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发布
  • 作者Q群
    • 中文
  • 注册
  • 写作素材 写作素材 关注:7 内容:7179

    埃及《亡灵书》全本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当前位置: 吾创网 > 小说素材 > 写作素材 > 正文
  • 写作素材
  • 至高神
    LV.7 合体期
    VIP 5

    埃及《亡灵书》

    一 亡灵起身,歌唱太阳

    赞美你,啊拉,向着你惊人的上升!

    你上升,照耀,令诸天向一旁滚动。

    你是众神之王,万物之主,

    我们自你而来,因你而成神圣。

    你的低俗作品请删除黎明出迎,以欢笑洗心;

    神圣的风带着音乐,吹过你黄金的琴弦。

    在日落时分,他们拥抱你,犹如每一片云

    自你的翅膀上,闪现着天边反照的颜色。

    你行过了天顶,你的心喜悦;

    你的清晨和黄昏之舟都遇上好风;

    在你面前,玛特高举她决定命运的羽毛,

    阿努的殿堂因你的名而喧嚣。

    啊你完善之神,永恒之神,唯一之神!

    与上升的太阳一同飞翔的伟大的鹰!

    在青翠的无花果树上,你永远年轻的形象

    闪烁着掠过天国的河心。

    你的光照亮每一张脸,却无人知晓。

    千年万年,你是新的生命热切的根源。

    时间在你的脚下卷起尘土,而你永远不变。

    时间的创造者,你已超越了一切时间。

    你通过了那扇黑夜的背后闭起的门,

    使愁苦中躺卧的灵魂欢喜雀跃。

    语言的真实,心的宁静,起来啜饮你的光明,

    因你是昨日,今日,也是明天。

    赞美你,拉,使生命从昏睡中苏醒!

    你上升,照耀,显示你光辉的形象,

    千万年过去了,我们不能一一清数,

    千万年将到来,你光照万年!

    二 他向奥西里斯,那永恒之主唱一篇礼赞

    光荣归于奥西里斯,永无穷尽的王子,

    他通过了亿万年而直入永恒,

    以南方和北方为他的冠冕,他是众神与人的主人,

    携带宽厚与威力的手杖和鞭子。

    啊王中之王,王子中的王子,主人中的主人,

    大地重又回春,由于你的热情;

    昔日和将来作你的随从,你将他们率领,

    你的心满足地安息在隐密的群山之巅。

    你的身体发光,你的头就是蓝天。

    土耳其玉的颜色在你莅临之地的四野发光。

    你的躯体广被,你的容颜焕发,

    犹如今后世界的田野和溪谷。

    请允许我的精神在地上坚守,在永恒中凯旋。

    允许我顺风航过你的国土。

    允许我插翅腾飞,象那凤凰。

    允许我在众神的塔门边得到宽宏的迎迓。

    在凛冽之屋中,胜利者,请授我以食物,

    那些在死亡中与你同升的祝福的食品,

    并且让我在那有阳光的田野上

    播种和收获大麦和小麦,

    在幸福的草原上有一个家。

    三 他请求神的赦免

    你摧毁了时间的腾飞的翅膀,

    你,生命中神秘的居留者,

    我所说的一切话语的保护者,

    正为我,你的儿子,感到羞愧;

    你的心充满了愁苦与羞赧,

    因为我的罪孽,在世间十分严重,

    我的邪恶与违逆是如此嚣张。

    啊,请与我和解,和解!

    毁掉那隐现与我们之间的栅栏!

    让我的一切罪孽洗净,而且

    无知地俯伏在你的左右。

    是的,请去掉我的所有的邪恶,

    并放弃你充满心头的羞耻,

    使你和我在今后的时间里融化坚冰。

    四 他坚持他的雷同的记忆

    在那巨大的屋子里,在那火的居室,

    在那计算全部年数的黑夜,

    在那细数岁月的黑夜,

    请将我的名字归还于我。

    当东方的天阶上的守望者

    让我安静地坐在他的身边,

    当众神一一报出自己的身份,

    让我也记起我昔日的名字!

    五 他行近审判的殿堂

    啊我的心,母亲,我的心,我的母亲,

    我的本体,我的人间的生命的种子,

    仍旧与我同住在那王子的殿堂,

    谒见那持有天秤的大神。

    当你被放在天秤中,用真理的羽毛

    来称量时,不要使审判对我不利;

    不要让判官在我面前呼喊:

    他曾遍行恶事,言而无信。

    你们,神圣的众神,云一样地即位,抱着圭笏,

    在掂量词语时,请向奥西里斯把我说得美好,

    把我的案卷提交给四十二位审判者;

    让我不敢在阿门提特死亡。

    哦,我的心,倘若我们之间无须分离,

    我们明天会共有一个名字,

    是的,千秋万岁是我们共署的名字,

    是的,千秋万岁,啊我的母亲,我的心!

    六 他被宣告为诚实

    现在,大神托特,那位

    正义与真理的审判者,

    向着众神如此开言:

    (众神正坐在奥西里斯面前)

    现在这颗心确实

    称量过了,它是纯洁的。

    在他的里面找不出邪恶,

    他的心抵得住那天秤。

    于是那些在奥西里斯面前

    坐着的诸神如此应答:

    你的话是真的,让他进来,

    永远在平安中活着。

    在永远的田野之中

    给他一所房子。

    别让遗忘吞噬

    那凯旋了的灵魂。

    于是贺鲁斯,爱息斯的儿子,

    向神圣的奥西里斯说道,

    啊父亲,我将这

    剖白了的灵魂带来给你。

    他的心在天秤上称量过,

    他的行为已经判决;

    允许他你的圆饼和麦酒,

    允许欢迎他的晋谒。

    于是那活着的灵魂说,

    瞧吧,啊主人中的主人,

    我来此向你晋谒,

    在奥西里斯面前,我是个无罪的人。

    你是美丽的

    全世界的王子,

    我爱了你,啊眷顾我,

    把我当作你心所爱的人。

    七 他出来,进入了白昼

    这里,我曾游历坟墓,瞧见你

    强壮的身体。

    我曾通过地下的世界,注视过奥西里斯

    播撒黑夜。

    我来了,我曾注视过奥西里斯,我的父亲,

    我是他的儿子。

    我是那爱着他的父亲的儿子,

    我也被爱。

    我曾为自己开辟一条小径,

    通过西方的天际,

    象一个神。

    我曾追随他的脚步,而由于他的神通,

    赢得永远。

    天与地间的大门,就敞开着,

    我的路径欢畅。

    欢呼,每一个神明,每一个灵魂,我的光

    从黑暗中闪亮。

    我走进去,象一只鹞鹰;

    我走出来,象一只凤凰,

    那黎明的星。

    在那美丽的世界,贺鲁斯的灿烂的湖边,

    白昼高升。

    八 他邀请奥西里斯从死人中上升

    举步上升,平静的心,

    啊平静的心,你的躯体无瑕而完美。

    爱息斯在违禁小说请删除河的芦苇中

    在那纸草的黝黑的沼泽中为你悲恸,

    庇护着贺鲁斯为你的命运复仇。

    他从隐秘的住所出来;

    他勇猛地与你的敌人争斗,

    他现在正航行于旭日的舟中。

    出来,平静的心,我已经为你复仇。

    九 他把自己与奥西里斯合而为一

    我是田野中的王子。

    我是奥西里斯,

    我就是贺鲁斯与拉,

    与奥西里斯合而为一。

    我在他诞生之室中

    守着他的门户。

    我在他诞生之时出世,

    我就是奥西里斯。

    具有他的心和力量,

    我的青春

    永远与他的青春在他所到之处

    一同更生。

    将他的杀害者杀害,我也

    从黑暗中上升;

    于是,我为了他的报复,

    也为自己复仇。

    把这一切奉献给他

    装饰我的祭坛。

    他携带了我一同

    从死亡中上升。

    十 他将自己与拉合而为一

    我是光明的主宰,自生的青春,

    原始的生命的初生,无名的事物的初名。

    我是岁月的王子;我的躯体是永恒;

    我的形态是无尽,把黑暗践踏在下面。

    请用这样的名字呼唤我:

    居留在葡萄园中的主人,

    漫游过城市的孩子,平原中的青年。

    请用这样的名字呼唤我:

    走向父亲的小孩,

    光明的孩子,在黄昏中找到了他的亲人。

    十一 他把自己与那肢体分为多神的唯一之神合而为一

    啊永存的圭笏的王国,

    拉的灿烂之舟所停泊的安息之所,

    神圣的形象的白色冠冕!

    我来了!我是那小孩,正是那个孩子!

    我的头发是努,我的脸是拉的圆盘,

    我的眼睛是赫托尔,我的颈项是爱息斯;

    我的躯体的每一肢节都是一位神,

    我的骨与肉,是活着的神的名字。

    托特庇护着我,直到永远,每天每天。

    我如拉一般地来了,像那未经命名者般地

    来了。我像昨日一样来了,

    像那仍未被人称道的,千万年来

    尽瘁于列国和万民的先知。

    我是向那昨日,今日和明日的

    大道走去的孩子。

    我就是一,是那唯一,

    不息地穿过一切天宇,

    绕着他的路程前进;

    他的瞬息在你的躯体中,而他的形象

    安息在他们自己的庙堂里,隐秘而又显耀;

    他把你们掌握在手中,却没有一只手

    能将他握住;他知道年的名字和季候,

    但你们,无论何等生物,却不能知晓;

    岁月为他在不断的过去中回转,

    辉煌地移向时间的终点。

    是的,我是他,再也不会死亡;

    无论人,无论成圣的死者,甚至无论众神

    也不能从不朽的路上将我回转。

    十二 他在白昼行走

    我是昨日,今日和明日,

    是创造了众神的隐秘着的神圣的灵魂,

    饲养了那蒙恩者。

    我是从死亡中上升者的主宰,

    他的形象是死者之室的明灯,

    他的神龛即是大地。

    当天空以水晶照耀了,

    便愉悦了我的道路,扩张的我的小径

    并把我包裹在光里。

    当黄昏封闭了神的眼睛

    和墙边的门户,

    请守护我的安宁,远离黑暗中的睡眠者。

    在黎明中我打开了无花果树,

    我的形态是一切男女的形态,

    我的精灵是神。

    十三 他防卫了他的心,抵抗破坏者

    我是纯粹,我是语言的真实,我是凯旋,

    我是田野中的王子,我是奥西里斯。

    我在他的死室中与他一同诞生,

    我与他同死,而现在我从死亡上升,

    我的心曾在奥西里斯面前判决,

    无人再把它从我带走。

    是的,这,我的心,曾在奥西里斯面前

    哭泣,并在审判的殿堂里哀求。

    而现在,我胜利地在平安中坐着,

    在那永恒的山顶。

    伸出我的手,我握住南方的微风,

    张开我的鼻孔,呼吸那西风;

    我点亮了一朵灿烂的火花

    给开启那千万年的大门的他引路。

    我是幼小的植物和花朵的基本,

    是永远开花的灌木花丛。

    十四 他完成了他的胜利

    欢呼,从月亮发光

    行走过熙熙攘攘的黑夜

    而高举着火炬的你。

    我也来了,一个辉煌的灵魂。

    站定我的脚跟,

    藐视我的憧憧的仇敌。

    大开死亡的门,

    因为我携来了黄金的杖,

    胜利地穿过黑暗。

    十五 他走入女神赫托尔的家

    我是纯粹的旅人。

    你注视我,自从你看见我。

    啊,门边守望的阿希,

    看我也追随

    赫托尔,

    因为她是爱情。

    十六 他登上了拉的小舟

    欢呼你,大神,在你的舟中,

    让我作你的水手!

    允许我和旭日与落日的

    舟子共语。

    我走向你的港口,

    啊带我与你同行;

    在不眠的群星中

    使我成为你的随从。

    我不曾接触过污秽之物,

    也没有接触过不神圣的东西;

    清晨的舟和黄昏的舟

    从你的祭坛上将我喂养。

    白色的大麦做成我的面包,

    红色的大麦做成我的麦酒;

    这颗唱着礼赞的心是纯洁的,

    从无敌的旅程中平安归来。

    啊拉,让我与你一同航行

    在你的舟中,啊旅人!

    十七 他命令一阵清风

    请开向我!

    你是谁?你走向何方?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也是你们中的一个。

    因为我出发,行向众神的庙,

    我所行驶的船名叫灵魂的集合所。

    十八 他认识西方的众灵魂

    高高地,在那舍伯克之庙所矗立的旭日的山顶,

    躺着一条满身燧石和闪耀的金属片的蛇。

    他的名字是火居者;他是清晨之敌。

    他拦住了拉的舟,使舟子蒙住在睡眠中。

    但他将被束缚,而拉的舟向前航去,

    是的,就是我,以有力的蛊惑制约了蛇,

    羁束了旭日的敌人,直到拉重光了地平线。

    我,就是我,羁束了他,

    会见了西方的众灵魂,

    以及落日之山的主宰,和赫托尔,

    黄昏夫人。

    十九 他认识东方的众灵魂

    我,就是我,知道那东天门。

    拉将从那黄金的清晨之舟中,从那里出来,

    在清风之前到达胜利的港口。

    就是我,扯起了清晨之帆;

    在青翠的无花果树旁与拉同行,

    我是他的水手,永远在无尽的旅程之中。

    我凝视着和平的田野,它的

    壁垒以铁包裹,它的收获非常丰饶;

    而那东方的众灵魂是不死的收割者。

    我,就是我,看见那不死的凯旋,

    当启明星神圣地在他们之间行走,

    给予我和平的田野,我自己的城池。

    二十 他用拉的名字战胜了邪恶的蛇

    现在背转你的身去,退却,离开,啊蛇,

    不然就将你掷下天池的深处

    投入你的父亲所命定的屠宰场。

    看吧,我的精灵像拉一样的上升,

    我已变成可怕的拉的灵魂;

    是的,我在恐怖之屋中出生。

    现在,背转你的身去,离开,拉的箭

    飞越过那幽暗;发光的投枪

    在你的头上闪亮,并撕开你的头骨。

    当咆哮的云在地平线上升起

    以切齿的火,把你无言地桎栲在死亡里,

    禁住了你的嘴,

    使你的言词飞散在静默之中。

    我在权威的殿堂中听见了神的声音。

    欢呼!年老的台谟说,你的脸要坚强,

    啊拉的战士,在我们的面前将邪恶赶走。

    赛伯的声音也在叫喊:

    欢呼吧!你们一切的王子,

    确定那与太阳一同航行的座位,

    现在带着武器起来,以闪电进攻。

    欢呼!可爱的赫托尔说;而那些环行于

    土耳其玉色的池水边的众神大声答应:

    噢!我们要将那伟大者举于他的仇敌之上。

    让你们和我们把赞美一同朗诵!

    啊拉,你的可怕的光,在众神行进的声音中

    诸天摇动,而那条蛇死去。

    背转你的身去,退却,离开,啊蛇!

    看吧,我是东方和西方的天空的拉。

    二一 宛若莲花

    我是纯洁的莲花,

    拉神的气息养育了我

    辉煌地发芽。

    我从黑暗的地下升起

    进入阳光的世界,

    在田野开花。

    二二 他像蛇撒迦

    我是那条蛇,因年岁而肥胖,

    我住在遥远的地区,

    它一天天地死了又活,

    我也如此死而复生。

    二三 他祈求可以写字的砚台

    欢呼,年老的神守着你的父亲,

    不让托特将那藏书打开。

    看着我,一个记录者,

    好像托特,每天抄写

    奥西里斯美丽的词句,

    请答应我,永远使用我的墨水和砚台;

    你将每天读到我写的记录,

    并且发现我如此的尽职。

    二四他燃起了一柱火

    贺鲁斯的发光的眼睛来了。

    他平安地在黑暗中闪耀。

    在地平线上,拉欢喜地见到

    头把邪恶销毁。

    抵御那赛特的权力,我与拉

    点亮一柱火,而且追随于

    他的扈从中,永远地崇拜着

    那孪生姊妹的手。

    贺鲁斯的眼睛平安地活着。

    二五 他在地下歌唱

    地上的躯体和田野中的灵魂

    是纯洁的;

    从我带着双倍欢欣的口中流出的赞美

    是纯洁的。

    蛇死在那

    众神设立的地点,

    奥西里斯活着,而他的宝座

    安息在水上。

    你的美丽是一条流动的小溪,

    叫旅人驻足;

    是游宴之屋,一切人

    都在那里敬拜自己的神。

    你的美丽是树立着圆柱的庭院

    向拉低俗作品请删除着薰香。

    你的脸比月光所照的

    殿堂更加明亮。

    你的头发掀起波涛

    宛如东方的妇人,

    黑如在地下

    守住午夜的门户。

    你的脸是天际的蔚蓝,

    光亮如一块琉璃;

    拉的光线照在你的脸上

    使你的衣衫用黄金织成。

    你的眉毛是孪生的女神

    安坐在神坛上,

    你的气息

    如阵阵天风吹弯了谷子。

    你的眼睛观望那黎明之山;

    你的手是水晶的池沼;

    你的两膝是一丛菅茅

    有飞鸟在他们黄金的巢中歌唱。

    你行走在幸福的路上,

    眷顾着;

    在众神的湖中洗净身体,

    又踏上旅程。

    二六 另一世界

    这里,有为你的身体预备的饼饵,

    为你的喉咙预备的凉水,

    为你的鼻孔预备的甜蜜的清风,

    而你满足了。

    你不再在你的

    选中的小径中颠簸,

    一切邪恶与黑暗

    全从你的心灵中落下。

    在这里的河边,

    喝水或洗你的手脚;

    或者撒下你的网,

    它一定充满跳跃的鱼。

    哈辟的神圣的母牛

    将她的乳浆给你,

    扬扬得意的众神的美酒

    将成为你每天的饮料。

    白色的亚麻布是你的战袍,

    你的草鞋闪着黄金的光彩;

    你的武器凯旋,

    不再有死亡来到。

    现在,在旋风之上

    你追随着你的王子,

    现在,你在繁叶的树下

    心旷神怡。

    插翅登上天顶,

    或者在和平的田野安眠;

    白昼,太阳将你守护,

    夜晚有升起的星辰。

    二七 阿肯那顿王和耐弗尔·耐弗留·阿顿公主对苍穹的敬礼

    啊拉,黎明中你展开了新的地平线,

    在每一处你所造就的人间的国土

    都被你的爱所征服。当快乐的白昼

    在欢喜的平安中跟随你的脚步。

    当你沉落,世界归于荒凉;

    屋舍变成了死者与盲人躺卧的坟墓;

    只有老鼠和蛇行走在

    失明的夜的漆黑的灶上。

    现在,东方重又黎明,大地已经清醒,

    人们合唱着,自沉睡中跃起;

    他们沐浴更衣,

    在快乐的礼拜中高举双臂。

    家畜们再次走过田野;

    鸟儿在沼泽上鼓翼飞翔,

    它们也崇敬你,而那羊群

    快乐地跑过幸福的原野。

    北方和南方,沿着这灿烂的河流

    舟子升起了风帆,在你的面前登程前进;

    而在那大海,所有深水的鱼

    浮出波浪,在你的光中欢笑。

    因你是一切生命和人类的种子,

    母腹中的婴儿,也知道

    你的仪容临近的安慰,

    你把语言和丛生的智慧赐予那婴儿。

    尚未出壳的小鸡的呼吸属于你,

    它已从壳中跑出,歌唱着它的欢乐,

    在它蹒跚的腿上舞蹈

    欢迎黎明的光辉。

    你的心创造了一切,这肥沃的土地,

    人民,牲畜,用脚行走的,

    天空飞翔的生物,以及陆地和海洋

    都自你的心中诞生。

    人类和他们的命运也都属于你,

    一切语言,一切肤色的人都

    拥护你;还有在各民族之中的我们,

    一切种族都以你为选定的主宰。

    而我也在我的心中找到了你,

    我,阿肯那顿,发现并向你顶礼。

    你的黎明是生,你的黄昏是死,

    请你在伟大的清晨举起我,你的孩子。

    二八 违禁小说请删除河颂

    (汹涌违禁小说请删除河,肥沃黑土地。

    违禁小说请删除河之水浇灌着黑土地,养育了埃及人,

    黑土地是母亲,违禁小说请删除河是她的乳汁。

    让婴儿在她的怀抱里酣睡;

    他们成长,并发扬了智慧,

    于是,他们开始歌唱,

    赞美黑土地,赞美违禁小说请删除河。)

    万岁,违禁小说请删除河!

    你来到这片大地,

    平安地到来,给埃及以生命。

    阿隐秘之神,你已将黑夜引导到白昼,

    我们庆祝你,给我们指引。

    你种植了拉神开垦的花园,

    给一切行走者以生命;

    永不停息地浇灌着大地

    沿着你从天国下降的旅程。

    食品的珍藏者,赐予谷物的人,

    普塔神给每个家带来了光明!

    鱼类的神啊,大水回来了,

    鸟儿绕过了作物飞翔。

    火烧麦的制造者,小麦的创造者,

    他守护了神殿长存。

    他厌恶那懒惰者,

    为了所有人,一切可怜人。

    假如天上的神悲叹着,

    痛苦就袭击人民。

    他使整个大地为耕牛开放,

    大大小小都很开心;

    人们迎接他的来临,

    他的形象是努谟,

    在他的光中,大地欢欣雀跃,

    一切肚子都很高兴。

    一切生命都有了滋养,

    一切牙齿都有了食品。

    (如果他因沉重而不能升起,

    人间将日渐萧杀;

    存活的正向他乞求一年的饮水;

    富有者也面带忧伤。

    到处都是手执盾牌的武士,

    因为人们都开始相信,

    唯有谋杀,才能使神丧生!

    他们有的是武器,

    除了装备自己的队伍,还可装备敌军。

    当星辰漂浮在努特脚下的海洋,

    如果他因厌倦而停止了呼吸,

    人们将走向绝境,

    百万人将仆倒道路的两侧,

    如果无人向他献礼。)

    食品的携带者,送来粮食的神,

    一切美好事物的建立者,

    恐怖与极乐的神!

    一切都相聚在他的身上。

    他为公牛耕植了芳草,

    为众神备好了牺牲;

    最好的乳香也是他所供应,

    他是两个国家的神。

    他溢满了谷仓,丰裕了库房,

    并关心赤裸者的处境。

    他产生了满足一切愿望的东西

    而从不厌倦,

    他以自己的力量为手中的盾牌。

    他的形象不曾被大理石

    刻成一位头戴双冠的神。

    我们看不见他,

    他无人侍从,也没有祭品:

    他不在神殿里受人尊敬,

    他的住所无人知晓;

    没有他的神龛,绘着多彩的字形。

    没有任何建筑能将他容纳,

    当他的巨浪分开了群山,

    见不到他的随从,他的心无需向导。

    他没有神庙,没有祭品,

    你的青年为你祝福,你的孩子,

    你引导他们宛如那君王。

    他在地上确立了坚定不移的法律,

    沿着季节在两个埃及通行,

    北方的仆人即是见证。

    无论何时,当人们饮水,

    一切眼睛都充满谢意,因他的赐予。

    他对充足的恩惠甚为关心。

    大水来了,快乐随之到来!

    所有的心都很高兴:

    鳄鱼的牙齿,内德神的孩子

    以及与你一样的诸神。

    他以泛滥滋润了大地,

    快乐征服了人们;

    润泽了这里,又在别处建立。

    无人与他一起工作,

    食品来了,他无需内德神的参与。

    他使人们都很欢欣。

    他在黑暗中散布了光明,

    在他的牲畜的牧场上

    他的威力使一切产生;

    以他的水给母腹中的婴儿生命。

    人们换好衣服,种植他的花园,

    他关心自己的仆人,

    为他们建立了黄昏和正午,

    他是无限的普塔和卡贝思神。

    他这样创造了一切,

    一切文字,一切圣典;

    北方的工程也即将完成。

    他说着话进入自己的屋子,

    只要他高兴,就从自己的殿中出行。

    噢,你的愤怒就是鱼类的毁灭;

    人们需要水,就向你恳求:

    让我们看见底比斯省区像三角洲;

    让我们看见彼此都拿着器皿;

    让穿衣的脱下衣衫,

    让高贵者的后代没有饰品,

    夜里也不集会敬神。

    而他的回答是是清凉的河水,

    给人们富足丰盛。

    噢正义的建立者,我打开心灵

    赞美你,

    并向你的大水致意!

    人们拿出谷物和祭品

    在向一切神灵礼拜着:

    鸟儿都不向大地飞行。

    你的手用黄金装饰,像铸就的金币

    和珍贵的琉璃;

    谷子存留了,在萌芽的时分。

    这一篇颂歌为你歌唱,

    还有好手为你奏响竖琴,

    年轻人为你欢跳,

    你的孩子们都在赞美你。

    而你已报答了他们的劳作。

    有一个装饰大地的伟大的神,

    他是教导者,人们面前的盾,

    鼓舞了绝望的心。

    你在国王的城市里照耀,

    一切都让高贵的人们称心,

    穷人正对着莲花微笑,

    万类事物都感到满足。

    你的香草交给了你的年轻人,

    以防那饥荒的年辰,

    欢乐坠地的时刻,

    大地又重归厌倦和郁闷。。。

    违禁小说请删除河的洪水啊,我已为你

    备好了祭品: 磨刀走向公牛,

    举行盛筵欢迎你;

    如果家禽不足以称你的心,

    我们就捉住野中的兽,

    架上纯洁的火。

    并献给所有的神

    这献给违禁小说请删除河的祭品。

    现在,芳香已升上了天空,

    低俗作品请删除着公牛,阉牛和家禽。。。。。。

    违禁小说请删除河是底比斯区的一个裂口,

    在天上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从不显示自己的形象,

    一切描写都不能当真。

    众神也赞美他,正如人间在称道。

    我们自恐惧转向了敬畏,

    当你的儿子以主人的身份

    教导埃及的国土。

    照耀,照耀!违禁小说请删除河,照耀着!

    用你的牛群哺育着生命,

    用你的牧场哺育着公牛。

    照耀着,违禁小说请删除河,你的光荣!

    二九 阿顿颂诗

    在天边看见你华美的形象。

    你,活着的阿顿,生命的开始。

    当你自东方的边刃起身

    以炫光照耀了大地。

    灿烂,伟大,辉煌,在万山的头顶。

    你的烈火环绕了这个星球,被覆了

    你所创造的一切。

    你,拉神,因爱情到达,

    让普天之下乐于为你的孩子劳作。

    纵然只配遥望,你的光却包裹了大地,

    当你来临,白昼跟随你的脚步;

    虽然你照在众人脸上,

    却无人知道你在行走。

    一切入梦者也将你赞颂。

    当你垂落西方,

    大地陷入死亡般的黑暗:

    人们蒙头躺卧家中,

    这只眼睛找不道那只眼睛;

    他们任凭身下的东西被人盗走

    也毫不察觉。

    狮子离开它们所住的洞穴,

    长蛇和爬虫也出来叮咬;

    黑暗如一顶大帐,大地肃穆无声,

    因创造它的神正在休息。

    黎明时分,你在天边起身,

    你,阿顿,高举这白昼,

    赶走黑夜送来你的光明。

    上下埃及每天都在歌唱:

    当你呼唤的时候,

    人们苏醒站立;

    洗净身体,换上新衣,

    高举双臂欢迎你,

    因你重光了大地。

    世界的各地,人们劳作了,

    牧场的茂盛让牲口十分开心,

    香草盛开,葱绿了大地;

    鸟儿倾巢出动,

    展开双翅赞美你。

    羊蹄欢跃,幼鸟吮翼,

    有的飞翔,有的栖息,

    它们一一健在,只要你

    还为它们升起。

    渔船在北方和南方轻荡,

    因为你的莅临,到处都已通航。

    鱼在你的面前跳跃,

    你的光刺穿了巨大湛蓝的湖水。

    你创造了女人腹中的婴儿

    和男人的精子,

    你护佑着躁动的婴儿,

    你安抚他,使他忘了哭泣:

    尚未出生的时候,你就哺养他,

    并使你所创造的一切能够呼吸。

    当他从母腹中降生,

    你打开了他的嘴巴,

    给他必需的食品。

    当雏鸟在壳中轻啼,

    你给他生命的气息,

    当他为你成长,啄破坚壁展示自己,

    他接受了你的呼吸并拥有活力;

    是的,它已从壳中走出,

    喧闹着即将长大,

    它已自己从壳中出来走路。

    你所创造的一切如此丰富,

    纵然无人知晓。

    啊,唯一的神,无人能与你比肩,

    当你如愿制造了世界,

    在你孤独的时候。

    一切人,一切牲口、野兽和羊群,

    一切地上的都正以自己的双脚行走,

    一切翅膀都为自己飞升。

    在叙利亚,在努比亚和埃及,

    你将每个人安置得适得其所,

    一切愿望今天都已满足:

    每张嘴巴都有了食品,他们的寿命

    也已算定;人们的语言肤色各异,

    一看就是些异乡人。

    你创造了地上的违禁小说请删除河,

    并亲手交给了我们,

    你给予人类滋养,

    正如给他们生命。

    你这众人之主,正为他们操劳,

    大地之主正在为它而升。

    噢,白日的阿顿,伟大的主宰,

    就连远方的国度,你也给它生气。

    你自天上坠落了违禁小说请删除河,

    它为我们而降临,在谷中卷起波涛,

    象那伟大的海洋,

    浇灌城边的田野。

    啊永生的主宰,你的计划如此有力,

    违禁小说请删除河因此是神圣的。

    看,天国的违禁小说请删除河正与异乡接壤,

    那里的漠中行走着野兽,

    有你统率他们。

    而大地上,真正的违禁小说请删除河

    交给了埃及。

    光芒抚育着每一块园圃。

    当你升起,绿草为你丛生;

    你为繁荣这一切制定了季节。

    冬天使他们凉爽,恢复精力,

    夏天的热浪使他们仰望你。

    你创造了辽远的天空,

    并自那里升起,

    当你想看你所创造的一切。

    当你孤独的时候,

    噢,永生的阿顿,当你起身,

    上升,照耀,退去,前行,

    你千变万化,正如万物的形体。

    城市,村庄,田野,道路

    以及河流,你是那唯一的神灵,

    一切眼睛都凝视你,

    因你是大地上白昼的阿顿。

    你在我的心中,

    无人知道我的欢乐,

    除了你的孩子,尼弗尔·开柏罗拉·瓦恩拉。

    你使他懂得你的心愿和威力;

    由于你的手,世界才会出现,

    依你所爱的形式;

    当你升起,它立刻有了力量,

    当你落下,它就死亡。

    你就是它生命的两端,

    经由你,人们才到达了生命。

    所有的眼睛

    都在注视你的美丽,直到你安息,

    直到你放下手中的工作

    在西方歇息。

    当你再次飞翔的时候,

    王国的一切已经强盛。。。

    你确已创造了大地,

    为你的儿子使它成长。

    他就是自你身上走来的孩子,

    上下埃及之王,阿肯那顿

    和他的王后尼弗尔蒂提。

    永远活着,永远年青。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违法举报
  • 问题反馈
  • 返回顶部
  • 埃及《亡灵书》全本-海报-吾创网
    海报正在生成中,请稍等...
    关闭窗口
    下载海报