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作者Q群
  • 注册
  • 小说素材 小说素材 关注:84 内容:7765

    历史渊源 关于恐怖分子说法的最早起源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正文
  • 小说素材
  • 至高神
    LV.8 渡劫期

      许多人认为恐怖分子是一种现代产物,但一部叫《内部敌人》的新纪录片揭示了19世纪的无政府主义者较今天的恐怖势力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样的疯狂、残忍,破坏力甚至更大。

      想象一下:一个狂暴的激进分子网络,针对世界各国领导人发起攻击。他们杀死了美国总统、俄国沙皇、法国总统、奥地利元首和西班牙首相。

      世界各大城市不断发生连环爆炸:爆炸破坏了华尔街、伦敦地铁、巴塞罗那一家剧院、巴黎一家咖啡馆。警察这样形容投放炸弹的暴徒:“他毫无悔恨,视死如归。”人们惊慌失措,各国政府动用刑讯逼供手段,驱逐可疑移民。然而,激进分子依然在世界各地流窜,所到之处留下破坏的废墟。他声称,破坏是他们唯一的目的。

      这听上去像是对30年后基地组织的预言。但事实上,这一切已经发生过。是来自过去的故事。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无政府主义者掀起一阵暴力破坏高潮。他们准备为自己的信仰去死。他们和今天的恐怖分子一样住同一社区―――比如伦敦西部的怀特查普区―――袭击相同的目标,比如纽约曼哈顿。

      在一部叫《内部敌人》的新纪录片中,年轻伊斯兰极端分子背诵着昨日犹太无政府主义者留下的誓言,阅读他们留下的文字和对他们的审判记录。虽然他们所梦想建立的完美社会截然不同,他们的愤怒、残忍和策略却几乎相同。

      马克?吐温说:“历史不会重复,但会押韵。”在那轮已经过去的波及全球的暴力袭击中,留下了什么教训?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无政府主义极端分子,像一股无法根除的顽固力量,似乎要让西方社会流血致死。可是,就在一代人的时间之内,他们消失了―――是什么让他们放下武器?是什么策略打败了这场疯狂的地下运动?什么策略只会让他们更加强大?这对于今天的反恐斗争有什么启发?

      咖啡馆爆炸案1894年2月12日黄昏,巴黎的特米纽斯咖啡馆里坐满了年轻人,他们正在欣赏交响乐演奏,突然音乐声停止。一个巨大的火球吞没了目之所及的一切。当幸存者清醒过来,他们周围到处是尸体,有人身上着火,有人在尖叫在狂奔。这场血案的制造者是年仅20岁的法国会计师埃米尔?亨利。他把一个炸弹装在金属饭盒里,扔进正在演奏的交响乐团。这并非他的第一次袭击:几个月前,他炸毁了一间警察局,杀死5人,然后平静地回到他的书桌前,继续账目演算。

      但是,这是第一次由个人针对无辜平民的袭击。历史学家约翰?梅里曼说:“那一天,普通人成为恐怖分子的目标。”但是,亨利并非典型的无政府主义者。他是一个知识分子,出身法国资产阶级家庭,后来生活要靠他富裕的姑姑来接济。总体上说,他是个敏感的人,周围的残忍让他震惊。他声称自己的行为最终是为了拯救生命:他谋杀的动机是出于怜悯。

      亨利生活的巴黎是个极端不平等的世界。只需步行15分钟,就能从富丽堂皇的歌剧院走到贫民窟,看到随时有婴儿死于肺结核。这种强烈的分化震撼了他的灵魂:他受的是富人的教育,后来的生活却日益贫困。

      1848年,埃米尔的父亲富尔顿?亨利从中产阶级家庭逃跑,加入了巴黎革命。那时他年仅16岁。1871年,革命者控制巴黎后,富尔顿成了一位群众领袖。后来政府军队重新占领巴黎,屠杀了2.5万革命者。富尔顿被判处死刑,后逃亡西班牙。埃米尔?亨利在那里出生,他听着法国政府如何残酷镇压自由的故事长大。这个孩子把政府视为邪恶势力,在西班牙政府没收他们的家庭财产以惩罚他父亲的政治立场之后,这种仇恨更加深刻。他的父亲被迫在肮脏的工厂里工作,最后因水银中毒死去,那时埃米尔只有10岁。

      亨利的母亲被迫向富有的亲戚乞求帮助,亨利得以进入巴黎最好的学校。他成绩优异,长成了一个面色苍白的高个子年轻人,毕业后成为一名工程师。但是依靠工程师学徒的微薄薪水,他依然只能住在贫民窟里,周围众多年轻生命因贫困夭折,让他深受触动。贫穷的大众没有政治发言权,甚至没有足够维生的食物:1/4的孩子在成年之前死亡。

      他在笔记本中写道,“我想要消失,让自己烟消云散,这样才能避开那无穷无尽让人窒息让人心碎的苦难。”他认为,富有的巴黎充满“骗局”,“只有卑躬屈节者才能在豪门宴会上得到一席之地……富人们掌控一切,不但剥夺其他阶级维生的资源,还剥夺他们的思想。”

      整个欧洲,各国政府都向暴政发展―――征收重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征召入伍。与此对应的是,一场无政府主义运动正在掀起,它的目的就是解散不合理的政府。

      “无政府主义者”一词最初是一个贬义词,但是在1840年,一位叫皮埃尔?约瑟夫?蒲鲁东的法国外省印刷工助手却自封无政府主义者,并引以为傲。他说,假如解散政府,人们将自发组织成和平的民主社区,自己管理自己的事务,无需警察、法律和税收。政府倚仗它的工具、暴力和高压政策让人腐化。取消国家机器,将恢复建立在个人自由基础上的天然秩序。换而言之,法律是暴政;私有权是窃贼。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小说素材
  • 今日 0
  • 内容 7765
  • 关注 84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