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小说素材 小说素材 关注:16 内容:7392

    玄幻精彩 取材于《古姜》第一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正文
  • 0
  • 小说素材
  • 至高神
    LV.8 渡劫期
    VIP 5

    第一章

         

          寂寞沙场,尸骸遍地,依稀斑斓,战旗招展,听不到一声哭泣,惨烈过后总无声。

     

         夕阳余晖映红一天晚霞,忧伤于无限中,空气中独留一句轻喃,来世再见……

         

         雁过,天地空余萧瑟。 溪间两叶浮萍,逐水重逢又分离,身不由己,只能在冥冥天意中沉浮。

     

         沉浮中以为,情深缘浅。 痴心无寄,前世往生,春去春回花开花落的记忆,在脑海深处久久徘徊不散。

         姜国的天空之中,散发着血色的阴霾,临天不远处,一座散发着古朴苍凉气息的巨大城池遥立于凡尘之中,青色的城墙上还留有丝丝血红色的斑驳痕迹,就连原本应该清新绿色的空气中都含有浓浓的血腥味。

      

         再一观,内城操场上也都横七竖八的躺满了身披盔甲的人体躯壳,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原本应该就这样渗入地下的忠魂鲜血,竟然是朝着巨大城门下唯一立着的披头散发者缓缓流去,在这不远的途中,越来越多的忠魂鲜血竟是流成了一条小溪,而且随着溪血的流动,那速度竟真是越来越快,越来越湍急。

         血水流到披发者脚下,本以为会将他冲倒,可惜,那红色溪水没有那么的尽如人意,而是奇幻而又玄妙的消失在了那人脚下,让人不禁生出把那披着头发的搬开,看看在他的脚下是否有着一个下水道入口,遗憾的是,披发者似乎没有感觉,依旧定定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果不是他那具躯体上还有着巨大的杀气存在,恐怕所有人都会误以为他或许只是一座雕像而已,这个人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杂乱无章的乌黑色长发上有一种血色夺人心目,让人心中的某根弦不禁震动了一下,白皙的脸庞有些扭曲,似乎他正在忍受着什么极大的痛苦一般,这点从他正在紧闭的双眼,睫毛在不停的抖动上得到了证明。

        右半边脸上,青色的眼袋下,一条长长的,如同蚯蚓一般的可怖的血色伤痕,那条疤痕或许是某一次在战场上的功勋证明吧,因为疤痕上面的血迹不是湿的,而是像已经干过了很久的样子,被胡茬布满了的秀气嘴唇上有一丝黑色的鲜血顺流淌下,与发丝上滴下的鲜红色血珠相互配合,落在地上“滴...答...滴...答...滴..”声不绝于耳,构成了一曲清脆的血色交响曲。

        全身一套血红色的盔甲,在没有阳光的情况下竟然也在闪闪的发着微弱的白色光芒,当注意到盔甲胸部的时候,不禁为这一幕所震颤。“一...二...三...四......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六支长矛穿胸而过,但是那男子却没有因此留下一丝的鲜血,似乎有些吝色。

         直到此时,龙阳似乎想要放弃了,但是却有最后一点信念支撑他残破的躯体,因为他知道,那个人一定会来的,他不会放弃自己的,至少是为了龙葵,他也要努力的坚持住,肉体上的痛楚似乎算不了什么,只要一想起和龙葵、父王、母后在一起的日子,那些喜悦就会把身体上的痛苦驱赶的一干二净。

        但是,随着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他已经渐渐的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昔日,父王赐予的斩敌宝剑原来那么的沉重,现在都已经有些拿不起来了,风一吹过,宝剑落地,干脆的插入了青石地板之上,直入泥土之中,没有一丝的拖欠。

      

        “难道就这样完了吗?”龙阳在心中如此的自问着。

         “龙葵,终于到了尽头,即使我不想打仗,上战场作最后一战,也是在所难免,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管在哪里,你都要坚强,你要把这一袋代表光辉与朝气的葵花种子带到你将要生活的地方,答应我,当我找到你的时候,那里长满了向日葵,龙葵,来世再见。”

         王城深处,铸剑阁里,孤立在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剑炉之前,龙葵回想着王兄说过的每一句话,做过的每一件事,那些时候是多么的快乐啊!可是现在,那些只能成为梦想了。

         记得,当方士赤识诉说只有王室处女之血才可以最终完成铸剑时,那一幕。

         躲在幕后的龙葵冲到龙阳面前,语气之中充满了恳求之意:“王兄,就以龙葵的血肉来铸剑吧!”

         龙阳似乎没有听出妹妹的恳求之意,一脸冰冷的回答道“绝对不可以!”

         “我是你的亲妹妹,我就是你,我是世上唯一有资格为你跳下去的人。”  

          龙阳一脸定定的望着龙葵的双眼,毫不留情的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不在是你的王兄,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王兄”

     

         “没有那把剑,我照样可以歼灭敌军。你不可以跳,现在你没有资格。”

     

        躲不开,放不开,注定的命运。生死离别,悲欢离合,如梦方终。梦如大雾一样散去,只留下茫然露滴。

        斜阳流水悠悠,顷刻离别在即。

        王兄最后的冷酷,依旧活跃在龙葵内心最深处,绝情的话语没有带来一丝的难过,反而是内心最喜,在以前,自己快乐的时候,王兄就会美美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和自己分享着内心的喜悦,自己在伤心的时候,王兄回想着法子的逗自己开心。想到这里,龙葵心中充满了无奈,自从前几年父王病重驾崩之后,姜国所有的重担全部落在了王兄一人的肩上,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如同废人一般,什么也帮不上忙。

        最后看了一眼,铸剑阁的穹顶,龙葵默默的言语道:“王兄,你要好好的,努力活着,希望他能来救你吧!小葵会把这一带向日葵带到我生活的地方去,等着你!王兄我们来世再见!”

        紧紧握着手中王兄所留的向日葵种子,终身一跃,将自己投向了死亡。

        通红的寒铁魔剑,由灵介的融入而走向大成,魔剑周围渐渐地形成了一个紫色的符文漩涡,魔剑无人自动,慢慢从炉火之中向空中飘起,而紫色符文漩涡从周围不断的汲取着白色的雾气,紫色符文渐渐的越来越大,一直到达了铸剑阁所能承受的极限为止,旋涡中不时传来几声哀歌悲鸣之音,待到气旋完全定型为止,便立即开始向魔剑挤压而去,剑尖朝天,雾气化为能量随着冲天光柱游向天空之中血色的乌云之中。

        顿时,姜国之上,乌云得到了巨大的添加催化剂,开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雷鸣不止,不一会儿,乌云似乎再也承受不住雨水的重量,豆大的雨珠开始倾盆而下。

        驻扎在姜国都城之外的杨国士兵们,纷纷抬头观看起了这难得的天空血色奇景,丝毫没有察觉到即将面临的十死之局,当那豆大的血色雨滴落在第一个倒霉的杨国士兵的身上的时候,灾难终于开始降临,那些雨滴竟然有强烈的腐蚀特性,不到两三滴的雨水,一名杨国士兵全身被腐蚀的只剩下一副阴森森的白色骨架,不到半个时辰,前一刻还充满着喜悦的杨国军营,此时已是白骨遍地,不符先前的热闹情景。

         远远伫立在青色城门之处的龙阳确实莫名其妙的保全,那血色雨滴竟然没有腐蚀他的身体。在血雨降下的那一刻,龙阳最后的寄托已经被完全打破,脑海之中,只是回想着魔剑密卷上所书“魔剑大成,血色降临,江山变色,乾坤逆转。”以及方士赤识在临死前所说的最后的铸剑要求“至亲之人,王室处女之血。”

        在血雨降临的那一刻,龙阳已经昏了过去,因为他知道,恐怕这世上他最亲最爱的一个亲人——妹妹龙葵已经舍去生命铸剑了。

         一个人最怕的是什么,就是最后的一丝精神执念被冷酷无情的现实所击破,那么这个人绝对会变得无欲、无惧、无知,甚至是变得完全不像是一个人,而是变得像一只野兽一样,那么这个人可以被世界宣布over了。

         当血染盔甲的龙阳就要、即将倒地的那一刻,他原本空无一物的背后却是突兀的出现了一位身穿青色长袍,头束鹤型发冠的神秘人物,稳稳地抱着龙阳之后,那神秘人似乎是对龙阳说,却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苦也,世间本没有完美的事,不论再好的事物,总是会有缺陷的,只不过那些事物把缺陷隐藏的很好,没有被你发现罢了,长天,假若我的弟子出了事情,我一定会让你长生天上上下下鸡犬不留。”

         说罢,却是看着古朴的姜王城直皱眉头,原本挺好的一个城,却因为一场战争变得冤魂围绕,任谁也会皱个眉头的。

         略微思考了一下,只见神秘人五指一捏,行了个土行道法“陆沉术”。法术一见运行,姜王城便是犹如陷入了泥浆沼泽一般,转瞬之间便被深埋地下,怕是没有深埋出头之日了。

        临走之前,那神秘人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深深的望了一眼地面,那眼神似乎穿越了混沌的泥土,直透向城中铸剑阁,最后定在了散发着浓浓戾气的紫色魔剑,闭目传音道:“龙葵,且在这里好生呆着,千年之内,你兄妹必有重逢之时,安生等着吧!”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至高神
    • 主神
  • 黑衣探花
  • 吾创
    吾创
    吾创网官方发布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