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今天开始,你来代替锡的位置”

      第十章

      -

      阿猫坐在一堆麦子上,这次的任务也完成得很顺利。离自己到渝州路那一天已经过去了半年。她望向另一个山头上正大肆屠杀的白果。几个晴的日子下来, 天已倦怠了。 油亮亮的一轮大太阳渐没向云的泡沫。时间挑出一根锯条,开始缓慢且锋利地锯开人的妄想。 阿猫太困了, 日头尚还算敞亮, 但她已经睡着了。 她把脚搁在麦垛上,背向太阳; 背后的山上,白果的狐火烧掉了一整座村庄。 有人在哭;但是阿猫只觉得太困。 每家的哭声并不差太多, 大部分都在嚎得像是要滴血。 黑烟在地上看时确实浓,汹汹的样子好像一头大兽, 但上面就渐渐淡了, 那油亮的太阳只自顾自地沉,黑烟呜呜地哭诉,它也只当做没听见。

      阿猫总是不太有那些强烈的感情。锡婆婆曾经说过,做生死行的不能带入很多感情。敏感细腻的人天生不合适,那些扭扭捏捏的舍得与舍不得只会模糊他们的眼睛。这是一项很挑人的工作。锡婆婆好像就是因为满意这一点,才很决绝地留下了阿猫。阿猫闭上眼睛;又睁开。是这样吗?

      又想起了那双苍苍的,像一条老棉花被样的目光。

      那天氦收走锡婆婆之后,阿猫的头发就变成了白色。锡婆婆也有一头白色的头发。她说等你成了真正的锡,你也会有白色的头发。因为锡婆婆是功臣,这白色的头发是作为锡的勋章。

      接下来的日子里,阿猫只是一张张地揭下任务的单。这一行并没什么竞争,大家不过各司其职罢了。杀的多也不会多给什么。给你一副不会饿也不用睡觉的身体,为这条路奉献自己的一生。没有工资可发。但是大家有店面,在那个普通人的世界,继续做点生意,也不会有人管什么。一辈子下去也不知道付出了什么,得到了什么。但是阿猫觉得没关系,反正赚了钱,也总是带不走的。即使享受了快乐,快乐也是会消失的。阿猫只是觉得喜欢做这些。

      阿猫抱着这样的想法走回裁缝铺。拿起那只笔,刷刷地开始签文件。又有几个元素被处理了,新来的人很快顶上。这里的人大部分是年轻人,因为一旦老一点,就会立即被通知需要选择一位接班人。很少人像锡婆婆一样,到一百多岁才走到这一步。阿猫看着新面孔,心里五味杂陈。

      阿猫正喝着茶,感叹着这新人换旧人。门忽然给推开了,是那粗缯大布的年轻人走了进来。阿猫立即学着锡婆婆的样子,跪下准备接命令。那年轻人倒没怎么摆架子。

      ”起来吧。“

      他走到阿猫的台子那,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我可以坐这么?“

      阿猫还没说话,他已经坐下来了。

      ”坐。“

      阿猫也顺势坐下。

      "我叫陈漱。“

      陈漱拿着杯子喝了一口。

      阿猫才看清这年轻人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明明只有二十多岁,目光却已经老了。阿猫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别听氦的。他是个坏人。”

      阿猫也这么觉得。惰性气体好像都没什么好家伙。

      “有一个很秘密的任务到了。我们商量了之后决定交给你。”

      阿猫点点头,欣然答应。

      陈漱拿出一张地图,指着上面的一条大江。

      ”乾新江,东风峡段,府南县。你父亲曾经住了十年的地方。“

      他指指那地图上的小点。

      ”具体位置已经不可考了,只知道是在府南路上。你爸喜欢吃小蛋糕的,估计可能是离这个蛋糕店近一点..."

      “但是你的任务是去收掉这里的这户人家。杨辰府。”

      ”事情真有这么简单的话,你也不会亲自来找我啊。“

      “确实...不过这户人家应收的人命有七十条,我们派人去收的时候,那个人却只收回来一条。那一条还是他们家的狗。他说那个地方有人作法抗命。但是理论上来说这并不可能,天命到了的话人肯定是要死。但是有一个可能性。”

      “我爸的谕印。”

      “对。”

      “所以只能派你去。因为这个谕印我们不能交给上面,你的任务就是去彻查这件事,如果遇到谕印,就把他交给我们。我们会负责给你善后。如果没有的话,就正常做你的任务,把那邪法破了,把那七十条命抓回来。”

      “好。”

      江苏·常州
    • 1
    • 0
    • 0
    • 52
    • 黑衣探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还没有账号?点这里立即注册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