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注册
  • 网文江湖 网文江湖 关注:3 内容:100

    成名十载,天下霸唱感慨:如果重来一次,我会更早“消失”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网文江湖
  • 至高神
    LV.7 合体期
    VIP 5

    在书迷们苦等三年之后,天下霸唱“天坑”系列新作《天坑宝藏》终于即将出版。据透露,《天坑宝藏》是一个真真正正、完完全全的新故事。

    并且,在这个新故事里,很可能会揭秘《神鹰图》的来源和结局。而随着作品越来越多,天下霸唱本人却开始逐渐消失在读者的视野里,这在粉丝经济当道的当下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成名十载,天下霸唱感慨:如果重来一次,他会更早地“消失”。

    天下霸唱,本名张牧野。1978年,天下霸唱在沈阳出生,儿时住在天津的胡同里,之后随父母在内蒙古赤峰和东北大兴安岭一带长大。

    他的父母是物探队的队员,长期在野外寻找矿脉。天下霸唱从小随父母生活,了解洛阳铲、铁钎等专业考古工具,还经常和小伙伴偷偷钻洞穴、进坟坑。那时他也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因为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几个古墓里淘出来的瓶子,猪圈是用墓砖围的,人们早已见怪不怪。

    当地精致的古墓激起了他的好奇心,让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天下霸唱曾自嘲是小学文化水平。但这显然并没有妨碍他写出引人的故事。中学时代,他的作文成绩并不太好,汉字只认识两三千个。但他喜欢看古典文学,比如《隋唐演义》《水浒传》,写作文的风格也受到了这些作品的影响。

    他爱听故事,各种民间传说,奇闻逸事,都能让他兴奋起来。如今满腹的故事,就源自他幼年时的耳濡目染。这些丰富的材料让他在学生时代就十分擅长写记叙文,故事只需要他的一番添油加醋就生动地写出来了。

    然而,他的写作风格与当时的应试教育格格不入,并没有得到老师的认可。

    在那之后,天下霸唱从普通高中退学,一边打工一边念专升本的文凭。他学了艺术专业,去电视台做过美工,后来又做过服装生意、开过美容院,甚至和一帮朋友在天津开了家金融公司。

    2005年,天下霸唱27岁,他的创业公司遭遇低谷,正好一个朋友痴迷于天涯论坛上的《莲蓬鬼话》板块,但苦于网站上那些灵异事件的帖子大多有头无尾,看得不过瘾。

    天下霸唱听说后就编了一个《凶宅猛鬼》的故事,居然迅速获得了论坛网友们的热爱,帖子下面一片讨论和留言。天下霸唱获得鼓励,紧跟着又编了《雨夜谈鬼事》和《阴森一夏》(多年后改写为《迷航昆仑墟》出版),从此在写作的路上一发不可收拾。

    成名十载,天下霸唱感慨:如果重来一次,我会更早“消失”

    天下霸唱在天涯走红之后,与原创文学网站起点中文网签订了合作协议,正式开始了写手之旅,《鬼吹灯》在这里诞生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他连载的《鬼吹灯》就风靡网络,天下霸唱也因为这部让人耳目一新的作品,被无数读者尊为“中国盗墓小说的鼻祖”。

    传言,“灯丝”对天下霸唱的狂热,甚至达到了有人模仿《鬼吹灯》的情节,在停电时在房间东南角点蜡烛;有人买驴肉时跟老板说,“留几个黑驴蹄子”;还有人拿着文物,千里迢迢找天下霸唱鉴宝。

    2007年,他以280万版税获2007第二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十九名。2010年,又以420万版税登上2010第五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十名。连美国《时代周刊》也注意到了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赞叹《鬼吹灯》丰富饱满的想象力。

    此后,探险文学开始井喷式发展,在中国原创小说界异军突起,占有了不可忽视的一席之地。

    每天写8小时,精益求精,50万字删到18万字才定稿

    此后,天下霸唱坚持专职写了十年的小说,从火遍华人世界的《鬼吹灯》开始,他凭着热情和激情去写,仿佛有源源不断的灵感。天下霸唱脑中确实蕴含着与他年龄不太相符的广博知识,奇门遁甲、阴阳五行、丧葬文化、考古探测,他都了若指掌。他仿佛有过目不忘的能力,虽然数学考不到30分,但对于易经卦象却能算得有滋有味。

    他写作起来从来不会去查阅资料,记忆中有的就写下来,真真假假、古今混杂。说上一段古代的野史掌故,或者地方上的轶事传闻也是不费吹灰之力。面对着天下霸唱那宽阔无边的想象力,连知名导演乌尔善都感慨地:“我每看几页书都暗自心惊。”

    但是,天下霸唱也曾坦言,最开始连载《鬼吹灯》时,文字全是一稿下来的,一个字都没改过,十分潦草。但是他没有时间修改,因为网站规定每天都要连载新的内容。他形容那时候写作就像个出租车司机,一睁眼睛就欠三千字的份子,今天不写明天就欠六千字,再不写后天就欠九千字。

    那时候,他进行创作的困难特别多,写作压力特别大。后来,他开始通过口述体写作,让别人来帮忙记录,然后自己再进行文学加工,这提高了一定的效率。

    当天下霸唱有了一定名气,可以出版实体书赚版税而不再需要靠连载获得收入时,他逐渐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个向文学作品上努力的人,开始对每一个遣词造句认真起来。写《贼猫》和《地底世界》(又名《谜踪之国》)的时候,他恨不得每个字都改到不能再改,恨不得每个词都用别人没用过的词才好。

    他的《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写了两年,字数由最初的50万字疯狂删减到18万字才真正定稿。这如果放在按照字数计算收入的年代,是不可想象的。这部书的精雕细琢,终于弥补了《鬼吹灯》在天下霸唱心中留下的遗憾。如今,他坚持每天8小时的写作,经常从下午一直写到凌晨。

    好故事来自民间,他想写点不一样的

    过了那个跟自己较劲的阶段,天下霸唱有了新的感触,他发现原来真正好的作品,情节可以足够强大到让人在阅读的时候忽略文字,让读者被情节推着走。寻找宝藏的探险历程,一直是天下霸写作的核心。

    在天下霸唱眼中,进入2000年以来,世界一体化日趋严重,虽然这给世界带来了诸多好处,但也越来越让它失去了年代的符号。每个人都喝可口可乐,用苹果手机,喝星巴克,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神秘感可言。

    人的特定符号和艺术形态、说话方式和语言结构,逐渐统一了。互联网把全世界转化成了一个没有特色的东西,不入流的网络流行语大行其道。

    因此,天下霸唱更喜欢讲发生在过去的故事,民国时期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虽然在那些年代他年纪还小甚至尚未出生,但他身边的许多人是从那些年代走过来的,他经常跟他们聊天,听他们讲以前的故事,对那时的认识还是很清晰的,那是一个给他印象很深的年代。

    在天津久居创业的经历,让天下霸唱有机会了解到一个在已经天津城消失的职业——摆摊说野书的。野书就是老先生站在马路边上讲的民间故事,可能是从别人那儿听来的,也可能是自己进行了加工。

    野书讲的都是天津的人和事,比如报纸登了个海河浮尸案,老先生就会去打听怎么回事,然后根据自己的生活体验、人生阅历进行艺术加工,每天现编现说。天下霸唱的写作从这时候开始受到野书的影响。

    天下霸唱总结自己写作经验是“五多”——多走、多看、多学、多听、多交流。这与早间年摆摊说野书的人的做法十分相似。天下霸唱喜欢坐地铁,坐公共汽车,在旅行的过程中观察周围的人。

    他通常写半年、采风半年,最喜欢去博物馆,或者找茶馆里说评书的民间艺人收集有意思的故事。这些说书的人大多已经八九十岁了,讲《聊斋》的刘立福去世时,天下霸唱十分惋惜,自己就差了半年没有约到他。得益于他每年要花将近一半的时间进行采风,他已经收集了超过500个民俗故事。

    源自这样不断的积累,天下霸唱不仅写出了火遍大江南北的《鬼吹灯》,还完成了《贼猫》《傩神》《河神》《崔老道传奇》等一系列讲述民间奇闻的传奇小说。

    成名十载,天下霸唱感慨:如果重来一次,我会更早“消失”

    但随着作品越来越多,天下霸唱本人却开始逐渐消失在读者的视野里,这在粉丝经济当道的当下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成名十载,天下霸唱感慨:如果重来一次,他会更早地“消失”。社交网络在这十年间越来越多地占据了他的生活,微博、微信对时间的侵略,让他无法专心写出精彩的故事。

    小说改编的影视剧找他站台,他也是能躲就躲,从天津到北京一趟只要几小时,但回去以后却要三五天才能找回之前写作状态。而天下霸唱目前最大的愿望是专注写作,让读者知道,他不只有《鬼吹灯》。

    文学IP的资本狂欢下,拾回曾经的电影梦

    不过,也许是有过艺术专业背景的缘故,天下霸唱一直对影视行业有着浓厚的兴趣。在小说《贼猫》的后记中,他就曾诉说过自己心中早早埋下的导演梦。电影也成为了他埋头写作之外,付出最多心血的方向。

    2015年年底,刚刚看完《寻龙诀》北京首映的天下霸唱,双眼放光地和记者谈论这部由自己担任编剧顾问的电影,连用了几个“闪瞎了我的钛金狗眼”,滔滔不绝地表达自己的兴奋,对电影给出了120分的高分评价。

    陈坤版胡八一、舒淇版Shirley杨、黄渤版王凯旋的演技派全明星阵容,至今被认为最贴近天下霸唱的原著。而电影本身仅仅用了39个小时便“摸金”3亿票房。

    但并不是所有《鬼吹灯》改编作品口碑都尽如人意。同年上映的电影《九层妖塔》对原著的“粉碎性”改编,令天下霸唱的铁杆“灯丝”十分失望。但对于《鬼吹灯》这个IP的影视改编权,天下霸唱也常常无可奈何。

    和很多畅销书作者自觉转型影视方向不同,天下霸唱是被各方合力推到现在的位置的,复杂的版权纠纷对他来说时一件猝不及防的事。

    身处影视行业疯抢IP的资本狂欢,天下霸唱充满画面感的小说作品成了许多影视公司的香饽饽,已被改编成《九层妖塔》《寻龙诀》《鬼吹灯之精绝古城》《鬼吹灯之黄皮子坟》《河神》《天坑鹰猎》等数部影视剧。

    在未来,还有《河神2》《火神》《迷航昆仑虚》等更多的由他原创的作品被改编成为影视剧。

    成名十载,天下霸唱感慨:如果重来一次,我会更早“消失”

    在创作了许许多多不同的探险故事并卖出去了数不清多少个影视改编权后,天下霸唱并没有满足于此。2010年10月,天下霸唱以总价1000万元签约北京新华先锋,一时间欠下出版社几十本的出版计划。但饱满的创作欲显然使他对完成这项工作充满信心。

    同时,一个新的小说系列“天坑”孕育而生。2017年,天下霸唱根据一个打磨已久的3万字的短篇故事改编成一部18万字的长篇小说《天坑鹰猎》,以鹰猎为引,讲书发生在东北长白山老林中的探险故事。与以往不同的是,在小说完成之前,《天坑鹰猎》就已经开始了电视剧剧本的创作。

    故事的灵感来自长白山,那里有一个有名的景观,叫地下森林,因为一次地震,本身在山上的一片森林掉到了谷底。2012年,天下霸唱去长白山泡温泉时发现了这个奇妙的地方。那里冰天雪地,信号也不好,电视只能收到一个台。天下霸唱百无聊赖地把身边能看的字都看光之后,无意间酒店的抽屉里发现一本杂志,在杂志里翻到了有关当地鹰猎的文字介绍。

    因为内容十分有意思,天下霸唱用手机把杂志页面拍了下来。过了一年,天下霸唱再上长白山,特意去杂志中提到的屯里住了几天,听当地的老猎人讲山里的故事。小说《天坑鹰猎》在三四年间逐渐成型。

    当他完成这部小说的草稿时,投资方找到他,希望能够拍摄一部由年轻人做主角的冒险故事。制片人高铭谦看到草稿后认为这个故事这正是他想要的,双方一拍即合。

    成名十载,天下霸唱感慨:如果重来一次,我会更早“消失”

    天下霸唱对2018年的《天坑鹰猎》这部电视剧无疑是非常重视的。为了呈现出原汁原味的“霸唱风格”,他担任了该剧的剧本总监,协助编剧组完成剧本创作。而上一次参与筹备并担任编剧顾问的影视剧作品,还是2015年的《寻龙诀》。

    2018年8月30日,《天坑鹰猎》的电视剧版本在优酷视频播出,并于同年9月25日在东方卫视周播剧场上星首播,王俊凯、文淇等年轻演员主演。同年11月,该剧获得获 “2018微博电视剧大赏人气剧集”奖,可谓一举成功。

    忘记《鬼吹灯》,记住天下霸唱

    天下霸唱眼中的好故事,就是“让你看来一眼就能勾腮帮子,特别想要看下去”。为了能找到更多故事灵感,天下霸唱重新回到少年时生活过的大兴安岭采风,在当地人那里听到了关于淘金人的故事。

    他们会拜一只坐在蛤蟆上老鼠。当地人声称亲眼所见,老鼠吃蛤蟆,蛤蟆一疼就拖着老鼠到处跑,说得绘声绘色。这给了天下霸唱新故事的灵感,创作了一个关于老鼠精、“吸金石”、金匪“金蝎子”的故事。

    2019年,天下霸唱完成创作,将这个故事命名为《天坑宝藏》,作为《天坑鹰猎》的续篇,进入出版环节。在《天坑宝藏》一书的书目页上可以发现,“天坑”系列的第四部《天坑出马》已经列入了天下霸唱新的创作计划。

    现在做了父亲的天下霸唱,仍旧不屑于给孩子讲书上的故事,他觉得书上的故事与他小时候听来的故事相比,简直太没意思了。但他崇拜金庸和鲁迅,认为只有这样的作家才有资格称为作家,而“作家”在他心目是一个特别高端的词。“作家”这个名词在当代逐渐贬值,天下霸唱只想做一个写故事的人,虽然成不了金庸那样的百年来通俗文学的集大成者,但仍希望在探秘的路上,为读者带来更多未知的传奇。

    “有一天,坐在出租车上,听到广播里正在说我写的故事,我还能和出租车司机闲扯上一会儿,我觉得这就很满足。”天下霸唱曾这样说道。天下霸唱正像他自己笔下的胡八一、张保庆、崔老道,是单纯的开拓者、冒险家和说书人,他隐藏在资本背后,坚持着自律的生活,努力抓住创作的高峰期,写出让读者记住“天下霸唱”的故事。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返回顶部
  • 还没有账号?点这里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