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写作素材 写作素材 关注:7 内容:7179

    第三十三章 写小说38个最常犯的错(一)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写作素材 > 正文
  • 写作素材
  • 至高神
    LV.7 合体期
    VIP 5

      不要找借口:就算一天只能写一页,一年也能出一本365页的书。要是真的写不出来,请写下250字的借口。这样一来,每天还是有在写东西。更重要的是,要不就受不了编借口,开始写作,要不就是看开了,不要再浪费时间,幻想自己能成为作家.

      不要把自己想得太聪明绝顶:不要瞧不起你的读者,东西不被接受是因为你的读者水准不够?!吹牛大王!!请脚踏实地,因为你的读者都是地球人.

      不要想炫耀自己的知识才能:好的作家可以用简单的描写表达出复杂的思想。

      即使你有专业知识或字汇,只要提供提供读者他需要知道的信息就够,要是你的文章中,每两三段就要读者去番字典的话,读者会看不下去。没有人喜欢爱现的家伙,小说读者能在一哩外嗅到这些人.

      不要奢望奇迹:写作技巧就是要靠不断练习来磨练

      至少要花十年的时间才能训练出一个医生,既然如此,怎么会有人以为只需数天数月或一年就能成为职业写作高手?!写作跟练脚踏车很像,要经过不断的失败与练习。写好小说不容易,往好处想,要是好小说随手可得,那你的精心杰作就不算什吗了不是吗?!?需要有信心并花时间来提生自己的写作能力。先写下五年后你的职业创作生涯想达到怎样的境界,将你的最终目标切成数个小目标,开始往前推,四年后想怎样,大后年,后年,然后是明年要达到哪些目标?将?希望达到的目标列表小心收好,开始工作,要有耐心的逼自己好好工作。将所学到的技巧记下,在一年后检查自己有无达到预定的目标。你会为自己的进步感到欣喜不已。即使你还无法出售自己的作品,但你会离自己的目标更近.

      不要浪费时间作暖车动作:故事一开始就要引人入胜

      不要在故事一开始就丢一堆设定描述给读者。吸引人的小说其起头会是某人的对恐惧或威胁的反应。升为人类,我们本能的会被恐惧所吸引。要是你的故事一开始是一个的登山者,用指甲紧攀着岩壁,我保证读者会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啥事。如果你的故事是开始是一个小女孩因为要在一堆严苛的评论家前举办钢琴独奏而感到恐惧,读者会马上会对她的情况产生兴趣。

      好的故事开始于恐惧威胁。

      恐惧不一定是肉体或立即的危险。回想一下你自己的人生,什嘛时候你觉得快要自己快被吓死了?也许是第一天上学,也许家中有人过世,或有人离婚?也许是你要在大庭广众下发表演说?!或许是你的第一次约会?或者是你要搬家?

      即使是好事,任何会产生压力的事,都会是一种恐惧威胁。这怎嘛说呢?人类有安于现状的习性,当我们处在熟习自在的环境下,我们会懒的去做任何变更。但当改变发生时,我们熟知的世界被晃动时,我们会感到不自在。

      威胁出现了。

      威胁于改变。

      这下子你知道你的故事要从哪里开始,故事开始于[改变]。

      一个陌生人自公车走下。

      一个新家庭搬入。

      你接到了一封电报。

      这些都是开起一个故事的好时机。

      写故事不要从〔改变〕之前开始,更不要丢出一堆背景设定。

      不要从跟故事无关的事件开始写。

      不要从〔改变〕发生很久后,这会使读者搞混。

      〔改变〕从哪开时,故事就那里下手。背景设定是交给作者慢慢去处理。读者不在乎这些东西,她们想要的是〔改变〕,想要的是恐惧威协,想要知道角色对这个事件的反应。

      记住读者想要的是什么。不要将作者自己在乎的事,强加在读者身上。你必须再一开始时,先给读者她想要的,不然读者不会想再看下去。

      她想要的是威胁。

      威胁常常于改变。

      在笔记本上记下你觉得10次?觉得最受威胁或怕的要死的时刻。也许每个人记得时刻都不同,但我赶跟你打赌,绝对都是跟改变有关。

      当?了解这一点时,?接下来就可以再列一张十个?觉得适合用在故事开端,会产生威胁的改变。不论是亲身经验或是想象的都可以。下次当你再写新故事开头撞壁时,把这张单子拿出来,你就不需在那为热车伤脑筋,可以直接切入故事重点。

      Ps.1(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几乎都翻译了,但又不是全面赞同他的想法,请大家斟酌使用)

      Ps.2:我觉得这38点是基本公式,所谓创作是[公式带进门,修行在个人。]好作品几乎都有遵守大部分公式,但遵守公式的不等于是好作品。就像孙子兵法,是为让人打胜仗写的书,但不是每个念过兵法的都一定会打胜仗…….

      不要描写日落:不要写流水帐,花时间在描写琐碎的事

      读者看小说时,需要透过「描述」来描绘设定与人物,他们才能真正进入互动。但有些作者常常太投入花太多力气在描述上,常常在故事进行的途中,停下来描述日落,想着把写出美妙的散文为目的,而忘了当他们驻足于描述某物有多长时,故事的进展同时也停了下来。

      我朋友CliftonAdams是一位擅长写的西部短篇小说,长篇小说的作者,在他的一部得奖作品中,他花了数页去描述一次日落。那是一个偏离准则却又精彩动人的专业作品。

      但要在这个特殊条件下才成立,Adams铺陈设计这个场景,是为了告诉读者一个可怕威胁即将来临。一当黑夜降临,一群计画好的暴徒,将攻击主角孤寂的小营地好作掉他。基于上述的理由,每一个描述日落的字都是有意义的,全都充满着痛苦与悬疑感。

      不论那些描述对?有多诗情画意,只有在一些特别的场合,?才可花很多篇幅来作描述。新手作家花很多时间描述日落往往成为老作家或出版社之间的一个的经典笑话,在某些场合,?只要说出「如玫瑰色轻抚的黎明」四周就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从前面的部分我们知道,小说中,剧情是要一直往前推动的,而描述会故事停顿下来。用一大堆设定或人物描述在小说中,就像是物理学家面对「电子测不准定律」却又想要描述电子一样的不可能。「如果电子确切知道自己之去向,就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反之亦然.」

      我想他要说的是如果要十分详细的描述某事,那就必须停止『动作』。但没有动作存在,描述是无意义的。

      因此每当?想给你的读者一堆详细的描述时,你想说的故事变会被暂停。读者是对你的故事,进行中的剧情所吸引,而非对精致的散文。这么说来,?的故事中就不需要任何的描述了吗?当然不是。描述要被小心的使用,要一点点的透露,好让你的读者能看到,听到,感受到?故事中的世界。但请千万注意,『描述必须是要一次一点点的释出』,而不是一股脑的一大页丢出来。

      我绝对不是第一个警告,有关『诗意』描写会让故事停顿下来的人,但这个问题会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新手文章中。一再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两种,要不作者是不了解小说的本质,要不就是作者太爱自己写出来的东西,而让傲慢凌驾了理智。『精致的写作』常会让故事的步伐变慢,并造成得读者与故事之间的隔阂。

      请千万注意,除了树与日落外,描述还包含『角色的心里与想法』。新手往往会只为了描述角色的内心而使整个故事停顿下来。

      理所当然,?一定要进入你角色的脑袋与内心中,而有些看法?必须透露给读者知道,这样一来读者才能了解他,同情他并认同他的行为。但在一个好的小说中,即使是长篇小说,描述角色内心与情感的篇幅往往都很短。一个称职的作家会说(描述)的不多,而表达(动作)的很多。

      现在的读者会希望你推动故事,而不是站讨论事情。

      因此?可以想想?小说的『传达的系统』。有需多方法可以将信息传送给读者。不同的方法可产生不同的故事节奏感:

      1.揭露(exposition):这是让故事节奏变的最慢的方式,直接给情报,没有任何事发生,?直接给读者信息,像是个人自传背景,身高体重,社会地位等信息。有的资料是一定要读者的,但当?在给百科全书资料时,故事是无法有任何进展的。

      2.描述(description):一样拖慢节奏感,有些是必须的,要小心使用。

      3.记述(narrative):故事中登台角色的动作,互动,开始呈现出来。但不对其行为下任何批注或解释,像是在看舞台戏一样,故事中大部分的都是属这类描述。这种说故事的方法会让剧情快速推展。

      4.对白(dialogue):角色的对话,很少动作或内在想法,很像是在打网球一样快速的往返。当角色受到压力时,对话会又短又快。

      5.剧烈的总结(dramaticsummary):最快的一种。当有剧烈的变化发生,才取不是如记述般一幕幕演出,而是用总结来加快故事速度。像这个时候,原本要花上六页的飞车追逐,或争吵可能要浓缩到一行文。

      如果你的故事前进太慢,可以分析一下是否花太多篇幅在描述日落(或其它的事)而没善用对白或总结。反之如果你的故事跑得太快,也许?可以将一些总结改成记述,或是小小利用描述来当个喘息空间,像是写一下景,或写一下角色在想啥。

      如此一来,?可意识到如何更像一个小说家,同时意识到哪些方法可帮?把作品卖出去。?将学会到如何让故事强而有力,而非绕着琐事兜圈圈,选择适当的『传达的系统』-好让故事顺利前进.

      不要将真人直接套用你的故事中:适度用夸大的方法,创造出吸引人的角色.

      不要写软脚虾,墙头草:藉由赋予故事目标来建立有行动力的角色.

      不要死卡在麻烦中:故事应充满有意义的冲突.

      不要发生无意义的事件:请用依动机与背景增加你的小说的逻辑与合理性。

      不久之前,我的学生威利带着他另一个新故事来到我的办公室。我边在啜着我的第二杯珈啡,边阅读这个故事。

      「威利」我终于开口「这个故事并不合理。」

      「这是啥意思?」威利问到。

      「我是指对你的角色而言,并没有足够的经历动机支持他们在故事中的意图,他们机缘巧合的不断地遇到其它的人或获得到信息,他们说或做的事并没有明显立即的目的。」

      威利面无表情的说「有这么糟吗?」

      「威利,这样你的故事毫无逻辑!」

      「等一下,」威利开始防卫「我不需要有逻辑,我是在写『小说』!」

      这又是威利的一个很明显的错误想法。对小说而言,是要让人相信的,要有推理性,而最重要的部分是想象与原创――所以要是有任何人想计较故事中的逻辑与可信度,那就是想挑战某人的艺术天分。

      实际上,也许?开始注意到,是刚好相反的。因为小说是要让人相信,他就要比现实生活更合理,才能让人信服。在现实生活中,事情可以毫无理由的发生。但身为小说作家的?,就是不能失去任何的逻辑性,不能让事件发生的毫无理由。

      为确保你故事的逻辑性,好让它有说服力,你必须要让任何事件发生,都是有理由的。

      首先,你总是要提供角色正确的背景经历―教育,经验,信息―好让他能走上你想要他走的方向,表现出你想让他表现的举止。

      一个角色,如果他的举止是合理的,必定是因为他个人的背景,具备完成你故事情节的资格。你必须开始设定他的基本背景――家庭,教养,教育,健康状况等等――好让他在故事中的举止能合理化,演出你想让他演出的动作。

      让我们来看一个极端的例子,你想让你的角色能在礼拜天的教堂举行一场传道,宣传基督徒的生活是完美的形式,值得众人效仿。只有那些脑筋动太慢的人,才没法在故事稍早期,放入〔线索〕显示这角色,要嘛是从小被基督教家庭养大的,要嘛就是被经由宗教聚会而感召成为基督徒。角色的基本背景需要被交代,不然角色的行为就无法合理化。

      用相同例子,我们再更进一步来看,请记住,单单交代基本背景是不够的。你的读者会想知道角色最近发生的事,或是发生何事会想让让角色作出现在正在作的事。在引用的例子中,你可以设定这个基督徒女人的牧师丈夫突然病倒,促使她不得以在一场早已安排好的教会聚会中取代丈夫。或者你可以设定,这场布道是教会执事们所安排的一个测验。不论你选那一个,你总是要选择某事,可以解释为何她现在会站在布道台上,以你想要的方式,作出你想要她做的事。

      (你想让她很紧张还是要很镇定?想要她很悲伤或是很快乐?你同时要提供影响她表现的理由。)

      有许多的故事让人无法信服,是因为作者只是将角色丢上台,去作某事而没仔细思考角色为何与如何走到舞台上。你必须时常检视你故事的合理性,好确定你没犯下相同的错误。

      但在你的小说中,提供足够的背景动机并不能完全解决有关小说合理性的问题。另一个会摧毁故事逻辑的错,就是使用太多的好运或巧合。

      在真实人生中,巧合总是会发生。但小说中――特别是巧合能帮助让角色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或是无意间偷听到决定性的电话对谈,或是其它相似的事――巧合是致命的。你的读者会拒绝相信这件事。而你不能让读者停止相信。

      当巧合的长手臂一路帮助你的主角到底时,这只是好运。阅读某人犯大错,再交好运,并不有趣,也没有啥启发性。一个充满巧合的故事是没意义的,因为事情发生是毫无理由的――事件发生了就发生。

      在真实人生这样就够,但在小说中则不是。

      现在你能了解为啥我们在第八章不要写不要写无能的人。要让一个无能的人完成任何事,你得到跌入不可置信的好运中,这样一来会腐蚀读者对你故事的信服度,让你的故事变成由一团意外组成的杂碎。

      你的角色不会只做在家中,被动意外的接到朋友麦斯的电话,主动的提供谋杀案中决定性的线索。你的角色必须想很多事,然后决定她要[打电话给人,好找寻线索]。再试过几个人之后,她依名单打给麦斯。麦斯并不想说,但你让你的角色坚持下去。最后你的角色说服麦斯开口,麦斯给她下一个线索。

      用这种方法,取代毫无理由,靠着好运呆呆愉快被喂食,你的角色必须为她所想要的东西付出努力。这样读者才能被满足。

      第一份小说的草稿,通常是充满的不可思议的巧合。你小说的角色来到一个陌生的小镇,会在街上与老友「巧遇」。或者她会买下一件垂涎已久的新装,只因为她「刚好」在一个午后走经过商店时,正在大拍卖,而这件衣服「正好」合身,她「正好」在想要这件衣服的安娜贝拉下手前五分钟买到了。

      当?为了方便而用了一堆松懒的情节,读者也许不明了为何他们不相信你的故事,但他们不会喜欢这个故事。

      写完你的第一份草稿后,用放大镜来检视巧合,这些巧合要吗就是?在写草稿时没时间想更多,故意先写下来的,要吗就是?没注意到这些自己写了多么不可思议的巧合。

      ?要如何修改巧合?首先,?删除它。接下来,?找出一个方法好能让?角色能开始「搜寻」。如果你的角色想要某物,并努力去追求,好得到之,这样就不再是巧合了。

      提供你的角色足够的背景与动机,好解释他们的行为,然后确定巧合没有掌控整个故事,?的故事将能有更好的逻辑性。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充分的原因,而你的读者会因此而爱?.

      不要忘了刺激与反应:用「因为,所以」来增加故事张力

      当?能提供好的背景动机与避免巧合时,你的故事会更有逻辑合理性。但即使?能成为这个领域的个中翘楚,你的故事仍可能会发生的毫无理由。这是因为对小说读者而言,要解释故事中角色的行为,只是好的背景动机是不够的。

      读者同时需要看到特别的「刺激」,产生当下可见的「反应」。

      刺激与反应的法则要求你的角色,必须有一个立即具体的理由来解释他着所作所为。这个立即的刺激必须不能被埋藏在他的脑袋瓜中,对读者而言,要相信许多的处理,他们必须看到角色表现出有一个刺激发生了作用――某种特别的戳刺正在上场。

      所以为了让角色发生你想要的「反应」,?必须先提供一个立即的「刺激」。

      反过来说,这是个平衡的真理,如果你提供了一个刺激,就不能忽视它,你「必须表现反应」。

      刺激与反应的法则,会作用在小说的基本层面中,一层层的构成故事的大部分。每个理由都会造成影响。每个影响都有一个理由(无责任插嘴:刺激反应等价交换?!翻到头晕,我想看矮豆啊!!!)一个骨牌不会无故的倒下;他一定是被另一个骨牌所推倒。

      让我们想的更远一点。

      在提出刺激与反应之前,我们在前一章只提到的角色背景与情节动机,对你而言,区分这两者的不同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可知,背景,是在角色的生活早期发挥作用。动机,与角色的渴望与计画有关,是自背景中生出的,解释故事早期的所作所为。刺激,是更立即可见的,是正在发生的,角色所表现出的,驱动他去作某些即将发生的事。

      举例来说,你要想让玛莎走入一个人事部长办公室要求一个工作,你需有要设定有个「背景」来解释为何她需要一个工作;也许是因为她家境贫苦,没法支柱她(长期背景)或者是她刚好失业,需要一个新的工作(近期背景)。她会下定决心来应征这个工作,是因为她付完房租后一毛不剩(更近期的背景混合动机)。

      即使如此,你不能让玛莎就这样坐在办公室中,突然起身,走入人事部长办公室。在小说中,这是不行的,看起来一点都不真,毫无说服力。你所需要的是提供一个立即的刺激,好让玛莎立即起身走入。

      所以你写下:

      秘书看向玛莎问道:「你能进去了」(刺激)

      玛莎起身走入办公室(反应)

      这是在写作中刺激与反应作用的方式,这有点像在玩棒球。投手投出球;打击手挥棒打出。你不会希望投手投出球,却没有人站在打击版上挥棒,不是吗?同样的,你也没法让在没有投手丢球的时候,打击手能自己打出球。你能吗??

      新手作家常因为犯下刚才引用的投手-打击手的明显错误,而弄砸了他们的作品。要吗就是作者不了解在小说中要运作刺激―反应,要吗就是他根本忘了这回事。

      后者的失误是更常见的,几乎所有的人,只要被指出后,都能了解刺激与反应互动的合理与重要性。但在写作时,你会被小说家多么容易让想象力凌驾逻辑性而吃惊。他们在脑中运作所有的互动,「但忘了让读者看到这一切。」

      我的学生威利,提供了一个标准的忘记错误示范,他写到:

      麦斯走入房间,他闪的刚刚好。

      我看着威利的文章问道:「为何麦斯要闪人?他在躲避啥?这里发生啥事?」

      威利抓抓他的头「嗯,沙丽在生他的气,你知道的。」

      「威利」我提出反对「事实上,她生气是『背景』设定,如果我要了解麦斯为何闪避,我需要看到有一个立即的刺激,他为何闪人?」

      「她朝他丢了一个小镜子。」威利说。

      「那你就必须将这段放入草稿中。」

      「你是指,」威利道:「我必须把每个步骤都放进来?」

      当然。

      刺激与反应看似简单,但十分容易被忘记或忽视。我怂恿你好好检视自己的草稿,每当两个角色发生互动时,间检查刺激,然后审查立即的反应。然后轮流看其它的角色的反应。刺激与反应前后飞舞着,就像一场乒乓球赛,「没有一个步骤可以被忽略。」

      让我多加几个字,来强调一个可能被忽视或搞混的重点。刺激-反应的互动――小说逻辑性的核心――是要『表现』出来的。他们会由角色立即演出。

      背景不是刺激。

      动机不是刺激。

      角色的「想法」或「感觉」不是刺激。

      刺激必须外界,因此观众能看到或听到。

      完成互动的反应也是要能被看见的,如果这个互动是要继续下去。只有在互动要立即结束时,反应才可以是内藏的。

      我会提出这样是因为在我教学的多年中看到很多的学生,努力试图想闪避刺激-反应的原则。不论我是如何在课堂上解释这个步骤,总是无法避免有学生跳起:「我可以让角色只有凭想法或感觉去作某事,而没有任何外在的表现?」

      我的回答是不,你不能。

      想想看,要是你的角色开始随心所欲的,因为想到啥而作啥,角色的与你你故事的逻辑性就会开始崩坏。在现实生活中,?可以在毫无理由,胡思乱想,无理由的作事或说话。但就像我们在第十章里讨论到的,跟他部分一样,小说要比现实更好,更清晰,更有逻辑性。「总是」能想到某些事――某些刺激――能「引起」一些内在的想法或感觉,「总是」能够想象一个反应,让角色马上付诸于具体行动。反应总是在刺激之后才上场。反应总是因为有刺激才会发生。事实上,在这两件事进行时,角色内部或许会有一些情绪或感情的变化,但这不代表两者就可以缺席。

      要是你发现自己跳过刺激或反应的话,或者是想用一闪即是的冲动取代刺激――或是在刺激之后无法提供明显的反应――这就是为啥你的故事会让读者觉得无理头的原因。他会抱怨你的故事中,事情发生的不合理。然后他会讨厌你的东西。他也许不原因,但他就是无法被说服。

      所以说,不问论你想自己对逻辑掌握度有多高,你不觉得,找一天把你的故事再彻底检查一次,确定无误,是个好主意吗?.

      不要忘了这是在写谁的故事:为避免混淆,请利用观点角色的角度与想法来主导故事前进。

      观点。

      只要注意下列几点,就掌握观点就不是问题

      这是谁的故事?

      进入这个角色的内心-并一直保持的

      虽然很简单,但观点有不同的角度可运用。

      我相信你了解为何由一个一个角色,观点来叙述故事。这是因为我们再现实生活中我们仅能由自身,而非他人的观点,来了解事物。作者想想人相信让他的故事是逼近现实且具说服力,他必须安排事件,好让读者如同经历真实人生般,随着单一观点经历整个故事。

      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中的主角。下次当你在人群中时,花点时间观察你是如何看周遭人事物,而那些你有兴趣的人,在你的生活中扮演何种角色。同时观察四周的人,运用你的想象力,向其它人事如何用个人独特的观点来分析看待同一件事情。

      你笔下的角色在故事中,应该也会以这种方式来体会故事行动(storyaction)。要如何做到?很简单。将这些行动经由脑袋思考与内心想法来表现出来。由你所选定的观点角色,透过其想法,感官与感情来表达。

      无论你用第几人称的方式叙述故事都没差。『我担心地走在无人的街头…』『他担心地走在无人的街头…』结果都是一样的,你的目的是要让读者体验到观点角色内心中的所有事物。

      在短篇故事中,通常会是只有一个观点。短篇故事中,更换观点会造成混淆而使故事看起来支离破碎。在长篇小说中,回有许多不同的观点,不过一定会有一个是主要观点的。这是因为每个故事,终究会是以一个角色的故事为主线,如同你的生活故事是只属于你自己的一样。这将会是个致命缺点,如果你让你的观点由一个角色随意跳得另一个角色上,而没有固定一个主要观点。人生不会是这样,小说也不会是这样。

      举例来说,要是一部小说有十万字,会有50-70%的叙述是透过主要观点角色来描述。主要观点角色的想法,感觉,原则,与企图,将会主宰整个故事的行动。当你要更换观点时,如果有必要,那是因为赶变观点可提示读者,好了解主要观点角色所面对的问题。

      要如何放置观点呢?答案是:将观点放在会在正确位置,不会错过任何重大决定性情节的角色上。(举例来说,你要是要写一部爬圣母峰登山的小说,你很难将观点放在从未里开过西部平原的小男孩身上)除此之外,还有其它的要素要注意。读者喜欢在看故事时有担心悬疑感。读者大部分会为观点角色而担忧。读者最常担心是的什么?『拥有最重要目标的角色能否达成他的目标』。因此你应该将观点放在拥有强大动机,推动故事前进的角色身上,在整个故事中,采取行动将故事引导到结局,会成为最大赢家或输家的角色上。

      这个角色,常常是最为挣扎的角色,而最终有所改变。因此在有些小说理论中说道,因选择在故事行动中改变最多的角色,来切入观点。

      虽然是这样指出,但在小说中,要是作者没设计好情节,观点角色与被改变角色之间并不一定会画上等号。因为整个故事的行动与意义的中心会集中在观点角色上,观点角色,一定要成为被改变的角色。

      以上对作者在写观点时有何意义??最简单的一件事就是你无法将观点角色放在一个中立的位置观察。即使是像『大亨小传(ThegreatGatsby)』这样的小说中,Gastsby(大亨)最终并不是真正重要的角色,NickCarraway才是最终真正有所行动,改变,对世界有不同的看法,在故事最后,决定回到中西部。Nick是叙述者,观点角色,最后是他的故事,整个事件是透过他的感觉来诠释。及时书名并不是这样取。

      总结是,作者千万不可忘记:

      1.每个故事一定是透过一个故事行动观点(Everystorymustbetoldfromaviewpointinsidetheaction)

      [个人无责任举例:魔戒在每个角色才取行动时,会以其观点来看事情,]

      2.每一个故事必定有一个主要的观点角色(dominantviewpointcharacter)

      [个人无责任举例:魔戒是以佛罗多,为其最主要的观点来看事情,]

      3.观点角色会是最得失攸关的角色。

      [个人无责任举例:1:没有佛罗多,故事掰不下。]

      [个人无责任举例:2:同理,在观点接换时,山姆在佛罗多中毒后,接下魔戒,这时,观点会佛罗多换到山姆身上。]

      4.每一个观点角色在剧情中有占有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个人无责任举例:在黑门战役时,亚拉冈是主要观点角色,而不是佛罗多]

      也许在刚开始时,新手作家会跟这些原则搏斗,会想这闪过这些原则。但当你试著作一段时间后,你会发现这些原则对集中故事非常有帮助。说故事的人常常要花很多时间在确定这是谁的故事,或是选择那个观点切入才会是读者体验故事最好的角度。与其选择标准的立场切入故事,你会发现由是观点切入故事会是更有用的.

      不要混淆描写重点:请让你的读者盯牢一个角色与其面对的问题

      假设现在来写鲍伯的故事,在你决定以他为观点角色时,你要如何确定他的观点呢?

      当你在写故事时,你要变成鲍伯,你只能看到他所看到的,听到他所听到的,知道他所知到的,感受他所感受的,除此之为没有更多的情报。当鲍伯进入一个大厅时,他会先体会到闷热的空气,注意到面孔模糊的人海,然后想『我要说服大家,我的想法是正确的』。

      当你这样描述时,你不但能将你的观点角色与现实人生连结在一起,还可让你的创作更容易。你还不用担心沙莉在隔壁房干啥,与鲍伯担心无关的事都可忽略。专心鲍伯的反应,尽你所能,让鲍伯在这个场景中的体验,生动有意义。

      接下来,要让读者持续知道这是从鲍伯的观点来看事情。

      运用文法的技巧来体会鲍伯的想法感觉。

      与其用『演讲用的会议室很热闹』倒不如用『鲍伯感觉到闷绕在他周围的温度,了解到他得发表一篇好演说,好来保住观众的热情。』

      只有鲍伯自己能感觉自己,了解自己。因此读者知道观点是透过鲍伯再看,进而锁定在鲍伯的观感。

      专业的作家透过外界环境(热,拥挤的人潮)与观点(鲍伯)相结合,建构起一个有[因]-[果]相连,经由鲍伯观点,了解鲍伯的内在想法的。

      作者可透过观点角色,藉由观察外界,了解观点角色的内在想法与行动动机。这样一来,你便可让读者知道这个观点角色的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举例来说,鲍伯对发表演说这件事的想法,是害怕?恐惧?自大?骄傲?这时所鲍伯的反应都反映出他的人格特质。

      固定并强调一个叙述观点,可减少问题,让故事更像真实世界,并使读者对你的角色产生同理心。除此之外,你可以让读者了解观点角色真正的面孔。因为在他内心深处,角色是无需对自己说谎与欺瞒。

      作者要小心不要随便让观点跑掉。

      假设鲍伯仍是观点角色,而你想表现出他老板麦斯担心鲍伯的演讲时,你不会用[麦斯担心着演讲〕,因为这时我们是从麦斯的角度看事情。

      相对的,你可用[当他走向演讲台时,鲍伯想起麦斯对这场演讲的担心],或是〔当走向演讲台时,鲍伯撇见麦斯挂满担心的脸孔〕

      不论是哪一个说法,我们都能提供情报让读者知麦斯担心,但观点仍集中在鲍伯身上。

      因为观点叙述对写故事十分重要,那你要如何训练自己的叙述观点保持固定呢?

      找几页你自己写的小说,用红笔在观点角色名字(a)下画线,在每个句子中标出a角色的观点(像是他看到,她想到,他听到,他感觉到,她试着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返回顶部
  • 第三十三章 写小说38个最常犯的错(一)-海报-吾创网
    海报正在生成中,请稍等...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