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小说素材 小说素材 关注:15 内容:7368

    精彩描写篇 关于“晨”的描写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正文
  • 小说素材
  • 至高神
    LV.8 渡劫期
    VIP 5

    凌晨

    日头尚未从海中升起,潮水已退,淡白微青的天空,还嵌了疏疏的几颗白屋,海边小山皆还包裹在银红色的晓雾里,大有睡犹未醒的样子。

    沈从文《如蕤》

    在一个早晨,天还没有大亮,东方才开始发白,黑色的天空渐渐在褪色,空气里还充满着夜的香气,两个青年的脚步声在润湿的草地上微微响着。

    巴金《雾·雨·电》

    在天的一边,已经淡淡地拖直了一条乳白色的狭带,像要将这所有的山峰束合在一起。接着一种酒醉了似的绯红渲晕着。接着又是一抹沉重的灰色浓云……

    萧军《八月的乡村》

    晨光来临了,东方现出了一片柔和的浅紫色和鱼肚白。接着,黎明的玫瑰色彩,天空的种种奇妙的颜色,全显现出来了,野草和菖蒲原先黑森森的,这时也显出了一片油油的绿光。

    (美)德莱塞《黑人杰夫》

    黎明

    黎明时他起来,便到田野和河边上去,那混合着泥土、树木和野花的香味的清新空气,刺激得他的头脑清凉清凉的,沁人肺腑的晨风,像是一股淙淙作响的溪流,流过他那发焦的心,金色的太阳渐渐露出山头,河边的向日葵面向着东方。

    刘绍棠《田野落霞》

    朝霞在东方发光,一行一行的金色云块好像在等待太阳,就像群臣在恭候皇帝一样。

    (俄)普希金《小姐-乡下姑娘》

    我不记得有比那天更蔚蓝更清新的黎明了!太阳刚从苍苍的山巅后面露出来,它那最初几道光芒的温暖跟即将消逝的黑夜的清凉交流在一起,使人感到一种甜美的倦意。欢乐的曙光还没有照射到峡谷里,但它已经把我们头上两边峭壁的顶端染上黄澄澄的颜色;长在岩壁深罅里的叶子稠密的灌木,只要一阵微风吹过,就把一阵银雨撒在我们身上。

    (俄)莱蒙托夫《当代英雄》

    还不到日出的时候,天刚有点蒙蒙亮;那是一种美妙苍茫的时刻。在深邃微白的天空中,还散布着几颗星星,地上漆黑,天上全白,野草在微微颤动,四处都笼罩在神秘的薄明中。一只云雀,仿佛和星星会合在一起了,在绝高的天际唱歌,寥廓的苍穹好像也在屏息静听这小生命为无边宇宙唱出的颂歌。在东方,格拉斯山坳映着吐露青铜色的天边,显示出它的黑影;耀眼的太白星正悬在这山岗的顶上,好像是一颗从这黑暗山坳里飞出来的灵魂。

    (法)雨果《悲惨世界》

    这时月亮在天空已将走尽它的旅程,正要隐没到大海中去。空气变得愈加清凉了。东方的天色已渐渐发白。右首农庄里的一只公鸡叫了;左首农庄里的公鸡随声应和。它们嘶哑的啼声穿过鸡舍的板壁,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天空无际的苍穹在不知不觉中发白了,群星一一消失。

    鸟儿唧唧地响了。起初是怯生生地从树叶丛中传来;逐渐胆大起来,叽叽喳喳闹成一片,枝枝叶叶间都响彻颤动的,喜悦的欢唱。

    (法)莫泊桑《一生》

    晨光

    早春的清晨,汤河上的庄稼人还没睡醒以前,因为终南山里普遍开始解冻,可以听见汤河涨水的呜呜声。在河的两岸,在下堡村、黄堡镇和北原边上的马家堡、葛家堡,在苍苍茫茫的稻地野滩的草棚院里,雄鸡的啼声互相呼应着。在大平原的道路上听起来,河水声和鸡啼声是那么幽雅,更加渲染出这黎明前的宁静。空气是这样的清香,使人胸脯里感到分外凉爽、舒畅。

    繁星一批接着一批,从浮着云片的蓝天上消失了,独独留下农历正月底残余的下弦月。在太阳从黄堡镇那边的草原上升起来以前,东方首先发出了鱼肚白。接着,霞光辉映着朵朵的云片,辉映着终南山还没消雪的奇形怪状的巅峰。现在,已经可以看清楚在刚锄过草的麦苗上,在稻地里复种的青稞绿叶上,在河边、路旁和渠岸刚刚发着嫩芽尖的青草上,露珠摇摇欲坠地闪着光了。

    柳青《创业史》

    峰尖浸着粉红的朝阳。山半腰,抹着一两条淡淡的白雾。崖头苍翠的树丛,如同洗后一样的鲜绿。峡里面,到处都流溢着清新的晨光。江水仍旧发着声吼,但却没有夜来那样的怕人。清亮的波涛,碰在嶙峋的石上,溅起万朵灿然的银光,宛若江在笑着一样。

    艾芜《山峡中》

    这时候,东方的天空已经发白了,在白亮亮的天幕的背景衬托下,那突兀高大的黑色山峰的轮廓也就显得更加清晰了。四面,那月亮沉下去的地方,也有着一道白亮亮的光圈,但是这光圈却渐渐地暗淡下去,一会儿,就被东边那渐渐扩大的白光所溶化了。晨星开始稀疏起来,远处,在那灰蒙蒙的山谷中,不知从哪座屋子里,传来了一声长长的洪亮的鸡叫。

    峻青《苍松志》

    晨光来临了,东方现出了一片柔和的浅紫色和鱼肚白。接着,黎明的玫瑰色彩,天空的种种奇妙的颜色,全显现出来了,溪水也同它们相应和。雪白的鹅卵石在水底映发出粉红色,野草和菖蒲原先黑森森的,这时也显出了一片油油的绿光。

    (美)德莱塞《黑人杰夫》

    晨晖

    列文又上好子弹,动身往远处去的时候,太阳虽然还被乌云遮着,但是已经升起来了。月亮失去了光辉,宛如一片云朵在天空中闪着微光;一颗星星也看不见了。以前在露珠里发出银白色的光辉的水草,现在闪着金黄色。烂泥塘像一片琥珀。青翠的草现在变成黄绿色。沼泽的鸟在那露珠闪烁、长长的影子投在溪边的树丛里骚动起来。一只鹞鹰醒了,停在干草堆上,它的头一会扭到这边一会扭到那边,不满地望着沼泽。乌鸦在飞向原野,一个赤脚的男孩把马群赶到老头身边,这个老头撩开了大衣坐起来搔着痒。火药的烟雾像牛奶一样,散布在葱绿的青草上。

    (俄)列·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

    太阳刚从苍苍的山巅后面露出来,它那最初几道光芒的温暖跟即将消失的黑夜的清凉交流在一起,使人感到一种甜美的倦意。欢乐的曙光还没有照射到峡谷里,但它已经把我们头上两边峭壁的顶端染上黄澄澄的颜色;长在岩壁深罅里的叶子稠密的灌木,只要微风吹过,就把一阵银雨撒在我们身上。我记得,这一次我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爱大自然。我是多么好奇的观赏着那在宽阔的葡萄叶上抖动并且反映出千万道虹彩的每一滴露珠啊!我的视线多么贪婪地想刺透那烟雾迷蒙的远方啊!那边,路越来越窄,峭壁越来越青,越来越险,终于连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高墙。

    (俄)莱蒙托夫《梅丽公爵小姐》

    清晨

    夜色,如一层薄薄的蛋壳在不知不觉中被剥去了,蛋青色的曙光柔和地洒在青色的高楼群和高楼群拥抱的塔松上。沉睡了一夜的生命,又投进了一片创造和抗争的喧腾里。

    刘沛《老教授与白色鸟》

    一片片的云由红色而变得发白发亮,像给强烈光线照得透明的、轻柔的羊毛卷一样,它们朝着蓝天远处冉冉飞去,就如同白帆朝远天航去一样。突然,一切一切,偌大的天空和地面都变得出奇的宁静,蝉声没了,人声没了,那赫然闪耀的宇宙中充满一种庄严肃穆之感,一个真正的早晨开始了。刘白羽《平明小札·晨》

    晴晨,太阳升起来了。它抖开一身金光闪闪的彩衣,荡起了阵阵清风,赶走了黑夜,驱散了沉寂。

    于是,夜里栖息在枝头的山雀,昏睡在巢穴里的鸟儿,都展开了羽翼,向着蓝天高高地飞去。

    于是,城市醒来了,街道醒来了,各种各样车辆的轮子,又开始向前滚滚疾驰了。

    于是,海洋醒来了,港口醒来了,巨大的货轮,随着一声声汽笛,升起了烟的旗帜,向着大海的远方,奔驰而去了。

    紧紧地并闭了一整夜的大门打开了。从千家万户,从条条大街小巷,响起了人们前进的脚步声,充满了信心和力量的脚步声。

    秋原《清晨》

    曙光是磁蓝色的。别看它细细的,很有力量,像巨剑的锋刃划开黑暗,迸射出庄严肃穆的明亮光辉,向那深远的天空,辽阔的大地,苍茫的空间扩展着……

    季悦《最后一个夜晚》

    这时东方开始发白,月亮消失了光辉,整个天空逐渐变成玫瑰色。于是巨大的冰镜也开始奇妙地变换着色彩,仿佛被截然分成了两半,一半发出紫色和赤铜色的光辉,而另一半,也就是与玫瑰色天空接连在一起的东方的一半仍然是碧蓝的。

    天越亮,景象也越加优美。一轮火红的太阳升起在紫褐色的雾霭中,向周围喷发出光焰,照射在下面闪光的冰原上。于是天空中的深红色和金黄色,都在明澈如镜的湖面上再现了出来。无论是大海还是波涛汹涌的河上,都不会出现这样一种迷人的景色。在这里,宛如有两个太阳同时升起在两个天空中。

    (匈)约卡伊·莫尔《金人》

    这时候全城还是静悄悄的。只听到清道夫在什么地方扫地的声音,刚刚睡醒的小麻雀在唧唧喳喳地啾叫,地下室的窗玻璃上照射着初升太阳温暖的光线。

    (俄)高尔基《我的大学》

    寨子的早晨

    街道上是一片潮呼呼的露水气味;树影子渐渐的淡了,星斗渐渐的少了,天空渐渐的高了;寨子上的喇叭花顶着露珠儿开,豆荚子在微风里摇摆,菜饭的香味儿开始飘荡,本来,从每一个院子传出的拉风箱的声音很响亮,这会儿倒变得很低。

    浩然《艳阳天》

    山谷的早晨

    这时候,东方的天空已经发白了,在白亮亮的天幕的背景衬托下,那突兀高大的色山峰的轮廓也就显得更加清晰了。

    ……晨星开始稀疏起来,远处,在那蒙蒙的山谷中,不知从哪座屋子里,传来了一声长长的洪亮的鸡叫。

    峻青《苍松志》

    山村的早晨

    山村的早晨可美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早晨。满山满沟都是绿的,好像刚油漆过的绿屋子,一摸就会蹭上满手绿油。路两旁的野花,各颜各色,都顶着露水珠开了。小鸟穿来穿去,大蚂蚱蹦蹦跳跳。

    浩然《蜜月》

    森林的早晨

    窗外的晨光像流水似地漫布开来,我们林海的早晨来到了。晨星尚未消失,大地还在酣眠中,勤劳的啄木鸟就在密林深处开始了它们的晨唱。紧接着,从那翠绿的柳林和浓密的白杨林里,传来了阳雀群“唧唧喳喳”的合唱。斑鸠躲在黛绿色的苗圃里咕咕欢叫,娇小的红靛颏在低低的树枝上鸣啭。红色的金丝雀,赤褐色的鹌鹑,淡绿的翡翠鸟以及各种各样的鸟儿,都以它们独有的音色喧嚣起来。天色变得明亮柔和了,嫩红的朝霞像透明的纱幕笼罩着树林,林间的白雾也变成淡淡的胭脂在枝柯间脉脉地流颤……

    郭保林《林海晨曲》

    那天早上,满布曙光的清新的天空那么可爱,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一阵温暖的风吹动矮树丛,雾气懒洋洋地在丫枝间爬行,被泉水里喷出来的气息浸透的富耶尔森林,正在曙光中冒着气,好像是一个装满了香料的大香炉;天空的蔚蓝,云层的洁白,泉水的清澈,从海蓝到翠绿和谐地配合着的一片葱绿,一丛丛友爱的树木,一片片青草,无边的平原,这一切都流露出无比的纯洁。……

    (法)雨果《九三年》

    太阳终于在遥远的森林之上探出头来了,好像是从深渊中升起来似的。仿佛有什么神圣的看不见的手,把这闪闪生光的巨大圆盘,高举在睡意蒙胧的大地之上,以其幸福的光芒,祝福着大地上的万物,不论是活的和死的,方生的和垂死的;白昼神圣的奉献就这样开始了,而万物则泥首膜拜,在这神圣庄严的光景之前,默默地闭上了卑微的眼睛。

    (波)莱蒙特《农民》

    古城的早晨

    他推开窗子从高楼远眺。他看到白蒙蒙的雾气,轻柔如纱。红霞,云彩,炊烟,袅袅的浮在晴空。霞彩之下,晨雾之中,车马,行人都在树下。红日自朝阳门那儿升起,全城放光。环绕着春色氤氲的三海波光,伸展着这座八百年历史古城。

    徐迟《火中的凤凰》

    城市的早晨

    那粗犷的线条,是宽阔、笔直的大街;那纤细的线条,是深长、弯曲的小巷。

    清晨,蓝水晶般透明的天空覆盖着我们的城市,天上无云,地上无风,街道多么清亮……

    一会儿,朝霞在路面上镀了一片黄金。自行车的铃声,汽车的喇叭声,人们的谈笑声……一齐欢乐地渲闹起来,人潮,向工厂、向商店、向学校、向研究所涌去——街道,像传送带似的繁忙。

    刘建勋《洒水车》

    鞍山的清晨,太阳还没有露面,街道上还飘着残雾,你只听见无数自行车轮带在潮湿的柏油马路上嘶嘶辗过去的声音,骑车的人有的就穿着炼钢工人的白水龙布衣服,脖子上还围着一条毛巾。人们从这条路、那条路,一下都汇合到一条通钢厂大门的大道上来。大道变成了河床,上工的人变成了巨龙,交通汽车窗口上一个女工的头发拂拂飘动;忽然一阵轰轰声响,从海城、辽阳送人来上班的火车开到了,连车门口都挂满了人;一辆专门运送母亲和婴儿的嫩黄色大汽车来了,一张张笑脸像朝霞润湿的花朵一样可爱。

    刘白羽《青春的闪光》

    乡村的早晨

    一片金色的麦田在柳林边展开了。

    已经是黎明,东方已透出最初的曙光。无边的田野一直铺向天际。田野上的晨风清新又凉爽。晨风送来一阵云雀的鸣叫,晨风又吹得麦穗儿沙沙低语,掀起一层又一层闪光的波浪。

    凌力《星星草》

    江南的早晨

    我尤其喜欢那江南早春的雾晨!

    天气暖烘烘的叫人感到一身轻松,晓雾蒙蒙地笼罩着浸在春色里的一切,充分显出隐约而温柔的美。远地的山峦,下面拥簇着浓厚的雾霭,只模糊地勾出两抹粗淡轮廓的线条。

    这江南的春景,是够拖长了人们的回忆,同时又会联想起塞外的四五月间的艳阳天。

    在溪旁或湖边,春风里正泛着细微的波纹,岸头丝的垂柳,摆着纤纤的腰肢,像溢露着生命的喜悦和青春的娇姿。

    张天翼《一周琐记》

    亚热带的早晨

    亚热带的山区,湿漉漉的早晨。

    乳白色的晨雾从密林中腾起,像一团团棉絮在山腰间飘动。晶莹的露水珠顺着宽大的芭蕉树叶子滴哒地淌下来,闷热的空气里充满了霉稻草味儿。刚刚升起的太阳仿佛也被这烦人的气候折磨得苍白无力。

    和谷岩《茶花艳》

    晴晨

    早晨的空气,实在澄鲜得可爱。太阳已经升高了,但它的领域,还只限于房檐,树梢,山顶等突出的地方。山路两旁的细草上,露水还没干,而一味清凉触鼻的绿色草气,和入在桂花香味之中,闻了好像是宿梦也能摇醒的样子。

    郁达夫《迟桂花》

    雨晨

    春雨迷蒙的早晨,江面上浮动着一层轻纱般的白蒙蒙的雨丝,远近的山峰完全被云和雨遮住了。这时只有细细的雨声,打着船蓬,打着江面,打着岸边的草和树。于是,一种令人感觉不到的轻微的声响,把整个漓江衬托得静极了。这时,忽然一声欸乃,一只小小的渔舟,从岸边溪流里驶入江来。顺着溪流望去,在细雨之中,一片烟霞般的桃花,沿小溪两岸一直伸向峡谷深处。然后被一片看不清的或者是山,或者是云,或者是雾,遮断了。

    方纪《桂林山水》

    雨后的晴晨

    一夜枕上听雨,辗转不能成寐,清晨推窗望去,雨却停了。天顶上,浓云尚未散开,低低压着房檐;空中还飘浮着若有若无的雨丝;天地间弥漫着一层湿漉漉、静悄悄的青黛色雾霭。院子中,一丛绿树被染得浓荫如墨。朦胧的墨绿中,清淅地闪着点点火红的花朵,宛如一阕厚重、平和的弦乐声中,跳出了一管清脆、欢跃的笛音,给这雨后晴朗的清晨,增添了不少生气。

    谢大光《落花枝头》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至高神
    • 主神
  • 黑衣探花
    黑衣探花
    幕后黑手
  • 吾创
    吾创
    吾创网官方发布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