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写作素材 写作素材 关注:7 内容:7159

    第一百一十一章 网络小说与创作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写作素材 > 正文
  • 写作素材
  • 至高神
    LV.7 合体期
    VIP 5

      一、读者的角度

      「我很高兴与普通读者意见一致;因为,在所有那些微妙高论和鸿博教条之后,诗坛的荣誉桂冠,最终还得取决于未经文学偏见污染的读者们的常识。」

      ──约翰生博士

      「普通读者不同于批评家和学者,他是为了个人的兴趣而阅读,不是为了传授知识或纠正他人的见解。一切都是本能的指引。」

      ──维吉尼亚?伍尔芙

      普通读者的多数意见,往往是声音最小,却也是力量最大的。他们不见得会发表什么高论,却会静静地做出判断与选择。他们虽然不发言,却也是他们养活了书籍的作者与出版商。掌握他们的心理,尤其他们多数人的心理,是大众作者的梦想,也是绝大多数作者所无法忽视的课题。

      关于掌握其心理的部分,我打算另开专着来说明个人的看法,在此,仅想就自己对网络的一些观察,提出一些我观察到的现象与感想。

      首先,网络上的作者似乎是值得同情的一群,由于大部分的读者就算读了,也没有发表响应的习惯,因此他们往往并没有获知自己作品影响力的管道。这与公开贩售的作品有显著不同,公开贩售的作品,至少还可以由销售量而推知反应,而网络作者却不可能。事实上,网络作品会引起热烈讨论者,除了少数在联机故事板引起众多共鸣的成功作品外,大多数分类板的作品,都陷在这种困境里面。能够形成讨论串的,反而是作品中有问题被人家抓到而引发争辩的情形比较常见。

      是因为写得不够好吗?也不能这样说。要求读者响应内容丰富的评论,比请他们花钱买书也许都还要难些,就算对联机故事板那种信箱被灌爆的成功作品而言,真正认真对它们做评论写感想的读者仍然是珍贵且罕有的,这点相信不会有太多人反对。

      然而,这却是读者的权利,他们肯花时间看,就不错啦!

      于是,我在认知这点后,进一步观察之,又发现一点:作品中有没有问题,被抓到与否,虽说在网上会掀起一阵波澜,却也会很快地消灭,大多数读者所重视的,其实仍然是直觉与感性,「故事好不好看?」是他们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感兴趣的问题,其它的训诂与考证,故事合不合理矛不矛盾,倒是次要的东西。这种现象,虽也有些读者曾经提出,可是由于他们并没有对它详申论的时间与精力,故往往被当成灌水文章砍去,这是很可惜的一点。

      参与争论的人反而是小众!

      当我决定为这个结论大声疾呼的同时,其实内心的冲击是很大的,因为我也是小众,可是我却没有办法阻止自己去相信:这的确是个事实。习惯于我们板上生态,习惯于目前模式的讨论者们哪!你可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已陷入了一种小众的思考模式吗?

      如果一个作者想走大众的路线,我所想到的唯一方法,是跳脱争论与过多考证,将自己的精力更多用来接触大众化的书市、书籍、与媒体,然后尽可能以冷静的眼光,让自己成为读者,并做更多的观察。这会比争论、挑错、以及单纯地闭门造更来得有意义些。

      然而,这却不是作者的唯一一条路,至少对于我们板上许多作者而言,都不是的。另一条新而宽广的大道,正开展在我们眼前。

      二、作者的角度

      野火,还在延烧。

      不过,精金却也是在烈火中熬炼而成。

      以下的讨论,尝试由作者的角度来看问题,通篇论述,以一种旁观者的笔调为主,将作者的类型稍作分类。当然,没有任何一位真正的作者会完完全全属于某种类型,就跟没有一种真实气体是理想气体一样,但是,理想气体理论的价值并不因此减损,同样,将作者归类为几种范型来讨论,对本篇而言也有必要。

      且让我们以一种在网上不可忽视的作者类型为开始:基本上,他们拥有「创作本身即为其最高价值」的崇高理念,除此以外,他们也注重资料的正确性、故事情节安排的合理性,并拥有对矛盾现象强烈敏感的逻辑性。于奇幻文学,这类声音以要求军事情节合乎现实,及要求魔法世界设定体系完整无缺陷为主;于科幻,则以具有相当科学背景,对中的科学叙述在意的人最具代表性。

      这类作者,投注相当多的心力于自身的创作,外力很难影响或打断;作品的细节描述在他们而言,往往十分重要,甚至是创作过程中最重要的东西。他们对别人的期望或许严苛,对自己的作品却也会要求,那些没有要求自己,而被人抓到毛病的例子,通常只是因为他们当时没有想到,而不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去自我要求。也因此,对这类作者而言,针对故事细节与背景知识反复讨论,绝不是浪费时间,反倒是实现其理想的必经过程。

      某些人对他们心态小众化、以及闭门造的指控,其实是很不公平的。相反,他们往往是乐于提供意见、资料,且积极参与讨论的。然而,这些指控虽不公平,却也反映了一定程度的实况──这类讨论,的确有逐渐局限于小众的事实,不过却与这类作者的心态无关,而是现实上的不得已所致。

      举个例子来说,假如今天一个网友到了板上,提出一个精华区中已经讨论到烂的老问题,大家一定会请他先上精华区去看看;如果这位网友不但懒得去看,还进一步放言高论的话,只怕就会成为众人另眼相待的对象。读者或其它作者与这类作者的互动也与此类似,他们的确懂得很多(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知识与所付出的努力是成正比的;这不仅与年龄无关,甚至与天份的关系也不大,与他们互动,让我学会了谦卑自己),懂得多照理讲会很吃香,事实上却不尽然,因为其它人未必习惯他们那种深入的讨论与严格的要求,就算能够适应,也难免因为背景知识较弱,而成为遭到另眼相待的对象(已经讨论无数次的老问题,还要一再解释,是很容易让人丧失耐心的)。

      在此我想做个小结。第一类注重细节、合理性,且以创作本身为最高目的的作者们,一般而言,并没有打算小众化,只是因为讨论内容的专业化而自然成为小众;他们也不是闭门造,只是门槛太高,让其它人以为他们把门关上了而已。交流,对他们而言仍是重要的,且是被渴望的,只是想加入其讨论圈必须先做许多准备工作罢了。

      小众化、闭门造之类的评语,由「读者的角度」来看,的确可能是真实且深刻的,但由其它的角度观察,却未必如此。

      接下来谈第二类作者,他们与第一类有非常相似的地方,就是「创作本身即为其最高价值」,也有非常不同的地方,因为对他们而言,藉文字展现作者的生命,是远比资料正确或情节合理来得重要的。

      这类的创作者,与其说是有系统地在创作,倒不如说是以一种直觉的、天赋的才能来展现自我。由这类作品中,感受到旺盛的生命力是很容易的,这也是我觉得第二类作品往往比第一类更接近大众文本的主因,虽然因为个人的观点与喜好不同,切入的角度也殊异,但普遍的人性却是同一的,能共鸣的。所以,虽然作者的本意是表现本身的生命,却仍有感动他人之能力。

      简而言之,一部近乎纯粹的第二类作品,感动别人的机会是比第一类作品要来得大的;但相对而言,由于着重的地方与第一类作者有显著不同,它的故事也可能是有矛盾的,较有瑕疵的。

      在理念上,许多人对第二类作者的评价的确比较高,认为他们是自由的、奔放的、有创意的(连我自己也习于这样认为);可是在实务上,这类作品被人所下的评语有时却也是艰涩的、看不懂的,或说客气一点:「是只有某类人会喜欢的」。问题在哪儿?就在于这类作品强烈的个人性。

      且容我举例说明,比方说一个醉心于魔法世界设定的人,由于个人的兴趣,他直觉地花了极长的篇幅来描述他的设定,且对自己的设定过程极其享受,然而在作品本文中活用其设定的部分却很少,就可能给人这种感觉。又或者一个企图写出宏大科幻架空世界的作者,因为对希腊著名史家希罗多德的个人偏好(注一),乃决定先巨细靡遗地描写各星球各种族的文化特性与科技,洋洋洒洒数十万言以后才开始故事核心所要写的星际战争,也可能造成类似的结果。更常见到的,则是将自身的思想与经历投射到故事主角的行动上,通篇充满了个人独白及内心的挣扎与纠葛,偏偏,这些花了极大篇幅写出来的内容,又"刚刚好"是大多数人不感兴趣的(这种"刚刚好",发生的机率只怕还不会太低),那就难免不为读者所喜了。这种由于强烈的个人化而产生的小众文本,可能让他们在「闭门造」这一点上展现出比第一类更强烈的倾向(尽管凡事总有例外)。

      不过,是否为读者所喜,对他们而言却是不重要的。置身内心创作狂热的驱动力当中,在创作本身即终极目标的崇高理念大旗引领下,一切的负面因素,都变得微不足道了。(注二)此外,许多世界文学名著,的确在这种创作理念下诞生,也是一件不容否认的事实。

      最后附带提一下,第一类与第二类作者在网上的可能纷争,是显而易见的。由于第一类作者所认为最重要的,对第二类来说只是次要的东西,当第一类作者尝试对第二类作评论或建议的时候,就可能引发「你管得也未免太多」之类的反弹。相对的,第二类作者也可能对第一类作品的人物生动性颇有微词,认为他们的作品只不过是资料的堆积而欠缺生命。不过,由于第二类作者明显的自我,也使他们在大多数的时间里并不具备主动讨论的欲望,也比较少攻击性,这是一体的两面。对一、二类作者来说,尽管当双方情绪上来的时候,仍然可能在板上或双方信箱中杀得腥风血雨,但这些对其创作生命却不会构成致命性的打击,因为旁人的反应本来就不是他们最重要的目标。

      走笔至此,该是稍作歇息与沉淀的时候。下一回,我将尝试讨论第三种类型,据个人观察,这也是网上最普遍的一型。

      注一、希罗多德的名著《历史》,就是先花了许多篇幅描写波斯与亚非各地的风土文化,然后才开始叙述主题:波斯─希腊战争。

      注二、本文所举的例子,为免引起误会,已经尽可能地避开与网上已知作品类似的范型,如果尚有类似雷同之处,还请见谅。

      三、评凡谛希

      引自《凡谛希》的铭言~~

      「什么?说我像你归类的第三类作者,要我帮你写感想?你有没有搞

      错啊!随便把我归类,我可不干。」刚被梅林那家伙要求写这篇响应时,

      感觉就是这样,真想一口回绝他。不过看他可怜兮兮恳求的样子,我最后

      还是答应了他──啊!我还真是个好人哪!!!

      反正只要写写我自己就成吧,这倒不难,就照梅林的要求,从读者跟

      作者的关系谈起吧。说到我,读者对我当然重要啊!读者的支持是我的命

      ,读者的声音是我的纶音,没有他们,怎么可能写得下去啊!虽然有时候

      也会想想,写作是我的兴趣,何苦对别人的反应患得患失,可是,偶而收

      到鼓励的信件,还是会让我乐上好一阵子。

      在这种前提下,虽然不见得会很严重,但在有意或无意之间,我多少

      还是会揣测读者的喜好,进而修正自己的写法;读者的响应,也会影响故

      事后续的发展。说到「响应」,得再强调一下,读者的响应对我来说是最

      重要的东西,比结构和任何资料都要紧,事实上,假如说我曾经在小

      说结构或故事合理性这方面下过任何苦工的话,那也是因为读者的要求所

      致。也正因读者的响应是这么重要,只要有人办什么写作组织、同好会之

      类的团体,我就不愿缺席,因为在当中有我最珍视的响应与意见;假如别

      人要求我「以响应换响应」的话,我也乐于接受,虽会影响我创作的时间

      ,对我而言,这一切仍是值得的。

      最后再透露一点,尽管我欢迎各种评论与响应,赞美──尤其言之有

      物的赞美,却仍是我的最爱,以及我写作动力的来源。我也知道批评难免

      ,更明白虚心受教能让我进步,可有时还是忍受不了。假如这网上都是批

      评,那将是怎样一个凄惨的修罗世界!其实,又有谁不是这样呢?那种号

      称「请大家都来评论,甚至骂我也不要紧」的人,请大家不要相信他,他

      若不是料准了大家对他一定是有褒有贬的话,绝不敢唱这种高调。就像猫

      园那个梅林,假如大家都去围剿他,把他评得一文不值的话,看看他下次

      还敢不敢这样说……?报复一下〉……?

      至于我,却是爱护我的读者的。扩大读者群,是渺小的我唯一还算得

      上是个野心的念头。讲起来虽然有点恶心,不过我还是要说……

      读者,我爱你!

      凡谛希,就是我心目中第三类作者的典型,由于他们在写作时多考虑到读者的感受,他们的作品可谓大众文本的近亲。对他们而言,过度的批评──或者比过度批评更残忍的──过度的冷漠,将是对其创作意愿极具杀伤力的必杀一击。与一、二类作者完全不同的,他们最渴望的就是读者的肯定,假如连这道最后的长城都惨遭批评者或冷漠的读者无情拆毁的话,他们只怕也很难继续创作下去。此种情形的发生,尤以网络创作的新人为最,套句**蔡的名言:「心脏不强的人,想跨足网络创作,还是多考虑考虑吧!」?不记得其原文,姑取其意?

      然而,这却是很可惜的一点。谁知道今日不成熟的作者,不会在日后卓然成家?只允许心脏强的、或者已有相当水准的作者在网上存活,这也未免太「小众取向」了吧?退一万步想,就算这个新进作者日后不再写作,假如他在曾经有过写作意愿的时候,能受到温情与善意的对待的话,这不也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像这种对奇幻文学有过憧憬、有过美梦的人,岂不正是奇幻文学最佳的读者、支持者,甚至意见的提供者吗?

      畅论至此,那条新路已逐渐柳暗花明;宽广的大道,正开展在你我眼前。

      睽违许久,与创作的最后一篇终于诞生了──果然生得很慢。

      四、记得在作者的角度

      讨论到第三类作者的特质,我们不妨由此开始:第三类作品由于在创作时考虑其读者的需求,堪称大众文本的近亲,然而实际上能成为大众文本者却极其有限,此情况不仅在中文网络的奇幻与科幻文学发生,其它的领域情况也大同小异。爱情的品类虽然有「杀出一条血路」的实绩,成功者仍是少数。为免离题,本文仍锁定网络奇幻与科幻为主要讨论范围。

      一部作品是否走向大众化,原因很多。行销方面的因素,我涉猎不深,暂时不谈,其它的原因倒可以提一下。首先,是技术水平的问题,尽管不是所有大众作者都拥有出众的文采,市场对于作者文字驾驭的纯熟度、桥段安排的可读性,或者人物性格的塑造、场景构成的功力……等,毕竟还是有一定程度的要求;此外,作品在正式出版以前,也得经过编辑群的润色、修改,方能定稿。凡此种种,对于作品整体层次的提升,是有助益的;对于作者技术水准的精进,更是不可或缺。(这种例子不胜枚举,信手拈来,大家对于知名史家黄仁宇先生也许有印象,他以切片方式纵论历史走向的方法,更是风靡一时。然而,却鲜少人知道,黄仁宇先生著作的原稿文字却是不太高明的,甚至可说是干涩的,如非知名文人如廖沫沙等人的润色,他的书只怕也不会如此脍炙人口。)

      正因此,网络文学常受到所谓学有专精的学院派抨击,谓其:文字上既不入流,又有何价值可言?然而,这种说法,我却以为是不公平的,首先,这种批评显然忽略了一点:网络是一个鼓励发表与著作的自由园地,而不是拥有重重编辑群把关修订的出版公司,其中的作品水准容或参差,鼓励发表的功能却是其它媒体望尘莫及的。如此严格的要求,就跟拿金矿与银楼相比一样,观察者当然可以说,一座金矿的砂土,平均每立方公尺不过一点点砂金,怎可能与银楼相比?然而却忘了,金矿的样本比银楼不知大了多少倍,其中的无尽宝藏又是何等地有价值。没有金矿,银楼开得起来吗?

      其次,在网络文学中,参与者的多元化也是过去的文学界无法想象的,以往在题材中不过只能浅尝即止的许多主题,在网络作者与读者的专业素养与互动下,如今都可以发扬光大,成为非常有意思的题材(在奇幻与科幻的领域中,这种情形尤以科学、军事、武器、武术、中世纪历史……等专业知识,最为明显)。

      不过,在大肆宣扬网络文学的优势之余,我们却也得谦卑地承认,网络文学领域的平均文字水准的确居于许多其它文学领域之下。

      这是板上作品难以成为大众文本的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也跟文字有关,不过却不是技术上的问题,而是风格上的。比方说,一部魔幻写实风格的,在架构世界观方面有独到之处,场景构成与物品、人物的描写也很出众,幽暗地下城的气氛更是棒极了,然而,以目前的情势来看,它成为大众文本的机会却可能小于一部由新手写成,文字未见得多高明的言情。很不公平吧?但这是读者的口味,也是奇幻文学文字风格上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

      然而,读者的口味却是可以培养的。

      我绝不会宣称:读者的口味是作者养出来的,因为读者们拥有其独立的思考体系。可是,若说读者的思考体系会受到众多作者的影响,我却举双手赞成。武侠不就是个鲜明的范例吗?数十年的发展,金庸、古龙、梁羽生、上官鼎,乃至温瑞安等名家的绽放,让读者「习惯」了武侠的语言,也让曾经视武侠为不入流的文学院,请了武林一代宗师去当院长。这当然不是一夕之功,却也揭示了一条实际上有希望成功的宽广大道。

      事情是很明显的。欲大众化,必先吸引读者;欲吸引读者,必先增加作者;而欲增加作者,别无他途,只有建立一个良好的创作环境,方有成功的希望。建立良好创作环境的共识与行动,就是前文所提的「宽广大道」,也是这四篇系列讨论的终极目标。

      「诚实的喜鹊」,对我而言,就是驱使网络奇幻与科幻蓬勃发展,进而建立良好创作环境的「隆中对」。自比孔明,虽然狂妄了点,却还是寄望各位刘皇叔能够花点时间,看看这些未必成熟,却满腔热血的意见;假如诸位能有些指教,甚至因赞同而愿意以行动稍加支持的话,就更感激涕零了。

      所谓喜鹊,自然是报喜的人(此处的比喻,是拾了猫园FHN板板主Moti君在联机科幻板上的一句牙慧,特此致谢)。然而,在此所强调的却不只是:你写得很好,加油加油;或是:期待再看到你的新作;诸如此类的口头嘉奖。这种鼓励当然也有其作用,却非「诚实的喜鹊」所谈的主题。

      我真正梦想见到的,是更多更多「言之有物」的赞扬。

      很久很久以前,网络上就有一个残酷的事实,辩论与批评,由于激起人捍卫己身意见的雄心,往往成为内容最丰富,篇幅最长的专文;虽然措词激烈了点,甚至难免嗅到硝烟味,其论点之深入、论据之专门,却也是网上其它文章难以望其项背的。可惜,这样的文章,也使某些个性比较温和的网友却步。

      那赞美呢?网上的批评如此兴盛,作者们最需要的赞美呢?那就更可惜了,因为九成以上的赞美,都被当成灌水文章砍掉了。:P是板主的错吗?当然不是,因为那些文章本来就是二三句的灌水之言,假如板主不砍的话,才真正是对不起大家。

      这就是我在此大声疾呼,要做「言之有物」的赞美的原因。一体总有两面,网络作品水准虽参差,也总有其独到的优点,何不试着发掘看看?比起网上批评声浪的风起云涌,我敢说,只要把批评的力道分过来一半──不,甚至只要三分之一,就足以替奇幻与科幻的园地带来一阵及时雨,让这地气象一新。

      此外,根据我个人身体力行的经验,作一只「诚实的喜鹊」其收获也是非常大的;表面一点来看,你可以藉此赚到一些人来评论你的作品(先付出努力,再去逼人家读我的作品,做些响应,事实证明是非常有效的);深入一点观察,发掘他人的优点,对自己写作技巧的精进,以及场景描绘和人物血肉上的丰富,更是有极大帮助的。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大家花这么多力气,去批评、去「见不贤而内自省」,却忘了「见贤思齐」所能带来的庞大收益,不是很可惜吗?

      让这地的喜鹊多起来,是建立良好写作环境的第一步。

      不过,最核心的一步,最核心的一步,却不是要大家都当喜鹊,或者都当乌鸦,而是希望,这些喜鹊能够诚实。

      一只报恶信的乌鸦,有时往往比较诚实,对不对?然而,乌鸦说的诚实话,却是很难让人接受的。诚实的喜鹊则不同,喜鹊既是他的本质,报喜就是他的任务;然而他的诚实,却让他在评论别人的作品之时,不会在情节、结构、对话技巧、背景设定等等方面,忘却了自己的责任。该说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闭口的。不过,由于他是存着发掘对方优点的心态来作分析,所以,就算是找到缺点,也不会显得那么有杀伤力;因为争执而戴上有色眼镜的情形,也会少了很多;如此一来,自诚实喜鹊口中发出的建言,岂非正是一帖「不至苦口的良药」吗?

      只要从「言之有物」的赞扬出发,网友们的专业知识和多方涉猎,就不再是纷争的源头,而是最佳的信息。假如一个写作新进,发现网上有那么多给他「建筑师型言语」的好朋友,而非充满「杀手型言语」的潜在敌人,他该有多么高兴?假如他更进一步发现,网友们多是能提供他文字技巧上建言的老手,或是提供实质资料协助的饱学之士的话,我想他就再也舍不得离开了。

      套句物理学的名词:有了够多的样本,才可能有波兹曼常态分布。意思是说,唯有从更多的作者中,才可能产生顶尖的作者;也唯有从更多的作者中,才能发现各方面的专门人才,以及多采多姿、充满特色的多变风格;而在形形色色文字风格的熏陶、交流与互动下,网络作品平均文字水准的提升也就指日可待了。一、二类作者应该向第三类靠拢?第三类作者应该向「目前」盛行的大众作者看齐?没这回事!优点当然可以吸收,维持自身特色的重要性却绝不在吸收他人长处之下,让我们都好好地「做自己」吧,只要有更多诚实的喜鹊,只要能鼓励更多的作者参加创作的行列,又何愁没有更多深爱奇幻与科幻风格的读者来互动?与其向大众靠拢,倒不如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大众取向,这就是宽广之道最宽广的地方。

      盼望诚实的喜鹊,能在空中自由地翱翔;

      但愿认真的作者,能在奇幻与科幻的苗圃中──

      滋生众多,遍满全地。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返回顶部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网络小说与创作-海报-吾创网
    海报正在生成中,请稍等...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