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写作素材 写作素材 关注:7 内容:7169

    第三十四章 写小说38个最常犯的错(二)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写作素材 > 正文
  • 写作素材
  • 至高神
    LV.7 合体期
    VIP 5

      看看是否有出现第二个观点,要是有发现,用绿笔标出这个角色的名字(b),然后一样在每个句子中标出b角色的观点(看到,想到,听到….)要是发现有两个以上的观点,如果有必要的话,重写,维持单一观点。

      学的如何掌握观点,对小说写作十分重要。要是没法好好掌握观点,你的读者会忘了这是什的故事,而你自己也会忘记!!!.

      不要对你的读者说教:请将想说的东西用更有意义,更有创意的方法说出

      你知道,在你写的故事中的某一个深处,藏有一个有价值的信息,必须要让你的读者知道,于是?写下了这样的话:

      查尔斯虽然无从得知以下的事实,但在许多记录上我们知道,拥有A人格的人很容易有心脏病,而他的敌人山姆正是A人格的人。山姆在童年时所遇到的许多问题造他的A人格的形成…

      你可以很明显看出,这种写法并不能自然的溶入现代的小说中。在早期小说中,与现代极短篇小说尚未成行之时,一个小说作家可以用〔你,亲爱的读者….〕,然后以讲台布道的方式,以作者对读者说来进行演讲。但在经过多年的演化,小说表达的方式变的更复杂更自然,今日的读者不会在呆呆的站在那里听作者说教布道。

      为什么呢?至少有两个的原因,首先,作者的演说,会侵犯前两章所提到『观点』的原则。其次,像这样的演说,会使故事的进展完全停顿,让读者自他原本专住的故事情节中转移注意力。

      还有一种不要在小说中演说说教可能的理由是,你会发现你不是一个在说故事的小说家,而变成想办法推销信念的宣传小册的作者。小说也许能说服读者,接受某些道德思想,伦理概念或政治议题,但这些说服只是说故事中的附加产物。小说存在的首要功能不是在说服某人相信某事,小说的存在是为了要说一个故事,好藉此来阐明人性。

      容我给个建议,如果你发现自己说你要写一个故事好来〔证实〕某些议题或其的的东东时,暂时先把这个故事收起来,直到你是为了想写这个故事才在开始动手。

      当然今日的小说作者会有关心的议题,通常她们会有很强很强的个人意念。但那些能〔出书〕的作者会考虑到娱乐性,她们不会想用写作来证明某事。如果故事刚好本身能传达某些主题,那很棒。大多数的小说结束时,会暗示某些想法或感情,但若要想说服读者,如果能发生的话,那只会是作者在说故事时的副产品,而不会是他说故事的目标。不然,整篇故事就会变成一场悲惨的校长训话,而不是一个好看的故事。

      假设你被说服不要用小说来当作传达你理念的媒介(直接拿个木箱发表个人演说可能会更合适。)但要是你想要藏在文章中,表达的善意好心的意念,看起来像一篇说教时该怎么办?

      这也许有点难掌握,但我们在1213有提过观点角色,你可以十分简单的将作者想要偷塞给读者的想法,透过观点角色来传达――只要观点角色有必要想到的话。

      知道我在说啥嘛?很简单,当要将某些想法编入故事中时,好的作者不会想〔我要怎样才能把这些东西塞入故事中〕而是会问自己〔我的观点角色为何要学到这些想法知识?〕或是〔我要如何让我的观点角色想到我在这想说的事?〕这跟用用作者身分,将想法一股脑倒出来是完全两回事。

      你对观点使用越纯熟,你就越能减少以作者身分发表的演说。

      看看那些说教。那些说教是被作者硬塞,一堆梗住喉头难以下咽的信息。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你,作者,想秀在故事中,而不是观点角色会想到或需面对所早成的问题。下次当你发现有作者跳出场介入故事发表演说的这样的事发生时,想一想如何用观点角色来取代之。

      问你自己下面的问题:

      1.故事中要发生何事,才能让我的观点角色记住这个想法?

      2.在故事进行中,要发生何事,才能让我的观点角色去寻找得到这个信息?

      3.其它的角色要怎样告诉我的观点角色这个信息(为啥他们要说?)?

      4.还有其它可能的来源好让我的观点角色得到这个信息吗?(报纸?电视?)

      总是有办法避免作者跳出来倒信息,发表演说的方法,一定有的。你绝对要找到这个方法.

      也不要让你的角色对读者说教:不要让对白变成笨拙的背景资料交代

      在14章中,我们提到不要用作者身份出来倒信息,有些作者了解这点,但很不幸的他决定用角色来当传声筒,以不合现实的方式让角色对另一个角色发表长篇大论。

      通常而言,对白不会是个用来传送学术研究信息的好方法。当角色想用笨拙的演讲说出作者的信念时,他们就不会像正常人一样的说话。对白是可以传送有用的信息,但作者不能将自己想法的一股脑伪装成对白,再通通丢出来给读者。

      也许你知道我说的论说对白

      查尔斯走入,开口说道『喂!默力迈伯,你是生在1972年的没错吧,你有一对没钱但努力工作的双亲,你爸是个小会计!看看你!今天穿的真是不错,红外套配上即肩的金发。我的天,你还跟没跟培蒂离婚,就是那个的世界网球冠军…』

      这种无意义的话,胜至于比14章中提到的作者演讲还糟。

      对白的功用不是要让角色说出别的角色早已知道的事,对白不能当作作者演讲的伪装,生为作者,要想出更聪明的方法来透露信息。

      最后在让我说一下有关作者演说的事,大部分你觉得很重要一定要揭露的信息,会自己找到方法,进入角色的生活与动作中,而于不需你担心──只要这些信息是〔真的有意义〕。

      换句话说,你需要去问自己,到底哪些你想放的东西是真正必要的。要是你的角色没提到,没记得,或是在其情节发生目的无关,那不就是没必要放入故事中?如果这只是你自己想说的论点,谁会在乎?绝对不会是你的读者!!

      将说教论说留在课堂上。写小说!!.

      不要让角色闲扯聊天:要让说出的对白都有其目的,(推动剧情?建立角色个性?等等).

      不要让角色对白五颜六色太花俏:能用贴实的手法写对白,就不要用各式各样的俗语俚语.

      不要忘了角色的感觉:利用角色的想法,感觉,感受来创造出能被读者所理解的角色.

      不要害怕用『据说…』(这一条我还没看书,不懂).

      不要理所当然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请去求证:即使是一个小失误,也会毁了?在读者心中的可性度.

      不要停止观察与作笔记:利用随时观察记录来锻炼自己的叙述技巧.

      不要忽略场景架构:

      (1)在这一景,主要角色想达成的立即目标为何?

      (2)写下目标

      (3)在别处记下这一景所发生的问题,并记下问题有否被解决。

      (4)当目标确定后,带入另一个立场与角色相反的第二人

      (5)设计这两个角色之间的冲突

      (6)写下这场景的

      (7)(桥段)景写烂,是因为这景所提出的问题,没有得到好答案.

      不要将鳄鱼自气窗扔下(不要突然天外飞来一笔,不要为冲突而冲突):有趣的事件要跟故事有关。

      灾难――指坏的转变,在场面终了时,对这场所提出的问题有着不满易的回答――通常是要很严重的。但有些时候『灾难』会让新手作家产生混淆,让他以为只要在结局时发生『任何』的坏事都可以成功。

      传说中有人提供一个『灾难』的方式,是在某个侦探-委托人互动的场面终了时,故意自气窗丢下一只鳄鱼来作为结尾。

      在这个传说中的侦探冒险故事中,我们的大侦探山姆,正在他的破烂的办公室中,询问他美丽的委托人。他的目标,很清楚的,是要知道问出威胁美女客户的男人之名。因此这一场面的目标很明确:他能否得知这个人是谁?

      根据传说,在这个场面结束时,这个作者知道他需要一个灾难。就这样趴答一声,自侦探门口的气窗,爬入了一只活鳄鱼,湿答答地大摇大摆的经过书桌,同时凶暴的张开大嘴。

      ]在这个故事中,这个发展十分愚蠢,为什么呢?因为他并没有回答这个场面所提出的问题。

      问题是『山姆能否得知威胁他客户的人是谁?』鳄鱼跟这个问题一点关系都没有。

      假设,这个灾难一定要回答唱场面问题,这个答案绝对『不会』是很有效的。『天阿,我不知道山姆有无得到名字?不过有一只鳄鱼刚刚自气窗爬入办公室。』

      这是一种最糟糕的作弊,最差劲的写作。

      不要这这样做,你会让所有的小说作家声败名裂。

      找出这个场面的问题,然后为场面结束时,设想出一个挫败,负面的答案,一个合逻辑但不被预测的,『能回答问题的答案』。

      在刚刚提出的那个不可思议的场面中,很难想象,一只鳄鱼能提供一个真正的灾难,但要想出其它有效的灾难并不难。

      答案很简单,「不,山姆没有得到他要的回答。」

      更好的答案是:「是的,山姆终于得到想他想要的答案,但当她的客户指认威胁她的那个男人时,居然是山姆最好的朋友。」

      胜至可以是:「不,山姆没有得到他要的回答,但他的质询惹怒了客户,让她当场解雇了山姆,连着他急需的收入,气冲冲的离开,留下『不知道』答案的山姆。」

      有时要找出一个合逻辑但不被预测的能回答问题的答案会不容易,但你能做到,或者说,你一定要做到,如果你想跟你的读者玩得公平,同时又想让你的故事在推进时,同时保有故事的张力与悬疑性的话.

      不要忘了让你的角色思考:请提供「依其情感,思考判断后的决定」让你的角色追求他的故事目标。

      在你的故事中,张力,冲突的片段,是能让读者兴奋,并激起好奇心的主要部分。为了这理由,只要是必要,你要将他们好好呈现出来。

      你要如何做到呢?你把他放在故事进行中,你让角色之间时时刻刻发生互动,而没有任何保留;你遵从原因与结果,刺激与反应的原则。换计画说,你绝不能在故事冲突点实用结论来混过去。

      角色之间时时刻刻发生互动的结果,让?故事会有就跟真的人生一样的片段,很明显的,这里也不会用总结带过。

      大部分的专业人事会称这些部分为场面(scene场面?事件?)虽然很难定义一场面如何运作,但他们都同意一个要强调的重点,你在写一个场面不能用总结的方式描写。不单是因为角色互动会让故事跟真实人生一样;你同时要知道,在场面中,你的读者能得到最大的兴奋度。如果你用总结,你的读者会觉得被骗了――发现自己看的故事缩水了――因为搞不清楚事情始末。

      让我们来解析场面的结构,好让你知道为何总结会有致命的缺点。

      在冲突中,你需要有两个人为不同的目标而争执。两人都想要某物,或是A要(有动机)阻扰B的立即目标。因此,在开始一个场面时,你需要有一个角色(通常是观点角色)清楚的主张或表示他想要啥。只要这个目标被『明确』的呈现出来,读者们就知道争议在哪,接着其它在这场面的角色就一定要说『不,你不能这样做』,然后开始争执。

      争执,冲突,占场面的大部分。要是个简单的争议,也许只值得花数页来描述。但大多数场面会花更多篇幅。这时,角色会试不同的方针,产生多次的争吵,彼此试着占上风。他们不会只站在那里,大叫『是的!我可以!』『不!你不能』他们每一步的策略都会被详细记下。

      在对白场面中(最为常见的一种),策略是口语的。在动作场面时,策略可能是牵涉驱逐舰试着用深水炸弹来摧毁一艘潜艇。不论那种例子,一个有目标动机的个体试作某事,而另一边则抵挡,同时有作某事;第一个个体反应再试图刺击。就这样往返,没有一言以蔽之的总结,遵从刺激与反应的规则。

      当这个纠葛发生时,读者会开始因担心而被吸引住。他们也许担心很多事,但他最主要担心的是『场面问题』。

      场面问题是啥?就是反问一开始的场面目标。

      我这边要说的是,如果你的场面一开始是驱逐舰指挥官说『我们一定要炸沉那艘潜艇!!』读者就会开始将场面目标变成场面问题『他们能炸沉潜艇吗?』――便开始担心起来。如果的你的场面一开始是一个年轻女人说『琼斯先生,我来跟你应征工作。』读者就会开始将场面目标变成场面问题,想说女主角可以得到她想要的工作吗?读者愿意担心任何具体的场面目标,只要你能清楚的让她们知道,这目标是跟故事中角色的需求有关。

      换个方式说,要是场面目标与角色的『故事目标』有明显的相关,那场面目标就会与角色的喜悦与故事结果有具体的相关。如果场面目标能与故事目标有相关,读者将会知道这一景的结果有多重要,也会愿意为此而担心。

      冲突的部分让读者掉入戏剧性的互动中,可以扩张故事的悬疑性与娱乐性的爆发。

      当然在某些点上―约2或6或12页后――一个场面必须结束。如果你的读者感觉到满足时,这场面必需要有戏剧化的结尾。所以说场面不能就这样直接停止,场面的结尾必须提供故事新的转折或契机。

      这样说好了,场面的结尾必须合理;不能欺骗读者。她们渴望阅读这个场面,担心场面问题。

      为了公平起见,场面的结论『必须要能回答摆在最前头的目标问题』。

      如果问题是是否驱逐舰能炸沈浅水艇,场面结束时一定要回答这个问题。如果问题是是女人能得到她想的工作,场面结束时一定要回答她有或是没有。

      然而,为了保持读者注意力――?一直想做的一件事――?只能偶而提供这些场面满意的答案。老实说为了保持读者兴趣与让她一直担心下去,?因该要用一个不好的发展来回答问题。

      我们称这类的结尾为『灾难』(disaster)。

      灾难是啥呢?不论你的观点角色想要啥?他绝对无法在场面结束时得到。要是他得到的话,他会变的很愉快….故事张力便消失…读者开始想打瞌睡…然后你的故事就失败了。

      所以让我们在转回驱逐舰的例子,船长绝对不能明白的确定他炸沉了潜艇。对『是否驱逐舰能炸沈浅水艇』这个问题而言,答案不能是单纯的绝对的『是』。潜艇必须逃走,或是在下沉时发射了一没鱼雷,或是用无线电发出求救。或者前潜艇可以被直接被炸沉,但由海上的残骸才知道这是艘「友方的潜艇」。

      像这样的坏消息,可以让故事继续去推动下去。

      当?在写任何场面时,?必须要思考下列的步骤:

      (1)在这一场面,主要角色想达成的立即目标为何?

      (2)写下目标

      (3)在别处记下这一景所发生的问题,并记下问题有否被解决。

      (4)当目标确定后,带入另一个立场与角色相反的第二人

      (5)设计这两个角色之间的冲突

      (6)写下这场面的明确互动,不要用总结混过。

      (7)在场面完结时提供一个灾难,──一个转折或是一个惊讶,这个回答『是不好,无法满足的』。(这点我之前翻错,请修正???

      当?练习过一阵子后,?可以了解小说保持强而有力的要素,与小说是如何[运作?的。一个角色渴望某事,开始奋斗,然后被打回来,张力升高,读者开始同情?然后角色再次抗争。

      场面结构――一个场面必定将故事引领到另一个场面――让你的小说不间断的一直发展下去。另外,这种结构能十分有力的呈现与生命或人性有关的事务。透过场面结构,你能呈现人们永不放弃,试着去改善自己的生活?间接地,你是再说再现实世界中的人也能这样做。除此之外,你暗示人生不是只能被盲目的命运所操纵…任何人都能永不放弃,试着去掌握,改善自己的生活。最后,藉由角色在争斗后面对灾难,仍继续再次争斗,你能正面的阐述人性中力量与勇气。

      请注意,上述的事可能都不会发生――所有的工都会是白工――如果场面无法抓住读者的注意力,让她们深陷其中。为了避免这样的事发生,所以的场面必须是栩栩如生的。会对这种拟真造成最大的破坏就是总结。检查?的场面,要是有不适当的总结出现,修好他,把这场详细演出,就是这样。

      PS:Scene1很难翻,请自己想一下

      1.(戏剧的)一场;(电影,电视的)一个镜头[C]

      2.场面;事件[C]

      3.景色,景象;(舞台)布景[C]

      4.(事件发生的)地点,现场;(戏剧等的)背景[theS][(+of)].

      不要在雾中乱晃:决定你的故事走向,并紧紧的抓牢.

      不要担心说的太白:确定你的作品十分明确有力,不会让你的读者摸不着头绪.

      不要自我批评到死掉:请让创意思考自由发挥。

      身为作者要学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学会可以帮助自己改进的『自我评判』,但不要过度挑剃,过度担心。这些负面自我怀疑会导致自我毁灭。

      你绝对要对自己的作品严格看待,学寻找任何可能改进的地方。但要小心不要过度批评,结果是自我打击而非自我改善。

      我最常听到新手作家的致命自我评断,如『我写的这个故事真是蠢透了!』,『我恨我的主角,他真是大笨蛋!』『所有的剧情都蠢透了!』

      我想这些作者会叫出这些话其实是想说『我尽力而为了,但我真怕我作的不够好,因此你会认为我是个白痴才会写出这些杂碎。』

      像这样的恐惧就跟头痛,退稿一样,是写作的一部份。不论你是否了解,但当你在写小说时,其实你是暴露你的梦想与你最深层的感情。即使是用这种间接的方法来展现自己,这仍是一种吓人的事。更进一步来说,写作与个人的自我人格结构有很深的关系。我曾看过当我在读学生的课堂作业时,他们会吓得发抖,她们会有一种『批评我写的东西,就是批评我的人格本质!』的感觉。作者会担忧当读者会觉得自己的小说写的很蠢,接下来就会想这是哪个笨蛋作家写的。既然他会写出这么白痴的东西,那他一定是个废物,米虫,人渣…

      你会担心有些角色,对白,剧情很蠢是很正常的。

      这是很正常,也很危险的。

      当你再写初稿时,你的工作不是批评。你因该做的是创造。这时任何在脑中想起[这真是驴]的想法都是不好的,会搞砸想象力的运作。要是再你写出其大纲有这类的声音出现时,把他丢出脑袋外,然后继续写。

      我想大家都了解人有左右脑之分,右脑管感情,想象,创造与直觉。左脑则掌管逻辑,分析与评断。但这两边的沟通并不完美,理论上与实际上的生理证据支持,理智的左脑一直想控制疯狂的右脑。

      当你在写小说时,灵感,角色,场景,情节摘要,自你的右脑蹦出来的,但她们是浑乱不成行的。接下来换你的左脑上场,开始分析合理化,组织化。然后你开始坐下来写第一份草稿,再开始用右脑来想象一个被整理过的梦想。

      但在你编想第一份草稿时,左脑并没有空下来,他要负责语言,还要守好自己的岗位,随时监控,不要让你编想的梦如脱缰野马乱跑。然后在审稿时,左脑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开始找寻有无逻辑上的漏洞,检查故事的编排,角色的动机,有无写错字或字句不顺。

      因此写作成为一件,因你的左右脑轮流掌控,携手打造出来最神奇也最美妙的产物。

      但要注意,当你在编梦阶段时,这是因该是由右脑来主导,评论的左脑大部分的时间是束手旁观的。但常常会有〔这个太白痴了!〕或是[别人一定觉得这段蠢毙了!!]这类提早上场,防碍右脑的工作的讯息自左脑跑出。

      让我换个方式说,像〔蠢毙了〕的这类自我恐惧的讯息代表两种意义,第一,再创造的阶段时,你的脑袋瓜用错边了。二,他们会让你在脑中产生反感,而拖累你边故事的速度。我们需要有左脑来检视故事,但不是在我们编写草稿大纲的时候。你运用你的左脑来编写计画,勾写蓝图,描绘角色。但一但当你驶入要尽全力发挥创意的草稿高速公路时,你只会将逻辑地图放在驾驶座旁,[你不会再驾驶时,一直看地图]。

      当你拟好计画开始写作时,作为作者修行之一的能力就是你要能辨识那些[笨蛋,白痴]的负面恐惧。写作这件事会与我们的自尊心紧密相关,因此我们也都会害怕。但我们不会让果恐惧拖累我们的脚步,也不会让老古板的左脑乱批评而把事情搞砸。当你上路后,你要相信自己,要相信那张先前由合理性略修饰过的创意地图,顺着地图,带着热情,想象力与喜悦走下去。

      这时我几乎可以听到你在喃喃自语[可是有时我写的真的很笨]。

      嗯,没错,即使是莎士比亚也写过一些粉白痴的东西。那又怎样?!即使你写出宇宙蠢毙的东西,世界末日并不会来临。请千万记住,当你在写的时候,你的首要工作是将出现在你右脑里的所有想到的东西通通写下。要是你小下的东西真的蠢到不行也没关系,你可以在审阅时再修改他。

      接下来,你怎么知道这真的笨到不行?有的时候,会真的很难判断,你几乎得用丢铜板决定[嗯,这个蠢毙了,我要改掉他]或是[这个还好,我不会动]。但通常当你能在左脑大声抱怨时,先不管三七二十一写完在说,当你回头在看那些有问题的桥段,你就能很清楚的判断,这里是否是写的很笨。

      计画..写下..然后修改。将每一段的工作分清楚,千万不要搅混。

      你要有所知,能成长成为一个小说作者,就是要认清体会所有的作家都会害怕:怕故事很蠢,怕没有灵感,怕卖不出去,怕没人注意。身为小说作家,不单单要担心故事很蠢,我们的职业是要担忧更多的事。有些烦忧的是永远不回离去,只能学着去接受。至于担心很蠢这件事,是件能被?在脑后的小事,只要你察觉到这只是忌妒的左脑,在看到右脑玩耍时,不甘心乖乖坐在一旁的鬼吼鬼叫罢了。

      你仍会感觉到很白痴,你仍会害怕,担心丢脸。但现在你知道真正蠢的事是想他很蠢。

      最后,让我们来看看问题的另一边,你的困境有可能会遭透了。你可能会成为那些渺小注定失败的小众作家。这些人她们认为自己的字字珠玑,每个想法都是流芳万年,每个角色都是神人英雄,每个桥段都是经典。她们从来不会认为自己会写的很蠢,因此即使在他们需要自我批评时,也不会去作。她们听不进意见,从不研究出书作者的优点,然后将所有的时间感情精力,通通花在保卫自己巨大自尊的伤口上。你知道我指的是啥,你绝对有认识这种人。指出她们作品中的一个问题,她们会说你根本不懂。建议修改一个标点符号,会让她们抓狂〔我绝不更动我的文章,她们是完美无缺的!!要是想动这个(文章甩在手上)一字眼的话,那是在侵害我的创作的精神与才智!!〕

      这才是真正担心的一群,因为要是她们无法学会敞开心胸,她们不会成长。要没成长,她们会吃尽苦头。

      因此你现在知道,你会担心〔很蠢〕并不是件坏事。真正你要学的是,不要再想。

      不要再想.

      不要管?妈妈怎么想:请自由创作,不要管外界怎么想。

      在上一章我指出过度自我批判对作家所造成的危害,而跟这个情况相似的问题则是担心作者出书后,其它人会怎么看这个作者。

      最常见的担心是妈妈会怎么想,有时则是担心老公,太太,孩子或亲友(在我写作的找其花了很多时间担心,我的一位圣人姑妈会怎么想)。

      这些担心是正常的,但要注意不要让他们干扰了你的创作。要是你无法自心中赶开这些干扰的话,考虑用个笔名。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去担心放弃,吓人自我审查制度只是一个马上就可被丢掉的小问题。

      你当然想让自己能跟有水准,有品味联想在一起,但这无限担心那些道德审查委员是无关的。写小说最棒的一件事就是「你是自由的」。你必须要这样想,同时要表现出你是自由的。你绝对,绝对,不能因为担心某个家人亲友会怀疑你的人格,而绑手绑脚.不要隐藏自己的感情:不要压抑自己的感情,读者想感受到的就是作者的热情与感情。

      吓人的自我批评与担心亲友想法等这些恐惧,对有些作者而言,会在不知不觉中让这些恐惧影响了自己的写作。会有这些恐惧是因为害怕面对强烈的感情。我曾见过许多有天分的学生无法卖出小说,因为作品中缺乏真正的情感,这些作者在现实生活中害怕强烈的情感,而使得他们在写作中不敢面对相同的感情。

      若你想成为一个成功的小说家的话,你绝对不能影藏你的感情,因为这些情感提供能你最需要的联系,连结你的角色与你预期的读者。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从小被教导,要怀疑或忽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情感。我们在幼年或是青少年时所受的训练是如此的严谨,而使得无法察觉自己一直是被自我审查制度所约束。

      你是否能认出任何怀疑或阻扰自身情感的事呢?也许当你是个小小孩时,?发现自己跟婴儿般的无助(通常这是很自然的)。也许你发现那些想要啥现在就要的宝宝行为,突然到了期限,你的需求不再被满足,反而会从『爹地』与『妈咪』那边出现令人讨厌的警告,要你『守规矩』,『有耐心』或是『不要无理许闹』。也许你在发脾气后被处罚,也许你哭泣是会因为愿望不被满足时被刻意忽视,也许你在一时报复而大叫而被斥责(因此你会更害怕这些感情)。

      这是个渐渐坏死的过程,当你停止再想起上述感觉时,你开始从婴儿期进入童年期….下一个步骤则是『举止要符合你的年龄』『要当一个好士兵』等等。你是「渺小的」,你是「无助的」,你被「吓坏了」。要是『妈咪』不马上照顾你,你会担心她再也不理你,而要是没有她,你就死定了。当你很小的时候,你讨厌这种情况,你想独立,但时机还为成熟,即使你的生理状态已经没问题了。所有在心理上让你渴望与「妈妈」相连的理由,多少也让你讨厌与憎恨她。

      许多这类原始简单的情感是不被接受的。我们很小就知道,天知道我们的父母在多小时就开始洗脑。所以我们的感情开始分离,我们要活下去似乎与『作的更好』息息相关。当学著作的更好时,我们学会将感情隐藏起来,或是自我否定那些存在内心中,不能被接受的情感。

      相同的机制,在学校与朋友相处时,又会再强加在身上。我们继续学会处理感情,但很不幸的是大多数时间我们都是在学会『要酷,不要多愁善感』。

      「要是你真的有感觉,不要表现出来。」

      因此我们常常将自己许多的真实感觉完全隔离起来,不论这感觉是否是好的或是坏的。也许我们是藉由隔离自己真实情感,不再对事情有高敏锐度,来变成『大人』。

      或者,我们仍能有所感觉….,只不过我们将他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知道,然后因罪恶感作祟下,连自己都否定了起来。

      也许你是属于少数幸运儿的一员,你能接触到各种的感觉,同时特定的时间中,以健康的方式表现出来。即使如此,当你在写作时你也许会有种冲动,因为怕你的读者会以为这样的感觉很怪,或是怕你太「蠢」,太「多愁善感」而,而想要耍酷。

      我们仍处于一个想要面对感觉,特别是愤怒与害怕的感觉,会是一个自找麻烦的年代。但身为作者的你,绝对不能影藏这些感觉,因为他们在一个好故事中,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必要原素。

      你必须观察自己…看到内心的最隐密,最深处是如何运作的….感觉到你的情感,永远意识到他们的存在。请记住:你不需要完全按感情行事,但你要清楚地意识到这些微妙的情绪,要能更了解认识自己。

      你必须观察他人,利用自己的情感为参考,试着好好了解为何对方会有这样的情绪反应,哪些最初的情感再驱动他们。

      然后你要在故事中勇敢的面对这些感觉。在小说中,只会思考的主角是死的,只有透过情绪感觉,读者才能了解他们…同情他们,为他们在小说中即将面对的困境而担心。

      然后你要在故事中勇敢的面对这些感觉。在小说中,只会思考的主角是死的,只有透过情绪感觉,读者才能了解他们…同情他们,为他们在小说中即将面对的困境而担心。

      WilliamFoster-Harris,一位在奥克来何马大学教导我的睿智写作老师,总是不断的阐述,现实的主观的看法(subjectiveviewofreality)对想要写出经典小说的人有多么重要。Foster-Harris就像一个好家长,让我在成长之时同时增加智能。虽常在现实被埋没或忽视,但强烈的情感,一定会处在?的故事中心位置上。

      当然你第一个遇到障碍是你不了解自己真正的感觉。我知道有些年轻的作家要与心理谘商或心理治疗师相处后,才能越过这个障碍。但通常不需这么麻烦。对你而言,也许在你的私人笔记中,诚实的写下描述你的情感变化,就会产生强大的作用。胜至于,?可以试着简单描述他人的情感,或是描写继几的角色情感变化。

      当你在写故事时,你也许不会那么直接的表现出这些感觉….但有的时候你必须要这么做。你必须能用具体的语言,来表达这些强烈的情感-眼泪,发抖的双手,紧握的拳头-经由上面的证据,藉此将想象中的情感,间接的表达出来。但无论如何,你在写小说时,绝不能忽视你故事中角色与生俱来的情感―你同时要有勇气,用各种方式,把他们的感觉写下来。

      在你的第一份初稿中,我想你会有智能去避免去跟强烈的感情对抗,换句话说,在初稿中,我宁可你将感觉夸大,你总是可以后续好好思考后,将他修的没那么狗血,只要这个修剪是必要的。换句话说,一个无菌,冷酷无感情充满着「机械人角色」的故事,是不会被读者所接纳。

      就这个议题,我提醒一次,不论你要决定角色的内在或是计画在故写一段强列吓人的场景时,你要避免的冲动就是『打安全牌』。世界上最伟大的文学作品都是与处在边缘的人们有关―在作者精心计算下走在自己的极限上――依据高感受性,耸人听闻或是用其它不保留的方式来描述这些角色。(这句有点难翻,我想作者想说的是在伟大文学作品中的人,都会面临要挑战自己极限的状况,而且作者在描述这些状况时,会让这些角色真实接触自己的感觉,而不会忽视或低调处理。)「最好比故事稳当-battersafethanstory」这是句老俗谚。但在小说中并不适用。当作这者在处理角色情感与强烈安排剧情时,『安全』总是会造成遗憾的。

      面对情绪,然后开始冒险!!将自己逼到一个,只要再多写一点就会过头…只要在多跨出一步就完了的的边际,用这个方法描写状况或是场景。好的小说只有处于深渊之际。没有人能从一个从头到尾平稳安全的游戏,得到大乐趣,不是吗?.

      不要带到俱乐部(菜市场)找意见:请避免没必要,没用或没意义的建议.

      不要忽略专家的意见:.

      不要追逐市场:.

      不要摆高姿态:不要将自负或愤世嫉俗放入你的作品.

      不要浪费你的点子(桥段):请将小点子在故事中赋予各种的可能性,不要用过即丢.

      不要草草收尾:避免的方式

      (1)写完后,先休息一下

      (2)检查故事:是否有篇幅限制?要这么结束?故事有依据你的大纲走吗?…

      (3)好好的将故事从头读一遍:不要边读边修,只要在代改处作记号,略提可能解决方法即可(最好换个环境,到工作桌以外的地方读)

      (4)读完后,尽量修改

      (5)重新检查故事开头

      (6)检视叙述观点的角色是否有混淆:要确立有一个首要的叙述观点的角色。

      (7)确定故事中时间正确:有时会有一周有两个礼拜三…

      (8)重新检视角色的动机:角色想追求啥?为什吗?

      (9)寻找是否有过多的巧合:不要让角色想要的东西凭空掉下来,要让他试过后再得到。

      (10)检视每一章节的结尾

      (11)思考整个故事的合理性:不要让角色做出作者想让角色作,却违反角色合理性的事。要考虑角色行事与动机是否合理。

      (12)检查结尾:故事由发生问题开始,结束时,这个问题有明确的答案了吗?.

      不要对你的编辑高估。稿件要整齐化一:计算机稿要排版成打印模式.

      不要放弃.

      不要只坐在那里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返回顶部
  • 第三十四章 写小说38个最常犯的错(二)-海报-吾创网
    海报正在生成中,请稍等...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