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注册
  • 网文资讯 网文资讯 关注:6 内容:253

    阅文高层换血,作者合同大改, 810万人何去何从?有人已考虑“出逃”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网文资讯
  • LV.4 金丹期
    官方

    阅文高层换血,作者合同大改, 810万人何去何从?有人已考虑“出逃”

    文/ 李惠琳 编辑/ 谭璐

    “我的第一反应有点儿慌,核心团队都离开了,这次的变动肯定会很大。”

    今年2月,麦麦刚成为起点女生网的一位签约作者,4月27日晚得知阅文CEO吴文辉及部分高管团队辞任的消息后,她就不断刷网络上的帖子。其中关于“阅文将推免费阅读”讨论,让麦麦感到心慌,“我很担心会推免费阅读,毕竟像我们这样的新人作者,刚起步,很难。”

    4月27日晚,阅文集团发布公告,宣布吴文辉等人淡出高管团队,辞任现任联席首席执行官一职,调任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主席。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接任阅文集团CEO,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接任阅文集团总裁。

    这是吴文辉携核心团队的第二次“出走”。2013年3月,因与前盛大文学CEO侯小强经营理念不同,吴文辉带领商学松、林庭锋等核心成员出走盛大,创立了创世中文网,之后投入刚刚成立的腾讯文学怀抱。

    对于此次吴文辉团队与腾讯“分手”的原因,业内有诸多猜想,其中一个观点认为是,腾讯与吴文辉团队在推行免费模式上出现意见分歧,这也是引发阅文平台上部分作家担忧的主要因素。

    阅文高层换血,作者合同大改, 810万人何去何从?有人已考虑“出逃”

    不过,与作者们的观望情绪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资本市场对于这一高层变动表现出极大的乐观情绪,4月28日,阅文集团(0772.HK)股价暴涨14.4%。

    在一封内部信中,程武指出了阅文集团未来发力的三个方向:IP培育、链接能力、业务模式升级。摩根士丹利的研究报告认为,这意味着未来腾讯将致力于对IP的开发和运营,将促进阅文集团与腾讯集团的资源协同,阅文集团的付费阅读业务也将受益。

    焦虑的网文作者圈

    在程武的内部信中,阅文没有明确表明会推行免费模式,仅提到将“在保持、巩固既有付费阅读模式的基础上,探索业务模式升级。”不过,已有迹象表明,阅文集团的免费模式,已经在启动阶段了。

    《21CBR》记者注意到,4月27日开始,在起点中文网的相关论坛上,不少作者发现最近新签合同出现了变化。

    在更新条款中最受关注的是“5.4条”:平台不排除以类似“点击浏览广告/浏览指定页面/完成互动任务等形式以代替付费购买作品章节”等方式,向终端读者提供协议作品的订阅服务,且该等新型销售模式仍旨在积极销售协议作品,不应视为平台侵害作者利益。

    阅文高层换血,作者合同大改, 810万人何去何从?有人已考虑“出逃”

    一位刚在4月完成新合同签约的作者羽客向记者确认,该条款内容属实,“合同变化应该就是最近半个月,我觉得这可能是在为免费阅读预热,因为一些合同条约已经涉及到免费阅读。”

    业内猜测,阅文的想法是,通过免费阅读引流, 再培育和开发IP变现。新管理层思路的转变,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阅文目前810万网文作者的收益。记者了解到,阅文与作者一般按照作品签约,标准分成模式是“订阅+全勤+勤奋写作+道具分成+月票奖励”。

    订阅就是作品VIP部分收费阅读,平台跟作者是五五分成;全勤是每天更新4000字,连续一个月可获得600元全勤奖;勤奋写作是每月更新VIP章节满10万字,连续六个自然月统计一次,订阅稿酬20%为勤奋写作奖;道具分成就是打赏,平台跟作者五五分成;月票奖励则是平台PK制度,一般只有排名前列的作者才能获得。

    在网络文学市场,相比头部作者可以通过版权费用获得千万甚至过亿元的收入,多数腰部以下作者的收入依赖平台的付费分成和全勤奖等福利,其作品后续实现IP改编的可能性较小。

    麦麦是一位在校大学生,写网文只是兼职,每月600元全勤奖励是最主要的收入,在她看来,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在阅文的大部分作者都是‘扑街’作者,没啥人气,基本上都是混全勤。”她表示。

    如果阅文推行免费阅读,受影响最大的也是腰部以下作者。

    “大部分作者之前是靠章节点击和读者支持来赚钱,如果全部免费,白金级作者已经是平台的招牌,短时间内不会受到大的影响,应该会继续维持一段时间的高收益。但是中部和底层的作者会比较惨,因为非常低的保底工资,不足以维持他们的生计。”一位从事IP改编的编剧卢隐告诉《21CBR》记者,目前国内网文市场处于饱和状态,底部作者很难出头,在免费模式下,生存会更加艰难。

    触及作者神经的还有另一条款:甲方聘请乙方并不意味着甲方与乙方之间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上的劳动关系或雇佣关系。有作者指出,该条款的问题在于,作者与平台签约后,版权归属阅文,但二者只是“聘请”关系,作者相当于成为了平台的员工。

    卢隐说,在网文付费时代,平台与作者是合作关系,作者写出好的作品,获得更多点击,平台和作者能分到更多的利益,因此平台会保护作者权益,这是过去网文产业蓬勃勃发展的重要因素,而在新协议下,作者的权益发生转变。

    “网文作者更像是生产文字的写手,写出作品由腾讯低价买入高价卖去,再通过重金把它打造成IP进入文娱市场,最后转化成更大的利益,但在整个环节中,作者变得无足轻重。” 卢隐认为,这将打击整个网文生态,网文的数量和质量都将下降。

    对于腾讯如何在IP运作上保护作者权益,另一位偏向于IP改编的作者流琉也向记者表达了的担忧, “腾讯是想要先累计作品量,等到上下游都打通了,然后免费使用旗下IP作品的版权?如果真的那样就太可怕了。”

    受冲击的付费模式

    吴文辉是付费阅读的坚持拥护者。作为起点中文网的创始人之一,他在2003年开创了国内网文VIP付费阅读模式,聚拢了大量草根作者和忠实粉丝。这一模式的成功推行也是起点中文网能够崛起的重要原因之一,吴文辉也被称为“网络文学教父”。

    阅文集团前CEO吴文辉

    阅文高层换血,作者合同大改, 810万人何去何从?有人已考虑“出逃”

    2013年吴文辉带领核心团队出走盛大文学,创立创世中文网,之后转投腾讯的怀抱。随后在2015年腾讯文学收购盛大文学,双方合并后成立新公司阅文集团,吴文辉担任CEO,他所设计的“付费阅读+版权运营”的商业模式也沿用至今。

    2017年在香港上市时,阅文集团的平均月度付费用户达到1110万,全年40亿元收入中,在线阅读收入占比高达83.6%。这一年,阅文集团的市值最高近千亿港元,牢牢占据网文市场的霸主地位。

    然而, 2018年下半年免费阅读APP的兴起,打破了网络文学市场实行了15年的付费游戏规则。掌阅的七猫、趣头条的米读 、具有盛大背景的连尚文学,以及今日头条的番茄小说等,以“免费+广告”的模式吸引大量用户聚集,也成为资本市场的新宠儿。

    其中,米读在上线半年后DAU便突破500万,排名迅速攀升至网文行业第三位, 2019年10月米读获CMC领投的1亿美元B轮融资。截至2019年年底,米读累计读者近2亿,日活用户近千万,日人均使用时长为2小时。

    Quest Mobile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上半年 MAU超过1000万的阅读平台中,主打免费模式的APP超过五款,其中四款是在2018年下半年后上线的。

    在免费阅读的分流下,阅文集团引以为傲的付费阅读模式正在失去吸引力。在2019年,阅文集团平台的月付费用户下滑至980万,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减少了3.1%至37.1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跌至44.5%。

    阅文高层换血,作者合同大改, 810万人何去何从?有人已考虑“出逃”

    阅文也曾尝试布局免费阅读,抵御外来冲击,包括在手机QQ及QQ浏览器上分发免费阅读内容,以及推出自有的免费阅读产品“飞读”。不过“飞读”的数据表现与米读等平台相差甚远,在市场上的存在感也不够强。

    在2019年的财报中,阅文也不讳言所面临的窘境,“免费阅读文学应用程序在短时间内吸引了数百万用户,不仅对我们自身的文学应用程序带来挑战,亦广泛地对付费阅读模式造成影响。”

    IP变现的不确定

    相比付费模式,免费模式具有流量获取的优势,但它能够改变阅文的窘境吗?

    实际上,自免费阅读平台兴起之后,市场上关于两种模式孰优孰劣的讨论一直存在。目前,国内几大免费阅读平台的变现逻辑大体相似,核心在于通过作者生产内容吸引用户,用户带来广告转化,广告收入分成维持作者持续产出和平台运营。

    阅文高层换血,作者合同大改, 810万人何去何从?有人已考虑“出逃”

    最初,免费阅读平台的内容多从内容供应商处购买,缺乏自有的内容生产系统。以米读为例,在成立之初,米读与中文在线合作,获得部分正版内容版权,同时在腾讯的广点通、今日头条的穿山甲以及抖音等多个平台投放广告来获取流量。不过随着平台逐渐壮大,米读也在试图构建自己的内容生态,2020年4月,米读提出将投入不低于10亿元的资金及流量资源,挖掘、扶持一批优质作者,强化原创、独家等内容建设。

    从用户特点来看,免费阅读吸引的多数为价格敏感的用户,与阅文的用户重合度并不算高。《21CBR》记者了解到,目前米读70%的用户来自于三四线城市,55%以上为女性用户,以70后-90后的中青年用户为主。而连尚文学的用户则60%来自于三四线城市以下,60%为女性群体,60%在25岁以上。

    吴文辉曾在2019年的财报会议上表示,“起点读书”主要面对的是对价格不敏感的、对质量有要求的高端用户,免费市场的用户与以前盗版产品的用户是同一种。在他看来,免费与付费两种模式可以并行、互补,“因为免费商业模式可以从盗版市场中争取用户,培养用户,并且可能产生深度用户,深度用户随后会转化为付费用户。”

    2019年,阅文的版权运营收入已超过在线阅读,成为最大收入来源,同比激增341.0%至44.23亿,占总收入的53%。

    在付费业务增长遭遇天花板的当下,以免费阅读来引流,是解决近年来用户下滑最直接的路径,也是进一步推进IP变现,完善腾讯文娱产业布局的一环。

    只是,对于大多数作者来说,其作品能否通过广告分成和IP改编来赚钱,还充满不确定。

    “孵化和培育IP,把所有东西操控在平台手里,最后形成一条的产业链,这种模式平台会更安全,也方便产出一些精品项目,但另一方面,少数人当了这个分子,那肯定是会有更多的人想来当分母,至于能不能红,我持保留意见。” 卢隐补充,未来也可能有些拥有雄厚资金链的作品,通过营销手段炒热,一旦进入免费阅读平台后会进一步压榨腰部以下作者的生存空间 。

    4月30日,阅文CEO程武向网文作者发布公开信,其中专门强调 “作家是阅文最宝贵的财富,这点永远不会变”, 继续稳固和深化付费阅读粉丝生态是阅文发展进化的基础,接下来阅文将加大与腾讯新文创的融合力度,推进IP跨领域开发。

    编剧卢隐说,受近期的消息影响,目前有些作者已经产生了“出逃”的想法。麦麦也动过这一念头,后来放弃了,“我觉得应该在哪里起步,就在哪里坚持下去。”

    (文中卢隐、麦麦、羽客、流琉为化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返回顶部
  • 还没有账号?点这里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