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注册
    • 微风与你

      第一章:夏天的回忆

         可惜我相貌平平,声音也不好听,不能饿让你一见钟情,也没办法惊艳你的青春,更不能能温柔你的岁月,你想错过就错过吧。我们来世再相见,也许来世你还会痛恨我。但是没有关系,我自愿为你明灯三千,为你花开满城,你好,我是枫毅行。

          所有的热情都会在等待与失望中消失,没有例外。以后要在崭新的生活里好好热爱自己。如有来生,我宁可做一花一世界,一草一菩提,也不愿遇见你。那段日子,是你用尽所有的温暖也温暖不回的,是你用余生来赎罪也赎不来受伤的灵魂。再见,我心中的枫毅行。

           他们是一对青梅竹马,是童年里最美好的记忆。所有人都觉得他们绝配,但是命运捉弄人,从那一刻起,他们成为了仇人。小时候的白月光,终究是回不去了。

         “在上海那么大的一座城市,所有的医院都救不回他吗,难道他要在那个充满着冷酷无血的医院里吗?每天都有 人离去,而他是否挺的过去?”也许时间不会给他重来的机会,唯有我忘却过去,重新开始。

           早晨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房间里一株君子兰,让它本来就发光发亮的叶子显得格外刺眼。头发乱糟糟的她,犹如乱世佳人一般,女该从床上起身,白色的肌肤被照进来的阳光发射出像神明一般的光芒,让人刺伤了双眼。她在发着光,那般如仙女同阳光一起下凡的仙女。就算她的头发如鸟窝一般的凌乱,但是在鸟儿里也是最尊贵最美丽的品种。她叫乔嘉熙,是中国医科大学大一的学生,是乔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

         时隔五年,那个案底依旧继续着,她不能忘记,她就算死去也不能忘记那个心中的温柔男孩杀害了自己的父亲,不能忘记那个让自己坐了三年牢的枫毅行。

          “五年了,她能否忘记那一年的事情?能不能走出阴霾,算了,不想了,今天我必须去一趟上海,我要去找她”阴沉沉的天气倒是给人一种压抑感,就像那年的天气一样。她喝着咖啡,玩着眼前的电脑,身穿可爱俏皮的皮卡丘睡衣,修长的手指敲打着键盘“乔氏集团”电脑显现出了当年的一些热门话题度“乔氏破财”。那小巧玲珑的脸让人着迷。她是乔嘉熙唯一的闺蜜顾姊冉,她凭借自己的努力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公司,让家里人都过上了富豪的生活。

           她开着一辆红色的路虎,开启流行的音乐冲上了去上海的高速。她来了,她带着阳光的气息来到了阳光明媚的上海了。开了一天一夜的车,上了一个又一个高速,好像有些疲惫。

           早晨九点二十五分,她从旅馆里走出来,到处去打听乔嘉熙现在的住所。五年前,乔氏面临着倒闭,从嘉熙坐牢的那一刻,她们纯洁的友谊变没了。那一个毫无头绪的案子还未结束。打听到嘉熙在幸福小区A栋五单元二十八楼,顾姊冉莫名的有些 紧张,她不知道现在的那位闺蜜怎么样了,更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她。她买了点水果坐着电梯来到了二十八楼2809室。突然要面对一个好久不见得朋友,她有些不知所措,捏紧了小小的拳头,屏住呼吸轻轻的敲了门。

          “咚···咚··咚‘’

         正在阳台修剪她的盆栽时,乔嘉熙听有人敲门敲门,放下手里的修剪工具,疑惑的走到了客厅大门,她垫了垫脚看着防盗门上的门眼。外面是娇羞的顾姊冉,她立马的开了门一下子的就来了一个大拥抱,松开之后拉着姊冉的手进去了“姊冉,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我们好像很久没有联系了。”

         姊冉看着无精打采的嘉熙,心疼又无奈的看着她说‘’我也是问了很多阿姨,查了很久才找到你的,这些年··过的还好吗。”嘉熙觉得很久没有人关心自己了,激动的又抱起了姊冉。

          这次抱得很紧,这让姊冉都没法呼吸了“唔····咳咳···”

          嘉熙发现自己有些激动,连忙的松开了手。见姊冉捂着胸口咳嗽,一脸愧疚的用手拍了拍姊冉说着“姊冉,对不起··对不起··我有些激动了。”

          姊冉看着嘉熙一脸愧疚的说着对不起,自己有点过意不去了,毕竟是自己来找她的,她情绪激动也是正常的。

         “嘉熙,你别这样···都是我不好···”

         嘉熙眼里的光逐渐暗了,她慢慢的走到沙发前并蹲下肆无忌惮的哭了起来。

         “当初就怪我一时的兴起,好好地干嘛想要看萤火虫,明明知道我们是在学习不是去旅游的····”

         姊冉心疼的 去抱起哭泣的她,温柔的摸着她的头说“不怪你的··当时当时谁能预料呢,知道我们找到十足的证据抓住罪魁祸首将他们一网打尽,现在网上查案都是疏而不漏的事情,很快的,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整件事的起因与结果,怎么可能去怪到几个小女孩生上呢,这件事还得从五年前的夏令营说起。

         “同学们,难得的机会 让我们出来,怎么着,也得让女同学们跳舞唱歌啊,大家说是不是啊?”

           “对···”

        天空的星星对着这群学生们眨眼睛,地上的一花一草也在欢歌燕舞的欢迎着这群优秀的学子们。他们充满着朝气与希望坐在火堆旁,围成了园圈。她们跳着舞,他们唱着歌,多么和谐啊。呼伦贝尔大草原,绿波千里,一望无垠,微风拂过,羊群如流云飞絮,点缀其间,草原风光极为绮丽,令人心旷神怡。学校组织去这里也是有一定目的的,身为医科大学学生,是以生命为主线,以毕生的梦想来捍卫医生的正义的。这里有牛羊成群,也有绿树成荫,是研究医学标本的好地方。

        嘉熙看着同学们的欢歌燕舞,遐想连篇的对着旁边的顾姊冉说“我从小就很喜欢大自然的萤火虫,它们用生命来给大自然增加一道美丽的风景,它们给发放牛的牧人照亮,带哪些迷路得人回家,这也许是我喜欢它们的原因吧··”

         “那你见过萤火虫吗?”

          “小时候,我母亲带着我去自家花园里有看见过,它们很美···很美··”

          在大草原上,他们穿着当地特色的服装。她穿着红色的藏族服装,头饰点缀着她那饱满的额头,她抬起了头,再借助西南方向月亮的光程弧线的照着她那清纯的脸庞,让人着迷。天空划过美丽的流星雨,同学们纷纷的合拢了双手闭着眼睛许着愿。

         阳光帅气的男孩眼神充满了温柔,他无意间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嘉熙。他从来都是把她当作妹妹来看待的,今晚不知怎么了,他越看心跳跳的越快。他意识到自己害羞了,瞬间的把头转回来。因为男孩坐在女孩子不远处,一下子就能看见,这让嘉熙也害羞了起来。中间得人离开了位置,瞬间的两人身子僵硬了。

         枫毅行心里想着“她是我妹妹,没什么可以害羞的···”

         男孩鼓起勇气坐到了女孩的身边,他很温柔也很有才,钢琴,小提琴都会弹,不了解他的人还以为是艺体生呢,那里像一个未来的医生呢,不过就算是医生,也是医院里最帅最优秀的医生吧。

         “嘉熙,刚刚听说你很喜欢萤火虫··对吗?这边我很熟悉,知道那里有萤火虫。”

          嘉 熙惊讶的看着旁边帅气的男孩子说着她非常感兴趣的东西,激动的回道“真的?我小时候就见过一次,后来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呢···”

          枫毅行见嘉熙很喜欢萤火虫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抓到。枫毅行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那么做,也许真的把她当作妹妹吧。

          正在对面的枫嚎看着自己的哥哥和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女孩子再说话,就凑了过去说“哥。小熙熙,你们再说什么坏话呢凑?”

          顾姊冉见自己的位置被占了,立马放下自己的水杯跑到了他们跟前说“喂··这是我的位置··起来··”

          当时看着搞笑的顾姊冉大家都开心得笑了。

         过了不久,姊冉很快和枫嚎玩熟了,要知道姊冉可是自来熟的人啊,再加上枫嚎的性格和她差不多,一下子玩熟了也不起奇怪

          半小时过去了,才七点半,要知道夏天在呼伦贝尔大草原很难熬到夕阳西下的。枫毅行看了看手机,发现七点多了,萤火虫应该快要出来了就蹭大家玩的正嗨,起身溜走了。他熟悉的来到了四周灰蒙蒙的地方,但是因为有一点点的萤火虫出来了,也不见得很黑

           “我感觉好像少了一个人” 吃着手撕牛肉的姊冉观察了四周,搞怪的表情映在脸庞,让同学们更觉得搞笑了。虽然嘉熙和枫嚎都在笑,但是听见少了一个人不免回有些担心,要知道草原那么大,人生地不熟的,走丢了万一发生不必要的事情怎么办。

         嘉熙假装淡定的坐到姊冉的旁边小声的问着“姊冉,少了谁啊··”

          因为开学才不久,除了高中同学的嘉熙,顾姊冉对班里的同学并不是很熟,自然也说不出谁不见了。

         “我也不确定,总感觉少了一个人。

         嘉熙见姊冉吃着东西看着表演也没再多问,她望了望四周,篝火旁围满了四处奔来的游客跳着舞,自己班里的同学有的围成一圈玩着游戏吃着里零食,有的跟当地名族跳着舞,一时间有点混乱,也看不出来是谁不见了。

           “大哥,你说这人都被你打死了,我们要不跑吧?‘’

           “跑?我让你跑,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跑啊你···使劲跑···”一位看似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踢着说要跑的人的屁股恶狠狠地吼着。那位被踢屁股得人吓得连忙下跪求饶的说“哥哥哥··我··我不跑了··我错了··是我没用··是我没用··该打该打··”他下着跪,边说边打自己的嘴说着,甚至打出了血来。

          拿着枪的中年男子狠狠的把他踢到了水沟里说“没用的废物··滚”摔倒在水沟里的胖小伙狼狈的从水沟里爬起来慌慌张张的跑了。谁能想到,还没跑出一米,就被持枪的中年男子一枪给毙了。毙完之后,左手一招,示意让其他的人把他处理干净。

         一堆社会小混混手里拿着一个铁箱子,几位持枪人踩着一个不过二十五的青少年,青少年面部狰狞全身是血淋淋的。从小被父亲保护的很好的枫毅行那里会遇见这种事情,这下子可把枫毅行给吓到了。他想要逃跑,可是自己所在的范围有许多树枝和动物的尸骨,抬一下脚都有风声,那里还敢逃跑啊。

          中年持枪男子用他那双占满了鲜血的鞋子狠狠的踩在青少年的脸上说“你要是想让你爸爸妈妈活下去,就给我乖乖的听话。”

          “你们已经把我爸妈给杀了,就别再··我这里说这些了··我··是不会信的。”他被踩在了地上,因为他有挣扎,就有人按住了他的身体,锁住他的喉咙,他就快窒息了,男子才把他松开。

          躲在草地上的枫毅行,一下子全身都在抖动。离这些不足与三米。

          “不行,我的先办法快点离开这里”正准备起身拿手机发消息的枫毅行想了想,万一被发现了,死都来不及了。想给弟弟枫嚎发求助消息,想了想离开上海的前一天父亲对他的叮嘱。

         “小毅啊,你们多久去夏令营啊”枫毅行的爸爸坐在家庭会议室的中心位置上,手里喝着咖啡淡定的说着。貌似他已经能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又貌似只是想关心关心许久没有关心的儿子了。

           “父亲,就明天上午,有什么疑问?”

        枫毅行的爸爸枫建国在二十年前也是白手起家,但是也是一位混混,伤了不少的人。后来遇见枫毅行的妈妈后才改邪归正,那也是枫建国的痛处。

        枫建国并没有发达任何的言语,只是凝重的看着枫毅行。

          “父亲··”

           “你今年多大了?”

           “······”

         枫建国越问越迷糊了,自己的父亲还不清楚自己吗,这么可笑的问题,让枫毅行都呆了、枫建国看枫毅行眼神迷离心中倒也猜出了几分。

        “你明年也就20了,我对你的期望不比你逝世的母亲少啊··毅行啊···

         “明白的父亲···”

          “曾经··你母亲说过··只想让你平安长大。可是我对你的期望却是为这个社会做贡献,有所成就,这才是我们枫家的苗子··”

        枫毅行看见父亲对自己的厚望,便是有些震撼。

          “父亲··放心吧··我会努力成为您所期望的人的。”

           “行儿长大了···但是你的弟弟枫嚎··你应该好好地与他相处··他性格你也是知道的,有什么事多理解,你秋雅阿姨对你也是像对亲儿子般的疼爱啊··,”

         “父亲,放心吧··我都明白···”

        回想起自己父亲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就打消了这个找弟弟帮忙的念头了。他鼓起了勇气灵敏的起身逃跑,脚下的树枝咯吱···的响。

         “谁?谁在那···出来···”持枪的男子举起了手中的手枪。几个小混混也是举起了手中的枪小心翼翼的向枫毅行走去。

      四川·巴中
    • 0
    • 0
    • 0
    • 16
    • 黑衣探花顾挽乔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还没有账号?点这里立即注册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