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写作素材 写作素材 关注:7 内容:7175

    特立尼达岛上的第三类接触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写作素材 > 正文
  • 写作素材
  • 至高神
    LV.7 合体期
    VIP 5

    (译文转发)这是一个发生在三十年前拉丁美洲的故事。在这起令人不可思议的事件中,当事者意外邂逅了两位从ufo下来的外星乘员;在与他们的交流中得知了惊人的信息,然后却面临一个令他十分困扰的难题——他必须立即做出决断。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准确刻画出了当前人类在面对这些问题时所承受的焦虑和疑惑。有意思的是,这起事件是当事人以私人信件的方式写给他的一位好友的。

    1976年一月二日

    亲爱的朋友,

    我已经到特立尼达岛了,具体地说,我现在的位置是玻利维亚的拉斯德摩吉斯的玛摩河畔。我来这里已有三天了,一路游览了许多有趣的场景并随行写下了美妙的体验和感受。但是昨天,发生了一件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在我意识到自己一切正常前,我以为那是幻觉或者自己处于一种疯狂的境地。然而,我知道那是真实发生的,我可以非常清晰地回忆起每一个细节。无论它怎样令人难以置信,你都不要认为我疯了或是病了,我也从不耽于幻想,如你所知。现在就让我来讲述这件我平生所遭遇到的最离奇的事!

    昨天清晨五点左右,我就下床了,开始为一天的计划中的远郊旅行做准备。十几分钟后,我不经意地抬头看了看蒙蒙亮的天空,就在那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我所在的角度看,一个像是由两块半圆形碟子合在一起的发着橙红色光芒的飞行物静静地飞过。之前,我听说过所谓的“会飞的碟子”,但是从来就不相信那是真的,我总以为那只不过是一些无聊的人讲讲笑话罢了。然而现在,我亲眼注视着它稳当当地,没有噪音地滑过黎明的天空,不一会儿又缓慢地下降,直至消失在远方丛林的背后。我发誓这绝不是在做梦!

    我坐了下来,一度有些茫然,甚至怀疑我的视觉或是脑子出了什么毛病。然而随后我就决定要做个彻底的追踪调查——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快速地把行李打了包,掏出罗盘对准飞碟降落的方向,出发了。一路走过,尽是荒山野地而且杂草丛生,非常不易,三个多小时下来累得我气喘吁吁,可是找不到任何反常的迹象,前方似乎没有尽头。难道我看到的那一幕真的是幻象?虽然我尝试就此放弃,但是最终没有回头,因为似乎有某种力量在暗暗驱使我不断地前行,就像是一块磁铁被牢牢吸住而无法抵抗。那种无名的力量持续了近半个小时,直到我突然发现离我前方二十米处的灌木林中有一个庞大的闪烁着耀眼光辉的物体!你可以想象那时我的反应!惊讶万分而又不知所措。慢慢地,我小心向那个物体靠近,终于清晰地看见一个圆形的似金属制成的巨大飞盘悬浮在离地一米高的空中。那个物体的直径至少有十五米,周围没有噪音。我呆若木鸡,变得无法思考,也无法说话。

    我不知道我这样站立了多久。突然,我感觉有什么东西碰触了手臂,转身一看,竟然有两个穿着潜水服的人站在一旁!那时我心里还纳闷:这两位穿着潜水服在这树丛里折腾什么呢?马上我就注意到这潜水服跟常见的很不同。首先在重量上看上去轻很多,而且银白的颜色不是常能见到的颜色。这两人有棕色的头发,身高一样高,也跟我差不多,一米七四左右。没有戴头盔或类似的东西,但是衣服上系着各种不同大小和形状的奇特的仪器。奇怪的是当时我虽然异常惊诧,但是内心没有恐惧感。因为这两人微笑地看着我,很友善。我想说话,却讲不出一个字。这时,其中一人开口说话了。啊,那种声音太奇特了,带有优美的曲调,听上去充满了怜悯。虽然我连一个字也听不懂,但是内心的紧张不安和因过度惊讶而麻痹的神经得到了舒缓。

    他们握住我的手臂,引领我走向飞碟。在距离飞碟约五米的地方,他们停下来,装设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有些像是凳子或椅子,我们就在这上面坐了下来。也许我的麻痹的神经已恢复正常,我发现自己又能说话了。我先用西班牙语表达对现在所遭遇的事情的惊讶和不解,但是他们也没能听懂我的语言;我又换成英语讲,仍不能成功。最后我试着讲自己的母语——德语,还是不能沟通。这时,只见其中一人摁了一下一只手腕上的与普通香烟盒差不多大小的装置,立即我居然能听懂他的话了!在我听来,他这次就在说我的母语。我感到很意外,也很高兴。我现在仍然清楚地记得他们最先对我所说的话:“ 现在,借助语言转换器,我们可以相互交流了。不要害怕,我们欢迎你。我们和平地来,也将和平地离开。”接着,他们问我能否对他们即将告诉我的事情理解并记住不忘,我于是告诉他们,我可以用速记。接下来的对话内容,我的朋友,你会和我一样极度震惊。但不管怎样,你是知道我从不做白日梦的。

    “我是卡亨。”其中一人说。

    “我叫阿塔哈。”另一人说。

    “我的名字是霍斯特芬恩尼”我解释道。

    “你住在这荒地吗?”阿塔哈问。

    “不,我只是到这里的旅行者。”

    “什么是‘旅行者’?”阿塔哈问。

    “就是旅游观光的客人。”

    “那么我和阿塔哈也是旅行者了。”卡亨说。

    “这怎么说?”我不解。

    “因为我们不是来自你们的地球。”卡亨道。

    “这又怎样解释呢?”

    “我们来自其它星球。”卡亨回答道,“我们不是这个行星上的生物。”

    “你们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我问道。

    “不,我们来自你们所称呼的半人马座的比邻星。”卡亨说,“这是邻近你们太阳系的另一个星系,距离地球五百亿公里,以你们的方式计算距离的话。”

    “这不可能!”我坚持道(把说话者的名字放在所讲的话的前面,会方便些,所以以下我就用这种方式写.)。

    卡亨 :我们不开玩笑。

    霍斯特:那么你们就是外星人喽!

    卡亨 :是的,如果你这么说的话。

    霍斯特:我真的应该相信你们所说的?你们来这做什么呢?

    卡亨 :这是事实。我们来地球观察这里发生的事,思考人类的发展命运。不幸地,由于政治上的阴谋,地球人在宗教信仰方面的发展十分落后。错误的发展模式和对权力的斗争,给地球人带来无尽的灾难,这些也会使遥远的星系受到牵连。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来到地球以防备恶性事件的继续发展。

    霍斯特:这真令人难以置信。

    阿塔哈:这是事实。

    霍斯特::如果这是真的,万一地球上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你们将会做些什么呢?

    卡亨 ::没有犹豫,我们并不孤独。在地球上,除了我们比邻星人,还有其他不同的族。.他们中的一些来自更遥远的地方。

    霍斯特:对我来说,这太不可信了。对于地球,你们到底打算做什么呢?你们不可能用强力来改变一切吧,这会导致战争。其他的外星人来自哪呢?

    卡亨 :我们已经向你解释过了,我们说的都是事实。目前我们不会采取任何措施干预地球,因为我们没有正当权利,尤其不会使用武力。我们不被允许这么做。所以,你不必期待或是恐惧我们发动战争。在地球上,我们有许多朋友,我们与他们进行了广泛的接触。他们在我们的建议和安排下,以一种和平的方式,为全人类做贡献。他们传达关于我们存在和任务的讯息,你们称呼这些人为“接触者”,他们接受我们的引导,因此常受到一些人的敌意;有人谴责他们谣言惑众,而他们无法为自己有力辩驳。另外,还有些人鱼目混珠,胡编乱造,对我们一点没有助益。一个“接触者”愈是重要,他面临的危险也愈大,甚至会使生命受到威胁。现在,我们正在教育一位“接触者”,让他作为现世的预言家。他担负着重任,因为他必须要带给人类真正的课程——有关灵魂的课程。这些真理是从灵性的高领域传送给他,与来自天琴,昂宿等星座以及“平行宇宙”的族类有着密切联系。除了这些,在你们的行星上,还常驻着其他肩负重要使命的星际族类,因为他们也是地球人类的远古祖先的后裔。这些人居留在地球上的三处基地。他们隶属于昂宿星群,服从克茨奥的领导。克茨奥的代理人是一位叫做西杰斯的三百五十岁的女性,她是昂宿星舰队队长的女儿。昂宿星群的一位地球接触者是居住在瑞士的四十来岁的农民,他叫比利。

    卡亨 :地球的邻居——金星和火星的地表上仅有一些小基地,因为这些行星已不适合居住,来自这些行星基地的人也同星际使者一样经常到访地球。正如你们所了解的,这个太阳系中除了地球没有哪个行星适合居住人类——物质灵性生命。

    霍斯特:太不可思议了,这都是真的?

    阿塔哈:我们所讲都是正确无误的事实。

    霍斯特:不管我愿不愿意,我都不得不接受,至少你们的飞碟是实实在在的。

    阿塔哈:我们称这个飞行器为光柱飞船(beamship)。

    霍斯特:我可以了解它的驱动原理吗?

    卡亨 :我们不被允许给予这方面的信息。

    霍斯特:很遗憾。

    阿塔哈:如果你能帮助我们……

    霍斯特:真的?我能做什么呢?

    阿塔哈:我们想交给你一个任务,这与证实我们的存在有关。

    霍斯特:也许我可以写点什么?

    卡亨 :正是。

    霍斯特:不,我可没疯。没有人会相信的,人们会以为我疯了。

    卡亨 :如果这样,我们的努力就白费了,我们得离开了。

    霍斯特:等等,或许我可以匿名。

    阿塔哈:什么是“匿名”?

    霍斯特:就是不告诉人们自己的名字。

    卡亨 :不行, 你必须走到公共场合去做一名接触者。

    霍斯特:我实在做不到.。

    卡亨 :如果这是你最后的决定,那么,我们的谈话就结束吧。

    霍斯特:看来只能这样了。我可以再问个问题吗?

    卡亨 :如果不涉及飞船和仪器的原理的话,请问。

    霍斯特:你提到一些自称是接触者的人,但事实上不是。可以告诉我更多的这方面的事?

    阿塔哈:既然你决定要保持沉默,为什么还问这个?

    霍斯特:只是问问。一方面你们告诉我你们来自星际,我也想了解更多的事;但另一方,,我无法公开宣称,做你们想要我做的事。因为没人会信我,而我也不适合做这个。

    卡亨 :也许你是对的。你有权了解(这里省去所提到的一些人的名字)……还有更多一些,但比起那些真正的接触者,数量还算是少的。你真不想为我们做事吗?

    霍斯特:这很诱人,但我不能。或许,过些时间,我去咨询一些在这方面很了解的人,问问他们的意见,然后再做决定,这样行吗?

    卡亨 :你可以去,但你必须现在就做好决定,我们是认真的。

    霍斯特:那我必须拒绝,因为我无法现在就做决定,我很遗憾。之后,我会仔细考虑这件事,也许会将与你们接触的经历发表出来。

    阿塔哈:这会让我们很高兴。但是现在你得走了,我们还有其它的任务。我们很遗憾指引你来这里,却没有达成预期目标。请你平静地离开,不要害怕。

    这就是我与他们的全部对话。最后,在我看来,一切已不再那么荒谬。在友好的道别声中,我重返归途,在天黑之前到达特立尼达岛。当夜,我翻来覆去地回想白天的事。我真是蠢极了,如果我答应他们,我就可以从卡亨和阿塔哈那里了解更多新奇有趣的事了,但是要是我真的发表这些的话,没准真会被人当疯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请务必把这事告诉我的父亲和神父,问问他们的意见,并赶快回复我。也再问问神父是否应该发表这次经历,完全照他的意思去做好了。请不要把我俩的地址公布,我不希望在我回来的时候,被人烦住。我急切期待你的观点。一个月后,我会在拉帕兹,你可以在平时的那个地点找到我。

    向所有人致以诚挚的问候和良好的祝愿。

    你的

    霍斯特

    在霍斯特芬恩尼写给他朋友的这封信后的第六年,即一九八二年,一月份的《天文学》杂志刊登了一篇署名为鲍尔帕顿的文章,其标题是“半人马座的三颗恒星”。在文章中,作者指出其中的一颗——阿尔法比邻星a很有可能拥有与地球大气环境相似的行星。

    阿尔法比邻星a在波谱等级上,与我们的太阳一样同属g2 v。它的质量是太阳质量的1.08倍,发光度是1.3倍;表面温度6000k(仅比太阳表面温度高230k);它的直径稍大一些,为7.3x10^10cm;年龄也与太阳差不多。相关计算表明,该恒星很有可能拥有一些类地行星,甚至在(分布)范围上更加宽广。

    尽管我们看不到这些类地行星,但是我们也拿不出有力的证据认定像我们这样有生命的,乃至有高等智慧生物的,有大气层围绕的行星在那里不会存在。如果我们相信这起发生在玻利维亚南部的接触事件以及有关人类在宇宙中有着共同祖先的讯息,那么我们就地接受那些来自宇宙深处并到达地球的外星人的可能性,而这毫无疑问地会给人类起源和物种进化的现有理论提出重大的挑战(正如现今人们围绕达尔文的学说一直争论不休)。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返回顶部
  • 特立尼达岛上的第三类接触-海报-吾创网
    海报正在生成中,请稍等...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