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
  •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今天开始,你来代替锡的位置”

      第六章

      -上学真的蛮耽误写东西的啊

      日记的内容就到这里了。

      钠旁边的年轻人摘下眼镜。

      “再多的消息我们就不知道了。那么样顶天立地的人物,一定是像诗人说的那样,被接回传说里去了。我们只知道他进行了一场彻底的清洗,把全部人都屠杀干净,只留下了锡和我们上一辈的碱金属这几个人。这就是我们这个组织的前身。我们的组织叫天冬,记住这个地方。还有给你派任务的那个年轻人,那就是咱们的老大。”

      “张先生毕生都在和这个地方对抗。”

      “也就是说,如果这是一本小说的话,”

      戴眼镜的年轻人说着,抿了一口茶

      “张先生,锡婆婆,我,他们,都是反派。”

      “好啦,快走吧,你们还要去开会呢。对了,我们这里拉帮结派的事情可是不允许的。”

      “千万不能让某些人知道哦~”

      阿猫拉着锡婆婆的手,一路往来时的地方走去。阿猫的心情有一点沉重,从小就没有人告诉过她她的亲生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口耳相传的,都是说他是个混混。阿猫想象着父亲坐在脏兮兮的,溅着屋檐上滴下的泥水的湿漉漉的台阶上,四处混合着人的臭气,脚臭嘴臭,烟草的臭味在大街上混着风,这么一股凌烈的肮脏的风四处地钻,尤其喜爱穷人的衣袖子。从这个洞进去,又从衣服破在手肘的洞出来,将背上一片薄薄的布好像吹气球似的抛起,再带着那身体的酸气从树梢哗地逃了。那么有能耐的人去做了混混,终日那样坐着度日。风每日每日吹,门口有断了条腿的流浪狗,蹒跚地走回那污水横流的店里。可他年轻时是那么璀璨耀眼,有无数的风骨,他也梦见那五楼十二城,他也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也许他只是不想再当狗。

      想着,就已经到了地方了。

      开门闪进一座城,热热闹闹的,和刚才的荒凉不同,这里热闹非凡。有小孩跑来跑去,有青年男女挽着手走着,还有老人互相搀扶。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 有亭台楼阁错落有致,阿猫呼吸着阳光,好像可以将希望吸进肺里。左边一转,出现一座巨大的茶楼。平常的茶楼总是喧闹荣荣,人左右地穿梭。可是这座茶楼安静得要命,市井的杂繁被气氛格除在外。这茶楼总共七层,最外面有层围墙,上面镶着青石砖的浮雕,说的是二十四孝。地上铺的是大漠来的胡杨树,剧成三四厘米厚的薄片,整齐地铺在江南潮乎乎的地上,水汽竟隔绝了。院子左边值一座佛龛,书一对长联;左边是:问菩萨为何倒坐,右边说:叹众生不肯回头。上下联贴在一对水沉木的房住上。柱有两米高,上架着一米左右宽的屋檐,蝙蝠的瓦当和琉璃做的流水环垂在地上的两条石水槽,引入左边的池塘,从假山上面的一个小洞慢慢地流入池塘。池塘里养七八条本地培育的锦鲤,一条纯白的大约是东洋品种,尾鳍长得像一条南山上的疏舒流云织作的锦。脚下踩着干燥舒适的胡杨木,走上了中堂。堂上有副联,左边写着三个字石中火,右边写着隙中驹,上面有块大匾,写着:梦中身。

      阿猫只目不转睛,连连地叹,梦中身,确是梦中一般。由打里屋走下来一位着白衣的姐姐,巧梳云鬓,明眸皓齿。脸上仔细地瞧,也瞧不出脂粉的痕迹,上来引着两个人就往后面走去。阿猫正摸着自己有点粗糙的皮肤,暗自卑下。走着走着,绕过曲折的廊,到一扇屏风的前面。姐姐施一个礼,就往上回去了。锡婆婆忽然停下来,认真地看入阿猫的眼睛。

      “绝对不要提到张先生的事情。”

      走进房间,只见房里什么都没有,只在北边放了一张塌,上面遮着帘子,隐约看见一个老人侧卧在上面,有一把白花花的大胡子。

      苍老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

      “锡…?”

      锡婆婆立即单膝跪在地上,回答道,

      “在。”

      “让这个孩子磕头吧。”

      阿猫正愣着,锡婆婆拉住阿猫,把他推到了前面。”快点磕头。“

      阿猫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是磕头。老人具有很威严的气场,阿猫有点害怕。

      阿猫磕完了头,那个老人似乎还蛮高兴的。

      ”真是个好胚子。“

      老人忽然坐了起来。

      ”想不想学个本事?“

      阿猫望向锡婆婆。

      锡婆婆赶紧冲她点点头。

      阿猫马上也点点头。

      老人又笑了。”不要逼着孩子嘛。“

      ”送给你一个见面礼…你可是要上任了…怎么能什么都不会呢。”

      他把手慢慢地举起来,对着阿猫画了一个符咒。阿猫一下子晕了过去,几秒钟之后,又醒了过来。

      老人已经躺了回去,把被子给盖好了。

      “给你一个控制风的法门,能用到什么程度,就看你天赋有多少了。”

      然后他隔着门帘,对着旁边说了一句什么。一会儿就有另一个姐姐上来,端着一盘香丸。

      “挑一个吧。”

      阿猫虽然不明所以,但是还是挑了一个。香丸到手里马上不见了,融进了身体。

      老人似乎很高兴。

      “看来是咱们的小狐狸。”

      他顿了一下。

      “以后这就是你的护法啦。他姓白,你要叫他白先生,要和人家好好相处。”

      锡婆婆扯扯阿猫的袖子,”快谢谢师父。”

      “谢谢师父!”

      江苏
    • 0
    • 1
    • 0
    • 23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黑衣探花LV.8 渡劫期VIP 5
      [s-62]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