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注册
  • 小说素材 小说素材 关注:28 内容:7654

    精彩描写篇 关于“语言”的描写一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正文
  • 小说素材
  • 至高神
    LV.8 渡劫期
    VIP 5

    精彩描写–语言【一】   【谈话]饭桌收拾完了,门都关严了,他对欧也妮说:“好孩子,现在你继承了你母亲啦,咱们中间可有些小小的事得办一办。……对不对,克罗?“对。”   “难道非赶在今天办不行吗,父亲。“是呀,是呀,小乖乖。我不能让事情搁在那儿牵肠挂肚,你总不至于要我受罪吧。”   “噢!父亲……”   “好吧,那么今天晚上一切都得办好。”   “你要我干什么呢?”   “乖乖,这可不关我的事。棗克罗旭,你告诉她吧。”   “小姐,令尊既不愿意把产业分开,也不愿意出卖,更不愿意因为变卖财产,有了现款而付大笔的捐税,所以你跟令尊共有的财产,你得放弃登记……”   “克罗旭,你这些话保险没有错吗?可以对一个孩子说吗?”   “让我说呀,葛朗台。”   “好,好,朋友。你跟我的女儿都不会抢我的家私。棗对不对,小乖。”   “可是,克罗旭先生,到底要我干什么呢?”欧也妮不耐烦地问。   “哦,你得在这张文书上签个字,表示你抛弃对令堂的继承权,把你跟令尊共有的财产,全部交给令尊管理,收入归他,光给你保留虚有权……”   “你对我说的,我一点儿也不明白,”欧也妮回答,“把文书给我,告诉我签字应该签在哪儿。”   葛朗台老头的眼光从文书转到女儿,从女儿转到文书,紧张得脑门上尽是汗,一刻不停地抹着。   “小乖乖,这张文书送去备案的时候要化很多钱。要是对你可怜的母亲,你肯无条件抛弃继承权,把你的前途完全交托给我的话,我觉得更满意。我按月付你一百法郎的大利钱。这样,你爱做多少台弥撒给谁都可以了!……嗯!按月一百法郎,行吗?”   “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父亲。”   “小姐,”公证人说,“以我的责任,应当告诉你,这样你自己是一无所有了……”   “嗨!上帝,”她回答,“那有什么关系!”   “别多嘴,克罗旭。……一言为定,”葛朗台抓起女儿的手放在自己手中一拍,“欧也妮,你决不翻悔,你是有信用的姑娘,是不是?”   “噢!父亲……”   他热烈地、紧紧地拥抱她,使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得啦,孩子,你给了我生路,我有了命啦;不过这是你把欠我的还了我:咱们两讫了。这才叫做公平交易。人生就是一件交易。我祝福你!你是一个贤德的姑娘,孝顺爸爸的姑娘。你现在爱做什么都可以。”   【法]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   【提示】贪婪吝啬的资产者葛朗台死了妻子。他担心女儿要提出财产继承问题,于是在全家戴孝的日子里,不顾女儿的悲痛,迫不及待地提出要女儿办理放弃继承权的法律手续。作者通过人物的语言和动作,细致地表现了葛朗台担心、紧张、惊喜的情绪变化过程。   【笑话]有人问吕品器,为什么三十岁了还不找对象,他说了个笑话;男的想讨老婆 ,把钱都花光了,临结婚那天连条裤子也没穿的,只好站在水缸里。女方也为办嫁妆省吃俭用,饿得连路也走不动。一到男家,就拿了个碗去水缸里舀水喝。男的站在水缸里,看见老婆这么摇摇晃样子,路都走不稳,连忙大喊,你给我当心点!别把我的裤子给砸碎啦!品器还说:“我家连个水缸也没有,所以呀,我决定不讨老婆了。”   白晖华:《三对半及其他》   【提示】从吕品器口里说出来的一段笑话,不但说明了他对那种订婚结婚大讲排场的做法不满,而且表现了他的性格特征。   【情话]大清早我就到她的家去。我想昨天的事情己经过去了。   我看见她从绿色的木栅门里走出来,己经换上了蓝格子布的衫子。   她远远地对我微笑。   “林。”银铃声送进了我的耳里。   她的脸,好象春天早晨那样的美丽。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我为什么不来呢?我只问你,昨天忽然不理我是什么缘故?”   “那是昨天的事。”她笑。   “今天呢?是不是又要不理我?”我也笑。   “不要再提那件事了。总之,昨天是我不好。”   “你现在到什么地方去?”   “到你那里去,向你道歉。”   她的声音今天特别动人,象音乐那样地好听。   她在我的心上洒了露水,我的心开花了。   “她原是爱你的。你,你这多疑的男子啊!”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现在回到那里去,还是去别的地 “好,你就陪我去买一点东西。在这样美的春天早晨,散散步也好。”   金黄色的阳肖,明绿色的树叶,花的香,鸟的叫,高大的岩石,曲折的路。   巴金:《春天里的秋天》   【神话]“你曾在亚尔芬斯夫人那里听到什么事情吗?”当我的供词写好并签字以后,我问那检察官道。   “这不幸的年青女子己经变得疯了,”他含着悲戚的微笑对我说,“疯了!完全疯了。她是这样说的:   “她说她放下帐子,在床上睡了几分钟的时候,她的房门忽然开了,并且有什么人进来了。那时亚尔芬斯夫人睡在床上靠壁的地方,脸孔朝着墙壁。她相信这是她的丈夫,她一动也没有动。过了片刻,床铺象被载上了一件非常重的东西一样发出轧音。她害怕极了,可是敢转过头来。五分钟,也许十分钟吧……她弄不清是多少时候,是这样的过去了。随后不知不觉地动了一下,或许是那睡在床上的人动了一下,于是她的措辞。她一面全身打着哆嗦,一面更贴住靠壁的地方睡着。不久之后,门又第二次开了,又有什么人进来了并且叫道:‘晚安,我的亲爱的妻’。转瞬间,那人捞起了帐子。她听到一个窒息的叫喊。那在床上睡在她旁边的人,坐起了身子并象是向前面伸出手臂。这时她转过头去……于是她说她看到她的丈夫跪在床边,头齐枕头那么高,被一个绿色的巨人似的东西抱在怀里用力地搂住。她说,并且对我反复说过许多次,可怜的女人,……她说她认出那巨人是……你猜到吗?是那青铜造的美神,是柏雷阿拉德先生的雕像……自从这雕像在本地出现以来,所有的人都做着关于她的梦呢。可是我再妆着说那不幸的疯女人的故事吧。看到这光景,她便失掉了知觉,并且也许在不多时以前她便失掉理性了。她无论如何不能说出她昏去了多少时候。当她醒转来时,她看到那幻影,或是那雕像棗她一直这样说的棗一动也不动,两腿和下身睡在床上,上身和两臂向前伸着,怀里抱着她那毫不弹的丈夫。这时听到了一声鸡叫。于是雕像从床上下来,让尸首倒在地上,走出房去了。亚尔芬斯夫人拼命拉着叫铃,其余的事情你都知道。   【法]梅里美:《伊尔的美神》   【提示】这段对话,描述了铜像棗伊尔的美神棗“这是一个上流社会的美神,”害死花花公子亚尔芬斯的经过。作者用浪漫主义手法,借神话渲染,嘲讽了自私庸俗的资产阶级婚姻的本质,结婚的目的完全是为了钱,而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   【假话]他停下来,忐忑不安地等待她回答。伯爵夫人一言不发,格尔曼跪下了。   “假如您的心也曾领略过爱情,”他说,“假如您对爱情的欢乐记忆犹新,假如您听到新生婴儿的哭声时哪所笑过一次,假如您胸膛里跳动的是一颗人类的心,那么我恳求您,请您凭夫妻的、情妇的、母亲的、总之生活中所有一切的神圣感情,别拒绝我的请求!向我公开您的秘密吧!您守着它有什么用?……也许它连带着可所的罪过,恶毒的誓约,会丧失永久的幸福……您想一想,您老啦,您活不了多久啦,我准备承担您的罪过。只要您把秘密告诉我。您想想,一个人的幸福就掌握在您手里;不仅我,还有我的子子孙孙,重孙,都会祝福您,象对待圣物一样纪念您……”   老太婆一句话都没有回答。   格尔曼站起来。   “老妖婆!”他咬牙切齿地说:“那么我要强迫你回答了……”   说完这句话,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手。   【俄]普希金:《黑桃皇后》   【提示】财迷心窃的年轻军官格尔曼站起来为了获得传说的赢牌秘诀,深夜潜入八十岁的伯爵夫人卧室,先甜言蜜语求爱,继而掏出手枪威胁,一下子拆穿他说的都是假话,刻划了资产阶级野心家的丑恶灵魂。   【大话]有一个爱说大话的人在进行跳远、竞走、掷铁饼、角力和拳斗的五项竞技中,因为缺乏勇气,屡遭人们的责难。他在出外旅行回来后,却向别人吹嘘说,他在别的城市竞赛时都获得了胜利,特别是罗德斯,他跳得很远,甚至没有一个奥林匹克选手能赶得上他,并说这是在场看的人都可以给他作证的。这时,旁边有一个人对他说:“喂,朋友,假如这是真的,你也不需要什么证人,这里是罗德斯,就在这里跳跳吧!”   【希腊]伊索:《说大话的人》   【疯话]早上,我静坐了一会。陈老五关这进饭来,一碗菜,一碗蒸鱼;这鱼的眼睛,白而且硬,张着嘴,同那伙想吃的人一样。吃了几筷,滑溜溜的不知是鱼是人,便把他兜肚连肠的吐 我说:“老五,对大哥说,我闷得慌,想到园里走走。”老五不答应,走了,停一会,可就来开了门。   我也不动,研究他们如何摆布我;知道他们一定不肯放松。果然!我大哥引了一个老头子,慢慢走来;他满眼凶光,怕我看出,只是低头向着地,从眼镜横边暗暗看我。大哥说,“今天你仿佛很好。”我说“是的。”大哥说,“今天请何先生来,给你诊一诊。”我说“可以!”其实我岂不知这老头子是刽子手扮的!无非借了看脉这名目,揣一揣肥瘠:因这功劳,也分一片肉吃。我也不怕;虽然不吃人,胆子却比他们还壮。伸出两个拳头,看他如何下手。老头子坐着,闭了眼睛,摸了好一会,呆了好一会;便张开他鬼眼睛说,“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几天,就好了。”   不要乱想,静静的养!养肥了,他们是自然可以多吃;我有什么好处,怎么会“好了”?他们这群人,又想吃人,又是鬼鬼祟祟,想法子遮掩,不敢直捷下手,真要令我笑死。我忍不住,便放声大笑起来,十分快活。自己晓得这笑里面,有的是义勇和正气。老头子和大哥,都失了色,被我这勇气正气镇压住了。   但是我有勇气,他们便越想吃我,沾光一点这勇气。老头子跨出门,走不多远,便低声对大哥说道,“赶紧吃罢!”大哥点点头。原来也有你!这一件大发见,虽似意外,也在意中:合伙吃我的人,便是我的哥哥!吃人的是我哥哥!   我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鲁迅:《狂人日记》   【提示】鲁迅的《狂人日记》是一篇反封建的檄文,狂人的“疯话”,深刻地揭露当时人吃人的社会本质,疯话不疯,又都从疯人的心理写出,妙极了。   【老人话]贾母道:“老亲家,你今年多大年纪了?”刘姥姥忙起身道:“我今年七十五了。”贾母问众人道:“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硬朗。比我大好几岁呢!我要到这个年纪,还不知怎么动不得呢!”刘姥姥笑道:“我们生来是受苦的人,老太太生来是享福的,我们要也这么着,那些庄稼活也没人做了。”贾母道:“眼睛牙齿还好?”刘姥姥道:“都还好,就是今年左边的槽牙活动了。”贾母道:“我老了,都不中用了,眼也花,耳也聋,记性也没了。你们这些老亲戚,我都不记得了。亲戚们来了,我怕人笑话,我都不会。不过嚼的动的吃两口,睡一觉;闷了时,和这些孙子孙女玩笑会子就宛了。”刘姥姥笑道:“这正是老太太的福了,我们想这么着不能。”贾母道:“什么‘福’,不过是老废物罢咧!”说得大家都笑了。   曹雪芹、高鹗:《红楼梦》   【含蓄话]谁都知道,朝鲜战场是艰苦些。但战士们是怎样想的呢?有一次,我见到一个战士,在防空洞里,吃了一口炒面,就一口雪。我问他:“你不觉得苦吗?”他把正送往嘴里的一勺雪收回来,笑了笑,说:“怎么能不觉得?咱革命军队又不是个怪物。不过咱们的光荣也就在这里。”他把小勺儿干脆放下,兴奋地说:“就拿吃雪来说吧。我在这里吃雪,正是为了我们祖国的人民不吃雪。他们可以坐在挺豁亮的屋子里,泡上一壶茶,守住个小火炉子,想吃点什么就做点什么。”他又指了指狭小潮湿的防空洞,说:“再比如蹲防空洞吧,多憋闷得慌哩,眼看着外面好好地太阳不能哂,光光的马路不能走。可是我在这里蹲防空洞,祖国的人民就可以不蹲防空洞啊,他们就可以在马路上不慌不忙地走啊。他们想骑车子也行,想走路也行,边溜哒、边说话也行。只要能使人民得到幸福,也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所以,”他又把雪放到嘴里,象总结似地说:“我在这里流点血不算什么,吃这点苦又算什么哩!”我又问:“你想不想祖国啊?”他笑起来,“谁不想哩,说不想,那是假话,可是我不愿意回去。如果回去,祖国的老百姓问:‘我们托付给你们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啦?’我怎么答对呢?我说‘朝鲜半边红,半边黑,这算什么话呢?”我接着问:“你们经历了这么多危险,吃了这么多苦,你们对祖国对朝鲜有什么要求吗?”他想了一下,才回答我:“我们什么也不要。可是说心里话,棗我这话可不一定恰当啊,我们是想要这么大的一个东西……”他笑着,用手指比个铜子儿大小,怕我不明白,又说:“一块‘朝鲜解放纪念章’,我们愿意戴在胸脯上,回到咱们的祖国去。”   朋友们,用不着多举例,你己经可以了解我们的战士是怎样一种人,这种人是什么一种品质,他们的灵魂是多么的美丽和宽广。   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   【爽直话]天色微明,只见鲁提辖大踏步走入店里来,高声叫道:“店小二,那里是金老歇处?”小二道:“金公,提辖在此寻你。”金公开了房门,但道:“提辖官人,里面请坐。”鲁达道:“坐甚么?你去便去,等甚么?”金老引了女儿,挑了担儿,作谢提辖,便待出门。店小二拦 住道:“金公,那里去?”鲁达道:“他少你房钱?”小二道:“小人房钱,昨夜都算还了。须欠郑大官人典身钱,着落在小人身上看管他哩!”鲁提辖道:“郑屠的钱,洒家自还他,你放这老儿还乡去!”   施耐庵、罗贯中:《水浒全传》   【快嘴话]说那张狼果然一夜不敢则声。睡至天明,婆婆叫言:“张狼,你可教娘子早些梳妆,外面收拾。”翠莲便道:   “不要慌,不要忙,等我换了旧衣裳。菜自菜,姜自姜,各样果子各样妆;肉自肉,羊自羊,莫把鲜鱼搅 白肠;酒自酒,汤自汤,腌鸡不要混腊獐。日下天色且是凉,便放五日也不妨。待我留些整齐的,三朝点茶请姨娘。纵然亲戚吃不了,剩与公婆慢慢吃。”婆婆听得,半晌无言,欲待要骂,恐怕人知笑话,只得忍气吞声。耐到第三日,亲家母来完饭。两亲相见毕,婆婆耐不过,从头将打先生、骂媒人、触夫主、毁公婆,一一告诉一遍。李妈妈听得,羞惭无地,径到女儿房中,对翠莲道:“你在家中,我怎生吩咐你来?教你到人家,休要多言多语,全听我。今朝方才三日光景,适间婆婆说你许多不是,使我惶恐千万,无言可答。”翠莲道:   “母亲,你且休吵闹,听我一一细禀告。女儿不是材天乐,有些话你不知道。三日媳妇要上灶,说起之时被人笑。两碗稀粥把盐蘸,吃饭无茶将水泡。今日亲家初走到,就把话儿来诉告,不问青红与皂白,一味将奴胡厮闹。婆婆性儿忒急躁,说的话儿不大妙。我的心性也不弱,不要着好我圈套。寻条绳儿只一吊,这条性命问他 妈妈见说,又不好骂得,茶也不吃,酒也不尝,别了亲家,上轿回家去了。   再说张虎在家叫道:“成甚人家?当初只说娶个良善女子,不想讨了个五量店中过卖来家,终朝四言八句,弄嘴弄舌,成何以看!”翠莲闻说,便道:“大伯儿说话不知礼,我又不曾惹得你。顶天立地男子汉,骂我是个过卖,张虎便叫张狼道:“你不闻古人云:‘教妇初来’。虽然不致于打她,也须早晚训诲;再不然,去告诉她那老虔婆知道!”翠莲就道:   “阿伯三个鼻子管,不曾捻着你的碗。媳妇虽是话儿多,自有丈夫与婆婆。亲家不曾惹着你,如何骂他老虔婆?等我满月回门去,到家告诉我哥哥。我哥性儿烈如火,那时交你认得我。巴掌拳头一齐上,着你旱地乌龟没处躲!”   张虎听了大怒,就去扯住张狼要打。只见张虎的妻施氏跑将出来,道:“各人妻小各自管,干你甚事?自古道:‘好鞋不踏臭粪!’”翠莲便道:“姆姆休得要惹祸,这样为人做不过。尽自伯伯和我嚷,你又走来添些言。自古妻贤夫祸少,做出事比天来大。快快夹了里面去,窝风所在坐一坐。阿姆我又不惹你,如何将我比臭污?左右百岁也要死,和你两个做一做。我若有些长和短,阎罗殿前也不放过!”   女儿听得,来到母亲房中,说道:“你是婆婆,如何不管?尽着她放泼,象甚模样?被人家笑话!”翠莲见姑娘与婆婆说,就道:   “小姑,你好不贤良,便去房中唆调娘。若是婆婆打杀我,活捉你去见阎王!我爷平素性儿强,不和你们善商量。和尚、道士一百个,七日、七夜做道场。沙板棺材罗木底,公婆与我烧钱纸。小姑姆姆戴盖头,伯伯替我做孝子。诸亲九眷抬灵车,出了殡儿从新起。大小衙门齐下状,拿着银子无处使。认你家财万万贯,弄得你钱也无来人也死!”   张妈妈听得,走出来道:“早是你才来得三日的媳妇,若做了二三年媳妇,我一家大小俱不要开口了!”翠莲便道:   “婆婆休得耍水性,做大不尊小不敬。小姑不要忒侥幸,母亲面前少言论。訾些轻事重报,老蠢听得便就信。言三语四把吾伤,说的话儿不中听,我若有些长和短,不怕婆婆不偿命!”   洪缏编刊:《快嘴李翠莲》   【俏皮话]大组会上,要各队规划时,队干部都变得格外谦虚,互相推诿着,谁也不打头一炮。杨文秀知道张双喜口齿伶俐,讲话煽动性强,引下又是特别需要这种煽动性的时候,于是,他点名叫张双喜发言。张双喜却用巴掌捂住半边脸,从牙缝里“丝丝”地吸着风说:“书记,我牙疼。”杨文秀鼓励说:“不需要长篇大论,只要说到点子上,有个态度就行。”又带头鼓掌,“欢迎欢迎!”张双喜不得不站了起来,而一旦站起来,说话就不由自己了。只见他咳嗽两声,清了嗓门,大声吆喝道:“那就长话短说,我跟俺支书、会计商量了,俺大队老落后,一年上不了‘缸’,只能上‘盆儿’,还是那二号盆儿。”在人们的哄笑声里,他露出最正经、最认真不过的神色,望着崐屋顶说:“啥时候‘过江’哩?等俺爬到‘缸’沿上,吸袋烟,看看再说”连那些最不爱笑的庄稼人,也都前仰后合,笑出了眼泪。张双喜神色庄严地坐回到半截砖头上,小声问铜钟:“啥样?”铜钟捅他一拳说:“大实话,是咱庄稼人的大实话。”崔文却踢了踢双喜的脚,往台上努了努嘴。只见杨文秀瞪眼望着他们,紫涨着脸,气得象吹猪崐一样。   谁能料到呢?李家寨就这样变成了右倾的典型。杨文秀在总结发言中指出:“上缸”和“上盆儿”之争是两条道路斗争在十里铺公社的集中表现,所谓“上盆儿”实质上表现了小生产者的狭隘性,二流子的懒惰性,摇头派的摇摆性,保守派的顽固性;宣扬“上盆儿”论的人必须转变立场,首先在思想觉悟上来一个跃进,从“盆儿”上跃到“缸”上。   散会回来时,爱唱戏的张双喜变成了哑巴。   崔文抱怨他:“双喜哥,你发言咋不讲点策略?反正,吹牛不报税。”   铜钟说:“我拥护双喜哥的发言,共产 党为群众办事,就得石杵子捣石臼棗石(实)打石(实),不耍嘴把式。”   双喜说:“反正,往后我嘴上贴上封条,嘴角再站俩把门儿的。”   张一弓:《犯人李铜钟的故事》   【玩笑话]有些人抑制不住自己的欢乐,把摘下来的一个大果子扔给邻树上摘果子的人,果子接住了,大家就大笑起来,果子落在地上了,下边的人便争着去拾,有的人就往口里塞,旁边的人必然大喊道:“你犯了规则呵,说不准吃的呀,这果子己经是穷人们自己的呀!”“哈,摔烂了还不能吃么,吃他李子俊的一个不要紧。”   也有人同李宝堂开玩笑说:“宝堂叔,你叨咕些什么,把李子俊的果园分了,就打破了你看园子这饭碗,你还高兴?”   “看园子这差事可好呢,又安静,又不晒。一个老人家成天坐在这里,抽袋把烟,口渴了,一伸手,爱吃啥,就吃啥。宝堂叔棗你享不到这福。”   “哈,”李宝堂忽然成了爱说话的老头,他笑着答道:“可不是,咱福都享够了,这回该分给咱两亩地,叫咱也去受受苦吧。咱这个老光棍,还清闲自在了几十年,要是再分给一个老婆,叫咱也受受女人的罪才更好呢。哈……”   “早就说你跟园子里的果树精成了亲呢,要不,为什么全村多少标致闺女你都看不上眼,从来也不请个媒人去攀房亲事,准是果树精把你迷上了,都说这些妖精喜欢老头儿啦!”   一阵哄笑接着一阵哄笑。这边笑过了,那边又传来一阵笑,人们都变成好性子的人了。   丁玲:《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私房话]常峙节作谢起身,袖着银子,欢喜走到家来,刚刚进门,只见浑家闹吵吵嚷将出来,骂道:“梧桐叶落,满身光棍的行贷子,出去一日,把老婆饿死在家里,尚兀自千欢万喜到家来,可不达羞哩?房子没的住,受别人许多酸呕气,只叫老婆耳朵里受用!”那常二只是不开口,任老婆骂完了,轻轻把袖里银子摸将出来,放在桌儿上,崐打开瞧着道:“孔方兄、孔方兄!我瞧你光闪闪,响铛铛,无价之宝,满身麻了,恨没口水咽你下去!你早些来时,不受这淫妇一场气了!”那妇人明明看见包里十二三两银子一堆,喜的抢近前来,就想在老公手里夺去。常二道:“你生平会骂汉子,见了银子,就要亲近哩!我明日把银子买些衣服穿,自去别处过活,再不和你鬼混了!”那妇人陪着笑道:“我的哥,端的此是那里来的银子?”常二也不做声。妇人又问道:“我的哥,难道你便怨了我?我也只是要你成家。今番有了银子,和你商量停当,买房子安身,却不好,倒怎地乔张致?我做老婆的,不曾有失花儿,凭你怨我,也是枉了!”常二也不开口。那妇人只顾饶舌,又见常二不瞅不睬,自家也有几分惭愧,禁不得吊下崐泪来。常二看了叹口气道:“妇人家也难做,受了辛苦埋怨人,也怪他不得;我今日有了银子不睬他,人就道我薄情,使大官人知道,也须断我不是。”就对那妇人笑道:“我自耍你,谁怪你来?只时常聒噪,我只得忍着出门去了,却谁怨你来?我明白和你说,这银子原是早上耐你不的,特地请了应二哥,在酒店里吃三杯,一同往大官人宅里等候,恰好大官人正在家,没曾去吃酒,亏了应二哥许婉转,才得这些银子到手……”   【提示】游手好闲的常峙节,得金傲妻;见钱眼开的妇人,前踞后卑。一番夫妻的私房话,活画出封建社会人与人之间的赤裸裸的金钱关系。   兰陵笑笑生:《金瓶梅词话》   【幼稚话]“你找谁?小朋友。”   “你是不是迷了路?”   “是谁带你来的?”   他们一起发问,小松不知听谁的好,他一句也没听清楚,只低头看着地下。……   “你的家住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小松点点头。   “在哪里?”   “好远啦!门口挂着一块大牌牌,写的红字,字也是好大的,还有电线杆子,好粗,修电线的叔叔能爬上去。姐姐说她也会爬,我现在还小,等我长大了我也能爬上去。”   杲向真:《小胖和小松》   【提示】这里写的是一群少先队员和迷路的小松的对话。“他们”即指少先队员。小松,一个四岁的男孩。在小松的答话中,作者生动地摹写了他幼稚的话语。   【辛酸话]一九四七年秋天的一个傍晚,妈妈坐在床上,泪痕满面。雷锋见妈妈难过,就一头扑到妈妈怀里。   妈妈的泪水滴落在雷锋的脸上、身上,两手紧紧抱住他说:   “孩子,你还这么小,要是再没了了妈妈,你可怎么活呀!”   雷锋还不完全懂得妈妈这句话的意思,他抬头看看妈妈的脸,说:   “妈妈,你不要哭,我不离开。”   妈妈用发直的眼神把孩子从头看到脚,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孩子,看你小手小脸弄得那么脏,来,妈妈给你洗一洗!”   陈广生、崔家骏:《雷锋的故事》   【提示】旧社会把雷锋一家逼得家破人亡,剩下只有母子相依。但母亲又受到凌辱,这是她被逼自尽前对雷锋讲的一段话。   【哀求话]“我们摇到范墓去粜吧,”在范墓,或许有比较好一点的命运等候着他们,有人这么想。   但是,先生又 来了一个“嗤”,他捻着稀疏的短髭说道:“不要说范墓,就是摇到城里去也一样。我们同行公议,这两天的价钱是糙米五块,谷三块。”   “到范墓去粜没有好处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这里到范墓要过两个局子,知道他们捐我们多少钱!就说依他们捐,哪里来的现洋钱?”   “先生,能不能抬高一点?”差不多是哀求的语气。   “抬高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你们要知道,我们这米行是拿本钱来开的,抬高一点,就是说替你们白当差,这样的傻事谁肯干?”   “这个价钱实在太低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去年的粜价是七块半,今年的米价又卖到十三块,不,你先生说,十五块也卖过;我们想,今年总要比七块半多一点吧,谁知道只有五 “先生,就是去年的老价钱,七块半吧。” “先生,种田人可怜,你们行一点好心,少赚一点吧。”   另外一位先生听得厌烦,把嘴里的香烟屁股扔到街心,睁大了眼睛说:“你们嫌价钱低,不要粜好了。……”   叶圣陶:《多收了三五斗》   【谄媚话]刘局长问:“王科长,怎么样?”王科长当然知道这“怎么样”是指电影《安娜·卡列尼娜》的,他一面说:“这个电影吗,……”一面看着刘局长那张脸,象是在庄严的思索。刘局长还没等王科长思索好,就斩钉截铁地说出了自己的意见:“扯蛋!”王科长的思索正与刘局长的意见相吻合。他连忙说:“是有点扯蛋,简直是扯蛋!”刘局长又提出一个问题:“有什么意思?”王科长当然又知道这仍是电影《安娜·卡列尼娜》的。他一面说:“这个意思呀,这个电影的意思呀,这个《安娜·卡列尼娜》的意思是……”一面看着刘局长的脸,象是在庄严的思索。刘局长没等王科长思索好,就又干脆利索的说出了自己的意见:“没有意思。”这意见又和王科长的意思差不多。他连忙说:“对,没有意思,简直是没有意思,白白浪费了三四个钟头。”走着走着,刘局长忽然说:“这个电影是在挑挑夫妻关系。”接着就爆发了一阵大笑,这次大笑比任何一次大笑都更为雄壮,笑声在夜的大街上传扬开去。昏黄的路灯都震惊得一眨一眨的,走在前面的人惊奇地回头看了看,走在后面的人好奇的加快了脚步,十字街口的民警警惕的迅速转了一个身。王科长十分赞叹刘局长的新发现,连说了五、六声“深刻,深刻,深刻,深刻,……”也陪着笑了起来。   南丁:《科长》   【糊涂话]区长问:“你就是刘修德?”二诸葛答:“是!”问:“你给刘二黑收了个童养媳?”答:“是!”问:“今年几岁了?”答:“属猴的,十二岁了。”区长说:“女不过十五不能订婚,把人家退回娘家去!刘二黑己经跟小芹订婚了。”二诸葛说:“她只有个爹,也不知逃到哪里去了,退也处退。女不过十五不能订婚,那不过是官家规定,其实乡间七八岁订婚的多着哩。请区长恩典恩典就过去了……”区长说:“凡是不合法的订婚,只要有一方面不愿意都得退。”二诸葛说:“我这是两家情愿!”区长问小二黑道:“刘二黑,你愿意不愿意?”小二黑说:“不愿意!”二诸葛的脾气又上来了,瞪了二黑一眼道:“由你啦?”区长道:“给他订婚不由他,难道由你啦?老汉!如今是婚姻自主,由不得你了,你家养的那个小姑娘,要是真没有娘家,就算成你的闺女好了。”二诸葛道:“那也可以,不过还得请区长恩典恩典,不能叫他跟于福的闺女订婚!”区长说:“这你就管不着了。”二诸葛发急道:“千万请区长恩典恩典!命相不对,这是一辈子的事!”区长道:“老汉,你不要糊涂了;强逼着你十九岁的孩子娶上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恐怕要生一辈子气!我不过是劝一劝你,其实只要人家两个人愿意,你愿意不愿意都不相干。回去吧!童养媳没处退就算成你的闺女!”二诸葛还要请区长“恩典恩典”,一个交通员把他推出来了。   赵树理:《小二黑结婚》   【议论]平昔最恨的是攀枝折朵。他也有一段议论,道:“凡花一年只开得一度,四时中只占得一时,一时中又占得数日。他熬过了三时的冷淡,才讨得这数日的风光。看他随风而舞,迎人而笑,如人正当得意之境,忽被摧残,巴此数日甚难,一朝折损甚易,花若能言,岂不嗟叹!况就此数日间,先犹含蕊,后复零残。盛开之时,更无多了。又有蝶攒蜂采,于心何忍!且说此花自芽生根,自根生本,强者为干,弱着为枝,一干一枝,不知养了多少年月。及候至花开,供人清玩,有何不美,定要折他!花一离枝,再不能上枝;枝一去干,再不能附干;如人死不可复生,刑不可复赎。花若能言,岂不悲泣!又想他折花的,不过择其巧干,爱其繁枝,插之瓶中,置之席上,或供宾客片时侑酒之欢,或助婢妾一日梳妆之饰,不思客觞可饱玩于花下,闺妆可借巧于人工。手中折了一枝,树上就少了一枝。今年伐了此干,明年便少了此干。何如延期 性命,年年岁岁,玩之无穷乎?还有未开之蕊,随花而去,此蕊竟槁灭枝头,与人之童夭何异?又有原非爱玩,趁兴攀折;既折之后,拣择好歹,逢人取讨,即便与之,或随路弃掷,略不顾惜;如人横祸枉死,无处伸冤。花若能言,岂不痛恨!”   冯梦龙:《灌园叟晚逢仙女》   【壮语]“你不愿意当一个卖布商人吗?孩子?”   “敬爱的爸爸,请允许我回答:我不愿意。”   “为什么不愿意呢,伽利略?布商是正经的体面的人啊 ,靠着这行买卖,他们的日子过得可不错呢。”   “我对作买卖,学手艺一点兴趣都没有,爸爸。”   “买卖和手艺,能挣很多钱。”   “亲爱的爸爸,我不适合当商人……金钱对于我算不了什么。”   金钱十分重要……你快十七岁了……十七岁的人还没有在人间站稳脚根……还要飞上天怎么的。”   “啊,爸爸,上天,天体,……宇宙……”   老人直盯盯地瞅着儿子,莫名其妙。随即又沉思着左右摇摇头。去……费钱……可不能小看钱啊,孩子。伽利略沉默不语。   父亲把鹅毛笔在有花纹的装饰墨水瓶里蘸了蘸,记了几笔帐。然后抬着看了一眼在他对面倚在大桌子边上的儿子。“那么,你想干什么,伽利略?”   “敬爱的爸爸,您答应我吧!我想研究科学。我全部热情都在科学上,我想学习,永远地学习下去,白天黑夜都进行研究,认识自然……”   “嗯,……学习,”老伽利略哼了一声,“上学费钱啊,……也需要时间……我六十一岁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养活自己呢?”   “我愿意象教堂里的老鼠那样过穷日子。情愿挨饿……只要您让我学习,爸爸。”   老人坐在垫椅上向后伸了伸腰,双臂放在弯曲的扶手上,一双手轻轻地摸着手上雕的狮子头。他很理解孩子的心情棗这位老大,也不是没有受过教育,他的爱好是数学和音乐,啊,他甚至写过文章,写过一本并非没有意义的关于音乐理论的书呢。   他心里甚有感触,看了一眼心情激动的儿子、儿子默默地恳求地瞧着 “你有必要的才能,”他郑重地大声说,“你的头脑清晰明了,理解能力机敏透彻,观察事物准确,思考问题得要领。你的老师贾科波·波尔去尼在希腊文和拉丁文给你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你阅读古曲作家的书,写拉丁文,说拉丁文差不多很流畅了。”   从这番表扬的话里,伽利略听出父亲赞同的含义,便用力抓住父亲的 “我可以上学啦?”他激动地说。   【德]埃利希·申贝克:《少年伽利略》   【赞语]老梁赞叹似的轻轻地说:“你瞧这群小东西,多听话!”   我就问道:“象这样一窝蜂,一年能割多少蜜?”   老梁说:“能割几十斤。蜜蜂这东西,最爱劳动。广东天气好,花又多,蜜蜂一年四季都不闲着。酿的蜜多,自己吃的可有限,也不计较什么,还是继续劳动、继续酿蜜,整日整月辞辛苦……”   我想起一个问题,就问:“可是呢,一只蜜蜂能活多久?”   老梁回答说:“蜂王可以活三年,一只工蜂最多活六个月。”   我的心不禁一颤:多可爱的小生灵啊,对人无所无求,给人的却是极好的东西。蜜蜂是在酿蜜,又是在酿造生活;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人类酿造最甜的生活。蜜蜂是渺小的,蜜蜂即又多么高尚啊!”   杨朔《荔枝》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小说素材
  • 今日 1
  • 帖子 7654
  • 关注 28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还没有账号?点这里立即注册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