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小说素材 小说素材 关注:16 内容:7392

    清代习俗 清代娱乐习俗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正文
  • 0
  • 小说素材
  • 至高神
    LV.8 渡劫期
    VIP 5

    八、清代娱乐习俗

    娱乐是民俗的社会功能之一。在许多民俗事象中都贯穿着娱乐性,且许多带有娱乐性的民俗事象又是从神圣而神秘的原始宗教、民间信仰演变而来的。

    清代娱乐民俗较之前代显得更为丰富,但细细分析归纳,大体可分为两大类,一是于清代形成的娱乐习俗;一是由祭祀习俗演变成的娱乐习俗。

    娱乐习俗包括音乐、舞蹈、竞技、游戏等,但这些在民间乃至宫廷的传承中,往往不是以独立的表现形式出现,总是掺于其它民俗事象之中或溶于一个大的文化氛围之中。像“花会”,既与节日习俗有关,又与庙会习俗有关,同时还包含着地域民俗和社会民俗的特征,但它更大程度体现了娱乐性,并通过娱乐性使整个民俗活动的方方面面有机地组合在一起。

    (一)清代形成的民间娱乐习俗

    在民俗传承中,娱乐民俗充分体现了它的活力。清代大量娱乐民俗都是世代相传、承前而来的,就内容而言没有什么变化,变化主要体现在规模大小的趋向上。尽管这部分构成了清代娱乐民俗的主体,但为了不与其它习俗史发生冲突,我们在这里重点叙述一下清代形成的娱乐习俗及其带有明显演变趋向的娱乐习俗。

     

    1.京东民间花会

    京东的民间花会非常之多,不仅类型繁多,而且深受宫廷民俗文化的影响。清代,京东东坝镇有个“狮子会”,会号叫“金铃祖狮”。初成立时叫“太狮”。传说清乾隆年间,刘墉(刘罗锅子)到东坝镇为公主坟扫墓,正赶上东坝走会。他见一青一黄两狮舞动宏伟气魄,狮项下的八个铃铛金光灿灿,响声悦耳可传十里之外,于是他将“太狮”舞引进宫中献艺。皇家封该会为“金铃祖狮”。

    自后,“金铃祖狮”名声大噪,观者愈来愈多。狮子舞主要动作有搔痒、弹毛、打滚、跳跃、直立、走梅花桩、攀绳等。“金铃祖狮”被皇家所封,故在花会中独领风骚,成为花会各档之首。

    每逢走会,都要由狮子领路,各档花会随后,前往祖庙祭祀。京东小红门地区的红寺村,于清乾隆年间成立了个地秧歌会。据传,该地秧歌会是在光绪年间受的皇封,所封会号为“小红门红寺村子弟秧歌圣会”。该地秧歌会是北京地区唯一不上跷的住地秧歌。地秧歌的舞蹈动作共计64套。

    除外,还有民间吹打乐队、云车会等等。

     

    2.潍坊风筝

    潍坊风筝是山东风筝的代表。潍坊人放风筝历史悠久,但真正形成气候,并进入鼎盛期的时间是清乾隆至嘉庆年间。据《潍县志稿》载:“本邑每逢寒食,东门外,沙滩上……板桥横亘,河水初泮,桃李葩吐,杨柳烟合,凌空纸鸢,高入云端。”放风筝不仅成为人们节日中的一项不可或缺的娱乐习俗,而且发展趋向普及。潍坊成了扎、糊、绘、放这风筝四艺的中心和集散地。

    清末民间画家王福斋是扎人物风筝的拿手艺人,“雷震子”就是他的得意之作。除外,还有陈哑巴等10余家扎风筝名家。在这时期,潍坊风筝已从自我欣赏、娱乐转向商品,鼎盛期有风筝作坊和店铺30余家。清乾隆、嘉庆以来,潍县东关城墙下的白浪河滩,是集市贸易中心,而风筝市就在东城的城墙下。风筝习俗从此兴起并广为传播。

     

    3.温州划台阁

    温州端午节有划台阁之俗,此俗大约始于清同治年间。

    台阁,也称彩舫,是一种将亭台楼阁置于船上,并在其间安排化妆人物、乐队、秋千等供人欣赏的龙舟。每逢端午节,台阁被装扮一新,缓缓行于河面,船上秋千回转,彩旗飞舞,岸边观者如潮涌。台阁十分壮观,总长约18米,宽4米,约容纳100人左右。前后为木雕龙头龙尾,其须角、眼睛、鳞片均为彩漆、贴金装饰。台阁有亭台三座,各式花灯遍布台阁,入夜时景色更迷人。台阁还设有风车、秋千架三座,每个秋千架上都有四名儿童身着戏装、手握绳子,坐在软绳上随秋千回环起伏、腾空飞转。龙头龙尾还各设一对艄公艄婆站立,负责台阁的转向。还有四位划手藏于隐秘处划船。台阁上的乐队演奏的乐曲,更令人心旷神怡。端午节观划台阁,便成为温州人节日娱乐活动的重要内容,始开风气之先河。

     

    4.苗族果子仗

    果子仗是贵州紫云县苗族青少年喜欢玩的一种游戏。据当地老人相传,该游戏起源于清初。因苗族地区常遭侵犯和掠夺,为了保护本民族的安全与利益,苗族青少年便常集于一起,投石练武,久而久之形成了现在的果子仗。每逢农历七月十四至十六日,苗族青少年便聚集于指定的路口打果子仗。“作战”的双方都要准备好“武器”——核桃、梨子、油桐果或野桃子,然后到“战场”呼战。在“战斗”中,观看的人都要为他们助威呐喊。如若打中对方,助战者的呼声会更响亮。双方在交战中不能使用石头。更不能打路边拣“子弹”的小孩或助威群众,否则会遭到双方长老的斥责。

     

    5.锡伯族娱乐习俗

    锡伯族西迁新疆伊犁后,受近邻哈萨克族和维吾尔族的影响以及汉族文化的影响,其娱乐习俗发生了很大变化,形成了不少带有浓郁地方风俗特征和其民族情调的娱乐习俗。如:受哈萨克族和维吾尔族歌舞影响,本不善歌舞的锡伯人也变得能歌善舞了,每逢节日,都要通过歌舞娱乐一场。锡伯族本没有刁羊娱乐习俗,后接受了哈萨克族娱乐习俗影响,每逢节庆、秋后都要举行隆重的刁羊比赛,并成为锡伯人娱乐习俗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本来,锡伯人也没有秧歌剧,由于受到汉文化影响,新疆伊犁锡伯人接受了这种娱乐形式,并对它有所创新和发展。

     

    (二)由祭祀习俗向娱乐习俗的演变

    信仰习俗在传承过程中具有相对稳定的特点,正因为此,祭祀习俗能够比较完好地保存下来,但是,祭祀习俗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它的变异主要体现在向娱乐习俗的演变。

    祭祀习俗向娱乐习俗的演变又主要体现在两方面:将祭祀习俗原本的严肃、恐怖的氛围淡化,演变过程中逐渐加入娱乐氛围,这种氛围随经济文化发展速度的快慢而变化;改变了原本祭祀习俗中宗教信仰的内核,使之成为纯娱乐性的或娱乐特点极突出的民俗事象。像庙会活动,就属祭神、娱人并存,甚至娱人氛围更浓的习俗;而像春节放鞭炮则是带有明显娱乐色彩的喜庆习俗,但究其源却与火神崇拜有关。

    1.天津皇会

    “皇会”最早称“娘娘会”,天津皇会始于清康熙十六年,是为祭祀“天后娘娘”而举行的大型宗教民俗活动,人们要把“娘娘”(即“妈祖”)的神像用宝辇抬到在津的闽粤会馆去接受代表其家乡的香火,场景壮观、庄严而神圣。据说,违禁小说请删除下江南时,在三岔河口见到了这一壮景,十分赞赏,且赐黄马褂、龙旗、金项圈等物。

    从此,娘娘会一改初名,成了染有宫廷文化色彩的“皇会”,并且使娱乐习俗融于其中得以充分扩展。《天津皇会考纪》记载:“天津皇会既受违禁小说请删除之嘉许……一切仪仗装饰,人员服制、表演技艺都要力求尽善尽美,花钱费事在所不惜……”皇会赞助者有京城的王爷、尚书、内务府大人,及天津各大商号、民间团体等。各地花会纷纷涌入,如盛芳高跷圣会、梁家嘴义胜秧歌老会、长顺华盖宝伞会、南门内永乐杠箱老会、乡祠前远音挎鼓老会、同乐拾不闲老会、城西大圆金音法鼓会、

    果子店梅汤圣会等等。各花会尽兴表演,观者如潮。

     

    2.壮族“三月三”

    每年农历三月三,广西壮族都要举行歌圩会。根据丘振声先生的研究成果:三月三,最早是壮族蛇图腾的祭祀日,逐渐地变成了举行歌圩的日子①。有关歌圩记载,清代较多,每逢圩日,方圆数十里内的男女青年,身着盛装,自带五色糯米饭和红蛋、绣球等,前来赛歌,物色对象。赛歌期间穿插着抛绣球、碰红蛋、踢键子、抢花炮等娱乐性活动。虽然,其间也伴有祭神、打醮等宗教祭祀活动,但已黯然失色,几乎被整个娱乐氛围淹没。

    ①参见丘振声《壮族的蛇图腾》,载《民间文学论坛》1993年第2期。

     

     

    (三)清代宫廷娱乐习俗

    1.观戏

    观戏是清宫中最主要的娱乐活动。自清入关后宫中即兴观戏,至乾隆时达到高潮,从此历久不衰。

    (1)升平署

    清宫内务府下设升平署掌理承应宫廷奏乐及演戏事务。而署中的内学、外学主理教戏与演戏。内学由年幼太监组成;外学由旗籍与民籍伶人组成。内外二学人数常达数百之多。此外,招致在京及外省戏班入宫供奉、置备戏装道具等事宜也由升平署负责。

    为了方便观戏,紫禁城中的宁寿宫、重华宫、长春宫、漱芳斋等处,建有大中小戏台10余座。其中宁寿宫中的畅音阁戏台最大。台高三层:上层设绳索机关,可垂至下层;中层台面有方形池孔,将上、下两层连通。下层台板下,中央与四角有五个地井,与后台地下室的一口水井相通,用以增强音效。三层戏台,或单独使用,或合演一戏,视情况而定。尤其是在演神仙戏时,三台合用,有人行台上,神自天降,鬼从地出的奇妙效果。戏台对面的阅是楼是皇帝、后妃及王公大臣们观戏之处。漱芳斋中的“风雅存”戏台最小。戏台建于室内,宽不及丈,高将过人,仅供皇帝、后妃等少数人冬季观戏使用。演出时,演者与观者近在咫尺,别具情趣。

    此外,宫外的西苑(中、南、北海)、西郊的各皇家苑囿与行宫中也均设有戏台,以备皇室随时观戏。

    宫中戏剧以昆曲、秦腔、徽调、弋阳腔为主,兼有各种地方杂戏,清末还有皮簧,即后来的京剧。所演剧目繁多,但有一定规律。主要有:“月令承应”剧目,即一年中从元旦至除夕各节日时令演出的当令剧目,如“早春朝会”、“万花向荣”、“喜朝五位”、“升平除岁”、“佛化金神”等等;“庆典承应”剧目,即为大婚、万寿节、祝捷等庆典演出的剧目,如“八仙祝寿”、“碧月呈祥”、“双星永寿”、“膺受多福”、“钟斯衍庆”等等;“临时承应”剧目,即供帝后随时传唤的剧目,如“鼎峙春秋”(三国戏)、“忠义旋图”(水浒戏)、“昭代箫韶(杨家将戏)、“升平宝筏”(西游戏)、“劝善金科”(目连救母戏)等等。而每一剧目又均有约10本、二、三百出戏。因此临时承应戏又称“常年大戏”,是宫中上演最多的剧目。

    上述剧目都是宫中自己编演的。仅据不完全统计,清宫自康熙至宣统年间编演的剧目就达数千种之多。如果加上各地入宫供奉的演出剧目,数量将远不止此。如不遇丧乱,当时宫中几乎无日无锣鼓,天天奏笙簧。乾隆、道光、咸丰三帝及慈禧太后均为戏迷。特别是慈禧,不仅观戏,还要亲自演戏。她笃信佛教,自比为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故常扮作观音,又命太监李莲英扮韦驮或善财童子,李妹扮龙女,粉墨登场。因此宫中都称她为“老佛爷”。

     

     

    2.乐舞

    满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由于生活方式的影响,其歌舞大多与射猎有关。清宫乐舞基本保持了这一传统。

    庆隆舞是清宫最主要的乐舞。初名“蟒式舞”或“玛克式舞”。乾隆八年(1743年)更名“庆隆舞”。它由“扬烈舞”与“喜起舞”两部分组成。

    扬烈舞为武舞。据《清史稿?乐志八》载,舞者共40人。其中32人头戴面具,穿黄色布衣和黑羊皮者各半,跳跃翻滚,象征怪兽,先上场;继而,8人穿甲胄、带弓矢,以竹作马头,彩缯饰马尾,扮为武士,象征“八旗”,从两侧上场。武士上场后,先向北行一叩礼,礼毕便与怪兽周旋驰逐。待一武士射中一兽,余兽均被慑伏,舞蹈结束;象征武功告成。喜起舞为文舞。

    舞者为大臣22人,着朝服、佩仪刀。入场后行三叩礼,礼毕,退至东边,面西而立。然后两人为一组起舞上寿,舞毕三叩首而退。22人轮番表演。舞蹈中还有歌者13人,乐器伴奏22人。载歌载舞,场面热烈;亦文亦武,气势恢宏。

    庆隆舞通常是在宫中举行大型吉庆筵宴上演出。但清宫用于宗室筵宴的“世德舞”与用于军队凯旋筵宴的“德胜舞”,舞制均与庆隆舞相同。可见,庆隆舞是清宫最喜爱的乐舞。

    圣武舞也是清宫较常上演的大型乐舞。它是为歌颂康熙帝三征厄鲁特、平定准噶尔而创作。舞蹈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惟天”,表现康熙帝不畏劳苦、率军亲征、剿灭叛敌的战斗;第二部“皇矣”,描述康熙帝抚慰降民、安定边疆的场景;第三部“武成”,颂扬康熙帝的赫赫武功与浩浩盛德。舞蹈伴有歌唱和音乐;形式带有鲜明的满族特色。

     

     

    3.宠物

    清宫中喂养了众多供人玩赏的动物。这些动物主要来自各地官员的贡献,也有少部分是宫中派人捕购的。每种动物都有专门的机构负责喂养,如东华门内有鹰房,养鹰1000余只;御花园内设鹿苑,放养梅花鹿;宫廷院落中还放养仙鹤及其它鸟类,由养牲处苏拉喂养,等等。但这些只是用于一般观赏的动物,作为宠物喂养的,主要有鸟、狗、猫、蟋蟀、蝈蝈等。

    养鸟宫中养牲处掌养鸟之事。乾隆帝爱鸟,投其所好,各地官员想方设法弄来珍禽贡献。当时养鸟特盛,品种亦多,有雉鸡、锦鸡、画眉、百灵、火鸡、相思鸟、瑞红鸟、阿春鸟、金钱鸟、太平鸟等等。鸟入宫后,先经皇帝“御览”,满意后送养牲处饲养,留待日后赏玩;不满意,则送至京郊御园,或转赐他人。又,宫外宣武门有“雀儿市”,售卖各种鸟类,其中,驯养有素的百灵可学各种鸟兽之声,八哥、鹦鹉会说人语,每只要价数十两银,但宫中仍多买回玩赏。

    养狗与养猫清内务府下设内、外养狗处,分养玩赏狗与猎狗。宫中养狗兴起于雍正。雍正帝十分爱狗,曾亲自设计狗窝、狗笼、狗衣、狗垫、其尺寸、用料、样式、图案,一丝不苟,并再三谕令有司精心制作。乾隆帝爱狗不逊其父,为搜罗名犬,他甚至不惜向外番使臣点名要其贡狗。宫中养猫也为数不少。凡皇帝宠爱的狗、猫均称以美名并绘入图画。如故宫博物院现藏的《猫犬名册》中,绘猫120余只,其名有:金豆儿、秋葵、金桔、灵芝、玉虎等;绘犬30余只,其名有:“墨喜”、“水晶”、“玫瑰”、“杜鹃”、“桃花”、“喜姐”、“如意”等。这些猫狗均为中西名贵品种。

    养蟋蟀和蝈蝈清宫养蟋蟀是入关后才开始的。所养蟋蟀有两种用途:

    一是用来相斗,每年秋季,织造府负责采购和饲养蟋蟀,以供帝后等斗耍消遣。宫中蟋蟀多采自易州(今河北易县)清西陵一带,有数百个品种,而以“梅花方翅”为上品。宫中养蟋蟀的罐亦较民间讲究,有用陶、瓷、玉、石、雕漆制作的大罐、小罐、过笼、水槽等,而以明宣德年间的御制罐最为珍贵。蟋蟀罐一般以一个大盖罐和10个小盖罐为一套,大者用于养,小者用于斗。

    另一种蟋蟀是用来听叫的,也于秋季收养,待来年元宵之夜,皇帝在乾清宫赐近臣宴时,筵席前陈设着温室中培育的芍药花和牡丹花,花丛中以彩灯堆为鳌山,置蟋蟀于其中。开宴乐曲奏罢,唧唧虫声便从彩灯花丛中发出。届时,春花与秋虫相映,笑语同虫鸣合声,君臣共饮美酒,其情欢洽,其乐融融。

    养蝈蝈和金铃子在宫中也很普遍。每年春季,嫔妃及官女们在墙边种葫芦,到秋季以葫芦装养蝈蝈或金铃子,揣在怀中过冬。起初,宫女们当值时便将葫芦取出,托人代管。清末,某宫女伺候慈禧洗漱,偶然忘记将虫取出,洗漱间怀中蝈蝈突然大鸣,逗得慈禧十分开心。从此之后,不再禁止宫女带虫入值。

     

     

    4.游戏

     

    (1)棋牌

    清宫上下都喜欢玩纸牌。纸牌又称“叶子”,即后来的麻将牌。其主要花色有条、饼、万等,印于纸上,仿佛今天的扑克牌,但牌面较窄。玩纸牌又称“斗牌”,通常有4人参加,并具赌博性质。情末刑律禁止赌博,违者处以罚款或有期徒刑。但宫中每年正月,除十五日元宵节外,开放赌禁,名曰“放赌”。其时斗牌之风最盛,慈禧酷爱斗牌,常在慈宁宫或颐和园召集光绪帝及后妃、公主等聚赌。有时李莲英和受宠宫女也参加斗牌。至今故宫博物院中还保留有当年宫中玩的纸牌。

    清宫的棋类有满洲棋、象棋和围棋等。满洲棋的棋盘和棋子与象棋相同,将、士、象、兵的走法也与象棋一样。不同的是,车、马、炮三子可互用,对弈时变化更为复杂。满洲棋实际上是象棋的另一种下法。这说明,象棋早就为满族所熟悉了。

    至于围棋,大约是入关后才在清宫出现的。目前故宫养心殿后殿(皇帝寝室)的原状陈列中有一副围棋。棋子用白玉和墨玉琢磨而成,棋盘以金线描格,甚为精美。宫中各院的石桌上,不少刻有围棋盘;慈禧还专门命人为她画了一张与李莲英一起下围棋的画,可见围棋在清宫中也是很流行的。

    (2)跳驼和摔跤

    跳驼和摔跤是满族的传统游戏。跳驼时,将一匹高于8尺的骆驼牵至场中,跳驼者列成纵队,依次助跑至驼前,起跳跃过驼背。跳跃时可以做各种动作,落地后以直立不仆为胜。颇似今天体操中的跳马,但手不能扶驼背,难度更大,故有“绝技”之称。清帝每年至承德举行“木兰秋狝”典礼途中,都要多次进行跳驼竞赛。

    摔跤,满人称为“布库”、“撩脚”或“善扑”。其方法与今天的摔跤基本一样:二人上身以双臂相持,下身以脚相互勾、踢、绊;将对方摔倒者胜。满族男性自幼喜爱摔跤,常胜者被视为勇士。清代皇帝亦多热衷此道。

    康熙帝幼时曾以摔跤计除鳌拜。为纪念此事,以后,宫中每至年节喜庆之时均有摔跤表演,胜者皇帝赐酒。摔跤还被清廷视为一项值得骄傲的“国技”。

    八旗禁旅中特设善扑营,由擅长摔跤的四百余名勇士组成。皇帝接见蒙古王公及外使时,常令善扑营表演摔跤和骑射。

    (3)冰嬉

    满族久居气候严寒的东北,冬季的生产和生活均离不开冰雪,因善滑冰,在与明廷作战时,清军还曾以滑冰行军。入关后,清宫为“阅武事”、“修国俗”,每年冬季在西苑北海举行大规模的滑冰表演,称作“冰嬉之制”。

    表演者为八旗士兵。每次人数不定,乾隆时每旗200人,总数达1600人。

    冰鞋是在鞋底绑一铁条而成。冰嬉的主要内容有“抢等”、“抢球”和“转龙射球”三项。

    抢等即今天所谓的“速滑比赛”。皇帝坐在冰床(木座下镶铁条,以人牵引滑行)上,八旗兵丁在距皇帝二、三里的地方一字排开,号炮一响,人人争先向皇帝滑去,以到达的先后次序分一、二、三等,皇帝按等赏赐。

    抢球:八旗中每旗选数10人为1队,8队分位而立;御前侍卫将一皮球用力踢出,众人奋力追抢;抢到者再踢出,众再抢,如此反复多次,最后以抢到次数多的队为胜。

    转龙射球是冰嬉的高潮。在皇帝冰床近旁搭一旌门,门上下各悬一球,上曰“天球”、下曰“地球”。八旗兵仍各为一队,队前以3人为一小组,1人擎旗先导,2人执弓矢在后于冰上盘旋滑行。其后大队或擎旗或持弓矢,呈一字纵队尾随滑进。8支队伍宛若八条游龙在冰面团团旋转,煞是好看。

    每队通过旌门时,持弓者一射天球,一射地球,射毕仍旋转而归。凡射中者皇帝皆有赏赐。

    此外,宫中又有“打滑挞”的游戏。每年冬至过后,内务府派人在宫中空地上以水浇成一座高约三、四丈的冰山。其一面呈斜坡状,一面呈阶梯状,打滑挞者从阶梯上山,然后从山顶滑下。其形制和玩法与今日的冰滑梯颇为相像。若遇喜庆之日,则命八旗将士中善冰嬉者入宫表演。为了增加难度,表演者均穿猪毛皮履直身从山顶急速滑下,动作十分惊险,非训练有素者,不能如此。

    清宫的冰嬉活动,对北京民间的冰上游戏有着深远影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至高神
    • 主神
  • 黑衣探花
  • 吾创
    吾创
    吾创网官方发布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