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写作素材 写作素材 关注:7 内容:7211

    解读辉煌 玛雅国王及玛雅文化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写作素材 > 正文
  • 写作素材
  • 至高神
    LV.7 合体期
    VIP 5

    科学家们相信,如果有关雅库莫的传说是真实的,那么他就一定是被埋葬在某座巨大的金字塔下面。十多年前,根据古代灰泥石板上的提示,有人相信自己找到了雅库莫的陵墓,并开始进行艰难的发掘。这是一座已有1600年历史的大型庙宇,如今埋在40米深处。在这里发现了一块色彩缤纷的古代灰泥石板,上面雕刻的符号直到最近才被解读出来,它们正是科潘的第一代国王——雅库莫的名字。这也是该区域同雅库莫有关的第一个直接证据。接着,又在一块石板下面发现了一具早已分散了的骨架,上面点缀着玉石,莫非这就是雅库莫的尸骨?

    1839年11月17日,在中美洲洪都拉斯的丛林中,年青的美国探险家约翰·劳埃德·史蒂文斯和英国探险家弗雷德里克·凯塞伍德无意中闯入了一处藤缠蔓绕的古代废墟,这里就是玛雅古城科潘。

    凯塞伍德是一名杰出的画家,他通过绘画生动地复现了科潘城的奇妙世界,尤其是那里的庙宇和纪念碑。他和史蒂文斯合著的《中美洲之旅奇遇记》一书向世人讲述了一个早已失落、却又重被发现的令人着迷的灿烂的古代文明。他们所探索的古代世界从当今墨西哥帕斯州的高地一直延伸到尤卡坦半岛的低地,最终进入中美洲的热带雨林。一共找到了4个玛雅城市的遗迹,所代表的文化从公元200年左右到公元900年,前后至少繁荣了7个世纪。

    金字塔形的玛雅庙宇高高耸立,不仅十分壮丽,而且隐藏着惊人的特性——它们中的大多数在天文上与太阳和金星排成一线。除此之外,玛雅建筑外表布满的奇怪符号也不仅仅是装饰性的图案,而是一种象形文字。事实上,玛雅文字不仅是古代美洲文字中最复杂的,而且是世界上最早的五种文字之一。人们自然要问,玛雅人是谁?他们如何在丛林中建造起那些规模宏大的城市?寻找答案的最佳地点也许就是科潘城,因为这里是玛雅艺术、建筑和其他方面文化的典范,是古代中美洲的“雅典”。

    科潘城面积近26平方公里,城内到处是雕刻精美的纪念碑和金字塔式的庙宇。在这座早巳化为废墟的古城的中心,凯塞伍德和史蒂文斯发现了一条十分重要的线索——由庙宇和金字塔组成的宏大卫城,它最终将向现代人解释伟大的玛雅文明的兴亡。

    在接近卫城中心的地方,有一座边长为1.22米的纪念碑,考古学家称它为“祭坛q”。在祭坛q的四面,雕刻着16个谜一般的人像。看着这些神秘的雕刻,史蒂文斯当时就想到:科潘的历史恐怕就写在那些纪念碑上,可是谁能读懂它们呢?

    解读天书

    150年之后,终于有人能回答史蒂文斯的问题了。他就是戴维·斯图尔特。斯图尔特的父母都是专门研究玛雅文明的考古学家,他3岁时就去过中美洲,8岁时开始破译玛雅浮雕上的象形文字,18岁时成了最年轻的“麦克阿瑟天才奖”获得者。如今,他在科潘专门从事破解玛雅文字的工作。那里有一座由2200块石头垒砌的阶梯,其中每块石头上都刻有一个象形文字,它们共同构成了世界上最长的象形文字长卷之一,其间记载着重大事件的发生日期和科潘王朝的历史。然而,只是在最近15至20年里,人们才开始读懂这些奇异的文字。

    http://database.cpst.net.cn/popul/wides/artic/30514201126.html

    为重现玛雅人的语言,专家们必须克服重重困难,其中之一是玛雅法典的缺失。千百年来,玛雅人制作了成千上万本树皮书。16世纪初,西班牙人征服中美洲,把玛雅人的书卷视为妖魔鬼怪而烧毁。玛雅人接近千年的知识积累和后人了解玛雅文明的关键线索由此灰飞烟灭。幸运的是,刻在石头上的文字是烧不掉的;更为神奇的是,有4册玛雅法典躲过了西班牙人的大火,它们是破译玛雅文字和理解玛雅人对时间的崇拜的突破口。

    大约在100年前,玛雅人的历法体系率先被破解。玛雅人用数字表示时间,用线条和圆点表示数字1到19,其中一个圆点表示1,一条线表示5,而0则用足球形状的圆表示。了解玛雅的数字系统之后,就可看出玛雅书卷其实是天文历书。玛雅人知道太阳周期是365天,并能预测日食、月食的发生时间,甚至还能跟踪复杂的金星轨道。更让人吃惊的是,他们的金星年历精确到了每500年的误差不超过2小时。

    玛雅城市周围没有城墙城堡,这让早期的研究者相信玛雅人不仅创造了美洲早期最为先进的文明,而且是爱好和平的民族。然而在1946年,在墨西哥南部丛林中的玛雅波南帕克宫废墟里,发现了一系列描绘折磨、战争和流血的壁画。不过直到40年之后,人们才普遍认识到,玛雅人之所以会对天上感兴趣,只是为了方便在地上进行的战争、实施刑罚(拷打和活人献祭)。在科潘的金星金字塔等遗址,当代科学家开始了解玛雅人望天的真正目的。

    玛雅人的天文知识丰富得令人难以置信。在欧洲,像玛雅人望天那样的准确度是在玛雅人之后1000年的伽利略时代才达到的。那么,玛雅人望天的目的是什么呢?对玛雅人来说,在天上游来游去的星星是他们的祖先,是他们的神灵。因此,玛雅人需要非常准确地跟随之,以便知道自己该在地球上如何行事。现在看来,天上的星星才是让玛雅政权合法化的理由,其中的金星最令人注目,因为它是玛雅人在战争中的保护神。玛雅人把金星写进法典,雕刻在科潘的石柱和石碑上,用它来为宗教仪式、活人献祭和发动战争等确定时间。对玛雅人来说,金星根本不是什么“爱神星”,而是不折不扣的“血腥星”。

    然而,如果说祭坛q上面的人像不是爱好和平的天文学家兼祭司,那么他们又是谁呢?在玛雅象形文字尚未被读懂之前,人们以为那些浮雕中包含着大量有关行星、历法的深奥信息,供祭司们阅读、思考。直到1960年前后,情况才发生了改变。当时,一名在美国哈佛一家博物馆工作的女士发现,她能把那些铭文按时间分段,使之或多或少地符合人的寿命期,其中包括十多个人的生日、登基日和去世日。后来证实,她的猜测完全正确。那么,这些人是否正是修建宏伟庙宇和主持血腥仪式的国王们呢?

    经过150年的缓慢进展之后,破译玛雅文字的工作终于取得巨大突破。在20世纪70年代,人们还只能认出其中10%的象形文字;而在30年之后,其中80%的文字都被解读出来。通过与玛雅后裔今天所使用的语言对照,斯图尔特明白了古玛雅象形文字的读音和意思。于是,看着祭坛q,他读懂了上面描绘的实实在在的16个人的故事。那些人像所代表的人的确正是玛雅国王,人像的下方则是他们的姓名。

    例如,第16代国王的姓名是雅帕灿约,意为“新近展现的天空”;第15代国王名为卡伊灿卡,意为“烈火是天神的力量”;第13代国王名叫瓦乌卡,意为“神的画像是18只兔子”;第11代国王名为卡乌灿,意为“火是蛇的嘴巴”;第7代国王名为巴哈勒,意为“猛虎镜子”。其中,有15个国王的人像下方是他们的姓名,只有第1个国王例外。这个正在向第16代国王授予权杖的人的下方写的不是人名,而是简单的“君王”二字。

    果然是他

    在祭坛q上面的其他15个国王都被认出以后,多年来,第1个人像却始终是个谜。由于他和其他15人穿戴都不同,戴着中美洲雨神才戴的眼圈,于是许多专家相信他所代表的一定是某个神灵。直到1986年,斯图尔特来到这里,才发现人们对这个国王的姓名视而不见。原来他的姓名不是刻在人像下方,而是刻在他的头饰中。稍稍仔细一瞧就可看出,他的头饰图案中包含有绿咬鹃(中美洲产的一种毛色鲜艳的鸟)羽毛、金刚鹦鹉、太阳和“雅克思”(一种蓝绿色的象征物),这些象形文字合起来就读作“雅库莫”,意为“伟大的太阳神——绿毛金刚鹦鹉”。

    在对玛雅法典的破译工作开始了150年之后,祭坛q上最引人注目的人像终于被辨认出来。但要证明确有此人,还必须找到他的遗骨。不过,该去哪里发掘他的尸骨呢?

    在科潘最辉煌的时期,其腹心——卫城高耸着宏大的庙宇,这里正是科潘统治者们的精神和政治中心。如今,科潘河已经偏离了自然航向。而在数百年前,它从卫城中心流过。河水冲蚀的结果为当代人打开了一扇了解科潘历史的窗口。沿着原先的河道可以看出,科潘的16代国王中的每一个都在上一任国王的庙宇上方建造自己的庙宇。如此代代相传,就形成了卫城的遗址群落。如果雅库莫的确是科潘王朝的创立者,那么他的陵墓和庙宇就应该位于卫城遗址的最下端。然而,这片石头废墟面积达1.3平方公里,雅库莫的遗骨究竟埋在何处呢?

    再次观察祭坛q,上面除了有栩栩如生的雅库莫肖像外,还有一段文字说明这块石头是为雅库莫所造。换句话说,这里可能就是雅库莫之墓。由于祭坛q正好位于此地最宏伟的金字塔正前方,更加证明这里就是雅库莫之墓。由此处开始,经过一次次发掘,终于在一块石板的下面,赫然出现一具装饰着玉石和其他饰物的人体骨架,尸骨架早已散架,莫非它就是雅库莫的遗骨?

    随葬品中有用贝壳制作的耳坠,每只坠子上都有一只玉石珠子,它们显然是死者在世时戴过的饰品。不仅玉石珠子的制作很精美,非常符合玛雅统治阶层的审美情趣,而且死者的牙齿也被锉过,内侧镶有玉石,这同样是玛雅贵族的特征。但是,这些仍不足以证明骨架就是属于雅库莫的。为此,需要再次向祭坛q寻找答案。祭坛q上的雅库莫雕像是所有科潘雕像中细节最清楚的,甚至连他所戴的首饰也能看清。雕像显示,他戴着和骨架所戴完全相同的耳坠;不仅如此,祭坛q上的雅库莫右臂托着盾牌,可见他是个左撇子,而这也和来自遗骨的证据完全一致。

    从那具骨架可看出死者的许多情况。如死者去世时很可能已有50多岁,是一名男性。更关键的是,从骨架上还可看出死者在世时因打斗曾受过一系列伤,其中包括右前臂所受的躲避性严重骨折,也就是用右臂阻挡对方攻击时所受的骨伤。由此可以证明,墓中的死者正是雅库莫。也就是说,传说中的科潘王朝创始人雅库莫并非虚构,而是确有其人。

    但是在死尸牙齿和遗骨中检测到的矿物质还表明,这个人并非来自科潘。在玛雅传说和象形文字的描绘中,雅库莫被称为“西方君主”。如果他不是科潘本地人,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斯图尔特从祭坛q最上端的铭文中,读懂了雅库莫的故事。公元5世纪初的某日,雅库莫从如今的墨西哥中部某处接到了象征权力的徽章。3天之后他离开了那里,在153天后,他停下脚步成为西方君主。最后他终于抵达科潘,并在此建立了王朝。

    辉煌12代

    不过,上述发现又带来了新的奥秘。雅库莫到来之后,发现了什么,作为外乡人他如何征服科潘并建立起长达400年的王朝?要回答这些问题,需要再次把目光投向科潘文明的源头——科潘河。这条河不仅为古科潘人提供了包括饮用、洗衣、沐浴在内的生活用水,而且为古科潘农业提供了肥沃的淤积土。

    另外,科潘河还是进行棉花、鸟羽、黑曜岩和玉石贸易的重要通道。科潘的早期统治者通过垄断贸易而具备了经济实力,继而开始争权夺利。到雅库莫于公元400年到来时,科潘已是互相敌对的军阀割据之地。在这个大决斗场中,迎接他到来的恐怕是恐怖和血腥。但雅库莫无疑是强有力的,他很可能通过战略结盟或与当地某个军阀家族联姻来一统天下。但他是如何确保王朝的统治权历经15代而不衰的呢?答案可以在科潘大广场(大城区)边缘的森林中找到。

    考古发掘表明,到公元160年时,科潘大峡谷中就已人丁兴旺,贸易繁荣,还建造了不少的纪念碑式建筑。早在雅库莫到来之前,这里就已经有了一座充当宗教仪式中心的卫城,其遗迹至今尚存。

    公元426年,雅库莫决定与过去的科潘旧王朝彻底决裂。于是,旧卫城被彻底抛弃,雅库莫在旧卫城以南约180米处建起了自己的仪式中心,其中包括一个新的球场,一些新的宫殿和数座新的庙宇。他要向科潘人表明,这是一个新的王朝,一切都将重新开始。雅库莫时代的建筑规模大大超过了此前的所有科潘君主。不仅如此,雅库莫时期的科潘建筑还首次刻上了文字。正是在这些铭文中,有关雅库莫的传奇重现了。

    不仅如此,雅库莫的最强有力武器——其到来时间的完美计时也隐藏在科潘城的浮雕中。公元426年同玛雅历法中最重要的日期——“巴克顿”相吻合。巴克顿是指每400年出现的一个周期。同如今的新千年到来一样,巴克顿的到来也被认为是吉兆(或凶兆)。而雅库莫的到来正标志着第9个巴克顿的来临,这赋予雅库莫巨大的“魔力”。

    迄今为止,在科潘发现的最古老石碑是标号为63的石碑,其正面雕刻的数字是90000,正是第9个巴克顿开始的时期,雅库莫显然是想用它来纪念新科潘王朝的开始。就这样,“西方君主”雅库莫这个外乡人完成了前所未有的壮举——不仅统一了四分五裂的政治力量,而且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人口、经济双增长和艺术的大发展。在接下来的400年里,雅库莫的继承人又成功统治了一个完整巴克顿的科潘。但随着雅库莫于公元450年左右逝世,他的儿子及接下来的十几代国王又是如何保有王朝创始人的力量的呢?除了建造纪念碑式的建筑,历法崇拜和血腥祭祀之外,他们还利用了什么“新武器”来维护自己的统治呢?

    在象形文字阶梯下面发掘出的一个祭坛,提供了上述问题的答案。在这个被称为“摩摩记号”的祭坛上的铭文表明,它是由第2代科潘统治者建立的。其带入王朝的“新武器”,就是父王雅库莫的肖像。在“摩摩记号”祭坛上,雅库莫在一侧,其儿子则在另一侧,由此不难理解其他继任君王也会如法炮制,他们都利用雅库莫的形象作为自己的权力象征。不仅如此,他们还向雅库莫的“魂灵”祈求力量。

    在科潘,最神圣的地方就是雅库莫的埋葬地,它位于新卫城的腹心。在祭坛q后面的庙字形金字塔内部最隐秘处,考古学家找到了一座保存完好的玛雅神庙,并将它命名为“罗沙利亚”。它是在公元571年由第10代科潘国王“月亮神猛虎”下令建筑的。同科潘卫城中心轴线上的其他建筑一样,它的建造也是为了纪念王朝创始人雅库莫。但不同的是,只有罗沙利亚保存完好,这或许是由于只有它才最完美地体现了古玛雅的艺术和建筑风格,以及宗教思想。

    在近100年时间里,玛雅国王们精心维护着罗沙利亚,用新鲜的石膏、涂料和精美的雕塑重新装饰它。其中一位国王还特意新建了一座庙字形金字塔,并将罗沙利亚完整地包围在其中央,以表示对雅库莫的最高敬重。只要罗沙利亚还在,科潘国王们就会前来这里朝拜,向雅库莫祈求智慧和力量。每当一位在任国王进入罗沙利亚,他也就是进入了一个“超自然王国”。与其说罗沙利亚是一座神庙,不如说它是一个神圣的洞穴,是通往“阴间”的通道。只有在这里,活着的国王才能和死去的先人进行“交流”。通常,这种“交流”需要放血。为此,国王要用黄貂鱼刺扎自己的舌头或耳朵,流出的“圣血”滴在纸上或布上,接着放入香炉燃烧。烟雾升腾,先人就会“走”进烟雾中,向国王“传授”智慧和知识。在罗沙利亚遗址,考古学家发现了香炉、黄貂鱼刺和玉石制作的花朵等许多证据。

    不过,雅库莫及其继任者到底能把王朝保持多久呢?到了第13代国王“18只兔子”时,科潘王朝达到了权力之巅。当时,科潘在奎日瓜、洛希戈斯和黑约亚马里罗等地有诸侯国。“18只兔子”把科潘的疆域扩大到了卫城和大广场之外,甚至把纪念碑竖进了大峡谷。沿着科潘大广场,“18只兔子”也竖起了被玛雅人称作“大石头”的一排排石碑,其中每一块都标记着一个时段,都雕刻着国王在这一时期的丰功伟绩。而举行最神圣的宗教仪式——球赛的场所,则正好位于大广场的边上。这是一种血腥的比赛,负方常遭斩首,被斩下的头颅有时会代替比赛用的球。玛雅球赛是宗教仪式的核心部分,当科潘国王与敌方进行比赛时,就是在拿生与死作赌注。在比赛中,控制球的一方也就控制着在“阴间”内外移动的球形的太阳。一旦比赛决出胜负,负方即被斩首放血。古玛雅人相信,只有被击败方的鲜血才能让太阳永久地保持运动状态。

    并非天命

    在400多年里,宗教仪式和活人祭祀保全着科潘国王及其他玛雅城市统治者的权力。可是,这个强大的王朝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科潘王朝的兴盛导致了它的衰落,这段历史写在那高28米的象形文字长梯的2200块石头上。第61级阶梯是最后一级,是献给“18只兔子”的,他成功统治科潘达42年。公元738年春季的一天,科潘诸侯国之一奎日瓜的国王抓住了“18只兔子”,并将他斩首。于是,原来用于庆祝雅库莫王朝之神圣权力的象形文字阶梯就改变了用途。

    象形文字阶梯上的长卷记录着从雅库莫开始的历史,有趣的是,它也记录着第13代国王“18只兔子”被斩首的那段科潘耻辱史。同样是从那时开始,阶梯又成为王朝夺回权力后的宣传工具。为向子民们证明雅库莫王朝的政权是稳定的,第14代国王下令建造象形文字阶梯。但在19世纪80年代开始发掘这一阶梯时,考古学家才发现它的建筑质量实在太糟糕,其中用于粘合石头的泥浆质量很差,导致阶梯后来很可能成为了最早坍塌的科潘建筑之一。

    在接下来的100年里,科潘王朝的权力继续呈下降态势。为恢复往日的辉煌,第16代也是最后一代科潘国王在苦苦支撑中孤注一掷,授权建筑祭坛q。祭坛q是雅库莫政权延续性的终极象征。不过,就连玛雅神灵们看来也在说:“是雅库莫王朝终结的时候了”。其实,刻着16个科潘统治者人像的祭坛q远不只是一张国王名单,其极具对称性的排列更是完美体现了玛雅人的宇宙观和世界观。祭坛q的四面各有4名国王的肖像,四面分别从正面朝向东西南北。其间似乎充满了一种“天命”思想,即雅库莫是开端,第16代国王是终结,因为哪怕再有一名雅库莫王朝的国王进入祭坛q,也会打破它原有的完美对称性。

    “天命”之说显然是无稽而荒谬的迷信,但正如活人祭祀和斩首球赛一样,那些在今天看来都是十分血腥、荒唐、迷信的东西,出现在古玛雅那样认识水平极为低下(尽管当时的玛雅文明已经相对发达)的时代却不足为怪。科潘第16代国王虽然很想重振王朝雄威,但同时也陷入了迷信的泥淖而不能自拔。随着第9个巴克顿的结束,雅库莫王朝的400年辉煌也彻底宣告终结。迷信在某种意义上与这个400年的周期巧合了,但是科潘王朝的衰亡实质上是自然与社会原因共同作用所致。

    随着新巴克顿的开始,大动荡与剧变也开始了。在王朝政权衰落的同时,科潘人口继续增多。在人们为有限的资源而进行的争夺战中,大片森林和田野被毁。考古表明,那一时期的婴幼儿和青少年坟墓明显增多,暗示当时的生活状况是十分艰难的。

    第16代国王死于公元820年。考古发掘表明,他的陵墓和庙宇遭到了洗劫和焚烧,这标志着雅库莫王朝的彻底灭亡。在玛雅象形文字中,“血缘中止”一词是以正在燃烧的庙宇来表示的。科潘城中的最后一个纪念碑——祭坛l是在公元822年雕刻的,上面的雕像是第16代国王把权力交给了一个永远无法掌握统治权的“国王”,而祭坛l本身也是一件尚未完成的作品。

    100年之内,许多宏大的玛雅城市遭遇入侵而陷落。而像科潘一样的其他城市则因内乱而崩溃。原来气派非凡的仪式中心再也不见一丝人烟,庙宇也变成一片乱石废墟,城市成为一个个“鬼镇”,居民们则弃城而撤向丛林。

    然而——玛雅不死。直至今日,数百万玛雅后裔仍然生活在中美洲,讲着玛雅方言,在他们举行的仪式中仍能让人感受到科潘王朝辉煌灿烂在回响。雅库莫的“灵魂”将继续在科潘峡谷乃至整个美洲上空盘旋。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返回顶部
  • 解读辉煌 玛雅国王及玛雅文化-海报-吾创网
    海报正在生成中,请稍等...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