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写作素材 写作素材 关注:7 内容:7169

    精彩章节 取材于《梦纹》第8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写作素材 > 正文
  • 写作素材
  • 至高神
    LV.7 合体期
    VIP 5

      恶灵,是在死灵的基础上通过邪恶气息洗礼形成的更加强大的邪恶灵体。它们拥有足可以媲美数百层高楼的身体,拥有一拳可以在地上打出个坑的力量,同样也获得了比死灵更加健全的大脑。死灵是从死去的人类的灵魂(善灵)通过细微的邪恶气息所感染变异而来的,但是从他们变成恶灵开始,那属于人类的智慧也将不复存在。成为死灵的它们脑中只有最原始的欲望,那就是吃,吃掉一个善灵它们也将获得更进一步的力量。而通过它们的不断吞噬而使力量到达一个临界点时,继续吞噬善灵就会使他们进化成为恶灵。而所谓的恶灵也就是通过吞噬善灵而获得了哈迪斯的邪恶之源的感染所形成的不再是人形的怪物。

      可作为恶灵的最初级状态的善灵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而大部分的善灵都是对人间界还存有挂念的人类,要说他们的特殊能力,那就是他们的不被人类看到的性质。总体说来,善灵也是灵体,是不能够通过人类的直观视觉看得到的,当然不排除像北堂冥一样拥有双瞳的人类。善灵相对来说是善良的,它们会围绕在它们生前牵挂的人或环境周围默默的保护他们,亦或是站在远处只是见见他们。善灵是可悲的,他们不会立即前往轮回之所“地府”,而前往地府的善灵也将忘记红尘的牵绊,经过谈们生前的罪恶或是善念而决定他们的轮回所向,或是下辈为人,或是下辈为畜,这都是通过他们的前生所定。而说还存在于人间界的善灵可悲,就是因为他们对于红尘的牵绊会导致他们轮回的不确定性。因为他们的停留导致了轮回的后延,而造成的损失也将由他们用下辈子的寿命偿还......他们是可悲的,但同时他们也是值得我们赞叹的。因为他们不仅要冒着下辈子的短命留在人间界,同时还要冒着成为死灵或是被死灵吞噬的危险而停留,因此他们也是伟大的。

      北堂冥从那天厂房消灭死灵之后就知道了死灵的真实身份,同时他也知道了善灵有多么的不容易。但虽说死灵是善灵变异而来的,但是杀死灵时他也并没有手软。他坚信杀了死灵是对他们的解脱。杀一个死灵解脱一个,同时也拯救了不知多少个善灵,所以他认为做这一切都是正义的,不违背他的良心。可在无形当中,那一股潜藏在他心中的善念也在这时爆发了。他还是个人类,也还有胆怯之心。看着面前聚集的越来越多的恶灵,它们那张张丑恶的嘴脸以及它们所散发出的令北堂冥感到恐惧的气息让他不觉间胆怯了。

      当然,胆怯并不是主要的,而是隐藏在他心中那股被掩埋起来的善念。而当善念与胆怯结合起来时,他的心就开始了逃避。

      他们原来可是善灵啊!那么可怜的善灵就算变成了死灵或是恶灵,可他们还是善灵啊!宁愿放弃下辈子的一部分或是全部的生命也要留在人间界陪伴着他们所担心的人,有年迈的父母,有刚出生的儿女,或是牵绊的爱人,他们是可贵的可我为什么要杀了他们呢?难道只是因为他们已经邪恶了么?......

      “北堂冥!你在干什么!快过来帮我们杀了这些恶灵!”白筱的那焦急的声音伴随着她焦急的喘息声传入北堂的耳中。

      “我......我....”

      “什么?难道你怕了么?.......呵呵,行!北堂冥,算我看错你了!小胖,他不帮我们那就我们自己来!死了又怎么样,至少我们不会怕!”白筱和其余三人那异样的眼神看的北堂冥不敢抬头注视。

      怕了么?......是啊,我怕了....这么厉害的对手我打不过的....打不过的.......

      北堂冥的心此时被怯懦的声音所笼罩着,而不断变换的怯懦与善念的交替令他心中备受折磨。

      “冥,我的王,你怕了么?”紫色的光芒从他的心中泛起,一个沧桑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

      北堂冥也不知怎么回答,只是痛苦的点头,又摇头。

      “王,千年前你的字典里没有怕这个字,难道现在你变了么?”

      “王,我能够感觉到,你心中还有你现在的身体,人类的善念存在。”

      “我知道您现在很痛苦。但是我也帮不了您,这是您再现当年辉煌的一个关卡,如果您过不去,我会将您的身体与我的身体一同摧毁,因为我不想让它们也知道您的能力已经觉醒。”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提供给您所需要的力量。王,不养让她们失望.....”

      渐渐的,那属于苍龙的眼泪的沧桑的声音消失了,而北堂冥却更加的迷惑不解了。

      它们?又她们?都是谁?为什么不让它们知道,又怎么不让她们失望?

      此时他的头很痛,在记忆中父母在一起时的欢乐时光在他的脑中再现,可令他吃惊的是,此时的画面定格在了他父亲死去的赌坊,那个建筑工地。

      父亲很爱护那些工人,就连吃饭这点小事作为全国顶尖建筑师的他都会亲自过问,但当他看到那些农民工人们吃着鸡大腿的憨厚的笑容时,父亲的脸上也充满了笑容。可就在这时,一个足有千斤的水泥管从高达百米的楼顶划破空气坠了下来,而他的目的地就是爱他的父亲!

      轰————

      没有任何征兆,刚刚还笑容满面的爱他们这些农民工的年轻工程师就这么的被压成了一地的肉末,甚至连一点人类的样子都没有了。他们哭了,为了怎么也搬不开的压在下面没有了人形的建筑师;北堂冥也哭了,为了多年前相见的父亲的最后一面。可当他看向那导致他父亲死去的楼上时,一个清楚的不能再清楚的脸令他的心紧紧的抽搐了一下。

      是恶灵!居然是恶灵!

      北堂冥怎么也没想到,导致他父亲死去的元凶竟然是刚刚他还在惋惜的恶灵!

      ......

      此时此刻,战斗中的白筱的眼神总是不经意的扫过蹲在墙角低着头的北堂冥。看到他这个样子她的心中也是很惋惜。要知道,在梦界这个大家庭中,总会有受不了这种间接的杀人的战斗而退出,而他们推出前的样子和北堂冥此时的样子是多么的相像,而那个存在于白筱心中的那个人当年也是这样,不顾她的挽留而远走,那呈现在她眼前的落寞令她久久不能忘怀。他不得不说,像北堂冥这样的人类的确是个合格的人类,但是他们却不是个作为梦者这一特殊异能者的合格样子。梦者存在了数万年的时光,那仅从长辈那里听来的远古的惨烈的战斗令小时候的白筱久久不能平复那兴奋的心。这就是成为强者的心,一个为惨烈战斗感到兴奋的人是拥有一颗这样的心。而成为一名合格的梦者,不仅要有一颗这样的心,同时还要有一个坚韧不拔,坚毅的灵魂。

      白筱很明白,北堂冥之前表现出的对死灵的冷血只是他藏在心里善念的伪装罢了。而存在在北堂冥身上的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伪装更是数不胜数。没了父亲的他,表面上天天没心没肺的笑是伪装;从小没受到过母爱的他,表面上的无视也是伪装;还有不爱热闹的他,表面上的喜欢和朋友聚堆大闹也是伪装.....他就是个伪装起来的人,伪装那颗孤寂的备受创伤的心。

      胖子,电线杆以及那个萌女此时看向北堂冥的眼中充满了不屑。而他们现在在想的是竟是是否应该在处理了巫师这件事以后就会梦界报告这个被白筱吹嘘的如何如何的新近蒙着竟是个窝囊废的事实。但是白筱却并没有想这些。她的嘴角微微上扬,仿佛又看到了埋藏在心中的那个懦弱的身影爆发时的景象。

      轰————

      北堂冥的心中此时满是仇恨,仿佛那个包围着他的心的懦弱与善念在这一刻彻底的被仇恨所摧毁。而被仇恨所冲垮的不仅仅只是这些,还有他不愿放开的封锁的灵力闸门也在这一时间被冲开了。

      “王,恭喜您成功的冲开了封印您的第一道关卡。”依旧是沧桑而不带有任何情绪的声音,但明显他的声音中微微的有一些惊讶的气息。

      “谢谢你,苍龙。”要感谢的人很多,但是他还是不吝其言的说出了口,只是他的声音中充满了足以冻结人类的冷淡。

      “不,这都是王自己的努力。”苍龙的眼泪此时也是很激动。

      北堂冥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下子放开了原本束缚他的第一道关卡内的力量。

      ......

      这是什么力量啊!

      感受到北堂冥的变化的梦界三个人此时也是变了变色。而白筱那上翘的嘴角却愈加的令人感觉到一众欣慰的味道。

      “啊!不要过来啊..!”一个被吓得颤抖的男子声音传入了惊讶的几人耳中。

      “白小姐!是善灵!”胖女孩也收起了她的恶搞,一脸的不可思议。

      “是啊,善灵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白筱的话音刚落,只见那死灵巫师喋喋的笑声中又有不短的善灵出现在这里。

      “不好!快拦住那个巫师!”白筱立即明白了,但明显已经晚了。只是另百晓她们诧异的是,那些恶灵明显没有吃这些善灵的意思,可是突然从恶灵最终爆发的光芒却将几个善灵笼罩在里面。

      在白筱不可思议的眼中,几声属于死灵的野兽般的声音从光芒中传出来,而伴随着声音的传出,几个变成了死灵的善灵也在光芒消失之时显现。而就在这时,死灵巫师冷哼一声,一道黑色的光射入新近的死灵体内,让这些死灵瞬间变成了恶灵!

      看着越来越多的恶灵,白筱几人明显有些脱力了。以她们的实力恶灵并不难搞定,可是蚂蚁咬死象,越来越多的恶灵也让四人传奇了粗气,二百小的眼神明显寄托的看向了在那里没了动静的北堂冥。

      而就在这时,轰的一声从北堂冥身后爆发出一道道令人眼花缭乱的紫色光辉,将他那抬起头后冷峻的面容衬托的俊秀而又不失坚毅。

      “白筱,你们退下。”充满了狂傲的声音,令白筱等人豪无异议的退了下去。就连百晓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句话就能然她退下来。

      “巫师,你要为你的做法付出代价。”冷傲的声音,没有一丝杂质的冰冷。

      “.....哦?看来胆小鬼也有强大的一面啊。”此时的死灵巫师明显有些色厉内荏,从斗篷后面显露出的红色眼中明显紧缩了一下。

      北堂冥没回话,只是一步步的朝着巫师走去,而那些不长眼来挡他路恶灵竟然单单的被他的护体灵力震飞了!

      “你..你要干什么!”巫师惊恐的向后退去,脚下的石子险些把他绊倒。

      北堂冥依旧没说话,配上那冷峻的面容,每走一步的他在众人的眼中宛若死神的来袭,而每次震飞的怪物就像是一颗颗弱小的鬼魂,想要挡住他们的主死神的脚步。

      “你、你别过来!”

      “你的话太多了。”微微一招手,一柄紫色光芒流转的古色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中。

      “苍龙的眼泪!”白筱扶着几人,大喝道。

      “皎洁的月光下,泪光闪现。乱舞吧!苍龙下!”

      变了,原本的“每一滴都只为你”变成了“苍龙下”,但是那炫目的漫天紫色的泪水伴随着阵阵古朴而又沧桑的箫声,宛若一个多情男子抱着逝去的爱人婉声哭泣。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那漫天的紫色泪光上,一条紫色的苍龙低鸣着,似乎再为它逝去的爱人唱着安魂曲。伴随着苍龙的声音,苍龙下点点的泪光射入恶灵的脑中,在它们解脱的声音中化作粒粒尘埃。

      而射入惶恐的巫师体内的泪光却是从他的四肢进入的,在如同泪珠落地般的声音中,巫师倒在了地上。

      “他,归你们了。”北堂冥手中匕首消失,那梦幻的但却充满了杀机的“苍龙下”也消失不见了,除了乱糟糟的地面以外,仿佛一切都是一场梦。只是北堂冥那一脸的冷淡仿佛在预示着什么。

      “北...北堂,你还好么?”白筱走到他的身边,咬牙顶住伤势,低声问道。

      北堂冥没说话,冷冷的看了一眼白筱,朝着家的方向走去,而他那令白筱暴跳的声音从远处飘来。

      “你这是属于来自于妻子的问候么?”

      “北堂冥!你个白痴!”白筱羞红着脸大骂一声,但随后一脸的欣慰。

      “喂喂喂!你们别跑啊!饭还没吃完咧!”胖子女孩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个轮胎级的棒棒糖在嘴里一果一果的追了过去。

      “啊!等等我啊!”萌女再度恢复到她原本的萌状态,毫不淑女的也追了过去。

      “喂!.....算了,又是我清理。”电线杆双手一摊,虽然说的很无奈但是从他的表情看来似乎他很开心....

      微风吹过,那朦胧的月亮露出她的美貌遥望着大地。似乎一切都回到了往常,只是北堂冥的眼中好像多出了些什么。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返回顶部
  • 精彩章节 取材于《梦纹》第8章-海报-吾创网
    海报正在生成中,请稍等...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