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小说素材 小说素材 关注:16 内容:7393

    古代文学素材专题 “布局谋虑”的写作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正文
  • 0
  • 小说素材
  • 至高神
    LV.8 渡劫期
    VIP 5

    【古代文学素材专题】“布局谋虑”的写作

    ●有磨皆好事,无曲不文星。

    清·袁枚《随园诗话》磨:磨练。曲:曲折巧诗。诗文经过反复琢磨是好事,好作品必须是曲折巧妙的。

    ●文似看山不喜平。

    元·翁郎夫《尚湖晚步》文章好比观赏山峰那样喜奇势叠出,最忌平坦。

    ●山之妙在峰回路转,水之妙在风起波生。

    唐·张锡《幽梦续影》比喻写作要讲究波澜起伏、叠峰层出,切忌水静山平。

    ●文章不曲折,则不妙。

    清·毛宗岗《参论》曲折才足以使文章达到美妙吸引人的地步。

    ●文贵参差。

    清·刘大櫆 《论文偶记》文章崇尚高下、长短、疏密等相参相济,富于变化。

    ●大起大落,大开大合,用之长篇。

    清·刘熙载《艺概·诗概》大幅度的起势张本,大幅度的收笔跌落,大范围的展开铺陈,大范围的合拢结穴,这些最适用于写长篇。

    ●题有题眼,文有文眼。

    清·刘熙载《艺概·经义概》眼:精要处。

    ●作词气体要雄浑,而血脉贵贯通。

    清·陈延焯《白雨斋词话》气体:气质本体。血脉:韵律结构。

    ●古人之道,谋篇布势,是一段最大功夫 。

    清·曾国藩《日记》道:写作的道理。谋篇布势:谋划通篇,布设架势。

    ●至于“结构”二字,则在引商刻羽之先,拈韵抽毫之始。

    清·李渔《闲情偶寄·词曲部·结构》引商刻羽:作曲。拈韵抽毫:定韵动笔。说明行文首先要考虑文章的篇章结构。

    ●势从天落银河倾。

    宋·陆游《题醉中所作草书卷后》形容草书的气势直泻而下,势不可挡。

    ●下笔风起云涌。

    清·薄松龄《聊斋志异·序》下笔翻澜浩荡,文情涌起迭出。

    ●取境之时,须至难、至险,始见奇句。

    唐·皎然《诗式·取境》境:境界。至:最。奇:奇妙。

    ●长觉风雷笔下生。

    唐·崔道融《读杜紫薇集》长:总。风雷:翻腾震动,迅行厉奔。生:生发涌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元·杨载《诗法家教》诗文要讲究波澜起伏、高潮迭出。

    ●出人意外者,仍须在人意中。

    清·袁枚《随园诗话》诗文出乎人意想之外,情理仍在人意想之中。

    ●笔所未到气已吞。

    宋·苏轼《王维吴道子画》笔触所尚未到达的地方而气势已把它吞没。

    ●其会意也尚巧,其遗言贵妍。

    晋·陆机《文赋》融会意趣看重巧妙,遣使言辞看重优美。

    ●凡作人贵直,而作诗文贵曲。

    清·袁枚《随园诗话》贵直:重在直率。贵曲:重在曲折。

    ●起句须庄重,峰势镇压含盖,得一篇体势

    清·方东树《昭昧詹言》作诗文,起句要庄重,笼罩全文,确定整篇的体势。

    ●文中要自有诗,诗中要自有文。

    宋·陈善《扪虱新话》文章中应当有象诗歌那样的意境和佳句,诗歌中则应当有象文章那样的意趣和文采。

    ●诗有从题中写出,有从题外写入;有从虚处实写,有从实处虚写;有从此写彼, 有从彼写此;有从题前摇曳而来,有从题后迤逦而去。

    清·薛雪《一瓢诗话》指出:要运用各种手段表现题意,显出笔势翻澜、奇着迭出的尽美极妍之态。

    ●文章最要节奏。

    清·刘大櫆 《论文偶记》文章最要紧的是它的高下长短、轻重缓急、贯穿关合要有规律地谐调地表现出来。

    ●凡作一文,皆须有宗有趣,始终关键,有开有阖。

    宋·黄庭坚《答洪驱文书》宗:宗旨,中心。趣:趣味。开:展开,放开。阖:合,收拢。

    ●无巧不成书。

    明·冯梦龙《醒世恒言》没有机遇巧合,就不会成为作品。

    ●用事如用兵,愈多愈难。

    清·袁枚《随园诗话》用事:运用材料。用兵:带领军队。

    ●编戏有如缝衣,其初则以完全者剪碎,其后又以剪碎者凑成。剪碎易,凑成难。

    清·李渔《闲情偶寄·词曲部·密针钱》喻谋篇布局使题材从剪碎而凑成一个严丝密缝的整体是有一定难度的。

    ●事多而寡用之,意多而约出之。

    明·陆时雍《诗镜总论》事物很多就要经过取舍剪裁而从少使用,心思构想很多就要经过细密斟酌而从简表达。

    ●天地入胸臆 ,吁嗟生风雷。文章得其微,物象由我裁。

    唐·孟郊《赠郑夫子鲂》天地万物都可融入我的心怀构思之中,然后纵笔而生出声色波澜。文章能达到幽深细微的境地,就因为事物景象由我精心裁剪。

    ●诗有肌肤,有血脉,有骨骼,有精神。

    宋·吴沆《环溪诗话》比喻诗作应当丰满、畅通、有力、动人。

    ●叙事须有风韵,不可担板。

    清·黄宗羲《南雷文定·论文管见》风韵:风度韵味。担板:呆板。

    ●写景:景中含意……写意:要意中带景。

    清·吴景旭《历代诗话·作诗准绳》意:思想感情。

    ●叙事有寓理,有寓情,有寓气,有寓识。

    清·刘熙载《艺概·文概》叙事里头要寄托深厚的道理、情感、气质、见识。

    ●论事叙事,皆以穷尽事理为先。

    清·刘熙载《艺概·文概》穷尽:深究剔透。事理:事物的道理。先:首要。

    ●辨异而不过,推类而不悖。

    《荀子·正名》辨说事理的异同而不能有错误,进行推理归类而不能有违反。

    ●作理题,正当如剥笋,皮壳不尽,真味不出。

    明·曾异撰《与施辰卿书》写论理的文章应当层层披剥,步步推进,真味才出。

    ●论者贵能破理。

    清·林纾《春觉斋论文·流别论》论述什么最要紧的是点破说透其中的道理。

    ●意授于思,言授于意,密则无际,疏则千里。

    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神思》于:来自。际:彼此之间。文章的意趣来自构思,言辞来自意趣,组织密实则彼此关应甚紧,稀疏则相去千里。

    ●务先大体,鉴必穷源。乘一总万,举要治繁。

    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总术》写文章一定要先思虑有关大体的义理和布局,审察辨析一定要穷究其根源。要善于因趁一二而总括千万,提举纲要而管束繁杂。

    ●主意要纯,一而贯摄。

    清·刘熙载《艺概·经义概》文章的主题意旨要单纯,应专一贯彻始终。

    ●揭全文之指,或在篇首,或在篇中,或在篇末。在篇首则后必顾之,在篇末则前必注入,在篇中则前注之,后顾之。

    清·刘熙载《艺概·文概》指:旨。顾:顾及,回看。注:灌入。全文的主旨必须置放在恰当之处,然后全文就围绕着它而先后相互照应。

    ●事无大小,苟能明其始卒,究其义类,皆足以成至文。

    清·包世臣《艺舟双楫》始卒:来龙去脉。义类:事物的涵义及相同或相似之处。至文:至善之文。

    ●理抉质而立干,文垂条而结繁。

    晋·陆机《文赋》干:树干。条:枝条。文章的义理确定得好就使文章的主干树立起来,而文辞也就因而华茂。

    ●立片言而居要,乃一篇之警策。

    晋·陆机《文赋》行文要把精粹的要句置于关键之处以统领全篇,这是全文的主旨所在和警人之处。

    ●精骛八极,心游万仞。

    晋·陆机《文赋》作者要精思巧想极尽驰骋,无所不至,充分发挥艺术想象之力。

    ●真正阔乎笔!……是个大处落墨!

    清·李宝嘉《官场现形记》第20回 阔乎笔:本领高强的作者。大处落墨:在关键、大旨处动笔。

    ●挈纲提领,首尾该贯。

    宋·朱熹《朱子全书·诗·纲领》写作要抓住总纲、提起要领,首尾连贯成为一体。

    ●天机云锦用在我,剪裁妙处非刀尺。

    宋·陆游《九月一日夜读诗稿有感走笔作歌》写作的运作及其妙处全存乎作者的匠心,而不是生硬的剪裁。

    ●文章,顺理而成章之谓。

    宋·朱熹《朱子全书·论语》文章就是依次阐明义理而构成有组织的言词的整体。

    ●撮其大要,奇辞奥旨著于篇。

    唐·韩愈《读仪礼》撮取大略要旨,而奇妙的言辞和深奥的旨意都表现在文章中。

    ●首尾开阖,繁简奇正,各极其度,篇法也。

    明·王世贞《艺苑卮言》阖:合,收。奇:奇巧。正:守正。各极其度:各自最大限度地表现好。篇法:谋篇的法则。

    ●增之不得,减之不能,如天成,如铸就,方合古人布局之法。

    清·沈宗骞《芥舟学画编》天成:天然生就的。铸就:铸造而成的。布局:绘画的结构层次。

    ●着意画资妙选材,也须结构匠心裁。

    清·袁枚《随园诗话》匠心:工巧的心思构想。

    ●句法有正有奇,有呼有应。

    宋·陈叔方《川语小》卷下句法有守正有奇巧,有此呼彼应。

    ●观其通体结构,如常山蛇首尾相应。

    清·张新之《石头记读法》常山蛇:指常山之蛇,击其头则尾应,击其尾则头应,击其中则首尾俱应。

    ●结句贵情余言外,含蓄不尽。

    清·陈延焯《白雨斋词话》贵:重视。情:情思。

    ●拎得定,纵得出,遒得紧,拓得开。

    清·周星莲《临词管见》拎:提起。纵:放开。遒:迫近。拓:拓展。

    ●一洗万古凡马空,句法如此今谁工?

    宋·黄庭坚《题韦偃马》形容句法高超,成就非凡。

    ●撮其机要,收彼菁华。

    唐·刘知几《史通·书志》撮取其玄机要领,吸收其精华荟萃。

    ●百言有本,千言有要,万言有总。

    《黄帝经·十大经》本:中心。要:要旨。总:总括。

    ●作诗繁简各有其宜,譬诸众星丽天,孤云捧日,无不可观。

    明·谢榛《四溟诗话》卷一谓作诗当繁就繁,该简则简,各得其宜。

    ●笔性遒劲者,不能强之使长;笔性纵肆者,不能缩之使短。

    清·李渔《闲情偶寄·词别繁减》遒劲:强劲有力。强:勉强。纵肆:放纵恣肆。缩:收缩。

    ●因情立体,即体成势。

    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定势》因情怀而确立本体,就本体而构成格势。

    ●论诗当以文体为先,警策为后。

    宋·张戒《岁寒堂诗话》文体:文章本体。警策:语简言奇、含意深切而精警动人。

    ●一篇之内,端绪不宜繁多,譬如万山旁薄,必有主峰;龙衮九章,但挈一领。

    清·曾国藩《复陈右铭太守书》端绪:头绪。旁薄:同磅礴,广大。龙衮九章:皇帝、上公的九等礼服、龙服、按官品递降。一领:一件。

    ●论山水奇妙则曰:“径路绝而风云通。”

    清·李重华《贞一斋诗说》形容诗文奇妙应是文辞已尽而气势尚存。

    ●“行乎其所当行,止乎其所不得不止”真作文之大法也。

    宋·李涂《文章精义》指出写作之大法当写就纵笔,不当写就收住。

    ●其所以神化而超出众表者,殆犹天马行空而步骤不凡。

    元·刘廷振《萨天锡诗集序》神化:入神化出。天马行空:喻才思豪放,超群不凡。

    ●布置章法,胸中以胆识为主。

    清·蒋骥《读画纪闻·章法》章法:文章的层次结构的诸方法,包括体势、承转、熔裁等。

    ●诗文以起为最难,妙处全在此,精神全在此。

    清·方东树《昭昧詹言》卷十一起:起句。精神:精粹神采。

    ●末句最当留心,有余不尽之意。

    元·顾瑛《制曲十六观》

    ●词起结最难,而结尤难于起。

    清·沈祥龙《论词随笔》起结:起句和结句。

    ●一篇之妙,全在结句。

    清·沈德潜《说诗晬语》一首诗的妙处,全都在于收结的句子上。

    ●结句须要放开,含有余不尽之意。

    宋·沈义父《乐府指迷》结句:结尾的句子。放开:放手拓开。

    ●诗之章法起句,必切本题,且由纲及目,由浅入深。

    清·佚名《杜诗言志》说明行文起句,就应切合主题,并且要逐步推进。

    ●起句当如爆竹,骤响易彻;结句当如撞钟,清音有余。

    明·谢榛《四溟诗话》写诗开头要响亮干脆,一下子把人吸引住;结尾要有余味,耐人回味。

    ●对句好可得,结句好难得,发句好尤难得。

    宋·严羽《沧浪诗话·诗法》突出作诗开头最难。

    ●起头处断而不断。

    明·归有光(引自周钟游《文学津梁》)起头的地方应是句断而意不断。

    ●起有分合缓急,收有虚实顺逆,对有反正平串,接有远近曲直。

    清·刘熙载《艺概·诗概》起:起句。收:收句。对:对句。接:接句。

    ●收束或放开一步,或宕出远神,或本位收住。

    清·沈德潜《说诗晬语》说明诗文的结尾有各种作法,应精心运筹和安排。

    ●长篇中须有节奏,有操,有纵, 有正,有变。

    明·李东阳《怀麓堂诗话》操:操持。纵:放开。正:平正。变:变化。

    ●篇之彪炳,章无疵也;章之明靡,句无玷也;句之清英,字不妄也。

    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章句》彪炳:文采灿烂。明靡:明白细腻。玷:玉上的斑点,指毛病。清英:清秀英华。妄:虚妄,不实。文章要写得好,必须由字、句、章、篇逐级认真推敲,严加把关,力求无瑕疵。

    ●文字有意以立句,句有数以连章,章有体以成篇。

    汉·王充《论衡·正说》意:完整的一个意思。数:若干数量。章:章节,段落。体:体制格局。

    ●作乐府亦有法:曰凤头、猪肚、豹尾是也。

    元·乔吉《作今乐府法》乐府:指民歌或文人模拟的作品。凤头:开头要象凤凰一样美丽动人。猪肚:中间要象猪肚一样丰满厚实。豹尾:结尾要象豹尾一样响亮有力。

    ●世称“诗头曲尾”,又称“豹尾”,必须急并响亮,含有余不尽之意。

    明·李开先《词谑·四词尾》诗头曲尾:诗的开头和曲的结尾。

    ●开局把全意挈起,文方不散漫。

    明·陈继儒《陈眉公先生批评绣襦记》开局:开头。

    ●传者,久则论略,近则论详。略则举大,详则举小。

    《荀子·非相》传:阐述经义的文字。传者的写作,礼乐制度方面的要讲得简略,眼前的要详细;讲简略时要举其大旨,说详细的则要举其细节。

    ●作大篇尤当布置,首尾匀停,腰腹肥满。

    宋·姜夔《白石道人诗说》匀停:匀称停当。腰腹:正文部分。肥满:厚实丰满。

    ●起句先须阔,占地步要高远,不可苟且。

    清·吴景旭《历代诗话·诗宗正法眼藏》阔:开阔。地步:着意立旨。苟且:马虎。

    ●要辞达而理举,故无取乎冗长。

    晋·陆机《文赋》写文章只求文辞畅达而把道理阐明,所以无须篇幅冗长。

    ●疾虚妄……务实诚。

    汉·王充《论衡·对作》疾:即嫉,憎恨。务:勉力从事。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至高神
    • 主神
  • 黑衣探花
  • 吾创
    吾创
    吾创网官方发布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