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注册
  • 小说素材 小说素材 关注:28 内容:7655

    感情描写 取材于《异界我为王》第1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正文
  • 小说素材
  • 至高神
    LV.8 渡劫期
    VIP 5

     一辆红色的敞篷法拉利在黑幕中拉过一道绚丽的光影,向无尽的黑暗疾驰而去。快,太快了,这辆法拉利跑车如同疯狂的猛兽,毫不顾忌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硬是在车与车之间的缝隙穿插了过去。   吱呀——先是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你疯了!”同样的话不知道响起了多少次了,然而这辆疾驰的红色法拉利只为那些破口大骂的人们留下一个屁股的车烟。   风呼呼而过,吹得红色法拉利上的男人头发有些凌乱,尽管这风刮得他的脸生疼,然而他似乎完全没有知觉一般,双眼冷漠不含一丝感情。   “是否沉寂太多时刻,整夜辗转反侧,看不清的现实已经把我双眼闭合……”带着一丝哀伤的语调这首《忧伤歌声》又从法拉利内的音箱响起。   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在这个城市里算得上家喻户晓,年仅28岁就成为了沃特公司的执行总监。沃特公司,全球最大的软件开发公司,基本上,每一个青年都以能进入这所公司而骄傲。而从小就是孤儿的他能走到这个位置,靠得不是父母的背景,更没有任何朋友的帮助,一个人,一双手,就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一块砖一堆土的砌成阶梯爬了上来的。   易轩,一个当别人在自己父母的怀中撒娇时,而他已经是在路上撒着汗水只为了那一块面包价钱的低价工资的青年,就是凭着他的那股对自己的狠劲和耐心,扬名于这个城市。今年,他刚刚被评为Z市的十大杰出青年。而在十个人当中,他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   正在飙车的易轩左手拿过放在旁边的啤酒,他从来就是一个念旧的人,也许对别人来说,一个月百万的工资可以让他喝最名贵的酒,穿最昂贵的衣服,玩最漂亮的女人,然而易轩不是,他还是他,一瓶啤酒,一套陈旧的西装,还有一个长相平凡的她。   “挥舞的双手,有原因的借口,说出了口,还是转身要走,电话里的歌声,打动不了心声,想着想着太多眼泪一滴都不剩……”这首忧伤歌声他从来都不喜欢,相比于这种流行音乐,他更倾向于那些八九十年代的经典音乐,然而每一次上车他都不会不自觉的打开了音箱,播放这首略带写哀伤的歌曲,这一切只不过是她喜欢。   “挥舞的双手,有原因的借口,说出了口,还是转身要走,电话里的歌声,打动不了心声,想着想着太多眼泪一滴都不剩……”他不由得跟唱了起来,突然他的眼神比刚刚还要冷上几分,脚下的油门猛地踩紧,嘴角勾起了一个残忍的弧度。   “有原因的借口,说出了口,还是转身要走么?”   面前很快一个转弯口要到了,然而易轩却没有打算要减速的意思,就在快要到达转弯口的时候,他将方向盘打出一个华丽的转动,脚下的油门一松,猛然踩下刹车,吱呀,四个车轮顿时抱紧,车身由于惯性的原因,冲入了转弯口,然后猛地松开了刹车,车身一个华丽到极点的旋转。   漂移!一个极度完美的漂移!   这些动作也许说出来是简单的,但是无论是对时机的把握,还是动作的衔接,都是要求驾车者的技艺高超。只要有一点点失误,整辆车就直接冲向悬崖边上去。   车上的歌曲已经快要进入尾声了,“你让我怎么讲,怎么听,怎么说都不知道,只是这样并不能把过去遗忘,如果说受伤我能感觉这是一种需要,听到这首歌,此刻你的心里会是怎样……”当歌曲唱到了这里,车里弥漫着一种迷离的凄伤,易轩第一次感觉出来这首歌的味道。他笑了笑,尽是苦涩。   他忽然想起她第一次坐上自己的车时的那种兴奋劲儿,也偶然的从她的嘴里听到她很羡慕那些会漂移的车手,也许对于她来说,这只不过是随口一说的一句话,然而至此以后,他就不断地向别人求教,高薪聘请车手,也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意外,也忘了自己究竟受了多少次伤,终于他的技术提高了,学会了漂移。而她却从来不知道他所做的一切。   她,只是一个长相平凡的女孩,家境也不是那种到达呼风唤雨的地步。每一次在耀眼的闪光灯下,她总是隐藏在他的身后,笑着注视他的一切,温婉而甜蜜。而他也从来不理会别人怎么说,一直牵着她的手一路走了下来。他失败过,成功过,笑过,哭过,站起来过,跌下去过,凡是别人所能体验到的,或未体验到的他都尝过,他都未曾丧失过自己的斗志,只因为他知道她永远在自己的身后笑着看着自己。   车上一副相框摆在他的身侧,相片上的女孩将头偏在他的肩膀上笑得甜蜜,尽管那个女孩谈不上什么倾国倾城,然而她的五官也算得上端正,一身水青色的连衣长裙更衬得她的温婉,她月牙般的眼睛眯着,嘴角翘起,露出了她洁白的牙齿。旁边的他有一些扭捏,脸上的稚嫩还未褪尽,岁月也还未在他的脸上雕琢任何痕迹。   易轩凝视着这幅照片的眼睛突然感到一丝晃眼的亮光,一辆大卡车诡异地停在他的面前。易轩的瞳孔猛地一阵放缩,他自然知道这辆大卡车离自己的车的距离不过短短的二十米,自己的法拉利此时的速度绝对不可能骤然停止。   生死在于一线!   没有做出任何阻止自己这辆法拉利前行的动作,他紧紧握住方向盘的左手缓缓地松了下来,抓起还未饮尽的啤酒罐一倾而下,望着眼前越来越近的卡车,他的嘴角微微一笑,带着一丝释然,一丝伤感,深邃的目光溢满柔情,转回到摆在车座旁边的照片,低声喃喃道:“梦琪,原本以为为你赢得整个世界,但是没有了你,这个世界对于我又有什么意义呢?”   车内的那首忧伤歌声恰在这个时候唱到了最后一句,如同为他的生命押上了最后一韵:“你知不知道我默默在祈祷,有一天你会回到我的怀抱,你听不听得到,忧伤的歌声,在我的耳边萦绕……”那一刻,出现在易轩的脑中的是那个女孩提出分手后离别前的落寞背影,那个背影不断在自己的眼前放大放大再放大……   两车相撞,瞬间爆炸!   一间不大的房间,显得有一些空荡荡的,一个女孩斜倚在沙发上,只见她相貌十分平常,随意地穿着一件低廉的睡衣,悠闲地按着遥控,一台电视随着她的操控不断的变化着节目,,这些节目一轮一轮地重复着被她毫无目的地按了过去,甚至没有任何停顿。   突然她将电视的屏幕定格在一个新闻报道上,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残骸映在她的眼帘,她的呼吸不由地急促起来,手中的遥控被她紧紧捉着,甚至可以看到她手臂上的青筋。   只听到电视机上的记者带着一种职业的语调诉说着这则新闻:“这次交通意外发生在**高速公路,初步认定是一辆法拉利跑车在高速公路上违规超速行驶。这次事故造成一人死亡,经警方调查,该名死者叫易轩,他是Z市的十大……”   遥控顺着女子的手滑落到地上,弹了几下,女子对此惘然无知,她的脸色有一种病态的苍白,双手紧紧握紧放在胸前。她站起身来,只觉得天旋地转,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她的卧室。电视机记者机械的声音依旧在介绍着这则交通意外。   终于她走进了她的卧室,这短短的一段距离仿佛耗费了她全身的力量。当她终于来到了床边,身子往后一倒,重重的摔在了她的床上,她的神色凄楚无比,眼睛也失去了焦距,望着天花板,冰冷的泪水顺着她光滑的脸颊滑下,滴落在她的床褥上,渐渐扩散。   她连忙将泪水拭去,仿佛对着自己说,又好似对着别人喃喃低语地说道:“你说过,没有人值得我流泪,值得我流泪的人不会让我哭泣。可是为什么你要这么匆匆离去,连一个给我流泪的机会都不给!”   在这个女孩躺着的床上放着一张照片,这张照片竟然就是易轩车上的那一张。如今躺在床上的女孩就是照片上带着甜甜微笑的她,那个易轩直到死前依旧挂在嘴边的女孩。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小说素材
  • 今日 0
  • 帖子 7655
  • 关注 28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还没有账号?点这里立即注册
  •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