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小说素材 小说素材 关注:16 内容:7393

    其他 看石崇炫富:茅房摆床如厕须更衣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正文
  • 0
  • 小说素材
  • 至高神
    LV.8 渡劫期
    VIP 5

      石崇炫富:茅房摆床如厕须更衣我很喜欢收集线装诗本,睡觉前闲闲翻来,再醒来时又已是黑天过去,红日当头。某晚,偶尔读到杜牧的《金谷园》,极是喜欢: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石崇炫富:茅房摆床如厕须更衣">描述这是诗人路经金谷园故址,为西晋首富石崇有感而发的一首凭吊之作。按照历史记载,最繁华的宫殿当属阿房宫,最奢侈的私人园林应为金谷园。这首小诗分别为之歌叹,虽不如《阿房宫赋》那般工整磅礴,蕴含的内容却同样丰富悠远。

      去百度石崇,出现的马上是“斗富”的词条,其实这个人非常复杂:论起野蛮生长,冯仑与赖昌星加起来的平方也比不上他。比才艺,一首《思归叹》就是李白、杜甫都得拱手拜服,现今的儒商们哪能与之相提并论?讲财富,别说黄光裕,国家存在美联储的那些钱都不一定有他的多;说起风流倜傥,石崇家里藏娇上万,有穿不尽的绫罗绸缎、吃不完的山珍海味。

      有人说石崇是官二代吧?的确不假,但他其实是富一代。石崇的父亲叫石苞,官至骠骑大将军,死后分家产,唯独不给最小的六儿子石崇,还说:“此儿虽小,后自能得。”既然没有继承家产,石崇又如何富可敌国呢?史书只在他任荆州刺史期间,留下一句“在荆州,劫远使商客,致富不赀”。这句话解读起来很简单:抢劫、贪污、走私,黑白两道通吃通杀。俗话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为什么呢?这类人胆子太大,但石崇的胆子更大。

      石崇有多富,看看他的生活享受,皇帝们都比不了。《语林》里说,客人刘实内急走进石家的厕所,见有绛纱大床,上面的席子非常华丽,十来个漂亮的婢女手持香囊(里面装的是刮屁股用的软木片)侍立。这位穷苦出身的官员吓得赶快出来,以为误入主人的卧室。石崇说:“没走错啊,那就是我用的厕所。”那客人去蹲了半天,还是排不出来,于是告罪换了个地儿,才得以方便。石家的规矩可不止这些。客人去完厕所后,需要更衣,进去时穿的衣服由于沾染了臭气,便被遗弃不用了。

      至于石崇所藏的美女,绝色的就有上千人。王嘉《拾遗记》谓:“石季伦屑沉水之香如尘末,布象床上,使所爱者践之,无迹者赐以真珠。”是说石崇喜欢飞燕型美女。他让她们在铺着细细沉香末的象牙床上走过,轻盈得可以不留下脚印者能得到百粒珍珠赏赐,这就是杜牧头一句“逐香尘”的典故。据《耕桑偶记》描述,晋武帝得到外国进贡的火浣布,便制成衣衫,穿着去石崇那里嘚瑟。石崇也是成心,带了五十名打扮得一模一样的艳姬,她们全都穿着这种火浣衫,他自己却一身常服,貌似正经地接驾,弄得皇上非常没面子。

      石崇的筵席可不得了,天天歌舞升平不说,还规矩多多,一不小心就能闹出条人命,比如着名的“美人头”酒局。那次请的是第一门阀家族王家兄弟,下的当然是第一等功夫。相爷王导浅尝辄止,态度温和自在。以残忍着称的大将军王敦,可能是哪根筋没搭对,平时酒量如海,今儿就是不喝。前来斟酒的是位如花佳人,娇滴滴地劝了一会儿未果。主位的石崇脸色阴沉,一挥手,美女退下,时间不长,又一位美女呈上来一个玉盘,上面放着一颗面目姣好的美人头。接着,又上来位美女劝酒,再不喝,再砍,再端上美人头,如是者三。王导早坐不住了,轻叹草菅人命。他弟弟却没事儿人儿似的,说道:“人家自己砍脑袋玩儿,你跟着着什么急?”

      藏娇总需金屋,石崇在河南金谷涧建了座别院,朝廷官员迎来送往皆在此宴饮,所以号为“金谷园”。园随地势高低筑台凿池,高下错落的楼榭亭阁方圆占地几十里,连郦道元的《水经注》都有记载,赞其“清泉茂树,众果竹柏,药草蔽翳”。园内筑百丈高的崇绮楼,主人为美人绿珠,其衣装上饰以珍珠、玛瑙、琥珀、犀角、象牙,可谓穷奢极丽,前文诗中的“坠楼人”说的就是她,那可是一段极为凄艳的爱情故事。

      石崇做交趾采访使时,路经越地,以明珠十斛换得这位梁姓女子。此女娇媚异常,能吹笛又善舞,最难得的是才华横溢,曾为名曲《明君》自配歌词:“我本良家女,将适单于庭……昔为匣中玉,今为粪土英。朝华不足欢,甘与秋草并。传语后世人,远嫁难为情。”全诗贯穿着凄凉婉转之情,令闻者肝肠欲碎。此女冠绝当时,更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这不光是因为她与石崇宿缘深厚,还因为石崇也是位大才子。

      我曾遍览魏晋南北朝的诗篇,当时能写出“文藻譬春华”“谈话犹兰芳”“迅风翼华盖”“飘飖若鸿飞”这种句子的诗人,还真非石崇莫属。他和左思、潘岳等结成诗社,号称“金谷二十四友”,每次在此洞天福地大摆筵宴,但见得纱裙飘舞,文采飞扬,美酒如海,气势若虹,再加上绿珠这样的绝代佳人助兴,实在让我等后辈悠然神往!《红楼梦》的小场面与之相比,大为逊色!

      有道是,人无百日好,花无百日红。石崇的靠山是贾谧,待其被诛,对头马上开始找碴儿。据《晋书·石崇传》记载:“崇有妓曰绿珠,美而艳,善吹笛。孙秀使人求之……矫诏收崇……崇正宴于楼上……谓绿珠曰:‘我今为尔得罪。’绿珠泣曰:‘当效死于官前。’因自投于楼下而死。”这正是冠绝古今的“坠楼”酒局。对孙秀这种小人,石崇平素连看都不看一眼,可今非昔比,政治上的牵连是残酷无情的,所以他感叹了一句:“绿珠啊,我为你得罪人了!”绿珠整天周旋在达官贵人之间,哪里不知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泣然泪下之余,决心不当别人的玩物,一句“效死于官前”如闪电划过阴霾的天空。然后她转身轻巧跳下,那被左思、潘岳辈牵肠挂肚的美妙身影就这样永远消失在人世间。

      这场政治斗争的背景是“八王之乱”,美人殉情而死只是个导火索,石崇也很快入狱。他自以为相交满天下,最多获罪流放而已,结果仍被杀死。他死前感慨:“这帮家伙都是贪图我的钱财啊!”押解他的人反唇相讥:“早知如此,何不散尽家财行些善事?”石崇无言以对,遂受死。

      百余年后,杜牧凭吊废园,还可以发出些落花流水的悠然长叹。而我们再去洛阳故地,看到的已经是拥有六家居委会的窗口社区,七万多居民每天重复奏响着锅碗瓢盆交响乐。如今金谷园的春天或许依稀可嗅到一丝洛阳八景的当年味道,但大地勾陈,繁华若梦,谁能听到石崇那些低吟:思归引,归河阳。假余翼,鸿鹤高飞翔。经芒阜,济河梁,望我旧馆心悦康。清渠激,鱼彷徨,雁惊溯波群相将,终日周览乐无方。登云阁,列姬姜,拊丝竹,叩宫商,宴华池,酌玉觞。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至高神
    • 主神
  • 黑衣探花
  • 吾创
    吾创
    吾创网官方发布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