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注册
  • 网文资讯 网文资讯 关注:6 内容:262

    论“修真、仙侠类”小说的法理与超越——以《万古仙穹》为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网文资讯
  • LV.4 金丹期
    官方

     ——作者:吴长青

    观棋四百多万字的《万古仙穹》可谓洋洋大观,在以古海为首的正义者群像的塑造过程中成功地确立起所谓“外功修行,后天圆满”的世界观。《万古仙穹》特别好读,作者有机地将军事智慧和智谋渗透在凡人与奇人的斗智斗勇之中,有着深厚文化背景的人物和场景的设定满足了读者的阅读期待。应该说,这是一本相当不错的网络文学作品。本人试图通过几个方面的探讨,重点论述“修真、仙侠类”小说的法理与如何超越。

    一 传统文化的现代叙述

    修真和仙侠均是以道教文化为核心。有着极其浓厚的民间哲学基础,在强势的主流意识形态的压制下,修真和仙侠文化呈现出一种隐蔽的存在,而网络的宽广无边给这些边缘文化预留了一块阵地,修真和仙侠小说暗地里将修真文化从边缘向中心靠拢,形成了独特的“亚文化”。

    客观地说,修真和仙侠文化与原始道教一样,自身有着一定独特性与独立性。无论在哪个时期都会受到一些人的青睐,这与它自身的神秘,乃至与人先天具有的“幻想”和“崇拜英雄”的情结暗合起来。这是长期养成的文化心理使然,也是阅读愉悦的体验使然。

    那么,作为文化的叙述必定会面临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就是传统文化如何进现代叙述。如何一个作者没有意识,试图还是以一个古人的口吻讲述古代发生的一切,读者明知道是假的也要勉强看下去,或是以古人的心理逻辑去接受这个故事,事实上,当代读者也无法进入古人当年具体的历史语境,那么讲述的故事自然会漏洞百出。

    陈国球先生在谈到文学知识时有这样一段论述:“文学承载一个发挥象征意义的系统,它负载的世界远大于我们生活的物理世界。文学的意义可以是实用的,但它要承载更大的责任。”①我理解的责任就是作家的世界观,绝非仅仅是“与时俱进”,而是比“时”更深邃,更彻底。需要建立一种基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历史高度去建构一种全新的世界观,同时,需要一种与之匹配的故事去叙述,否则,会让人遁入一种虚无的“绝对价值”之中,文学虽然不能够代替科学,科学也不全然揭示文学,但是,现代科学已经揭示了世界的“相对性”。因此,文学在遵循基本科学价值的基础上是不可以无视这条基本规律的。这就会给古老的哲学基础和传统文化带上了锁链。

    所以,说来,传统文化的现代叙述就显得比较困难,作家的使命与任务也比较重。特别是对于此类“仙侠、修真”造成了一种“责难”。网络文学中有大量的“仙侠、修真”文,我们不能因为普遍的存在,就可以抛弃基本的价值思考。

    《万古仙穹》揭示了当下被很多人忽视的关于对人性欲望的节制,对底层公平、正义的诉求等时代命题,无论作品人物与故事架构都渗透着这些普遍的精神,而不是胡乱的贴标签,这是作者的深度也是具有足够完整历史观的体现。

    如果离开了这些现代的基本价值,那么作品与所谓的“封建迷信”还有多大的区别?很多“修真、仙侠”类网络文学作品热衷于“升级打怪”,止步于“人性的复仇”,把普遍的文学场域视同为封闭的个体嗜好,混淆、模糊文学“个性”与“个体”的界限,一方面牺牲了文学的格局,同时又把文学带向了平庸。这也是当下网络文学普遍的症候之一。

    如果诸如此类的“修真、仙侠”文,还只是停留在给预设主人公个人或是代表某一类人的“愿望达成”上,那么,此类文的存在的价值真的值得怀疑。无论作者设置的外围空间多么的辽阔无边,神力如何的威武雄壮,缺乏内蕴和体质,无视现代价值与人类对于终极意义的探索,这样的作品也是无法承载人类的基本精神的。《万古仙穹》中有一派人物对于杀人和死亡的态度极其暧昧,似乎杀了几百上千人也是正常不过,这与冷兵器没有关系,这与人缺乏悲悯有关系,对弱者缺乏基本的同情,这是不可漠视的,作者似乎也忽视了这样一条基本的价值观。所有人在生命面前必须持有一种尊重,否则就是与全人类为敌。

    “修”的意义诚如作者在小说所揭示的那样,在于“修为”,“侠”的意义在于“担当道义与主持公道”,如果只是功利价值上的“报复”,那么,这样的“侠”就失去了一种正义的豪迈,一种秉持公道的凛然。

    因此,需要对“修真、仙侠”类小说文体进行全面的检视,需要作者世界观的提升,需要文学批评家的足够关注。

    二 如何融合与突破

    《万古仙穹》的好看与作者的精心构思有着密切的关系,其中,作品以类型多样化与丰富性见长,巧妙地融合了军事战争和历史陈述。特别是对于战争中的“以小胜多,以弱胜强”,几乎是模仿中共的军事斗争史,其中就不乏有地道战这些战争案例的想象。

    其中著名的战争案例还有三十六计之反间计,以及负负得正的战争智慧。凡此,足见作者是经过深入的研究,精心的构思情节,特别是在叙述的细节上下了一番功夫的。

    这当中依然有一个潜在的危险,就是如何处理战争或是敌对双方的价值伦理问题。《万古仙穹》在这方面也没有具体说明白,古海的出现也仅仅是出于个人的英雄主义,这显然是“成规”,以当世的价值看来,这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就以中共战争的成功论,毕竟它是建立在以团结最广大的人民做为基础的,但是很多古代战争都没有把这个问题处理好,既是像作品中塑造的一个对手高仙芝仅仅只是一个忠于宋王的武将,像林冲这样的大奖,基本也是以历史上设定的悲剧英雄去处理的,因此,这些对作品造成了许多的伤害。新意何来?叙述的动力仅仅还是在君臣之间的个体维系上,古海也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常规叙述套路。网络文学恰恰因为这样的“绑定”,牺牲了网络文学本该具有的大开大合的想象。大悲大悯的人类情怀,徒有热闹,一读就扔。

    需要追溯一下人物行为的动机与目的的合法性显得尤为重要,传统的“三界”其实不是机械唯物论者认为的世上真有这“三界”,而是一种文学的语言修辞体系与表达体系。是社会、人心善恶的另类表述。社会对应着人间,善心对应着上天,而恶心则对应着地域魔鬼,这也是宗教世界的基本价值认同。如果不能够处理好社会与人心的善恶,“修真、仙侠”类文学作品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文学是人类想象与象征的综合系统。因此,需要对社会及自我、他人进行自省与反思,需要对传统文学进行重新审视,而不能全盘照搬。

    《万古仙穹》中的主修者古海融合了各教派,特别是吸纳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所有精英体系,也逾越了当世的流行的观点。但是,在这个人物身上,缺憾的就是反思的动力缺乏,或者是理由并不充分,作者甚至没有对整个传统文化进行当代反思。虽然,复活了许多历史人物,甚至就是假借历史人物在说当代的事情,如果仅仅停留在就事论事上,显然缺乏理由的。

    如果再追溯一下,无论是历史叙述,还是通过一场场惨绝人寰的战争去展示古海这个人物在凡俗人间的作为,这是文本的客观需要还是作者叙事的刻意为之?这个“度”非常重要,否则对作品的完整性和作品的完美型造成伤害。这是当下网络文学写作面临的普遍难题。要完整回答这个难题,也就是要设问一下自己,故事是如何生发的?这是一个基本的逻辑。几乎所有的网络文学在设定人物时都没有好好想过这个问题。几乎所有人预设的世界就是绝对的。在绝对的世界里必然有绝对的价值与之对应,作者的霸道僭越了事理、我就是这么想的,我的人物就是这么无理,不需要理由与逻辑。

    缺乏基本理性价值与生活土壤是“修真、仙侠”文的普遍现象,笔者在下文提出五点建议。

    三 超越的可能性

    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但也有极其复杂的成规,作家须得放眼世界,观照整个人类,在新时代需要用新的目光,新的理论视野,文化勇气对成规进行破釜沉舟地式的摒弃与吸纳。诚如黄平批评的那样:“在今天的这个仙侠世界中,我们头顶的星空与内心的道德律已经黯淡失色。神、仙、人、魔、妖、鬼六界混杂,在这个道德暧昧的世界里,主人公在正邪之间不无迷茫地穿梭,没有了现实伦理的约束,个人情感被凸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正是仙侠剧最为常见的叙事模式。”②需要网络作家首先要解放自我,如果没有这样独立而彻底的解放,网络文学始终只是一种低端的消遣;其次需要一种更为普世的价值认同,新时代,人们的精神与相对丰富的物质生活相对应,需要一种激励人心,鼓舞人心的好文学,特别是在建构全球文化话语的历史背景下,需要一种大气磅礴的能够被全人类接受的话语体系支撑的文学系统,网络文学应该也能够开这个先河;第三,诚如《万古仙穹》做出的尝试一样,可以突出类型的差异性与多样性,并将之进行有机的融合,作品中既有中国传统神话体系中的盘古和伏羲,也有西方神话体系以及宗教中的伊稣基督等,诸神以及不同族群形成了一个共同的价值观。这是一种超越与大胆的想象,也符合同在一个星球上可以并存诸多价值观的现实。第四,必须维护生态的终极价值,世界是相对的,绝没有一个绝对抽象的世界,因此,文学作品中的世界尽管是假设的,但是绝不是先验的,需要符合现实伦理,同时也不可违背人类的基本价值认同,人类作为同类都有维护地球生态安全的责任,这是不可颠覆的终极价值观,所有的故事都必须在这样的价值伦理之内。最后,必须持有一种积极向上的伦理观,这点《万古仙穹》做的比较好,如果没有这条作为保证,作品会顿时黯然失色,这是人类的思想与价值的基本取向,文学作品是烛照人心,砥砺灵魂的,而不是为邪恶和假丑招魂的。这是底线,同时也是超越低俗网络文学的出路所在。

    总之,在新时代须对网络文学重新检视,特别是对“修真、仙侠”类这些与传统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题材,如何使得它们能够讲述好传统故事,讲好中国故事,进而接受新时代的检阅,是当前网络文学界值得关注的,也是整个网络文艺界须认真对待的问题。

    注释:

    ① 陈国球:《文学如何成为知识?》,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年5月,第105页。

    ② 黄平:《“仙侠”不可架空现实伦理》,《人民日报》,2017年8月16日。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网络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委员,安徽大学文学院博士)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返回顶部
  • 还没有账号?点这里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