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写作素材 写作素材 关注:9 内容:7270

    小说场景的转换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写作素材 > 正文
  • 写作素材
  • 至高神
    LV.8 渡劫期
    VIP 5

      很多人很头疼场景、时间转换要怎么办,可以用章节作为转换的过渡,那么章节内呢?我看到最普通的做法就是画分割线,殊不知这种做法在稍微有点阅读功底的读者眼中都是很……怎么说,很没品吗?嗯,或许用低劣的做法比较合适。

      一般来说,最最生硬毫无过渡的场景也可以用空行来表示,如果怕读者反应不过来的话,可以加一句表示时间或地点的词语。比如――

      【……

      颜御一如既往地露出温和笑容,雅娟却觉得她一点也不了解眼前的人。

      五年后――(表时间)

      ……】

      这里就碰到一个问题,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很多大人在JJ发文的时候,段与段之间都会出现空行,这个问题就导致大人们无法用空行来表示转换。那我要说,这个问题一定要解决,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空行会完全破坏文章的流畅性,我看过的高分数的文,没有哪一篇是有这种问题的,连带前面分割线的问题也是没有的。所以想真正写好文的大人,就算你要手动删除,也要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第二种方法是通过某一个角色的目光来转换场景。

      这种写法貌似我没有尝试过,但我在看一篇关于如何写作的教学里有看到那位大人引用某名著的段落,那个段落就是两个场景的切换。

      这个段落大致是:A和B在房间里谈话,谈得差不多了,B要走了,在门口的时候碰到了正要进门的C,然后C进入房间和A谈话。

      这时候就出现了A和B谈话到A和C谈话的场景切换。那个段落大致是这这么写的:

      (先是AB谈话的场景)

      A:“……(谈话内容)”

      B:“……(谈话内容),再见。”

      B走出房门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即C)迎面走来,这个男人如何如何(外貌描写)。当两人走得近了,这男人对着B友好地点点头,B回应了一个笑容,这个男人也笑了,这个笑容如何如何(外貌描写,赞美这个笑容多么亲切俊朗)。B被这个笑容吸引住了,就这么站在原地目送着男人进入房间。直到男人完全消失在房门外,B才回过神,慢慢离去了。

      房内,吸引了B所有注意力的C回头看了看离去的B,对这A说:“……(谈话内容)”

      A:“……(谈话内容)”

      (整个AC谈话的场景展开)

      这就是一个很自然的过渡。

      第三种方法是两个场景间用同一句话衔接。比如――

      【太子的功课很多都是皇帝自己亲自教导的,太子懂什么不懂什么皇帝自然清清楚楚,怎么也想不出来太子是如何发现药中有毒的。

      皇帝凝眉想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呵呵,有意思,这个游戏越来越有趣了。不过他究竟是如何发现的呢?”

      “我是通过杯盖上的水痕发现的。”

      太子一边写着字一边回答了下属们的疑问。】

      前面是皇帝和皇帝属下在清凉殿里对话的场景,通过一个问和一个答转换到了太子和太子属下在东宫对话的场景。这个做法限定性比较浅,但简单易用。

      第四种方法是用几句话或一段话来过渡。比如――

      【(前面是玄沐羽在教玄澈下棋)

      小玄澈立刻睁开眼怒视着玄沐羽,不过玄沐羽显然无视了这个眼神,又拉起小玄澈的手指咬个不停。

      可怜的小玄澈,豆腐就是这样被吃掉的。

      但小玄澈还来不及愤怒,就发现被亲亲脸、咬咬指头不过是小事,若是不小心碰到什么沐浴、更衣,那才是清白全无。以至于小玄澈一反孩子发育的规律,早早朝着生活自理的光明大道跑去,以期摆脱某个脑子似乎有些不正常的男人。

      就在小玄澈与玄沐羽捍卫自己“清白”的战争中,抓周的时候到了。

      (下面讲抓周)】

      丛“可怜小玄澈”到最后一句都是为了过渡而写。如果我直接写――

      【小玄澈立刻睁开眼怒视着玄沐羽,不过玄沐羽显然无视了这个眼神,又拉起小玄澈的手指咬个不停。

      几个月后,抓周的时候到了。】

      这样就很突兀,结合我的前文,整个文章就是不时断裂跳跃的,就算这个部分总体上是略写,也不能这样马虎了事。

      第五种就是用一个词进行承接。这种和第四种类似,但又略有不同。比如――

      【玄沐羽将书放到一边桌子上,为玄澈掐好被子才悄悄走了,心想如果明天玄澈请假他一定准。

      不过玄澈第二天并没有请假,一瘸一拐地去上课。】

      关键词就是“明天”,场景从这天晚上跳到了第二天早上。如果我不写玄沐羽的心理活动,就会变成――

      【玄沐羽将书放到一边桌子上,为玄澈掐好被子才悄悄走了。

      第二天,玄澈一瘸一拐地去上课。】

      这就比较无聊,而且我后面有一处就是用这种跳跃法,如果连续使用两次,就会照成词汇重复,让文章显得平板,另外前一种也比后一种更好地体现了玄澈好强的性格,想想大人都纵容他了,他却没有纵容自己,可想而知这是对自己很严格的人。

      第六种是用类似旁白的口气写一段话,将两个场景隔开,造成转换。比如――

      【玄澈说的话没有太多轮次,却让玄沐羽听了明白。

      玄澈不是不懂,而是太懂,懂得让他无法超脱。

      玄浩若真是战死,玄澈会哭,会痛,会悲,却不会如此压抑得乱了心智。玄浩求死,苏行之明白,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地拦下消息。

      玄澈真的在笑,却是无比自责:“我真是傻瓜,自诩聪明,自以为坚强,却逃避了一次又一次……我应该要想到,我却忘记了,不,不是我忘记了,而是我根本不愿意去想……”

      “不要说了,澈,和你没有关系……”

      玄沐羽用力抱住玄澈,不想再让他说下去。

      玄澈居然点头,在玄沐羽看不见的地方绽开微笑,凄美绝伦:“是,和我没有关系,这是浩选择的路,他要我一辈子都记住他,我记住了,永远不会忘,不能忘……”

      玄武门外惟有寂静,只有梦里那宽敞的大道上还有一道乌亮的身影冲破沙尘,阳光也被他的光芒逼退三尺,跨下的黑马嘶鸣着人立而起,那俊美少年背挺得笔直,灿烂的星眸混合着无尽的墨黑藏在深邃的眼眶中,静静地注视着他的爱,随后展开一个漂亮的笑容,说:

      “四哥,我回来了!”

      只有在梦里,一声四哥,一生眷恋。

      玄浩葬在皇室园陵里,玄澈去看他,一壶酒,一柱香。

      苏行之代替玄浩奏对军情,临走了,他在几位将军都出去后,回眸来看玄澈,似乎想确定什么,却只看到一尊被悲伤笼罩却平静淡漠的玉人。

      苏行之突兀地说:“陛下节哀就好,也算了了主子的一个心愿。”

      玄澈点头,他明白。

      两日后,苏行之在家中自刎。

      今世我来迟了,来世我再陪你。

      莫要说人死灯灭,皇宫中的巍明宫永远空着,那是个记忆的黑洞,远远的,看着,恋着,却也如此。世间没了谁不也都这么转着,朝廷还是这么转,皇宫也是这么转着,大位上的人还在,哀痛之后依然绕着他转,即便是不在了,又有另一个点让这一切转起来。

      玄澈是在玄恪面前昏倒的,那血似花洒般地染红了一片青砖,玄恪只来得及伸手,指尖触碰到一抹衣角,那人已经在另外一个人怀里了。玄恪愣愣地看着,小小的手就这么停在半空中,手中没有东西,除了空气便是虚空,风过时掌心的汗变得冷冷的,虽是明媚的七月天,居然让人忍不住打了个抖。

      玄恪无言地跟在一群人后面,那群人围着他的父皇和皇爷爷,里面有早就等待着的太医,慌乱中回了宫,清凉殿里的药已经煎好。】

      这个例子比较长。简单的说,最开始是玄沐羽和玄澈在说关于玄浩死亡的问题,这段对话酝酿的感情到了顶点,插入一段玄澈对于玄浩的回忆(作用也是渲染感情),然后是玄澈这种回忆中对玄浩之死得所作所为所听所见,最后接着一段过渡,将整个视角都切换到了玄恪身上。

      这段文字一共转了三个场景,很多人看到这里都哭了,说明转换之间还是比较成功的。

      我要说的旁白口气的段落就是“莫要说人死灯灭……又有另一个点让这一切转起来”这一段。这是最大的转换,前面总的来说都是玄澈的视角,这段之后是玄恪的视角。因为有一个缓冲,所以就比较自然。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返回顶部
  • 小说场景的转换-海报-吾创网
    海报正在生成中,请稍等...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