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
  •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相亲那点事儿

      第二章 第一次见面

       

      5点25,夏至到了约定的火锅店。35度的夏天,两人的第一次见面约在了火锅店,想想就开始冒汗。

      走进来,店里开了空调很凉爽,上二楼,一眼看过去,目前总共有三桌有人,只有靠过道这桌,是一个人。

      嗯,就是他了,还挺准时。

      夏至走了过去,这个人穿了一个红色半袖,夏至看了看自己的绿裙子,嗯,还挺配。

      他低头玩着手机,夏至轻轻的打招呼,男生站了起来,两人尴尬一笑,夏至落座:你来的好早啊。

      圆脸,大眼,不戴眼镜,身高应该有1米75以上。

      男生笑了笑,说:我离这挺近。

      尴尬中,男生说你看看菜单,还没有点菜呢。

      夏至拿起来,询问了男生口味,点好了菜。

      夏至不喜欢那种你让我我让你,然后我都行的戏码,点菜时候注意下对方口味就足够了。

      等菜期间两人开始尴尬的聊天。

      赵谦程:工作很忙吧

      夏至:是啊,临走还被安排了个工作,多亏不是很急,要不今天就可能迟到了,你呢忙不忙

      赵谦程:还行,就是中午有时候不休息。自己干时间相对自由些。

      夏至:也是。今天天气真热哈

      上菜了

      尽管热,夏至还是吃的很尽兴,每次的火锅,她都要自己调两碟调料:油碟和酱碟。从小不爱吃凉菜的夏至,即使在高温天气下,仍旧喜欢吃热饭,所以不抬头的一直吃。

      夏至还记得第一次相亲的时候,紧张别扭占据了上峰,饭只吃了几口,回家又吃了一顿才好,饭后男生还说,你吃的太少了。

      赵谦程看着对面大朵快颐的姑娘,心想:是真的能吃,这么热的天气对食欲竟然毫无影响。不过看着确实要比一般姑娘壮实。

      如果夏至此时能知道对方给她的评价是壮实,可能也不会努力找话题,不让气氛尴尬起来。

      夏至各种推荐自己点的菜,好让大家有个开口的话题。两人的尴尬场景以及那些不熟悉的对话,让旁边桌轻易的分辨,这是一对相亲的青年人。旁边支棱起耳朵努力听着

      第一次遇到这种场景,夏至尴尬的逃离了现场。现在身经百战的她已经毫无畏惧,在隔桌有耳的情况下,落落大方的介绍自己的履历,从大学到工作。从朋友到家人。

      赵谦程感慨于女孩的大方,这是他第一次相亲。碍于领导的面子。创业之前的一个关系不错的领导突然给他打电话,说给他介绍个姑娘。

      在赵谦程的心里,自己是可以过一辈子的。上大学学校里男生多女生少,自己条件没有好到女孩子倒追的地步,本身是个沉默好静的性子,所以大学独自度过。工作后,身边也不乏有追求者,亦或感兴趣的女生。经过进一步接触,觉得没有独自一人自在,也发现了对方诸多自己难以忍受的缺点。所以也产生了自己过于挑剔,性格可能不适合与人共同生活这样的观点。创业初期没有时间考虑,目前虽然进入事业的平稳时期,可以开始考虑了,但是身边的女孩子都感觉差了点什么。可能是差了那么点冲动?在这个三十多岁的年纪,还想要追求那种奋不顾身的爱情?好在自己过的一直悠然自得,兴趣广泛的他分不出时间去想自己的终身大事。

      身边的朋友结婚的不少,可是他们的婚姻没有给他带来过正面积极的影响,每一个用不同方式不同角度告诉他:不结婚是真好。

      他看着对面的女孩子,白净,大方,不是那种一眼就看到的漂亮,但是眼睛里有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稚气,活泼灵动,让你待着舒服,让他不经意间想跟她说点心里话

      他说起自己的大学生活,讲自己最初的工作,讲自己第一次在异地他乡过年,讲那时候的孤独与犹疑,讲当时对未来的不确定和憧憬。讲自己这三十年的生活,讲自己目前的现状和对未来的期盼,他说了实话,可能不会和女孩子相处,在自己眼中,没有过多时间分给对方。他的时间要用来工作,看书,做模型,玩游戏,当铲屎官。讲这是自己第一次相亲,讲从前对相亲的抵触和拒绝,这次实则是因为老领导的面子推脱不了。丝毫不介意对面那是和他相亲的女生而不是他的朋友们。

      夏至喜欢成熟稳重的男生,毫无疑问这个男生是符合的,但是他的这一番话,前面夏至甚至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感,后面夏至清楚,又是一次失败的相亲。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看样子是没相中。

      没相中就没相中吧,夏至心想。这个男生是夏至见面最快的一个人,上个周日晚上添加了微信,这个周五就见面了。见面是夏至要求的。

      这个男生太主动了,在夏至说自己看电脑眼睛疼的时候,他要夏至的地址,要买护眼仪。夏至拒绝了,吓得在微信的一排“不不不不不不”里,赵谦程听出了语音的感觉。

      没有任何关系不接受对方任何馈赠,这是夏至一直以来的想法。

      这个男生太二次元了,他说的话,夏至听不懂,各种网络用语,动不动的字母简写,让夏至只得求助于百度才能沟通。有的百度搜索无能后,夏至不耻下问,你说的我听不懂。赵谦程也细心进行了解释,夏至心想对方肯定也不想再聊了吧。

      恍惚间,男生并没有比她大四岁,而是小她十岁。

      所以她迫不及待的想见面,想赶紧结束这一场每天必须要完成的聊天任务。听了男生的言论,夏至放心了,聊天变的更加放松。

      夏至讲了自己工作的不顺心,讲自己性格不适合这个工作环境,人际交往变的艰难;讲自己性格过于温和,工作开展起来不顺利;讲自己部门人员众多自己却承接了大部分工作;讲自己的主管领导针对她,干了太多工作却得不到认可;讲自己半夜时候哭泣;讲自己无数次想要逃离。讲了太多负能量的事情,因为放松了,工作中的压力,让她太想找个人吐槽了,身边的人不能讲。好朋友都忙于孩子,没时间听他讲。这是一个多好的契机啊。

      这个饭局似乎变成了一个倾吐心事的好朋友聊天。

      赵谦程看着这个姑娘,看起来那么开朗活泼原来也是有这么多烦恼。生活真的不曾善待过每一个人,每个人都是艰难小心的活着,给外界展示的是自己多姿多彩的一面,而脆弱惶恐不安退却独自消受。

      饭吃完了,似乎一切该结束了。

      赵谦程提议去散散步消消食。

      下楼结账,赵谦程看到夏至准备出来的支付码,不动声色的将夏至和扫码机器隔开。

      夏至因为没能付款成功,扼腕叹息中,在夏至看来,这场相亲已经宣布失败,那肯定不会再见第二面,自己必须要结账。

      夏至有个毛病,相亲必须自己结账或是AA。尤其是这种一次定的饭。自己结账的相亲,让她能毫无压力。对方结账的相亲,如果没有第二次的来往,会让夏至难过郁闷好久,总有欠钱的感觉。

      当然,赵谦程并没有感受到夏至的苦闷。在他看来,男生就应该买单,所以看到夏至的付款码时,甚至楞了一刻。

      两人溜达着,去了附近的公园。夏天的公园总是热闹的,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轮滑的儿童和青年、卖唱的忧郁文艺青年、摆摊的小姑娘、推着儿童车的年轻父母。

      在这样轻松的环境,两人的话题也不再沉重,赵谦程给夏至讲他和他的两只猫大盘鸡和一锅斗智斗勇的日子,两只猫合起来就是一锅大盘鸡。夏至彻底被这个

      最后在欢乐祥和的气氛里,两人各回各家,一个在新区的东边,一个在新区的西边,隔着一条河,不远也不近。

    • 1
    • 0
    • 0
    • 128
    • 黑衣探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