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注册
  • 小说素材 小说素材 关注:26 内容:7632

    其他 昭陵、福陵宝匣被盗谜案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正文
  • 小说素材
  • 至高神
    LV.8 渡劫期
    VIP 5

    而今,各种盗墓小说如火如荼,谁都想瞧瞧古代的皇家权贵们究竟埋了多少好东西,金缕玉衣?皇冠?还是一把枯骨?不论是哪儿,一旦跟宝藏挂上钩,准没太平日子,无数双火辣辣直勾勾的眼睛盯着呢。这不,有人就盯上了昭陵里隆恩殿的宝匣子。哪个小偷胆大包天,竟敢在皇太极这个太岁头上动土?匣子里装着啥宝贝?这宝匣子找回来了吗?里面的宝贝都找回来了吗?无独有偶,福陵隆恩殿宝匣也玩过失踪,不过没有昭陵宝匣幸运,至今没找回来,仍然是桩无头公案。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呢?

    皇陵宝匣装着啥宝贝?

    要说这宝匣也不稀奇,其他清代皇陵里也都存在,而且不止一个,隆恩殿、隆恩楼、大明楼都能找见。放这么个匣子不是显摆,而是为了护佑皇陵,驱邪避祟。宝匣里装的宝贝也不是随便塞进几块宝石就行了,是有规格讲究的:史料记载,这种放在皇陵里的匣子一般用金属或者木材制成,里边放置9种共计49件宝贝:

    第一种是元宝,共五枚,分别用金,银,铜,铁,锡五种金属制成;第二种是五枚鎏金铜钱,这种铜钱不能用来买东西,而是所谓的“吉祥钱”,正面铸有汉字“天下太平”,背面铸有满文;第三种是五块宝石,颜色为五行之色青、黄、赤、白、黑;第四种是五块缎子,每块长一尺,也分别是五行之色;第五种是五绺丝线,青黄赤白黑每种一绺,每绺一两重;第六种是五页古经文;第七种是五样分别重三钱的药材,为人参、茯苓、生地黄、鹤虱、木香;第八种是五份各重三钱的香料,分别是降香、檀香、沉香、合香、乳香;第九种是五样粮食谷物,分别是稻、黍、稷、麦、菽。

    宝匣也不是随便放的,一般藏在殿顶大脊正中的脊筒之内,就是前后房顶相交的正中。当竣工的时候,就把宝匣藏到里面,然后整块砖盖上,古代有行话叫做“合龙”或者“合龙门”。可又是谷子又是布料,放个十年八年该霉的霉、该烂的烂,岂不是妨碍它发挥作用吗?甭急,皇陵修好了也是要维修的,大概每十年就翻新一回,每次维修都少不得“请”出宝匣检验一下,如果腐烂了,就得奏请现任皇帝批准更换,如果丢了更麻烦,还得立案侦查。

    其实这种宝匣在民间也有,只不过民间没那么大也不敢有那么大排场,宝匣里装的大多是普通钱币或者小物件。比如陕西佳县、米脂一带,每当新窑落成举行合龙仪式时,先由石匠在鞭炮声中将一个扎有红绸内盛饽饽(馒头)、枣、硬币的斗吊起来,还要不停地念叨:“吊金斗,吊银斗,鲁班留下合龙口”,然后把斗里一个大饽饽拿出来给窑洞主人,给玩了再念道:“接得住,荣华富贵;接不住,富贵荣华”,然后把斗里的东西向周围百姓扔去,大伙儿嘴里也不闲着,一边抢一边还要说:“抢着小枣,好上加好”“吃了好馍快快活活”。仪式完毕窑主人将红绸子送给石匠当做酬谢。

    这习俗在青海地区也有,那里盖房子要在房子墙中心放个“镇物”,类似于简陋版宝匣,合龙时主持人要说:“合龙口,筑竣新窠基固如金城;子孙昌,家道兴,发祥端端新第中。一谢天,二谢地,三谢土神,四谢家神,堪兴神佛党保佑,住人新第永康宁”。

    话说回来,昭陵有三处地方放置宝匣,分别是隆恩楼、隆恩殿、大明楼,是由皇太极的儿子顺治、孙子康熙放进去的,乾隆四十六年闰五月,隆恩楼大修,宝匣内的东西就不全了,不过重新补了进去。大明楼的宝匣经过一场雷火和大明楼一起被烧成了灰烬,重修大明楼的时候省了点事没有再做一个宝匣,而隆恩殿的宝匣目前尚存,不过它也经历过一场坎坷,它曾经在1980年被偷走了。这是咋回事呢?

    隆恩殿大修贪心师徒偷宝匣

    上世纪八十年代,昭陵隆恩殿已经显得非常破败,为了保护古建筑,隆恩殿大修工程开始了。这次工程由辽宁省新金县瓦窝公社工程队负责。1980年9月,工程队喜气洋洋地开始了自己的使命。工程队有两师徒做架子工的营生,师父叫肖正山,徒弟叫徐昌。

    这一天,师徒俩随着工程队进了昭陵隆恩殿,精神抖擞地投入到了工作中。他俩的任务是搭脚手架,并且铺好跳板,不多久,两人顺利完成任务。接下来的工作是“揭瓦”。因为人手不够,师徒俩也开始帮助把殿顶的琉璃瓦一块块揭下来。徐昌正干得起劲呢,突然他发现大脊下有个奇怪的木匣子,心下一阵疑惑,他把这件事悄悄告诉了师父,肖正山一听心里甭提多高兴了,藏在这么隐蔽的地方,绝对不简单,于是,他咬着徐昌的耳朵,悄悄告诉他赶紧用瓦片遮住,等工人们不太注意的时候再“研究研究”。

    吃过午饭,其他人都午休了,师徒俩蹑手蹑脚爬起来,到了隆恩殿外,左看看右看看发现没人注意,他俩就闪到了脚手架前,两人相视一笑,把宝匣取下来小心翼翼地打开,两人的眼睛登时放起光来,“哈哈,有元宝哎师父!”“笨死了,你没看见还有铜钱吗?这才值钱呢。”于是两人把五个元宝和五个铜钱拿出来分了赃,因为不认识那五块宝石,这俩笨小偷还以为是啥破石头,他们翻了翻宝匣里的其他东西,发现是一些破布烂药皱皱纸硬石头,就把这些价值连城的宝贝随手扔了。两人拿着元宝和铜钱差点乐得开了花,不过因为心怀鬼胎,两人还得装作若无其事。

    下午,其他工人陆陆续续回到了隆恩殿,大家继续工作,谁也没注意到师徒俩。下班后,肖正山和徐昌随同大伙儿一起回到了工棚,悄悄把宝贝藏到了行李中。估计因为这辈子没见过这种值钱的宝贝,两个人趁着工友不注意,常常拿出元宝和铜钱鉴赏一番。同年10月中旬,隆恩殿大修完成,工程队撤出了昭陵,肖徐二人怀揣着发财梦回到了金县瓦窝村老家。

    这俩人对自己的智商做出了天真的估计,他们以为自己做得那是天衣无缝,回到村子里更是天高皇帝远、谁也瞧不见。加上村子里七大姑八大姨经常凑在一起说谁家谁家发财啦,谁家的儿子有出息,谁家的老头有本事,师徒俩开始沉不住气了,好不容易可以显摆一下自己的本事,还不赶紧吹嘘一番?于是,他俩经常拿出元宝和铜钱让家人邻居们欣赏,引来一阵啧啧称叹:“你看人家,这么值钱的东西都能搞来,真有本事! ”

    见利忘义无德工长匿贼赃

    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儿很快传到工程队党支部书记于忠厚耳朵里了。于书记把肖正山及徐昌和找来追问其事,俩人一横心,打算抵赖,死活不承认。不过究竟做贼心虚,一不小心就露了马脚,眼看着事情瞒不过去了,俩人一合计,里面的金元宝最值钱了,于是就把金元宝藏了起来,交待了自己的偷窃事实:俺俩只偷了四个元宝和五个铜钱。赃物上缴,按说这事儿够荒唐了,可还没完,人的贪心又让宝匣里的文物转了一个大圈。

    于书记把承揽昭陵工程的工长高福厚找来了,告诉他肖徐二人的偷窃行为,并把赃物一并交给了高福厚,要求他上缴有关部门。可这高福厚和肖徐师徒一个德行,见钱眼开,他自己琢磨反正这事儿昭陵方面也不晓得,不如据为己有吧。于是,文物又到了高福厚的家里。

    1982年10月27日沈阳市公安局根据群众举报,开始对此事立案侦查,犯罪嫌疑人肖正山,徐昌和,高福厚相继被拘捕。经过审讯,三犯如实交侍了犯罪经过,并交出银,铜,铁,锡四枚元宝及二枚铜钱。那金元宝和另外三枚铜钱都不知去了哪里。司法部门对三犯依法进行了定罪处理。

    由于昭陵是国家和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所缴获文物交由辽宁省博博物馆收藏保管。辽宁省博物馆接收这批文物后派研究人员徐炳琨、保管部主任张彦儒等人进行了鉴定,鉴定意见认为:“四枚元宝是‘厌胜’(辟邪除殃)之物。这在我国民间建筑中设‘厌胜’之物并不罕见,但是,用此类物品辟邪除殃还是首次发现,在帝王陵寝的建设中发现放置‘厌胜’之物更是第一次。‘天下太平’铜钱与元宝配合使用,用意是祝禳普天下太平。”考古专家们还认为,这批文物的制作年代为清初,五枚元宝是按照大体一致的规格(体积匀称,重量均为四十克左右,金元宝是空心)特殊铸造的,它为我国货币史的研究提供了新资料。但由于肖、徐二人的无知,毁坏了黄纸字书,使研究工作受到影响,这是一件憾事。

    福陵宝匣玩失踪成无头公案

    同治十二年(1873)福陵隆恩殿大修,大修第一道工序需要拆开龙口取出宝匣,以便拆换大脊和琉璃瓦件。可是,当工匠们在监修官监视下打开“龙口”后,那宝匣早就没了踪影。监修官遂将此事上报盛京将军都兴阿,都兴阿又奏请同治皇帝,同治皇帝命盛京工部重新备制一个“宝匣”以供应用,同时责令将军都兴阿严查此事。

    好吧,上溯到上次大修,当时的主持官员钦差大臣皁保、胡家玉两人连呼冤枉:俺俩上次大修完事了亲自检验过,宝石元宝都好着呢,那些腐烂的药材、五谷等重新整了一份,大家眼睁睁看着工匠们把宝匣“敬谨”“尊藏”大脊之内的,所以宝匣丢了不管俺俩的事。他俩确实没撒谎,那么宝匣丢失一案显然发生在同治十二年这次大工。在皇帝的追问下,都兴阿吓得浑身鸡皮疙瘩,忙跪下磕头像筛糠:“皇上,这次大修我得了病,实在不能到现场亲自监工啊。我有罪,请皇上处罚! ”同治帝冷笑一声,哼,小样,谁不知道你啥病没有活蹦乱跳。叫来承修官和工匠们,他们一听差点背过了气,连忙撇清,异口同声表示反对,并信誓旦旦地对将军都兴阿报称:拆解“龙口”大脊时他们都在现场,确实未见宝匣,而且在拆卸之前特意检查过“龙口”周围的灰口,也未发现有任何拆动痕迹,“宝匣”丢失与本次施工绝对无关。

    那么,“宝匣”到底丢于何时?将军都兴阿空白的脑子里经过努力终于挤出了水儿,他回忆出这样一件事情:同治八年隆恩殿“合龙”之后,仍有工匠多人“在大脊之处又连续工作多日”,宝匣很有可能在这期间被人重新盗出。秉着事不关己、即使关了己也要远离的态度,都兴阿把恐怖气氛又转给了上次大修的官员和工匠。盛京刑部于是把当年参予施工的工匠们一一拘至大堂严行审讯,不承认那就大刑伺候,不过这些工匠骨头硬得出奇,无论怎么威逼利诱,他们都“咬定青山不放松”,坚决不承认。刑部无可奈何,只得将这些人无罪释放。

    最后,实在是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同治皇帝郁闷了许久,终于想出了个法子,他采取双方“各打五十大板”的方式:将军都兴阿在拆卸隆恩殿大脊时未亲自到场监督为由,“罚俸六个月”;大臣皁保、胡家玉也负有责任,“降二级留任”。于是,福陵的宝匣案成了一桩无头公案,谁也不知道这匣子被谁偷了,现在在哪里。如此比较而言,昭陵隆恩殿宝匣算是幸运的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小说素材
  • 今日 1
  • 帖子 7632
  • 关注 26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还没有账号?点这里立即注册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