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小说素材 小说素材 关注:24 内容:7606

    开篇架构 取材于《天寂殇》第一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正文
  • 小说素材
  • 至高神
    LV.8 渡劫期
    VIP 5

      微风拂过,带起了几粒蒲公英的种子,伴随着婉转悠扬的笛声飞向那遥远的地方……   “渐空啊,如果你今日尚在,又怎会教幽魅国人如此嚣张?只怪为兄只是一介凡人,少了贤弟相助,对于幽魅国的那些巫术不甚了解,难免误了军机,现在只能凭借着贤弟留下的书籍一一应对……”   说话之人正是岚枫国军师岚枫亦空,岚枫亦空19岁从军,先后经历57场战役未有损伤,贯使名剑“换尘剑”,随先王与诸国会战屡立战功,其兵法更是出神入话,神鬼莫测,6次围剿幽魅国大军,使其国力大衰,后又游说诸国联手签定永世不战协议。先王死后,太子岚枫义登基,岚枫亦空以丞相身份辅佐朝政。   此刻岚枫亦空想起了往事,兀自倚着亭柱惋叹起来,忽闻脚步声起,连忙拂袖拭去脸上泪痕,稍作姿态,斜眼望去,一名管家正急匆匆的赶来。   “老爷,少爷今天又没去学堂,教书的先生派人来问,我带着几个家丁把附近都找遍了都没找到。请老爷责罚。”老管家年纪已高,一路走来气喘嘘嘘,说完话身子微微向前一倾,欲要跌倒,岚枫亦空上前立马扶住,搀扶着到亭间坐下。   岚枫亦空无奈道:“寂儿天性顽劣,学堂怕是耐不住他了,也罢,明日由我亲自教他,景孝啊,这次又幸苦你啦,快回去歇息吧。”   老管家走远了,岚枫亦空方才转身步入书房,在一书橱前踌躇了片刻,伸手扭动书架间的一个紫金沙壶,进入了密室。   岚枫亦空走到密室中的一个灵台前,神情惆怅的叹道:“十几年了,寂儿也快长大成人了,这些年,为兄把他当做亲生儿子对待,莲心又十分宠他,难免让他养成了顽劣的性格,今日他又没去学堂,哎,老夫也奈何不了他了。寂儿这孩子像你,不能总把他关在家里,明日为兄就开始把毕生绝技传授于他,男儿志在四方,也该让他出去磨练了。”说罢,从灵台后的暗格内拿出一块玉佩沉思起来。   傍晚时分,岚枫寂坐在岚枫山上仰望远方正自出神,突然天边暗淡下来,霎时间乌云密布,阵阵山风刮过,岚枫寂打了个哆嗦,爬起身来,寻思遇有暴雨下落,立马沿山路返回丞相府。   走了片刻,遥见远方火光闪动,岚枫寂加快脚步赶前视之,只见一群官兵冲进义天府,捉拿府中大小官员,家眷,就连家丁也被揪出府中。不多时,几个官兵拥着一名官兵长从府中走出,那名官兵长推着一名朝廷大员走到府外为首的那名面相丑恶的官员面前说道:“大人,小人已将逆贼带到,交给大人处置!”   那名为首的官员正是辅政大臣李原海,李原海先祖世代忠孝,自岚枫国建国以来曾为历代先王致力于国家发展付出了无数汗水,正因为如此,先王才授恩于李原海一族世代为官,可家族传至李原海一代早已忘却了先祖遗训,每日只顾喝酒作乐,而又祸乱朝政,迷惑当今君王,不免遭到贤臣唾骂,可是因其势力庞大,又是当今君王身前的红人,群臣多次上谏要求君王罢免其官职皆被驳回。   李原海走到那名朝廷大员面喝道:“逆贼张世远你可知罪?”张世远叱道:“不知在下所犯何罪,劳驾辅政大臣大动干戈派这么多人来我府上抓捕我?”李原海嘿笑道:“你和其他几位朝廷重臣勾结外国,想要谋反,可有此事啊?”张世远正色道:“我和历代先祖受恩于朝廷恩惠,为岚枫国征战南北,立下无数功劳,又怎会勾结外国,意图谋反?”李原海笑道:“张大人,君主已经得到你与外国书信往来意图谋反的证据,你还是招了吧,随我去面见君主,或许君主念及旧情还可以饶你不死。”说着从袖中拿出一封书信。   李原海道:“这封书信可是你的墨迹?证据确凿,来人,把张大人带走!”张世远怒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有人想要老夫这条老命,又何愁找不到人伪作证据!哈…哈…哈…”李原海急道:“放肆!竟敢怀疑君王决断,来人,把他押解带走!”说着带着一群人向别处去了。   李原海走远后,围观百姓议论纷纷,有的人甚致朝着李原海去向破口大骂,可见百姓心中对此人有多厌恶。突然,“哗”的一声,下起了暴雨,府前百姓四散躲雨。不多时,街道上便空荡荡的,只剩下岚枫寂一人,岚枫寂甚感失落,任由雨滴滴在身上,漫无目的走向前方。   傍晚时分,岚枫寂走到丞相府门前,老管家早已守在门口等候,见到岚枫寂被雨淋得浑身湿透,赶紧上前拉住岚枫寂的手问道:“少爷,你今天没去学堂,我们把附近找遍了也没找到,你浑身都湿透了,先回房洗个热澡,换身衣服吧!”老管家见岚枫寂低头不语,只好吩咐家丁准备去了。   岚枫寂换洗完毕,老管家端来了碗姜汤给他喝了后随着岚枫寂去了岚枫亦空那。岚枫亦空此时已出了密室,在书房中挥动墨笔写着奏折,见岚枫寂来了停下笔道:“寂儿,你今日又逃学了?”。   岚枫寂道:“父亲,先生教的都是些“之乎者也”无用的东西,孩儿早就会背了,孩儿想学些有用的东西。”岚枫亦空闻言笑了笑,挥手示意要岚枫寂靠着他坐下,岚枫寂坐到他身旁,岚枫亦空抚摸着岚枫寂笑道:“既然你不愿去学堂上课,那就由我亲自教你,明日就先教你剑法!”   岚枫寂听着激动万分,抱着岚枫亦空非要和他打钩指,岚枫亦空无奈道:“寂儿,你都15岁了,怎么还像个小孩一样。”说罢放声大笑起来,岚枫寂似乎想到了什么,放开岚枫亦空道:“父亲,我回来时看到一大批官兵冲进义天府中把张大人押解走了,说是勾结外国,意图谋反,百姓们都在纷纷叫骂那个叫李原海的……”   岚枫亦空接口道:“李原海的事,已经有人通报我了,他是想把跟他作对的贤臣、良将全都除掉,明日我就去面见君王,向他问明此事!寂儿,肚子饿了吧?走,父亲今天和你一同用饭!”说罢,拉着岚枫寂出了书房。   深夜,岚枫国外的玄青峰上,一位白鬓老道正仰天观望星辰,突然间双眉一紧,掐指一算,失声叫道:“不好,亦空有危险!”。   丞相府中,黯淡的月光照着墙壁不时闪出几个黑影,它们去势极快,悄无声息的来回于房瓦之上,形如鬼魅,但是去向都是朝着岚枫亦空的卧室,一名红衣蒙面人揭开了一块屋瓦,见岚枫亦空已经熟睡,挥手示意在房子周围待命的其余6名黑衣蒙面人进入卧室,准备暗杀岚枫亦空。红衣蒙面人手持月牙弯刀抢先入内,走近岚枫亦空床前,方遇下杀手,不料被岚枫亦空一掌打中胸口,疼痛难忍,岚枫亦空一跃而起,顺势拿过墙上挂着的“换尘剑”。宝剑出鞘,锋芒毕露,直刺红衣蒙面人胸口,其余6名黑衣蒙面人见势投出暗器射向岚枫亦空,岚枫亦空挥剑扫落暗器,纵身飞出窗外,8人打斗片刻,岚枫亦空使出“换尘剑法”中的“剑扫八方”,来者只此7人,用此剑式绰绰有余。瞬时间,岚枫亦空身影分出6个,各自手持“换尘剑”,不多时便将7人如数击倒。   此时,护卫队赶致,一名身披铠甲,手持重剑的护卫长上前跪道:“属下办事不利,没能发觉有刺客潜入,请丞相赎罪。”岚枫亦空摇头叹道:“这次不能怪你们失职,以他们的身法招式来看,当是来自幽魅国的“幽冥鬼步”,只是这次竟然派出如此低级的刺客前来行刺,定有阴谋,看来幽魅国沉寂已久,终于开始行动了。”   护卫队长看了看7名刺客的着装打扮,忽见为首的一名红衣刺客腰间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幽冥”二字,不由惊道:“幽冥刺客!幽魅国国君的专属刺客!他们几十年前不是在丞相游说诸国签订永世不站协议后就没有再行动过吗?这次前来行刺,难道说……”   岚枫亦空淡然道:“你猜的没错,战争即将爆发,可是幽魅国在上次我与渐空的联手合击之下,国力大衰,早已不如从前,为何现在却屡次在我国边界挑衅,却不直接率大军开战?他们到底在等什么呢……”说罢陷入了沉思。   玄青峰上,两道黑影正穿梭于山壑、松林之间,忽然间,其中的一道黑影停留在了一道小溪旁,另一道黑影见势收住脚风,在月光的映照下,从小溪中看出了二人的外貌。   其中的一道黑影正是玄青门掌门天玄道人,另一道黑影则身着黑色长袍,手持黑色利剑,剑上刻着“幽冥”二字,身上还不时透出一股紫色邪气。   天玄道人隐约看清来者相貌,捻须轻笑道:“师弟,多年不见,想不道你武功大进,却为幽魅国效力了!这些年来,你修炼的可是“幽冥鬼域”中的功夫?看你身上透出的杀气,定是邪气反噬造成的,在你身上已经感觉不出一丝玄青门的正义之气了……”   黑袍老者闻言狂笑道:“正义,什么叫正义?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正义与邪恶之分,在你眼中的正义,在别人的眼中也许就是邪恶,幽魅国君想要统一诸国,为后世免除战争后患,难道说就是邪恶的吗?”   天玄道人喝道:“一派胡言!幽魅国国君在想什么,老道又怎么会不清楚?他是想世代奴隶诸国臣民,要他们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做牛做马,然后再去探寻它方领土,企图吞并天下,是问有如此野心之人,怎么能叫做‘正义’的了?就算他能统一天下,不能善待臣民,难免不会激起民怨,战争又怎能避免?”   黑袍老者笑道:“多年不见,师兄的武功精进了,这嘴皮上的功夫也变厉害了,你刚才不是算到丞相府中今日有大灾吗,你是不是想赶去相助?呵呵,时已晚矣!”话一说完,黑袍老者化作灰烟,随着山风飘散了。   天玄道人冷笑道:“师弟,这就是你的调虎离山之计?”说着化作一道强光渐渐的消逝在了天际。   其实二人本体均不在此地,黑袍老者用的是“幽冥鬼域”中的“形影鬼魅”,与天玄道人的“灵气化形”如出一辙,但是黑袍老者借用的是尸气和怨气,而天玄道人用的则是天地山水间的灵气。二者皆用意志力操控。   天玄道人边赶致丞相府,边以意志力操控虚体,其功力已臻致仙境,收放自如。御剑致丞相府中,突见岚枫亦空卧室外躺在地上的一名红衣刺客突然起身,以暗器掷向正在低头沉思的岚枫亦空,天玄道人一惊,大喝一声:“封!”一根翠绿松针刺入红衣蒙面人脑部,顿时使之僵住,继而又喝一声:“燃!”7名蒙面人此刻身体顿时燃起大火,只眨眼之间便已化为灰烬,天玄道人一个筋斗翻入院内,伸手一挥,地上的骨灰便随风而散。   丞相府中众人除了岚枫亦空以外无不为突如其来的变故大惊失色,各自打量天玄道人。岚枫亦空拱手上前跪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前辈可是玄青门掌门人天玄道长?”,天玄道长伸手将之扶起,笑道:“亦空不必多礼,记得渐空当年与你结拜,二人以兄弟相称,虽然之前你我并未相见,但渐空是我门下最得意的弟子,算起来我也算你半个师父啊!”   岚枫亦空笑道:“那就请师父在我府上多住几日,好让我一尽师徒之情!”   天玄道长笑道:“我山上还有许多事需要打理,这次就免了,此次前来一为相救,第二却为了寂儿之事。”   岚枫亦空略有所思,转而拉着天玄道长的衣袖笑道:“那就请师父随我到书房一坐!”说着与天玄道长向书房走去。   丞相府的书房内烛光闪动,火红的光芒照在二人脸上,使初次相见的二人之间增添了一股暖意,正是这次谈话给了岚枫寂命运上的转变……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小说素材
  • 今日 0
  • 帖子 7606
  • 关注 24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还没有账号?点这里立即注册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