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写作素材 写作素材 关注:7 内容:7159

    语言描写 取材于《麒麟之戒》第六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写作素材 > 正文
  • 写作素材
  • 至高神
    LV.7 合体期
    VIP 5

      唐礼庆轻轻地推开一扇玻璃门,缓缓地走了进来。

      房间内散发着一股书卷味,一名年过六旬的老者此时正站在书桌旁,手掐着一柄狼毫之笔,挥洒黑墨。

      唐礼庆只是静静地来到书桌旁,默默地研墨,空气中飘荡出一团墨汁味。

      雪白的宣纸上,一笔笔意境悠远,韵味十足的行书字跃然入目。

      “爸爸的毛笔字总是那么富有生命力,仿佛活物一般。”唐礼庆欣赏着父亲唐德的字。

      “小丫头羡慕了吧,哈哈!”唐德写完十二个行书字,视线移向桌旁研墨的女儿,微笑着开口说道。

      “神气什么?哼!”唐礼庆撇了撇嘴口不对心地回道。

      “唉,你这丫头,唐家祖传功夫恐怕就在你手里失传了,一套上乘的千年古武术从此绝迹世间。”唐德感叹一声,颇有一种生女不淑的味道。

      “我偏不学,比起古怪的祖传武术,我更喜爱优美和谐的太极拳。爸爸,‘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哦。”唐礼庆一点也不理会父亲的叹惋撅着嘴巴说道。

      “行!行!行!你总拿这一条家规做护身符,我服了你了,行吧?小丫头。你不学,是你的自由。可是我传授给我的孙儿,总可以了吧。”唐德笑着说道,中年得女,他还是十分宠溺自己这个充满个性的女儿的。

      “切!切!切!爸爸,你烦不烦?老提这事儿,我可是没有现在结婚的打算,更遑论生小孩子了?”唐礼庆鼓起香腮大声说道。

      “你不结婚,也是可以的。可是你总得给我一点盼头吧?比如找一个年轻俊杰的小伙子谈谈恋爱啊。你看老夏家的夏炎怎么样?留学哈佛,三个博士学位,家庭雄厚。”唐德始终不渝地推行着他一贯的主张,嫁女儿,得乖孙。

      “爸爸,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除了你说的这些以外,还要加上一个“风流好色”才对!他的女朋友三天更新一次!如果你愿意我嫁给这种人,我也无话可说了。”唐礼庆俏皮地耸了耸肩膀,比划了一个鬼脸。

      “呃?还有这一条,我怎么不知道?混蛋夏老鬼,居然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信息!嗯,我的女儿绝对不能嫁给这种人。对了,有了。你看老马家的马晓宝怎么样?绝对的好男儿,德才兼备,家世也好。”唐德眼神一亮对着女儿说道。

      “唉!人家已经是有妇之夫了,爸爸,拜托,你搞清楚再说,好不好?难道你希望你女儿成为受人指骂的第三者?或者说是狐狸精?”唐礼庆翻了翻白眼,一副被父亲打败的神情。

      “啪!”唐德猛地一拍书桌,张牙舞爪,气得发抖。

      唐礼庆吓了一跳,悄悄地扫了他一眼,糟了,玩过火了。

      谁知...

      “两个混蛋!一个比一个无耻!下次来非拆了他们的骨头不可。呼...呼...”唐德火冒三丈,这还了得?骗吃骗喝的,居然还想骗走他的宝贝女儿,实在太邪恶了!

      “嘻嘻...”唐礼庆暗送一口气,不由偷笑不已。爸爸,这么精明的人,居然在这件事情上犯迷糊。

      “小丫头,有没有同事追求你啊?”唐德一计完败,又生一计。从女儿的工作的圈子入手,女儿任教复旦,或许,会和同事擦起火花,也说不定呢?

      “爸爸,您大可以死掉这颗心了,别怪女儿不拉你一把哦?这事还怨你。”唐礼庆故意绷着脸皮说道。

      “哦?怨我?”唐德莫名其妙地说道。

      “没错,就怨你!谁叫你是星空集团的董事长呀!让人望而生畏,畏而止步!”唐礼庆玉指朝他一亮,痛心疾首地说道。

      “啊!这还是我...我的错啊?”唐德结舌地说道,他被女儿的这招回马一枪稳稳地命中要害。

      这一回合,父亲唐德再次完败,女儿唐礼庆举手获胜。

      午餐时间,父女俩在餐厅内用餐。

      “爸爸,季老特意让我把一件事情说给你听。”唐礼庆围上白色的餐绢,用筷子夹了一片竹笋,轻咬了起来。

      “哦?”唐德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唐礼庆把林易的事情说了一遍,...

      “林易?”唐德的脸上现出疑惑之色,他低低地沉吟了起来。

      “莫非是那个人的后代?那个人一旦知道他的后代遭遇了不测,后果...”唐德想到了那可怕的情景,心中一颤。

      “女儿,他住在哪?我要见林易。”唐德目光严肃地盯着唐礼庆说道。

      “啊?见他?”唐礼庆惊愕地望着自己的父亲。

      ******

      午后的阳光格外得毒辣。

      林易背着一个包裹,独自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

      “家乡还是老样子啊!”林易满头大汗,汗衫都被汗水浸湿了。

      林易一家原来住在农村,林父林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林易还记得父母春播秋收的辛苦情景呢。

      高高的围埂,嗡嗡郁郁的树木,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

      林易骑车行驶在围埂上面,斜视了一眼宽敞的河流,河流的水向着大海的方向奔腾。

      “这条河,小时候可是游泳的胜地,我经常在那里潜水和横渡,害得家里人都急死了。”林易回想到父亲林克大怒的模样,此时仍旧心有余悸。

      “真是的,哥哥把书藏在了老屋,我都快七八年没回来了。还好家乡变化不大,否则就出丑了。”

      林易不时地向后面扫视两眼,显得小心翼翼。

      “没有发现有人跟踪,不代表没有人跟踪。我绝不能让对方知道那本书的存在。”

      林易时刻警惕着未知敌人的跟踪。

      以他现在的眼力,运功入目,可清晰的辨别一百米以外的蚊子身上的花纹。

      相信敌人如果跟踪,绝对难以逃脱他的窥视。

      老屋的平房渐渐地出现在了视野,林易目光一亮,加快了速度。

      停下自行车,林易站在高高的围埂上面,默默地看着与围埂等高的平台,似乎看见了小时候立在上面拿着水瓢召唤父亲回来的身影。

      如今已是物是人非!

      沿着围埂的土梯,林易推着车子一步一步走了下来。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返回顶部
  • 语言描写 取材于《麒麟之戒》第六章-海报-吾创网
    海报正在生成中,请稍等...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