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小说素材 小说素材 关注:9 内容:7275

    精彩描写篇 关于“身份”的描写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正文
  • 小说素材
  • 至高神
    LV.8 渡劫期
    VIP 5

    精彩描写--身份

     

    [皇帝]现在我要描写一下皇帝的容貌。他比臣子们大约高出我的一个手指甲盖,就只这一点己经令人肃然起敬。他的仪表威武英俊,有着奥地利人的嘴唇,鹰钩鼻子,棕黄色面皮。他面貌端庄,身躯四肢匀称,举止文雅,态度严肃。他己经度过了青春时代,现年二十八岁零九个月。他在位己经七年,在他的统治下国泰民安,一般说来也是所向无敌的。为了更方便地看他,我侧身躺着,脸对着他的脸,他站在离开我只有三码远的地方。后来我曾经多次把他托在手中,因此我的描写是不会错的。他的服饰非常简单朴素,式样介乎亚洲式和欧洲式之间,但是他戴着一顶镶着珠宝的黄金轻盔,盔顶上插根羽毛。他手丰出鞘的剑,如果万一我挣脱束缚,他就可以用剑来防身。这把剑大约有三英寸,剑柄和鞘都是金子的,上面还镶着钻石。

     

    [英]斯威夫特:《格列佛游记》

     

    [女王]安妮是一个极平凡的女人。她愉快,仁慈,多多少少有点庄严。他的品行既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她浑身胖都都的,不会说轻松的笑话,心眼儿虽然挺好,可是有点愚蠢。固执而又懦弱。作为一个妻了,她既不忠实,而又忠实。她把她的心交给了心爱的人,可是却把她的床留给她的丈夫。作为一个教徒,她是个异教徒,而又是个很迷信的女人。她有一种美,就是长着一个尼奥柏式的脖子。她身体上其他的部分长得普普通通。她是个爱打扮的女人,虽然有点俗气,可是还算正派。皮肤又白又嫩,常常喜欢露出来。大粒的珍珠绕在脖子上的风气就是从她开始的。低低的额角,肉感的嘴唇,丰满的两颊,近视眼,一双眼睛却生得很大。她的目力似的闷闷不乐,嘟嘟囔囔的,老是抱怨。她说的话,你得猜才能明白。她是好心眼儿的女人和凶神恶煞的混合体。她喜欢新奇的事物,这点倒特别象女人。安妮好象一座粗雕的普通夏娃象。 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王冠在这座雕象的头上。她喝酒。她的丈夫是一个出身高贵的丹麦人。

     

    [法]雨果:《笑面人》

     

    【提示】雨果笔下的英国女王形象,是一个好心肠的女人和凶神恶煞的混和体。作者着重刻划她的庸俗和骄奢淫逸。文中的尼奥柏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底比斯王后。

     

    [伯爵]经过十分钟的等待以后,时钟敲打了十点了,敲到第五下,门开了,威玛勋爵走了进来。他的个子略高于中等身材,脸上长着暗红色的稀疏的髭须,肤色很白,浅黄色的头发己渐渐灰白。他的衣服完全表示出英国人的特征棗就是:一件一八一一年式的高领蓝色上装,上面钉着镀金的纽扣;一件羊毛背心;一条紫花布的裤子,裤脚管比平常的短三寸,但有吊带夹住,所以倒也不会滑到膝头上去。

     

    [法]大仲马:《基度山伯爵》

     

    【提示】这是本书主角基度山伯爵,即爱德蒙化装起来的人物。

     

    [军官]渡边站在碉堡顶上,竭力故作威风地挺着胸膛。他欣赏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显示着大日本帝国的“武士道”精神。他的粗壮的身躯结实的象一头野牛,圆滚滚的头,嘴巴方正宽大,带着棱角。大圆眼睛,眼珠光想瞪出来,射着凶猛的光。上唇一小撮黑胡须,一动不动的不住地嗅鼻子,好象一只狼时刻在嗅着准备和人拚命厮咬。战刀鞘拖在地上,两只脚故意使劲踏着皮靴,发出吱吱的声音。

     

    雪克:《战斗的青春》

     

    【提示】渡边是日本侵略军的一个嗜血成性的战犯,作者突出其豺狼般的兽性与凶心。

     

    [警官]尤老二去上任。看见办公的地方,他放慢了步。那个地方不大,他晓得。城里的大小公所和赌局烟馆,差不多他都进去过。他记得这个地方棗开开门就能看见千佛山。现在他自然没心情去想千佛山;他的责任不轻呢!他可是没有透出慌张来;走南闯北的多年了,他拿得住劲,走得更慢了。胖胖的,四十多岁,重眉毛,黄净子脸,灰哔叽夹袍,肥袖口,青缎双脸鞋。稳稳地走,没看千佛山;倒想着:似乎应当坐车来。不必,几个伙计都是自家人,谁还不知道谁,大可不必讲排场。况且自己的责任不轻,干吗招摇呢。这并不完全是怕;青缎鞋,灰哔叽袍,恰合身分;慢慢的走,也显得稳。没有穿军谣必要。腰里可藏着把硬的。自己笑了笑。

     

    老舍:《上任》

     

    [警察]克兰比尔沿着圣欧斯达虚教堂走,一转弯到了蒙玛特街,街上一个人也没有。一个警士直挺挺立在教堂后面一盏煤气灯下面的便道上。灯光四周,可以看见红黄色的细雨在下着。警士的风帽被雨淋着,看样子他象是冻僵了。可是,也不知是他喜欢亮光而怕黑呢,也不知是走累了不愿再动,总之他始终是站在路灯底下,也许拿路灯当作一个伙伴,一个朋友吧。这颗颤颤巍巍的火苗在这个静夜里是他唯一的依靠。他一动也不动地呆着,简直令人疑心他不是活人。他的长统靴映在一片湖面似的便道上,使他的下半身特别显得长,从远处看来,他仿佛是一个水陆两栖的怪物,半个身子露出水面。走近一点再看, 他戴 着风帽的影子一衬,便越发显得五官粗大。样子虽然安详却带有点凄楚的意味。他唇上留着短而浓的灰色胡子。他大约有四十来岁,是一个老资格的巡警了。

     

    [法]法郎士:《克兰比尔》

     

    [政客]这个人又高又胖,宽大的脸庞刮得光光的,额头轩朗,鼻子又高又直,两个鼻孔似乎能顺随人意,不分彼此地闻玫瑰的芳香或牛马粪的臭味;他面颊和下巴都很丰腴,样子好看,他的脑袋向后仰着,挺起肥胖的胸脯棗整个姿态是演员、军官、教士和田园贵族的混合物。

     

    [法]罗曼·罗兰:《欣悦的灵魂》

     

    【提示】指洛瑞·勃里索,一个当时颇有地位的资产阶级政客。

     

    [勤务兵]有谁见过在悬崖的石头缝里生长的小树吗?又枯又瘦,枝叶都稀落落的,怪可怜的。马小贵在国民党“军人监狱”里给人的印象就是这样。

     

    马小贵才十四岁,眼睛大得怕人,就象十四年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年深日久饿得脸色发青,头发稀散。见了人,那双大眼睛总是怯怯的试探人那么望着你,仿佛谁都对他不怀好心,问他什么,总是摇摇头,嘴挺严实。他是那个国民党军官牛连长的小勤务兵。

     

    骆宾基:《马小贵和牛连长》

     

    [贵族] 那位丈夫,象是那些在现今成为地市乡镇的最美丽的装饰品的贵族老你的一个典型。他穿着厚度子的大鞋:我将这一点放在第一位,就是因为那是比他那褪色的黑衣服,他那擦烂了的裤子,他那松懈的领带,他的衬衣的皱皱的领子,更使我强烈地感到惊奇的。在那个人的身上,有很少司法官样子,很多的县参事官的样子,有一个无人违抗的区长的威风,和一个虽有选举权而从一八一六年以来按期落选的被选举人的酸涩,乡间人的常识和愚蠢令人不可凭信地交混在一起;一点都没有礼貌,浑身是有钱人的骄气;对于他的妻子驯顺得很,可是自己以为是一家之主,对于小的事情总是想要发脾气,可是对于重要的事体是一点都不在乎;此外,就是副枯焦的,满是皱纹的,晒得焦黑的面孔;灰色的、长长的、直直的头发,这就是那个人的特征。

     

    [法]巴尔扎克:《信徒》

     

    【提示】这里写的是蒙泊尔桑伯爵,他是一个典型的乡间阔佬。

     

    [富翁]至于体格,他身高五尺,臃肿、横阔,腿肚子的圆周有一尺,多节的膝盖骨,宽大的肩膀;脸是圆的,乌油油的,有痘瘢;下巴笔直,嘴唇没有一点儿曲线,牙齿雪白;冷静的眼睛好象要吃人,是一般所谓的蛇眼;脑门上布满皱裥,一块块隆起的肉颇有些奥妙;青年人不知轻重,背后开葛朗台先生玩笑,把他黄黄而灰白的头发叫做金子里搀白银。鼻尖肥大,顶着一颗布满着血筋的肉瘤,一般人不无理由地说,这颗瘤里全是刁钻捉狭的玩儿。这副脸相显出他那种阴险的狡猾,显出他有计划的诚实,显出他的自私自利,所有的感情都集中在吝啬的乐趣,和他唯一真正关切的独养女儿欧也妮身上。而且姿势,举动,走路的功架,他身上的一切都表示他只相信自己,这是生意上左右逢源养成的习惯。所以表面上虽然性情和易,很好对付,骨子里他却硬似铁石。

     

    [法]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

     

    【提示】葛朗台是一个富有百万的暴发户。他原是法国外省的箍桶匠,以卑鄙毒辣的手段发迹。他的一切受金钱支配,吝啬之至,而不顾妻女之情。

     

    [贵妇]在看台的第三排石阶上,差不多靠近凯旋门的地方,在两个贵族中间,坐着一位极其美貌的贵妇人,她那婀娜的姿态,丰满的肉体和美妙的肩膀,表明她是真正的罗巴美女。

     

    她有轮廓端正的脸庞,宽广的前额,纤巧而美丽的鼻子,娇小的嘴,一对黑艳艳的灵活的大眼睛,以及两片燃烧着要求热吻的强烈欲望的红唇,总而言之,在这位贵妇人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处不显露着那不可思议的迷人力量。好象乌鸦翅膀那么黑油油的、浓密而又柔软的鬈发,直垂到她的肩上,但在靠近前额的地方却被一顶满嵌宝石的金冕紧紧地束住。一件用极薄的白色毛织品制的、下端绣上金绦的无袖长袍,显出她那令人消魂的曲线。但在那件美丽的、褶襞向下飘动的无袖长袍下面,又罩上一件雪白的垂着紫色流苏的坎肩。

     

    这位服饰华丽的美人大概还不到三十岁;她就是范丽莱雅棗卢齐乌斯·范莱里乌斯·梅萨拉的女儿,昆杜斯·荷尔顿西乌斯的同母异父的妹妹。

     

    [意大利]拉·乔万尼奥里:《斯巴达克思》

     

    [少奶奶]雷参谋谦逊地笑着回答,眼睛却在打量吴少奶奶的居丧素装:黑纱旗袍,紧裹在臂上的袖子长过肘,裾长到踝,怪幽静地衬出颀长窈窕的身材;脸上没有脂粉,很自然的两道弯弯的不浓的也不淡的眉毛,眼眶边微微有点红,眼睛依然那样发光,滴溜溜地时常转动,棗每一转动,放射出无限的智慧,无限的爱娇。

     

    茅盾:《子夜》

     

    【提示】作者通过雷参谋的眼睛,给我们描绘了一位美貌的少奶奶的形象, 并窥袖了她的内心世界, 她虽身穿丧服,然春情荡漾:“眼睛却那样发光,滴溜溜地时常转动……”

     

    [太小姐]李芸珠履微步,款款而来,腰间环佩发出叮叮的音响。只见她:兰姿麝骨,脂粉不施;灵香馥气,铅华不御。眉簇浅黛,微蹙微颦,皆若有思,也若无思。眼聚清波,轻盼曼顾,顿觉有情原是无情。人说颐养,红颜常驻;自忘岁月,青春永葆。远远望去,如三十许人……环婢私语,早年流言,都猜她当初心中自有意中人,但因鹊桥无路,红楼隔雨,所以她才只得过碧海青天的日子哩。

     

    端木蕻良:《曹雪芹》

     

    【提示】李芸:曹雪芹的太姨、太夫人小妹妹;长期居住曹家,终身不嫁,故称太小姐。

     

    [小姐]爱伦王爵小姐含笑了;她带着刚进来时那同一不变的笑容棗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的笑容……站了起来。镶苔藓和常春藤花边的白舞服轻轻地沙沙响着,雪白的披肩,光泽的头发,耀眼的钻石闪着光,她从让路给她的男人们中间一直走过去,不看其中任何一个,但是他们全体含笑,好象把赞美她那美丽的身材和好看的肩、背、胸(依照那时的流行习惯,这些部分很多露在外面)的特权仁慈地赏给每一个人,因此,她移向安娜·巴甫罗夫娜的时候,似乎随身带来一个跳舞场的魔力了。爱伦是那么可爱,使得她不仅不显露任何卖弄风情的痕迹,却相反的甚至似乎为了她那没有疑问的过于显赫的美害羞呢。她似乎愿意减少她的美的魅力,只是办不到罢了。

     

    [俄]列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交际花]交际花徐曼丽女士赤着一双脚,袅袅婷婷站在一张弹子台上跳舞哪!她托开了两臂,提起一条腿棗提得那么高;她用一个脚尖支持着全身的重量,在那平稳光软的弹子台的绿呢上飞快地旋转,她的衣服的下缘,平张开来,象一把伞,她的白嫩的大腿,她的紧裹着臀部的淡红印度绸的亵衣,全都露出来。

     

    茅盾:《子夜》

     

    [舞女]我胳膊里挽着一个来自巴黎过狂欢节的意大利某剧院的非常漂亮的舞女;她穿着酒神女祭司的服装,一件豹子皮做的长袍。我从来没有见过象这么矫气的女人。她高高的身材,长得那么苗条,尽管她跳华尔兹舞跳得极其迅速,却显得懒洋洋的样子;表面上看她,你会以为她的舞伴一定很吃力;其实不然,她跳得就象受了魔法驱使。

     

    她的胸前别着一大束鲜花,花香使我不由自主地沉醉了。只要我的胳膊轻轻一动,我就感到感到她的弯得象一条印度野藤。她浑身柔软得那么温柔,那么可爱,就象给一条熏香的丝质轻纱围绕着我一样。每转一个圈子,你就会听到她的项链擦着她那金属的腰带发出轻微的声音;她转动得那么灵活,使我以为看见了一颗美丽的星星,而所有这一切都是在微笑下进行的,象是一个就要飞升的仙女。热烈而肉感的华尔兹舞曲,象是从她的唇间发出,她头上长着一头非常浓黑的秀发,编成辫子垂向脑后,好象她的脖子过于娇柔,但负不起这头美发。

     

    [法]缪塞:《一个世纪儿的忏悔》

     

    [绅士]他,这生人,我将怎样去形容他的美呢?固然,他的颀长的身躯,白嫩的面庞,薄薄的小嘴唇,柔软的头发,都足以闪耀人的眼睛,但他却还另外有一种说不出,捉不到的丰仪来煽动你的心。如同,当我请问他的名字时,他是会用那种我想不到的不急遽的态度递过那只擎有名片的手来,我抬起头去,呀,我看见那两个鲜红的,嫩腻的,深深凹进的嘴角了。我能告诉人吗?我是用一种小儿要糖果的心情在望着那惹人的两个小东西?但我知道在这个社会里面是不会准许任我去取得我所要的来满足我的冲动,我的欲望,无论这是于人并不损害的事;所以我只得忍耐着,低下头去,默默的去念那名片上的

     

    “凌吉士,新加坡……”

     

    丁玲:《莎菲女士的日记》

     

    【提示】从女人青欲冲动的角度,刻划了年轻而美貌的绅士凌吉。

     

    [地主]远近闻名的韩凤岐,兄弟七人,他是老六。他今年四十七岁,因为抽大烟,人很瘦,鬓角又秃,外貌看去有五十开外了。人们当面称呼他六爷,背地叫他韩老六,又叫韩大棒子。伪满时代,他当过村长,秋后给自己催租粮,给日本鬼子催亚麻,催山葡萄叶子,他常常提根大棒子,遇到他不顺眼不顺耳的,抬手就打。下晚逛道儿,他也把大棒搁在卖大炕的娘们的门外,别人不敢再进去。韩大棒子的名声,就此传开了。

     

    周立波:《暴风骤雨》

     

    【提示】韩凤岐是元茂屯的大地主。

     

    [董事长]他有五十五岁,鬓发己经斑白,带着椭圆形的金边眼镜,一对沉鸷的眼睛在底下闪烁着。象一切起家立业的人物,他的威严在儿子们面前格外显得峻厉。他专横、自是、倔强。他穿的衣服,还是二十年前的新装,一件团花的官纱大褂,底下是白纺绸的衬衫,长衫的领扣松散着,露着颈上的肉。他的衣服很舒展地贴在身上,整洁,没有一些尘垢。他有些胖,背微微地伛偻,他的半白的头发很润泽地分梳到后面,还保持昔的丰采。在阳光下,他的脸呈着银白色,一般人说这就是贵人的特征,所以人才有这样的大的矿产。

     

    曹禺:《雷雨》

     

    【提示】这里写的是煤矿公司的董事长周朴园。

     

    [资本家]潘月亭棗一块庞然大物,裹着一身绸缎。头发己经斑白,行动很迟缓,然而见着白露,他的年纪,举动,态度就突然变得又年轻,又活泼,其实他最小的儿子也己经二十出头了。他的眼睛眯得小小的,鼻子象个狮子狗;有两撇胡子,一张大嘴,金质的假牙时常在呵呵大笑的时刻夸耀地闪烁着。他穿一件古铜色的狼绒皮袍。上面套着的是缎坎肩。挂着金表链和翡翠坠儿。他仿佛刚穿好衣服,领扣还未系好,一只手拿着雪茄,皱着眉却又忍不住笑。

     

    曹禺:《日出》

     

    【提示】潘月亭是《日出》中的大丰银行经理,五十四岁。

     

    [老板]爷爷(祁天佑)是位五十多岁的黑胡子老头儿。中等身材,相当的富泰,圆脸,重眉毛,大眼睛,头发和胡子都很重很黑,很配作个体面的铺店的的掌柜的棗事实上,他现在的确是一家三间门面的布铺掌柜。他的脚步很重,每走一步,他的脸上的肉就颤动一下。作惯了生意,他的脸上永远是一团和气,鼻子几乎老拧起一旋笑纹。

     

    老舍:《四世同堂》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精彩描写篇 关于“身份”的描写-海报-吾创网
    海报正在生成中,请稍等...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