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小说素材 小说素材 关注:16 内容:7387

    古代文学素材专题 “感旧怀古”的写作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正文
  • 0
  • 小说素材
  • 至高神
    LV.8 渡劫期
    VIP 5

    【古代文学素材专题】“感旧怀古”的写作

     

    ●望先帝之旧墟,慨长思而怀古。

    汉·张衡《东京赋》  先帝:本朝帝王已死的父亲。  旧墟:先代的遗址。

    ●年代殊氓俗,风云更盛衰。

    南朝·北周·庾信《八彭城馆》  殊:使动词,使……不同。  氓(méng)俗:民俗。更(gēng):变更。

    ●曾从建业城边过,蔓草寒烟锁六朝。

    南朝·梁·吴均《秋色》  建业:古县名,晋时改名建康,即今江苏南京。  六朝:三国的吴,东晋,南朝的宋、齐、梁、陈,都以建康为首都,合称六朝。

    ●风景不殊,举目有河山之异!

    《晋书·王导传》  举目:台头观看。  谓风景相似,但山河不同。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唐·王勃《滕王阁序》  帝子:指唐高祖子李元婴。  借自然景物的变化,叹时光的流逝,人事之变迁,帝子何在,水空东流,追昔抚今,不胜感慨。

    ●城郭为墟人代改,但见西园明月在。

    唐·张说《邺都引》  城郭:古时在都邑四周用作防御的墙垣有两重,里面的称城,外面的称郭。  墟:荒废的遗址。

    ●古来万事东流水。

    唐·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  谓从古自今的一切事情都象江水东流那样一去不复返。

    ●四十余帝三百秋,功名事迹随东流。

    唐·李白《夜泊黄山闻殷十四吴吟》  指历史上在南京建都的六个朝代,前后历三百余年,四十二位帝王,他们的功业都随流水而东逝了。

    ●门前冷落车马稀。

    唐·白居易《送苏州李使君二首》  风月:清风明月。指美好的景色。

    ●台城六代竞豪华,结绮临春事最奢。万户千门成野草,只缘一曲后庭花。

    唐·刘禹锡《台城》  台城:帝王起居临政的地方。故址在今南京市鸡鸣山南。  结绮临春:南朝陈后主在台城营造了结绮、临春、望仙三座楼阁,高数十丈,极尽奢华。  万户句:繁华的都市变成了野草丛生的废墟。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唐·刘禹锡《金陵五题·石头城》  故国、空城:指金陵。六朝均建都于此,均已灭亡。故称“故国”,昔日的繁华都城,如今已经荒废,故又称“空城”。   女墙:城墙上的矮墙。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唐·刘禹锡《乌衣巷》   王谢:东晋时金陵(南京)两大豪门贵族。  当年王、谢堂前的燕子哪里去了?看,他们飞到普通的老百姓家里。吊古兴怀,慨叹晋室王朝的衰亡。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唐·刘禹锡《西塞山怀古》  枕:靠。  感慨前代兴亡之事,但西塞山却旧貌依然,作为历史的见证。这两句慨叹历史上六朝的兴亡,人事之变迁。

    ●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

    唐·杜牧《金谷园》  感叹往日的繁华随着芳香的尘屑消散无踪,这金谷园景物无情,不管人世间的沧桑,且看水自流逝、野草芬芳,还独自表现春色。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唐·杜牧《江南春绝句》  南朝多少金碧辉煌的佛寺都笼罩在烟雨之中。以烟雨之苍茫,暗示佛寺遗迹之湮没,而南朝亦成为陈迹。历史兴亡之感和借古讽今之意已寓其中。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唐·杜牧《泊秦淮》  商女:卖唱的歌女。  后庭花:六朝陈后主所作的“玉树后庭花”的曲名。陈后主每天和宠臣,嫔妃们饮酒作乐,听这支歌,终于亡了国。后人把《后庭花》看作是亡国之音。  作者站在昔日六朝最繁华的地方--秦淮河上,见景伤情:六朝虽已亡国,但在酒店里卖唱的女子,却依然不知亡国的遗恨;还和以前一样唱着陈后主所作的曲子!

    ●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

    唐·岑参《山房春事二首》  谓花树无知,虽然梁园的庭苑已经颓败,昔人早已逝去,仍绽放出当年的繁花。表达吊古之情。用反衬手法弥觉沉痛含蓄深厚。

    ●武帝宫中人去尽,年年春色为谁来?

    唐·岑参《登古邺城》  邺城:魏武帝曹操所建的都城。那繁华的都城如今已成废墟,以前在魏武帝宫中的人,如今都不在了,可是,年年春色依然如此,不知春色为谁而来呢?

    ●节候风光不相待,桑田碧海须臾改。昔时黄金白玉堂,即今惟见青松在。

    唐·卢照邻《长安古意》  节候:时令,物候、风光,泛指时间。  美满的时光呵,却不肯把人们等待:人烟稠密的桑田,曾几何时,变成波涛汹涌的大海。昔日曾经是金阶玉堂的地方,如今只有挺拔的青松在。

    ●行人莫问当年事,故国东来渭水流。

    唐·许浑《咸阳城东楼》  行人啊,不要问前朝往事;那滔滔东流的渭水,还流不尽你的愁思。这是作者登上秦代都城咸阳城楼时,眺望秦、汉两代的遗迹,缅怀往事而发出的无比深沉的感慨。

    ●一上高楼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洲。

    唐·许浑《金陵怀古》  昔日占据金陵的帝皇豪杰都已亡故,原来一派豪华盛况已不复存在,只有“山似洛阳多”(李白《金陵三首》),其余都不一样了。江山不改,世事多变,感慨万千。

    ●今日独经歌舞地,古槐疏冷夕阳多。

    唐·赵嘏《经汾阳旧宅》  收句不言“繁华事散逐香尘”,无复歌舞喧阗之境,而只是说,古槐夕照,冷落稀疏,今昔之感,自在言外。

    ●三百年间同晓梦,钟山何处有龙盘。

    唐·李商隐《咏史》  六朝三百年间的繁华如同凌晨残梦一样过去了,试看钟山什么地方真有龙盘虎踞的气象呢!言外感叹六朝如此,正在走向衰亡的晚唐政权亦将如北。

    ●春风举国裁宫锦,半作障泥半作帆。

    唐·李商隐《隋宫》  宫锦:按皇宫要求织造的高级绵缎。  障泥:即马鞯,用来垫在马鞍下,垂于马背两旁以挡泥土。  描述了隋朝为炀帝开运河乘巨舸游江南时的劳民伤财的情景。

    ●繁华朱翠尽东流,唯有望楼对明月。

    唐·邵谒《显茂楼》  朱翠:形容楼宇庭院的华丽。朱,指红漆门。古代王侯贵族的住宅大门漆成红色,表示尊贵;翠,指翠绿的庭院。

    ●吴王事事堪亡国,未必西施胜六宫。

    唐·陆龟蒙《吴宫怀古》  吴王:指春秋末年吴国君夫差。  堪:可以、能够。  六宫:指后妃。

    ●家国兴亡自有时,吴人何苦怨西施。西施若解倾吴国,越国亡来又是谁?

    唐·罗隐《西施》  时:时势。  吴:先秦时国名,建都今江苏苏州。  倾:颠覆。  越国:先秦时国名,建都今浙江会稽。

    ●江山不管兴亡事,一任斜阳伴宫愁。

    唐·包佶《再过金陵》  宫愁:亡国的哀愁。  宫:指过去的帝王宫殿。

    ●伤心欲问前朝事,惟见江流去不回。

    唐·窦??《南过金陵》  前朝事:从前各个朝代兴亡的事迹。

    ●谁知尽日看山坐,万古兴亡总在心。

    五代·宋·李九龄《山舍偶题》  对江山胜迹,起万古兴亡之思。这是积极用世的思想。

    ●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五代·前蜀·韦庄《金陵图》  台城:故址在今南京市鸡鸣山南,是三国东吴的后苑城,东晋到南朝历代帝王起居临政的所在地。  烟笼:形容景物在霏霏雨丝中有如烟雾笼罩。  昔日繁华的台城已经成为废墟,但台城的长堤柳色却依旧欣欣向荣。风光越美,越令人伤绝。

    ●车轮马迹今何在,十二玉楼无处寻。

    五代·前蜀·韦庄《长安旧里》  车轮马迹:指车马来来往往的盛况。  玉楼:华丽的高楼。  谓昔日的豪华奢移已消失无迹。

    ●长安春色本无主。

    五代·前蜀·韦庄《长安春》  长安:我国古都之一,故址在今陕西西安。

    ●六朝如梦鸟空啼。

    五代·前蜀·韦庄《铜雀台》  回首:回过头看看。  歌舞:喻当年的豪华生活。

    ●盛衰等朝暮,世道若浮萍。

    唐 大义公主《书屏风诗》 盛衰等于早晚一样迅速更迭,世道好象浮萍一般漂忽不定。

    ●烟月不知人事改,夜阑还照深宫。

    五代·后蜀·鹿虔扆《临江仙》  烟月:被雾霭笼罩着的月亮。  人事改:指亡国。  这从岑参《山房春事二首》“庭树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化出。

    ●晚日金陵岸草平,落霞明,水无情,六代繁华,暗逐逝波声,空有姑苏台上月,如西子镜照江城。

    五代·欧阳炯《江城子》  六代:吴(三国)、东晋和南朝的宋、齐、梁、陈,六朝都建都金陵。  姑苏台:在江苏省吴县西南姑苏山上,为吴王阖闾或夫差所筑。  西子:西施。  江城:指金陵。以古喻今,慨叹兴亡,辞藻华丽而用意凄楚。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风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五代·南唐·李煜《虞美人》  美好的春花秋月何时了结,因为一看到花月,往事便涌上心头,于今又东风吹拂,月明如昼,故国的美好生活,不堪回首了。这是亡国之君的悲叹。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五代·南唐·李煜《子夜歌》  谓往事有如一场梦,醒来后一切都已消失。

    ●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五代·南唐·李煜《浪淘沙》 这是李后主亡国后被囚于汴京时所作。他遥想到昔日南唐壮丽的宫殿今夜在月光下空寂无声地投影于秦滩河上。故国之思,亡国之痛,形象地表达出来。

    ●洛阳宫殿郁嵯峨,千古荣华逐逝波。

    宋·苏舜钦《游洛中内》  郁:繁盛貌。  嵯峨:高峻貌。  逝波:不断流逝的江水,喻流逝了的岁月。

    ●霸祖孤身取二江,子孙多以百城降。豪华尽出成功后,逸乐安知与祸双?

    宋·王安石《金陵怀古》  此诗明揭六代亡国之由,意较明显,不似上述词句的含蓄,可对照参看。

    ●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芳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宋·王安石《桂枝香》  商女:卖唱的歌女。  后庭遗曲:指《玉树后庭花》,为南朝陈后主所作。此词翻用唐杜牧《泊秦淮》诗意。

    ●六朝人物随烟散,金舆玉几安在哉!

    宋·王安石《和王微之登高斋三首》  六朝人物:指历史上建都金陵的三国东吴、东晋、南朝宋、齐、梁、陈历代帝王。  安在:在哪里。

    ●上皇不念前者戒,却怨骊山是祸胎。

    宋·苏轼《骊山三绝句》  上皇:太上皇,指唐玄宗。  骊山:在陕西省临潼县城东南,北麓有秦始皇陵。唐玄宗在骊山北麓建华清宫与杨贵妃淫乐。  谓酿成安史之乱,过不在骊山之土,而祸胎在于玄宗宠信杨国忠杨贵妃,荒于政事,骄奢淫逸,不接受秦亡的教训。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宋·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好的河山象画图那样美,那一时期有多少英雄豪杰啊!

    ●古来历历兴亡处,举目山川尚如故。

    宋·陆游《山南行》  历历:分明可数。

    ●虎踞龙盘何处是?只有兴亡满目。

    宋·辛弃疾《念奴娇·登建康赏心亭呈史留宋致道词》  虎踞龙盘:形容南京地势雄伟险要。虎踞,指西面的石头城象蹲着的老虎;龙盘,指东西的钟山象盘曲的龙。诸葛亮:“钟山龙盘,石头虎踞,帝王之宅也。”(张勃《吴录》)

    ●往日繁华,而今物是人非。

    宋·辛弃疾《新荷叶·和赵德庄韵》  物是人非:景物没有改变,人却不同了。

    ●物换星移知几度?梦想珠歌翠舞。

    宋·辛弃疾《赋滕王阁》  物换星移:风物更换季节,星座转移方位,喻时移事迁。  珠歌翠舞:形容歌舞场地与服饰的华丽。

    ●千古事,云飞烟灭。

    宋·辛弃疾《贺新郎》  云飞烟灭:形容已成过去。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宋·辛弃疾《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神州:指中国。  北固楼:在镇江市东北北固山上,面临长江,又名北顾亭。  悠悠:长远的样子。

    ●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

    宋·辛弃疾《摸鱼儿·淳熙已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为赋》  作者以唐玄宗宠妃杨玉环及汉成帝皇后赵飞燕,比喻那些当权得势的投降派。警告他们不要得意忘形,纵情歌舞,你们不见骄恣一时的杨贵妃、赵飞燕都没有好下场吗!

    ●叹世间,多少恨,几时平。

    宋·陈亮《水调歌头·和赵锡》  恨:愤恨。  平:平息。  叹息人间多少怨恨,什么时候才能平静下来?

    ●兴亡梦,荣枯泪,水东流,甚时休?

    宋·刘过《六州歌头》  荣枯:指人世间的繁荣和衰败。  甚时休:什么时候停止。

    ●今何许?凭栏怀古,残柳参差舞。

    宋·姜夔《点绛唇》  何许:怎样。  参差:长短、高低不齐的样子。  清·陈廷焯《白雨斋词话》认为:“通首只写眼前景物,至结处……感伤时事,只用‘今何许?’三字提唱,‘凭栏怀古’以下,仅以‘残柳’五字咏叹了之。无穷哀感,都在虚处。令读者吊古伤今,不能自止,洵推绝调。”

    ●兴亡一瞬五百年。

    宋·苏辙《魏佛狸歌》  一瞬:眼睛一眨,形容时间极为短促。

    ●千年往事随潮去。

    宋·戴复古《满江红·赤壁怀古》  谓千年往事随着潮水而去。

    ●恨西风不庇寒蝉,便扫尽一林残叶。

    宋·张炎《长亭怨·旧居有感》  国破家亡,旧居非其所有,因而发出凄厉悲吟。

    ●豪华尽成春梦,留下古今愁。

    宋·康与之《诉衷情令·长安怀古》  春梦:春夜的梦境,比喻人事繁华的容易消逝。

    ●旧事惊心忆梦中。

    宋·朱淑真《山查子》  谓回首往事连在梦中也感到恐惧。

    ●一勺西湖水,渡江来百年歌舞,百年酣醉。

    宋·文及翁《贺新郎·百年有感》  一勺西湖水:极言西湖之小。  渡江来:指南宋王朝建立以来。北宋被灭亡后,宋高宗赵构逃过长江,在杭州建都。谓南宋君臣迷恋西湖,歌舞不休,醉生梦死。

    ●百年短短兴亡别,与君犹对当时月。

    宋·刘辰翁《忆秦娥》  兴亡别:兴盛和衰亡截然不同。

    ●多少六朝兴废事,尽入渔樵闲话。

    宋·张升《离亭燕》  多少六朝的兴盛和败亡的事,都成为打鱼人和砍柴人闲话的资料了。这同明·杨慎的《临江仙》“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命意相近。

    ●龙虎散,风云灭。千古恨,凭谁说?

    宋·王清惠《满江红·题驿壁》  龙虎:指南宋君臣。  风云:指抗击元人的战斗。  通过比喻,写南宋王朝崩溃,这千古亡国之恨,靠谁去诉说呢?

    ●剩水残山惨淡间,白鸥无事小舟闲。

    宋·释惠洪《冷斋夜话》卷三  剩水残山:指北宋灭亡后,南宋小朝廷只剩下破碎的半壁江山。  惨淡:凄惨。

    ●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

    宋·秦观《江城子》  当日的美丽富有生机的景象,如今都消失了。

    ●千古八公山下,尚断崖草木,遥拥峥嵘。漫云涛吞吐,无处问豪英。

    宋·叶梦得《八声甘州·寿阳楼八公山作》  千古三句:前秦苻坚攻东晋,被谢玄大败,望见八公山上的草木,都以为是晋兵。  作者是南宋廷臣,面对国事凋敝,中原未复,想到当日的英雄事迹能不感叹?

    ●乌衣巷,今犹昔,乌衣事,今难觅。

    宋·吴潜《满江红》  东晋时王、谢等望族聚居于乌衣巷,王导、谢安等曾主持军政大计,抗击北朝南侵。   作者感于南宋政权为议和派所操纵,慨叹没有象王谢般英雄人物,领导抗金恢复中原的大业。

    ●吴山秋,越山秋,吴越两山相对愁,长江不尽愁。

    宋·章丽贞《长相思》  元兵陷临安,南宋谢太后率城降,伯颜丞相掳掠谢及妃嫔、宫人、乐工入元。作者是被掳宫女,以山水拟人,写亡国被掳的痛苦。

    ●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

    宋·赵佶《宴山亭·北行见杏花》  汴京(开封)陷,他(宋徽宗)被金人掳至五国城(今吉林宁安县附近),途中写了这首凄怆悲凉的词。这里是词的结尾。梦是虚幻的,可连梦也没有!

    ●汉江北泻,下长淮 、洗尽胸中今古。

    宋·葛长庚《酹江月武昌怀古》  汉江:长江最长的支流。

    ●山河风景元无异,城郭人民半已非。

    宋·文天祥《金陵驿》  元:同“原”。子核 描写元人攻破金陵(今南京)后,江山无异,而城郭残破、人民大量流离伤亡的惨状。城郭,旧时在都邑四周作防御用的墙,一般有两重,里面的称城,外面的称郭。

    ●彩云散,香尘灭,铜驼恨,那堪说,想男儿慷慨,嚼穿龈血。

    宋·文天祥《满江江·代王夫人作》  铜驼恨:晋索靖知天下将乱,指洛阳宫门铜铸骆驼,叹曰:“会见汝在荆棘中耳!”此指国家危亡之恨。  嚼穿龈血:唐安禄山反,张巡守睢阳,援绝粮尽,城陷被俘,骂贼,嚼齿穿龈(咬碎牙齿),被杀。

    ●秋风亦是可怜人,要令天意知人老。

    宋·刘辰翁《玉楼春》  秋风萧瑟,景物寥落,作者抱亡国之痛,把秋风人化,作为一已之同病相怜者。

    ●满眼生涯千顷浪,放怀乐事一声歌,不醉欲如何。

    宋·李纲《望江南》  李纲为抗金名臣,但受议和派制肘,一时愤懑,以歌酒发泄。

    ●秦之阿房,楚之章华,魏之铜雀,陈之临春、结绮,突兀凌云者何限,远去代迁,荡为焦土,化为浮埃,是亦一蜃也。

    宋·林景熙《蜃说》  阿房:秦时建造的规模宏大的宫殿。章华:春秋时楚灵王建造的宫名和台名。  铜雀:三国时曹操建造的台名。临春、结绮:南朝陈后主建造的楼阁。  突兀凌云者何限:高耸入云的楼台殿阁不知多少。  蜃:海市蜃楼。  作者借历代帝王所建造的极其奢华的殿阁楼台都不过是象一闪即逝的海市蜃楼,抒发对宋王朝覆灭的感慨!

    ●说破兴亡多少事,高山流水有知音。

    宋·《新刊大宋宣和遗事》元集  高山流水:比喻遇到知已。

    ●兴亡谁识天公意,留着青城阅古今。

    金·元如问《癸巳四月二十九日出京》  青城:此指南青城(今河南省开封市)。宋钦宗靖康二年,金人在此受徽钦二帝降;又金末蒙兵攻汴至青城,金叛将尽送王妃诸王以降,也在此地。

    ●江山王气空千劫,桃李春风又一年。

    元·耶律楚材《鹧鸪天》  王气:帝王所在的祥光瑞气,是古人的迷信说法。  空:徒然。

    ●长江,不管兴亡。漫流尽,英雄泪万行。

    元·白朴《沁园春·金陵凤凰台眺望》  不管:不理会。  漫:水外溢,此作随意解。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元·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  秦汉经行处:秦汉的故道遗迹。  宫阙:宫殿。  兴、亡:一个王朝的兴盛,灭亡。  伤心地经过秦汉的故地,万间的宫殿、阙观都化为尘土。兴亡之苦,百姓尝够。

    ●放眼乾坤独倚栏,古今如梦水云间。

    元·张养浩《过李溉之天心亭》  乾坤:天地。

    ●六代豪华,春去也更无消息。

    元·萨都刺《满江红·金陵怀古》  建都金陵的六朝,它们的豪华奢侈都象春天一样逝去,再没有消息了。这是吊古伤怀之作。

    ●休唱当年《后庭》曲,六朝宫殿草萧萧。

    元·萨都刺《层楼晚眺》  《后庭》:即《玉树后庭花》,据传是南朝陈后主谱的乐曲。

    ●春色不随亡国尽,野花只作旧时开。

    元·萨都刺《登凌歊台》  王朝的灭亡并不影响自然规律的发展,春天照样到来,野花依旧开放。

    ●伤心莫问前朝事。

    元·倪瓒《人月圆》  前朝事:前代王朝兴亡的事迹。

    ●草茫茫秦汉陵阙,世代兴亡,却便似月影圆缺。

    元·倪瓒《折桂令》  陵阙:陵,帝王后妃的坟墓;阙,墓前的牌楼。  却:正。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明·杨慎《临江仙》  都付笑谈中:都给与人们作为谈笑的材料。

    ●世事如棋,一着争来千古业;柔情似水,几时流尽六朝春。

    明·朱元璋《联句》  六朝春:指历史上都在南京建都的吴、东晋、南朝的宋、齐、梁、陈的六朝的统治。  世间上的事就如下棋,“棋高一着”就争来帝王的霸业;流水有情,曾几何时六朝的霸业已经消失了。这副写在南京皇宫之上的对联,生动表现了朱元璋在夺取天下以后,那种不可一世、沾沾自喜的心情。

    ●繁华往事空流水。

    明·余怀《桂枝香》  昔日的繁华景象,如今都已空随流水而逝去了。

    ●千古兴亡多少恨,总付潮回去。

    明·张以宁《明月生南浦》  恨:遗憾。  总付潮回去:比喻都象潮水一样消逝了。

    ●最恨是年年芳草,不管江山如许。

    明·陈子龙《二郎神·清明感旧》  最为可恨的是芳草年年萌发,而不管江山如此破碎。

    ●天荒地老英雄丧,国破家亡事业休。

    明·赵弼《续宋丞相文文山传》  天荒地老:比喻历时久远。  英雄:指文天祥。  国破家亡:国家覆亡,家庭毁灭。

    ●南朝无恨伤心事,都在残山剩水间。

    明·王燧《题赵仲穆画》  残山剩水:残破的山河。指亡国后的国土、景物。

    ●凭君莫话兴亡事,旧日长年已白头。

    清·顾炎武《八尺》  凭:请求。

    ●如何亡国恨,尽在大江东!

    清·屈大均《秣棱》  为什么亡国的恨事都付给大江东流去!

    ●六朝金粉地,落木更萧萧。

    清·吴伟业《残画》  指昔日豪华的金陵,今日已是一片萧索的景象。

    ●一江江水阅兴亡,花月春江事渺茫。

    清·董元恺《忆王孙·江上》  阅:经历。  渺茫:模糊不清貌。

    ●白玉楼前,黄金台畔,夜作只留明月。

    清·徐灿《永遇乐·舟中感旧》  楼台依旧,明月空留,而人事全非。

    ●浩浩长江声壮,荡明月、千古东流。

    清·凌廷堪《国香慢》  荡明月:明月的倒影随着水波荡漾。

    ●秋草六朝寒,花雨空坛,更无人处一凭栏。燕子斜阳来又去,如此江山。

    清·朱彝尊《卖花声·雨花台》  花雨空坛:即雨花台。  更:绝。

    ●笑纷纷,青史论都讹,因成败。

    清·陈维崧《满江红·汴京怀古》  青史:古以竹简记事,竹青色,故称史籍为青史。  讹:错误。  感叹所有历史都以成败而论,所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都将家国无穷恨,分付浔阳上下潮。

    清·王士祯《蟂矶灵泽夫人祠》 浔阳:古江名,指长江流经浔阳县境一段, 在今江西九江市北。

    ●吴宫花草埋幽径,魏国山河半夕阳。

    清·戴延年《秋灯丛话·忠勇祠联》   吴宫:三国时代吴国的宫殿。  这是集用李白《登金陵凤凰台》“吴家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的上句,用其意。

    ●自古盛衰同转烛,六朝兴废同棋局。

    清·劳之辨《眺玄武湖歌》  自古以来,世事的盛衰,象转动风中之烛那样转变迅速,六朝的兴亡象棋局一样变化无常。

    ●无限浓波烟雨里,南朝留得画中山。

    清·孔尚任《桃花扇·题画》  烟雨:烟雾般的细雨。

    ●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

    清·孔尚任《桃花扇·哀江南》  玉殿:华丽的宫殿。  秦淮:河名,流经金陵城区。  水榭:建于水边或水上供人们游憩的建筑物。

    ●孰云亡国为西施。

    清·陈心源《宋诗纪事补遗》  孰云:谁人说。  西施:一作先施,古美人,由越王勾践献给吴王夫差,成为夫差最宠爱的妃子。  批判“美人是祸水”的论调。

    ●飞花飞絮都含恨,犹及春风烂漫时。

    清·曾习经《落叶四首其一》  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及大片国土沦陷,国家和人民受尽帝国主义的蹂躏,此时传来珍妃死难消息,当时一些正直的知识分子及士大夫,抚时感事,援汉武帝《落叶哀蝉曲》悼念亡妃李夫人的例子,以落叶为题,借悼念珍妃,抒发家国之感,身世之恨的悲愤忧虑。此诗被认为是“压卷之作”。意谓飞花飞絮有过春风烂漫时的光景,也还在含恨,何况悲秋身世,随风飘荡的落叶呢!

    ●往事凄迷风雨疾,新愁黯淡江河下。

    清·王鹏运《满江红·朱仙镇谒岳鄂王词·敬赋》  八国联军侵陷北京,作者走避河南省,在朱仙镇祭奠岳飞,抚今追昔,悲愤无限,写下这首名作,这是其中两句。

    ●江流今古愁,山雨兴亡泪。

    清·任昱《清江引》  谓江水流的都是古往今来的愁怨,山中下的雨水也象为兴亡而哀痛的眼泪。

    ●一声何处笛,吹尽古今愁。

    清·戴移孝《牧牛》  千古兴亡,百年悲笑,都付与,渔歌牧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至高神
    • 主神
  • 黑衣探花
    黑衣探花
    幕后黑手
  • 吾创
    吾创
    吾创网官方发布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