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写作素材 写作素材 关注:7 内容:7175

    精彩章节 取材于《卿本佳人之神域》第00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写作素材 > 正文
  • 写作素材
  • 至高神
    LV.7 合体期
    VIP 5

    无数道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天际,交织成一幅闪亮的光幕,而后坠入人界,光幕稍微黯淡一阵;紧接着又是一股流星,如此反复,声势浩大。

    白衣少女尾随着银甲少年站在云端,俯视着这一切。少女的心紧紧的揪着,一颗星辰代表一个人,这般壮阔的流星雨,她已经不敢去想象这场流星雨之后人界将有多少人逝去。

    “这礼物,你可喜欢?”少女抬头,正好对上少年神采飞扬的眸子。

    她一怔,“神尊这是何意?”

    “你不喜欢这流星雨么?”少年以为她没有听清楚,便又加了一句。

    “这…,它固然炫目之极。”听到少女的回答,少年的脸上又生出几分骄傲。少女只是蹙眉,接着说道:“原本小神还在想,人界何故遭此大难,看这阵势,怕是好几个域已经空了。莫不是神尊为之?”

    说罢,少女清丽绝伦的脸上浮起几丝不忍。而少年似是没有看到:“区区蝼蚁而已,何足挂齿。听闻仙界的小仙婢都喜欢这,本座便为你也造一场。只要你喜欢,本座一挥手便是,只消灭他几个域即可。”

    “神尊有所不知,我最大的心愿,便是守护他们了。”

    “神尊有所不知,我最大的心愿,便是守护他们了。”

    “神尊有所不知,我最大的心愿,便是守护他们了。”

    到最后,这梦境里只翻来覆去听得少女这幽幽的一句话,天舞从床上惊醒。却仿若回不过神一样,眼里雾蒙蒙的一片,许久,天舞才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斜斜的倚在榻上。

    “殿下,可是有什么吩咐?”床下是凉玉铺就的地板,向下是十步的白玉台阶,再向外便是几道纱幔隔着,早有女官在纱幔外守夜。此时听到里面有动静,忙上前伺候。

    “追云姐姐,什么时辰了?”

    “殿下,这才四更天呢。再睡会儿吧。”

    语毕,追云越过纱幔,上前伺候她睡下,又替她掖好薄毯。

    天舞轻笑:“又不是小孩子了,捂得这么严实,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追云只是微笑,见天舞阖上双眼,便退下了。

    天舞其实并没有睡着,多年的习惯使她警觉性颇高。这个梦,到底在向她暗示什么?连续十几天都在做这个梦,却总在白衣少女的这句话之后惊醒。还有,她起初是看不清梦中二人的表情的,现在却连少女的心情都感觉的一清二楚。明明只差一点,就可以把这个梦继续做下去,可偏偏就在这一点上醒了过来。天舞有些气结。

    夜凉如洗,从窗外照进来的月光散漫的洒在玉石地板上,似是镀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银。一阵风吹来,带起满室的冷香,粉樱色的纱幔层层起伏,琉璃宫灯也在闪烁不定,衬和着床上的女子,只显得无比的华贵。

    床前的空气里渐渐浮现出一丝颜色,然后缓缓加深,最后,竟是一个玄衣男子出现在床前!他已经在殿内隐身守了好几个时辰,此番下界,他是瞒着青龙他们的,因此,必须尽早赶回去。

    天舞并没有察觉床前有人,因为男子避去了所有的气息,所以隔着台阶和纱幔的追云更是一无所知。瞧着天舞一夜睡得极不安稳,他叹了口气,对着天舞默念了一个安神诀,天舞还没来得及感觉有异,便沉沉睡去。

    男子有着一张极为俊美的面孔,狭长的双目里有一对浓黑的眸子,顾盼间有隐隐华光,似是可以摄人心魂。英挺的鼻梁下,双唇紧紧的抿着,周身散发出逼人的其实气势,连带着殿内都冷了几分。

    他一直看着天舞沉静的睡颜,半晌之后才闭上双眼,凝神进入天舞的意海之中搜寻。过了一会儿面带疑惑的睁开双眼,又看看天舞,似是,有些惊愕,又有些不知所措。

    耳畔传来很小却很清晰的声音,是周围巡逻的皇家影卫开始换班——平常人是听不见的,毕竟隔的那么远,影卫的武功又颇高。也亏得他是神界来的。男子侧首一看,窗外已微微发白,于是虚空一指,瞬间便消失了。自他出现到现在,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夏至日刚到的时候,宫里头就开始准备一个月后五年一度的火神祭典了。钦天监正由皇帝赐浴后亲自观天象,卜吉凶,推吉日;并领导监内众官各司其职。礼部并工部则开始着手各项事宜,修祭坛,为餐宴需要采购的材料整理出礼单。而后宫六局二十四司、朝中其余百官更是忙得不亦乐乎。

    天舞所住的瑶华殿里的宫人与其他宫的人一样,早就掩不住兴奋的开始私下里议论了,而更多的则是在想着如何为从未参加过祭典的主子描叙往年的盛况。想到夏至,正窝在西凉阁里练字的天舞似是想起了什么,手中微微顿了一下,于是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一幅字就这么彻底毁了。

    西凉阁的角落里用铜盆装着内务府送来的冰雕,以解尚不是很明显的暑气。还有燃着薄荷瑞脑的香炉,正升起冉冉的白烟,一切,似乎都很符合回忆的气氛。

    是很久以前了,那是她还在读初中的时候吧。有一段时间地理课上学到了地球的公转,无奈怎么也记不住春秋分和冬夏至这四个日子的具体时间。考试的时候无数次当机,地理老师在班上点名批评,害她成为全班人的笑料。想起那段整日为作业头疼却又单纯的日子,天舞有些遗憾的摇摇头。

    “不打紧的殿下”,一旁的司墨以为天舞在为那幅字可惜,忙换过一张干净的纸铺好,“再写过就是了。”

    天舞却没了再写的兴致,原本就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自己并不喜欢写字。写字实在是麻烦的活儿,衣袖又长又宽,必须用手提着,可少有不慎还是会站上墨水。偏偏身上穿的还是浅浅的粉色常服,弄脏了十分明显。

    “算了”,她放下手中的墨玉管的毛笔。由一个小宫女帮她把手擦干净,撇到小宫女被左手小指上的尾戒晃花了眼,她对着小宫女微微一笑,随即小宫女羞赧的低下了头。

    想起前些日子和太医署的几个老太医琢磨出来的方子和她留下的配方,便想去看看。“司墨,去太医署转转吧。看看那几个老家伙偷懒了没有。”

    “是,殿下。”司墨将那幅尚未干透的字放在书案一角用镇纸压好,便随天舞离开了。

    天舞走到门边,心里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她自己并未察觉。司墨却看见她的左手一阵金光闪过,却不敢乱说。这宫里,又是影卫又是结界的,应该,是他看错了吧。

    眼瞧他们走远了,一直隐身倚在门边看着天舞的青龙走上前,随手拿起那张纸:“谁谓河广,一苇杭之。

    谁谓宋远,跂予望之。

    谁谓河广,虽不容刀。

    谁谓宋远,曾不崇朝。”

    青龙浅笑:这字,可真不怎么样。

    和昨晚出现的玄衣男子玥宸不同,青龙一贯是温文尔雅,随身散发的青光更衬得他温润如玉。此时,他还有些迷惑。

    这皇女天舞,是她吗?她发愣的时候他看着,她遗憾摇头的时候他看着,她微笑的时候他也看着。与以前一样的神情,与以前一样喜欢走神;还有小指上那枚他在熟悉不过的尾戒,青龙几乎就要确认了。可是为什么,他一直无法感应到她的气息?而他刚刚看到她身上被强行压制的煞气,心里又不由得一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值寅时,太阳照得皇城内的地面仍有些灼热。天舞本想就只和司墨追云二人去太医署,哪知这二人执意要求天舞注意皇家的威仪,要去给她准备车辇。天舞又不愿大费周章,便想了个折中的法子,三人后面还跟着一队侍卫。一行人专拣阴凉的小路走,路上倒也有些不错的景致。

    “司墨,刚刚出西凉阁的时候,你有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天舞边走边很随意的问道。

    司墨想了一下,“回殿下的话,奇怪的感觉没有。”他微微一停,“反而发现了奇怪的事。”

    天舞嗔道:“又在卖什么关子呢!”

    “呃…”见到天舞的笑颜,司墨仍是不能自持的微微一愣,“殿下,方才您出门的时候,小的瞧见您左手上那个指环有金光在闪,不过很快就没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返回顶部
  • 精彩章节 取材于《卿本佳人之神域》第00章-海报-吾创网
    海报正在生成中,请稍等...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