自己的脑海里翻阅自己所看过的书籍。

      叔本华是最早明确地问出生命的意义是什么?的哲学家。他提出,既然一个人不会改变,他的道德品质在他的一生中绝对不会不改变。既然他需要活出他被给予的(凛赋),而不偏离他的品性,既然经验、哲学和宗教都不能对他产生任何影响,那么问题就来了,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在叔本华看来现象世界是个可怕的地方,它充满了痛苦,没有任何幸福。人类生活的两极是痛苦和无聊。每个人的生活,在外部看来,都是无意义的、微不足道的从内部看来,都是无趣的、无意义的。叔本华在《论人性(On Human Nature)》给出的解释,人生的意义或目的是受苦,因出生罪受到惩罚。

      李清照听到这里,愤怒的打断了李商殷的话:如果生命的意义是这样,这才是没有意义!

      李商殷没有因为李清照的情绪而影响思路,只是不慌不忙的继续说道:当然,对比于叔本华,我更喜欢尼采的解释生命的意义是被创造,而不是被发现。’”

      李清照抬起头,望着李商殷的眼睛说道:你以为你说的那些我不知道?别以为这些书只有你会看,你也不过是用着那些呆板的文字强行解释自己心中的不满!

      李商殷对李清照的话语置若罔闻,即使这句话使李商殷心中有些触动。

      文字的作用与魅力不只是记录与抒情。

      李清照听到李商殷的回答心情好多了,他的回答看似不搭边,其实刚好正中李清照的下怀,在李清照看来,自己看出了李商殷心中的懦弱,就像是抓住了李商殷掩藏极深的尾巴。

      此时的李商殷感觉自己的心有些想屋外的天气一样燥热,这使得他想要结束这段对话。

      李清照没有对这个问题继续讨论下去,而是转口说道:那为什么世间有幸运的人和不幸的人?我去过伊拉克,在那里,我仿佛看见了一个独立于世界之外的地方,因为战乱,那里就像是一个地狱,正在逐渐磨灭和吞噬人们的心灵,我曾经问过那里的人,我说:你的愿望是什么?而我得到的大部分回答都是想和自己的家人吃一顿饱饭。

      说完之后李清照快速补充的说道:不许照搬。

      李商殷纵使心中再不舒服,也不得不回答:我一直认为可怜人都是有可恨之处的,要是一个不熟悉的人去往那种地方,基本上没有完好无损回来的可能,不是因为那些暴乱的恐怖分子,也不是因为所谓的侵略者,而恰恰是因为那些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你不要说你,我想,你是什么身份你比我更清楚。究竟是因为可伶才会使人变得可恨呢,还是因为可恨才让人可伶呢,这我也说不清。或许,只有造物主才能给出答案吧。

      那孩子呢?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有什么地方会让人厌恶?

      李商殷对李清照这句话并不意外,因为不管在哪本书,哪个人的口中,孩子都是纯白无瑕,没有任何罪恶的,孩子可能是一个小小家庭的希望,也可能是一个家庭崩溃的原因。当有限的资源支撑不了无尽的贪婪时,便所有的东西都是有罪的。自古以来,这个世界一直都是这样的。李商殷看似没有回答李清照,其实李商殷说出了自己认为最温柔的回答了,现实只会更加残酷。

      李商殷说完之后,李清照也没有露出什么表情,也没有答话。

      李商殷对此也没有什么表示,在他看来这样最好。

      吃过饭过后,李清照说要回房看书,便先一步离去了,此时的餐桌上便只剩下了李商殷和李令德。

      李爷爷,你不会叫我来的目的是这个吧?李商殷无语了,李令德在刚刚全程没有说过话,要是让李令德来说的话,李商殷相信他肯定比自己说的更好。

      哈哈,怎么可能,我叫你来主要是为了吃饭,顺便给你说说你爸的事,刚刚的那明明只是一场突如其来的交易。看着李令德的那张笑脸,李商殷心想就算是不懂微表情的人都知道是假的。

      好,不管是不是,我这样应该是算完成任务了吧?我希望您也能遵守诺言。

      当然,我怎么可能食言,我要是欺负你这个小辈,传出去了以后道上的人该怎么看我,跟着我来书房。说完便大笑着离去了。

      李商殷只得在心里默默的说:唉,真的靠谱吗,我那死鬼老爸怎么会认识这种人的

      当李商殷进入书房之后,第一个想法就是能不能找个办法把这里的东西都搬走,这已经不能算是书房了,这就是一个图书馆!

      李令德看见李商殷震惊的表情,好像很满意,于是自豪的说道:怎么样?这个是我老头子全部的积蓄了!怎么样,我知道你很想要。说到这里,李令德还大手一挥,颇有种挥金如土的感觉,说吧,看上了什么本,随便拿好了!我这里可是有很多孤本哦!

      李商殷是真的很想拿啊!正如李令德说的,有很多世上绝无仅有的孤本!《金言集》《肯格斯诗篇》这些都是李商殷做梦都想拥有的。但是李商殷知道,只要自己拿了,那以后又得欠下一个大人情了,而李令德用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自己,李商殷就知道有套。

      于是李商殷只好忍痛的说道:不了,以后再说吧,先说正事吧。

      李令德像是松了一口气般说道:哈哈哈,好,既然你不想要,那我也就不强求了。

      这一刻,李商殷算是知道什么是姜还是老的辣了。

      就在李商殷神晃神的片刻,李令德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盒子,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匣子。这个匣子带着诡异的紫光,在匣子顶端还刻着一只眼睛。那眼睛或者是匣子像是有魔力一般,让人有一种想打开它的欲望!就像是希腊神话里面的潘多拉魔盒!

      你先拿着这个,这个是你爸给我的,我现在把它给你,先不要打开,回去再打开,看你爸给我说的神秘兮兮的样子,一看就很值钱。还特地让我不要打开了,现在当着你小子的面拿出来,我忽然后悔给你了,早知道私吞了算了。说到这里,李令德还特地做了一个惋惜的表情。

      真是个戏精,好,谢谢李爷爷。当李商殷把这诡异的匣子拿在手里的时候,想打开这个匣子的欲望更加严重了!但是理智克制着他的好奇心。

      李令德看见李商殷没有打开,而是先装在了书包里面,似乎很满意,也很欣慰,于是便继续道:至于我和你爸妈的关系,你就当是干爹吧,其他的你就不用问了,再问我也不知道了。

      李商殷就知道李令德不会这么简单的告诉自己所有的事,虽然自己还有很多疑问,但是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他拿到了这个诡异的匣子,这一趟已经有很大的收获了。好的,谢谢李爷爷。

      你小子还叫我李爷爷,叫我爷爷,我是你爸的干爹,你也不要叫我干爷爷了,多难听,直接叫我爷爷吧!

      李商殷对自己突然多了一个爷爷一点也不反感,对于他来说无所谓,喊一声爷爷也没关系,毕竟自己也不吃亏。好的,爷爷。

      李令德好像看出了李商殷心中的急不可待于是便道:这才对嘛!反正你也是迟早要喊的,去吧!回家吧!看看你爸给你留的东西,记得要是好东西的话记得给爷爷留一点啊,不,五五分!

      李商殷听着那句反正你也是迟早要喊的听着有点怪,但是也只当是就算现在不告诉自己父亲和李令德的关系,以后也要告诉的,所以喊这个爷爷是迟早的事。李商殷便没有理会,而是说:爷爷,那我就先走了,以后再来看您。至于后面那句话,李商殷下意识忽略了。

      你小子,行行行,快走吧!我看见你就心烦!李令德挥了挥手,有些生气的样子。

      李商殷在李令德说完便真的点了点头走了。

      李令德望着李商殷离去的背影,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唉,这孩子,哪都好,就是太直白了,小息,你觉得怎么样?

       

    • 1
    • 0
    • 0
    • 58
    • 可先生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